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想上位

作者:拾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魔头喜欢蝴蝶结?

      楚益芊一动不动地呆愣在原地,亲眼见证了一下真正的魔头。心里一时难平,暗自思考着把熊孩子引上正途的可能性。
      
      却忘了她自己也是个不小的反派,但是核心价值观使她成长,不能这么没人道啊。所以她决定发挥人性的光辉。
      
      祝修慈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矮下身平视着她,“怎么了?吓到了?那个蛇妖可真是可恶,我可是死里逃生,蛇口脱险,虎口拔牙,九死一生,沆瀣一气。”
      
      “哥,别瞎用成语,沆瀣一气就算了。那是个贬义词,而且你把人家魂魄都收掉了。”楚益芊回神就见祝修慈笑嘻嘻地盯着自己,面部表情差点没控制住。
      
      “哎,我这是为了你们呀。我被吃掉也就算了,你们要是什么好歹,我良心会过不去的。韩兄到底是个男子,所以九司必定会先吃你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的。”祝修慈委屈巴巴地撇嘴,分析的头头是道,转身一瘸一拐地去摸密室的开关。
      
      楚益芊这才发觉他的腿上竟有一个巴掌长的血口子,抓着人不放,“我看看你的腿,你怎么也不说呢。”
      
      “不用了,你看我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我抗毒的,这点伤无碍的。你别这么紧张嘛,嘿嘿。”祝修慈闪过身,压下心里的异样,专注的研究起墙上凸起的部位。
      
      石料粗砺,指腹细细摩挲。竟是一个图案,双手捧珠的样式。
      
      他还在思索这是哪方的图案,楚益芊已悄然蹲在他的身旁,莹润的手指细细的卷起裤角,肉裹着红色的布料,白衣渐染血色。两者相互纠缠,你中有我,不舍不分。
      
      楚益芊看得一阵心惊,九司是拼着命下的嘴,没咬断他的骨头已算幸运的了。
      
      祝修慈垂着眸看她小心翼翼地动作,眉间的忧色浓郁的几欲遮盖住他淡漠的眼。
      
      直至被扯出的痛感让他嘶了口气,他忙往回挪动。
      
      “别动,要先把里面的杂物弄出来。你要气死我了,能抗毒也不能这么瞎搞啊,感染了怎么办?”楚益芊仰着头,手里握着他的脚踝狠狠一拽。
      
      “咔哒……”祝修慈抬着一只腿忽的被拽了一下,下盘不稳向后跌去。慌乱中启动了石门,他指间微动,隐去了开关上的图案。挫出的灰尘融入水中,再不见踪影。
      
      密室门开的那一刻池中的水以惊涛之姿迅猛退却。
      
      祝修慈直直摔向地面,挥动着气流托着他的身子缓缓跌落。结果楚益芊一个翻身,好心办坏事地推了他一把。
      
      “我……我的腰哎,要断了。”祝修慈一咕噜地翻身坐起,揉着自己的腰。
      
      “幸好我推了你一把,不然你摔下去更疼。丧心病狂啊,谁用石头子画画哟。”楚益芊得意洋洋地瞅着他,像只等待夸奖的大狗。
      
      祝修慈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
      
      密室内每隔一步镶了一颗夜明珠,光明如昼。暗香漂浮,祝修慈这才发觉地面上都是画像,寥寥几笔勾出千姿百态。
      
      楚益芊正对着画,皱眉思索着这是什么图案。她伸手摸了一把最与众不同地那颗石头,镶在中间,呈鹤顶红色。
      
      石门隐隐有闭合的趋势,祝修慈略一思索,下一刻一个闪身将韩傥背进了密室。“砰”的一声,他们成功的被困在了此处。
      
      他无奈的撇撇嘴,“啊,我们被困了。没死在老妖怪的手里,倒是有可能饿死。”
      
      “不可能,有密室就一定有出口。”楚益芊笃定道,“不会是我摸的这块石头吧。”她又摩擦了两下,石门稳如泰山。
      
      思及祝修慈行云流水的动作,她一时不知是心疼他的伤势还是气愤他的肆意妄为,怒道,“你让我去背他啊,我师兄当然得要我亲自上阵,你去干什么。”
      
      祝修慈冷着脸,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你腿都受伤了,还乱跑什么。我知道你很在乎他,但是先得照顾好自己嘛。韩傥已经中毒了,你再有个什么好歹,我要怎么办啊。”
      
      刚刚氐惆的情绪被风吹散了,只余下丝丝甜气。
      
      “九司已死,还能有什么危险啊。不怕,我要是倒了,你肯定也会想方设法的救我。毕竟你心地那么善良,还颇有几分姿色,长得好看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哦。”祝修慈俏皮的眨眨眼,一肚子鬼心思都秘而不宣。
      
      楚益芊横了他一眼,“那我万一救不了呢,哎,我可真命苦。”
      
      还长的好看的人运气不会差,那这个世界修仙之人的运气当是最好的。但也极少有人更改样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当是最美的。
      
      这间石室应只是个耳房,面积不大,只有一张方形的石桌,却配了四个小圆凳。石桌上是一块陷入死局的棋盘,落了灰尘。
      
      “我给你包扎一下,刚刚只是将碎布剔了出去。也是我老爹想的周到,我带了上好的金疮药。”
      
      祝修慈坐在石凳上,心安理得地将腿伸出去,带了个少女心的蝴蝶结回来。“嘿,还挺可爱的。你可真是个绝世大宝贝,得之有幸,失之可惜。”
      
      【系统:“形象值加5,奖励金币500。”】
      
      楚益芊:“……”小魔头喜欢蝴蝶结?
      
