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想上位

作者:拾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犬目

      黑豹子意识到需要向这几个人类求助,而那个女人显然是三个人中最容易心软的。
      
      它扭头看着楚益芊,四肢跪在地上,眨了眨眼睛讨好她。
      
      楚益芊摸摸它的头,仰着头疑惑道,“你们知道它要找什么吗?”
      
      祝修慈摇摇头,“它的妖丹还在,应该不是找这个。那就应该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又没有人听得懂它说什么。”
      
      韩傥盯着黑豹子,前不久还神气扬扬的它现在蔫哒哒的咬着楚益芊的衣袖。
      
      他摸了一把它的脑袋,黑豹子抖着身子没敢躲,“你要找什么?能告诉我们一下吗?这么乱找的话是找不到的。”
      
      黑豹子抬起前肢指了指祭台,又眨了眨眼睛。
      
      “你是说你要找的东西在祭台?”韩傥觉得难以置信,祭台上空无一物。
      
      黑豹子眸子一亮,点了点头,星星点点的光芒照进了一片暗淡而又没有希望的人生。
      
      祝修慈垂眸冷淡的看着它,话却是对着韩傥说的,“它不会是在骗我们吧,祭台上有阵法,周围又有符咒。妖兽一向很狡猾,它莫不是想以自己为诱饵引我们去送死吧。”
      
      楚益芊觉得它的眼泪不似作假,对眼前的小豹子起不了疑心。动物往往很真诚,与自然为伍,存活于天地之间。即使是成了精怪的动物,在实力强劲的对手面前,也会臣服。
      
      她定下心,一脸认真地为一只黑豹子打包票,“我觉得是真的,它已经重伤了,没必要骗我们。而且,方才是它自己要往祭台闯,我们并没有跟着。它应该是在找重要的东西。”
      
      “况且,我们修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怕一个阵法。”楚益芊自信满满的补充,男主的金手指是摆设?
      
      楚益芊本意是主角光环在此,而这话听在祝修慈的耳朵里就是满满的依赖。
      
      祝修慈压下疯狂上翘的嘴角,矜持的说,“我的修为还不够扎实,还是需要韩兄的协助的。”
      
      “那是自然,如果祝兄有需要,我定是万死不辞。”韩傥爱抚的摸了摸黑豹子的脑袋,解压神器,差点把脑袋上的唯一一撮白毛撸秃了。
      
      圆形的祭台此刻一片寂静,台面上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四方形,中间拉开两条对角线。每个端点上皆立了一幡,正统的黄色,不允许有其他色彩来玷污。
      
      难怪九司也讨厌黄色,被困于此地,却还要对着这祭台上会随风扬起的黄色。心生厌倦,也心存畏惧。
      
      祝修慈细细的在祭台外围走上一圈,他蹲下身抓了把土,揉搓了一下,指间上染上了点红,“你们看这处的土是不是和他处不一样?”
      
      韩傥见状也从地上捏了极小的一点土,又拿出一块手帕将手指擦净,皱着眉,“红色的?”
      
      他想起来在洛珺珺的手上见过,就不知道是不是偶然了。
      
      “红色的土实在是不多见啊,我活到现在也没有见过其他地方有这种土?”
      
      楚益芊有点嫌弃,这两个人简直是孤陋寡闻。但是她转念一想,似乎这个世界并没有红色的土,顿时一股凉气爬上了脊背,“这……这不会是血染上去的吧。”
      
      祝修慈闻言一愣,犹豫着将手指放在鼻端,并没有血腥味,也可能是时间久远了,味道已经散了。
      
      他故意大力甩手,惊恐的喊了起来,“好像真的是哎,祭台上杀个把个人着实不算什么。”
      
      那么……巧的?楚益芊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之余,默默退后一步离开红土的范围,嘴角一抽,实在是惊悚。
      
      韩傥对于祭台也不陌生,有时候同门师兄弟打个架就能打到别人祭台上去。某某丧心病狂要用活人祭祀,又是某某有违天道,要逆天改命啦。
      
      ……路见不平,槲啻教就是这么打穷的。
      
      为了防止真的破坏了别人正经的祭祀,也为了有所补救,少赔点钱,韩傥回去以后对祭台这方面的知识很是恶补了一番。
      
      这会儿看着这个祭台,四幡之位很是常见,但是怪就怪在祭台上的是一个隐藏的八卦图。这八卦图并不是能随意搬出来的,这背后设祭台之人的野心很大。
      
      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要藏东西自然会藏在最易设防的坤位。
      
      韩傥点了点西南角,“祭台上的可是八卦阵啊,乾坤震坎艮巽离兑。我想如果真的是重要的东西的话,应该藏在那。坤位。”
      
      祝修慈眯了眯眼,转着手腕上的刺,“西南方?我记得我们好像进的密室也是在水下的西南方吧。”
      
      “我艹,还真是哎。修哥哥,你怎么那么棒啊,这都记得。而且,我们进的左边的这条路也是西南方向。全都是西南,那东西一定藏在那。”楚益芊左手抱着小黑豹子,右手激动的拽着祝修慈的衣袖。笑盈盈的看着他,眼里满满都是崇拜。
      
      推算出坤位的韩傥一脸无奈,自己好像被忽视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进?可以不触动这一圈的符直接进吗?”祝修慈觉得破阵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就是因为懒他才格外喜欢隐藏实力。
      
      韩傥神色凝重,试着破一道符,被弹了回去。他摇摇头,一脸歉意,“好像不行,而且这八道符各对应八个方向。硬闯肯定不行,我们可以试试只破坤位的符。”
      
