本妖主雌雄同体

作者:方依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当司棋和司剑看到青岑牵着凤歌从主楼出来时,司剑还能保持镇定,司棋一双眼都快瞪出来了。
      他可清楚的记得两千年前,天界第二美人散花天女假装溺水落在瀛洲旁,自家这位不解风情的主子硬着由着娇滴滴的仙子泡海里三天三夜,后来散花天女没撑住,泡肿了一圈心灰意冷的回了蓬莱。
      自从那次之后,就有无数智勇双全的仙子穷尽手段来谋君上的心,却都铩羽而归,到后来天界就有传闻说浮黎君其实有分桃断袖之癖,他身边四大护卫其实就是他的男宠。
      初初听到这个传闻时司棋恨不得把传谣者的嘴给撕了,他明显感觉其他同僚看他的目光都带了些不可说的意味。偏偏他家君上不解释,这谣言就越传越凶,前来碰瓷的小仙女渐渐变成了小仙倌。甚至传到了妖魔二界,现任妖皇巴巴送了几名娇媚入骨的小妖男来讨好,最后无一不被丢进了东海里。
      至此谣言又变了,说浮黎君是个长情的,只宠信身边四个,对其余男子一概不假辞色。
      那时司棋平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若不是他心怀远大抱负,可能就直接避世远遁了。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千多年,直到六百年前第一美人龙吉公主入驻朝阳宫,那些仙子仙倌们才算彻底死了心。
      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这两位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
      青岑冷冷看了司棋一眼,司棋忙咽了口口水,撇开眼不敢再看。
      “司棋,将三足鸟带去摘星池沐浴。”
      司棋就知道躲不过,三足鸟那个畜生野性难驯,弄不好就给人一爪子,以前这苦差事都是司剑做,而且他这伤还未完全复原呢,君上实在是公报私仇,这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司棋正想着以后还是和这个凤歌丫头保持距离的好,却不料人家突然来一句,“奴家也和司棋大哥一起去。”
      司棋暗地叫苦,这丫头也是没眼力劲,没瞧见君上都给他小鞋穿了吗。
      青岑步子一顿,淡声开口:“你去做什么?”
      凤歌听青岑语气没有不满,便歪了歪脑袋,装出一幅天真可人的模样,“奴家来瀛洲许久,还未出去过呢,求君上允可。”
      许是这祸害笑的太灿烂,本来还很阴郁的心上突然开了一道缝,金灿灿的阳光从缝隙中穿了过来。
      “嗯。”他低低应了一声。
      这一次,就连司剑都忍不住侧目。
      青岑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冷了面色,用力一扯衣袖,却没料到那个女人弱不禁风,被这么一扯,失了重心,整个人向前倒去,尖叫一声眼见就要跌下白玉阶。
      方才还冷心冷面的浮黎君,瞬间出手,想去抓住她的手,但指尖在要碰到她的一瞬,去势转而一变,一把捞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进自己怀里。
      司剑这次也不木了,几乎同时和司棋转过了身去。
      没眼看,简直没眼看。
      “多谢君上。”心有余悸的凤歌后退一步,离开青岑的怀抱。
      青岑脸色有些难看,将手拢在袖子里,道:“司棋,你带她一起去吧。”
      司棋这才敢转过身,顶着君上的目光将衣袖塞进了凤歌手里,牵着她下了台阶。
      感觉到背后灼灼的目光,司棋加紧脚步,一直不敢回身。
      等两人离开后,司剑才回身道:“君上,朝阳宫已经清空,其余仙娥也都遣回了,那两名仙娥被褫夺了仙籍,断了仙根,投入了畜生道。”
      青岑道:“你再去昆仑山玉虚宫帮本君讨要一件法器。”