      楚益芊更加坚定了养成计划,和善的拉紧了祝修慈腿上蝴蝶结,微微一笑,“你要是喜欢,我下次还给你系。”
      
      祝修慈一时不知该反驳喜欢蝴蝶结,还是该欢喜那个“下次”。他一噎,不自觉的扶了扶面具。
      
      “我们还是先找出口吧,不然你的师兄弟们该着急了。蝴蝶结嘛,嗯,我们可以一起研究。”
      
      “有道理,”其他人不论,夏曦还是挺让人担心的。
      
      暗室的那股暗香更为浓郁了,如同狐妖的魅术,摄人心魄,也不怀好意。
      
      眨眼间,祝修慈站在了一面墙边,轻轻一推。异香夹杂着淡淡的药香扑面而来,很是讶异。
      
      “药味?不会是九司有什么病吧。你还没有炼化它吧,还是谨慎点好。万一它是个脑残,炼出来的东西可就废了。”楚益芊先他一步走进室内,扇了扇熏死人的香气,转身见他还杵在门口。
      
      她早有预料,祝修慈定是不会贸贸然行动的。
      
      一声“修哥哥”叫得万转千回,如燕语莺啼,挠人心肺。
      
      祝修慈倚在门框上,轻挑的吹了个口哨,“来啦,好妹妹。还说你对我没有意思,嗯?鉴于你与我共患难一场,我给你打个六分的高分哦。”
      
      楚益芊顺着他的话,让了个便宜给他。假笑着将人拉了进来。“那其他人多少分呢,你的那些莺莺燕燕的,我可是不让的。”
      
      “哦?她们啊,也就三四分吧。哪有你的一半好啊。你可当真是个妙人儿。”他越发像个浪荡子,伸手刮了一下楚益芊高挺的鼻梁。
      
      接着翻箱倒柜地寻找异香所在之处。
      
      这种香味似曾相识,必定是有联系。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我只能是个没人爱的小可怜。不用管我,我好的很。你还是快点找吧,我闻着药味里还有极其刺鼻的味道。”楚益芊顿了顿,此人的话向来都是半真半假。
      
      “找到了!”一个一丈高的暗红色柜子,划分为四个抽屉,拉开第一层,白色圆滚滚的弹丸大小的药丸映入眼帘。
      
      楚益芊放在鼻端细细回忆,她对于气味向来比较敏捷。
      
      “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药?别是什么毒药吧。”楚益芊捏着颗白药丸塞到祝修慈的眼前。
      
      “当然不是啦,里面应是大补的成分,光党参这一味,就可补血益气。不过有一味我不知是什么,竟是从未见过。你要不要吃一颗,美容养颜必备品哦。”祝修慈一脸正经。
      
      楚益芊心里一虚,“我才不吃乱七八糟的东西呢。不过,我师兄可以啊。总不会有毒的,毕竟是九司自己吃的哎。”
      
      祝修慈倚在另一侧的柜子边低低的笑,“我说的是真的,保不准是解药。反正韩兄现在还躺着,试一试也无妨。”
      
      这话倒是真的,凭借祝修慈对毒物的了解,白色的药丸是解药无疑了。退一步讲,就算是解不了毒,也可以减少毒素。
      
      “给他喂下去吧,否则,在拖下去,可就真保不准了。哎,可怜我的韩兄弟了,相识一场还未相知就即将生死相隔,实在是凄惨啊。而且,还给我留了这么个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儿。”
      
      祝修慈佯装可惜,手里把玩着一颗红色的药丸,微一用劲捏碎了,这颗才是毒药。
      
      异香更加浓烈了起来,这红色药丸竟是源头。
      
      他不知道九司存着这么多的毒药干什么呢?北仑境五年才开启一次,难不成有什么接头人?不应该当啊,它不是个脑残嘛,哪有那么聪明,还知道做交易。
      
      祝修慈已然将楚益芊嘲讽九司的那句话记下了,翻来覆去地回味。怀疑九司是脑残,可不就是担心他嘛。
      
      “哎,怎么还没醒哦。”死马当活马医,楚益芊给韩傥喂了颗白药丸,对着祝修慈发牢骚。“你要不要去看看,我觉得他脸色还是有好转的。”
      
      祝修慈略一琢磨,扬手给了韩傥一巴掌。
      
      楚益芊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男人,“你干什么,他说不准都醒不过来了,你还打他,你有没有人性啊。”他死了你就没对象了。
      
      韩傥“哇”的吐了口水,接连吐了七八次,复又咳嗽起来。眼前阴翳,似蒙着一层灰色的幕布。他揉了揉眼睛,迷茫的环顾周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楚益芊:不知道有没有毒哎!
    祝修慈:让韩兄试下毒呗。
    韩傥:……(mmp,虽然我的教养不允许我这么做)
    现在楚益芊对祝修慈的关心大多是因为系统,而祝修慈是先起意的一方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