      祝修慈取下刺,每次看他用这个武器。楚益芊总觉得是在看一直猴子,一只很狂妄的猴子。
      
      祝修慈提着刺找到坤位,一挑眉,打算硬来。
      
      “不行,万一触动了阵法,说不准就把你吞进去了。”韩傥急得把人拽了回来,实力强劲也不能这么瞎搞。
      
      楚益芊摸了一把黑豹子的毛,意味不明的笑了,“统儿啊,怎么解这个阵,提示一下呗。”
      
      【系统翻了个白眼装死,我听不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益芊哼哼两声,威胁道,“你不给点提示,我就不还钱了。都让你自己贴。”
      
      【系统强烈的指责这个小人,“女子难养也,麻烦找机关,动脑子。”】
      
      楚益芊得逞的笑了起来,有板有眼的分析,“这周围肯定还有机关,设祭坛的人自己要进吧。如果不避开,不是连自己一起杀吗?哪有这么丧心病狂的。”
      
      末了挤挤眼,轻轻撞了一下祝修慈的肩,这点程度在祝修慈身上顶多算是温柔的蹭了一下。
      
      祝修慈摸了摸她的脑袋,宠溺的笑了,“好吧,那我们就找一下吧。我相信益芊说的。”
      
      韩傥一脸懵逼,这是什么鬼畜的逻辑。现在没有办法,也就碰碰运气吧。
      
      地上一无所获,祭台上的情形一目了然,周围也没有多余的摆设。
      
      那么,只有可能在上面了。
      
      三人一齐看着顶上,引得楚益芊怀里的黑豹子也抬起了脑袋,傻傻的看着。
      
      祝修慈转头和顺的冲傻豹子抿唇一笑,“还能飞吗?”
      
      他们的修为在北仑境中没有被限制,但是却不能御剑。现在只能指望在场的唯一会飞的兽。
      
      黑豹子“嗷呜~”了一声,也不推脱,从楚益芊怀里跳了下来。刚刚的伤口被楚益芊撒了层药,现在还是疼的,但是找东西要紧。
      
      它伸了伸四肢,咬紧牙关,低吼一声,身形逐渐拉长,抖了抖羽翼。安静的伏在地上,温顺极了。耸耷着耳朵,以示臣服。
      
      韩傥要跨上去,却被楚益芊抢了先。她抱着黑豹子的脖子,蹭了蹭柔软的毛,“你们太重了,会把我的豹子压坏的,它还有伤在身呢。”
      
      黑豹子感动的呜了一声,带着人稳稳的飞了上去。一寸一寸的移动,楚益芊在一片尖石瓦砾中找不同。
      
      幸运的是真的让她找到了,她招呼着黑豹子再飞高一点。艳丽的红在一片黑色中很好的隐藏了起来,可都不能永远的藏匿。
      
      楚益芊一手搂着黑豹子的脖子,一只手拧着红色的金字塔型的石块转动。
      
      黑豹子的尾巴卷在她的腰上,安全的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背上。
      
      狂风大作,黄幡呼呼作响。凄厉的叫声从四面八方涌来,砂石土粒悬起在半空中,在酝酿一场劫难。却听轰的一声巨响,世界归于寂静。祭台燃起烈火,阵法与符不再具有危险。
      
      黑豹子带着楚益芊悠悠的落地,迎上收了防护罩的韩祝二人。
      
      楚益芊兴高采烈地奔过去,神气的拍拍刚刚粘上的尘土。语气里全是骄傲,“怎么样,我厉害吧。”
      
      韩傥还心有余悸,气她方才抢着去找机关。堵着一口气,“太危险了,下次还是我去。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让你苦命的师兄怎么办。”
      
      楚益芊哼的迈开一步站到了祝修慈的面前,祝修慈很上道子,捏了一把她的下巴,纵容得很,“益芊也很厉害嘛,我们都等着你来救呢。”
      
      楚益芊捂着红透的脸颊,快步走向了西南方,在烈火的满天火光中脸颊被烤得更红了。
      
      她扇了扇风,“还真热啊。”掩饰自己的脸红,她很忧愁,总觉得祝修慈好像对她有点好?他不应该跟她的师兄关系更好吗,她现在有点害怕被雷劈。
      
      可这烈火中突兀的传出一声惨叫,“嗷呜呜呜呜~”的缀泣,皮毛被烤炙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密室。
      
      黑豹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冲了进去,它浑身都在叫嚣着疼痛,黑亮的皮毛整片的被烧毁。热气蒸腾,它的眼睛都快被烤干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最后已无泪可流。
      
      它再一次伸出了利爪,刨开了西南角的黄幡下的泥土。烈火烧不动黄幡,只能将功夫都使在它的身上,一次一次的吞噬。
      
      指甲尽数折在了泥土里,它呆呆着看着眼前的盒子。一时竟不敢去碰,它小心翼翼地将它叼了出来。
      
      两颗翠绿的眼球被包裹在水晶一样的透明材质中。它想起来了,它好友的眼睛。一切都想起来了,原来它要找的是眼睛,它在一墙之隔的地方看守的却是它的好友。干涸的眼眶再次留下了液体,却是红色的。
      
      整日被锁在狭窄而又阴暗的小角落,自己明明活得很可怜,却每次见到它都展颜一笑。而可悲的是,自己竟将它忘了。它的心脏一次次的被攥紧,没有了眼睛,青犬每次都是靠嗅觉辨人。
      
      明知自己不认识它了,却还是一次次的流露出能够重逢的喜悦。生怕下一次就见不到了,它是在为我担心啊。
      
      可是,谁能想到那个瘦骨嶙峋,清清瘦瘦的男子会是它的好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豹子:嗷呜嗷呜呜呜呜呜~
    黑豹子被困在这里的记忆是模糊的,找青犬目是它的执念而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