      玉虚宫是元始天尊的道场,与瀛洲相隔万里之遥,来回一趟需一日余,司剑看向自家主子。
      青岑道:“诸天庆云。”
      盘古祖神身化万物后,祖神胸中一点浩然气化为了诸天庆云,被鸿均道祖收为防身,在分宝岩分宝时赠与元始天尊。诸天庆云威力巨大,一旦催动,诸邪辟易,万法不沾。其防御力仅次于太上老君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和他自己的混沌钟。
      只是混沌钟的开启太过繁复,不如诸天庆云来的好用。
      司剑有些为难道:“这样的法宝元始天尊未必肯借。”
      青岑伸出右手,掌心里出现一座五层宝塔,宝塔顶端有一颗碧绿明珠,塔身流光溢彩。
      “将此塔用作交换。”
      司剑震惊,这可是昊天塔。能吸星换月,拥有浩大无俦之力的昊天塔。
      现在神界唯三还存在的上古神邸便是三清,三清活了数万年,太上老君一直痴迷炼丹和炼造后天法宝。而元始天尊唯一的爱好就是仿制先天法宝。而通天教主,平生最爱研究阵法。
      若用昊天塔交换,元始天尊一定会答应,青岑沉声道:“以三月为期。”
      司剑接了昊天塔,拱手领命离去。既然是君上所为,肯定有其道理,他只管去办好了。
      司棋将凤歌先牵到了皓月轩,将一套翠绿色流彩暗花云锦宫装递到了她手中,“仙子都被遣送回去了,就留下三两套衣裳,我瞧着这套还不错,你先换上。”
      初凤歌道了谢,欢欢喜喜的去内室换上,等她出来时,就成了一名梳着飞仙髻的小仙娥,虽然发髻上除了一根半旧的发带半点点缀也无,唇色也有些苍白,但容色娇美,眉若墨画,比之之前那套火红衣裙,自有一股清新脱俗的气质。
      凤歌在司棋面前转了一圈,毕竟与其同生共死过,加之脾性相投,所以格外亲近,“司棋大哥,好看吗?”
      司棋最爱欣赏美人,当即赋诗两句,“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凤歌开心的接过司棋递来的衣袖,“那咱们走吧。”
      来这里这么久,凤歌第一次出碧海阁,虽然她什么也看不见,可就是觉得碧海阁外的海风都要更清新些,一路行至阁后,那里专门开辟了一大片场地给三足鸟,三足鸟本来正百无聊赖的在梧桐树上捉虫子,一见有人来了,立刻欢快的跑向两人。
      感受到地面传来的震动,凤歌惊骇的改抓司棋胳膊,慌道:“是地震了吗?”
      司棋叹了口气,“不是。”
      眼见三足鸟就要将他两踏成肉泥,司棋伸出手,用上三成修为,大喝一声:“停!”
      无数尘土铺天盖地的卷向两人,司棋早有准备,单手做了结界,两人才没被这漫天尘土给呛死。
      等尘埃落定,司棋才撤了结界,一只通体漆黑足有三千斤的庞然大鸟就跟哈巴狗一样蹲坐在他们面前‘扑哧扑哧’吐舌头。
      听这声音凤歌简直以为面对的是条狗。
      眼珠转了两转,司棋道:“君上吩咐我带你出去转转。”
      三足鸟一听扭着尾巴站起来,凤歌小声道:“不是带它去洗澡吗?”
      脸一黑,司棋已经来不及捂她的嘴,三足鸟在听到‘洗澡’两字时从吐舌头直接转变成龇牙咧嘴。
      被这么啄一下可不好受,司棋干脆施了个禁锢术,将三足鸟的嘴给绑了起来。
      只是这样彻底惹怒了三足鸟,直接一翅膀就扇了过来。
      这一翅膀虽被司棋挡了下来,但凤歌也直接被震懵了,她是真没想到,带三足鸟去洗个澡竟然还有生命危险,她觉得自己最近着实有些背。
      司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灰头土脸的将三足鸟给捆到了摘星池边,看着织女新给他织的祥云锦被鸟爪划破了一条,气简直不打一处来,司棋凌空一脚直接将三足鸟揣进了池中。
      三足鸟长嘶一声,就垂着脑袋认命的泡进了大池子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