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想上位

作者:拾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来乍到

      “刚出炉的大烧饼嘞,皮薄馅多喷喷香嘞。不要两个大子儿,一个大子儿包您满意嘞,吃了还想吃,满口留香,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嘿。” 
      
      街头小贩甩开了嗓子吆喝,肩上搭着褡裢,脖子上标配一条毛巾。手中的摇扇不停,不时的捞起毛巾擦上一把坠落颈肩的汗水。
      
      老头扛着一根插满糖葫芦的木棍,走街串巷的招揽生意,“糖葫芦,美容养颜必备良方。葫芦兄弟一串走,穿上糖衣贼诱人嘞!”
      
      一串糖葫芦也只赚个两个铜板,赚钱不容易啊。他捶了捶自己的腰,继续穿过窄巷。
      
      吆喝声戛然而止,就连泼皮王大妈的骂声都被吓憋回去了,“生儿子没屁、眼儿的臭虫”去尾成了“生儿子”这样的好事儿了。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竟穿得如此不体面。王大妈羞红了脸,侧着身子安稳的坐在摊位上卖她那一个铜板的白菜了。
      
      这位姑娘想必也是大家闺秀,现下的举动倒让人以为是磕坏了脑袋。
      
      一件露脐的上衣,两根带子勉强的兜住垫成了C罩、杯的胸器,配的是一条带着黑色、网纱的牛仔裤。放在二十一世纪是最正常不过的装扮,放在商国,这就是败坏风气。
      
      猪笼可能浸不了,那鸡笼也逃不掉啊。
      
      楚益芊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犊子了,我&#*$#,为什么是在集市上,这么多人,难道我一个女的就不要面子的?鸡笼警告我也怕的。”
      
      她并不认为自己是来到了某知名影视基地,因为眼前站了位少年。正摇着手在她眼前晃,一个劲的问她,“益芊,师妹,你怎么了?”
      
      这他娘的眼前晃着的这位少年,明眸皓齿,一张艳色的薄唇映得吊梢眼更挑了,右眼角还点着一颗小小的泪痣。耳垂上还挂着一只落了单的耳饰,那是只打磨成环形的样式简洁的玉,近看了才会发现环内有字。
      
      她嘴角抽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问,“韩傥?”
      
      来人终于露出一个宽慰的神色,满意的点点头,“要叫师兄。”
      
      楚益芊向来对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快,扯了个笑乐呵呵的看着韩傥,想的却是:她穿书了!!
      
      这是一本耽美文,楚益芊穿的还是个女配角,连性别都不符合男主的口味。穿进来干嘛,亲身体验一下男主虐、菜,自己被虐的感觉?
      
      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脖颈上的玉佩,这身份还不够明显吗。楚益芊只用了三秒就跟书里的第一反派对上号了。怎么个风华绝代,求而不得,她是管不上了,想的只是这反派是活的最久,下场最惨的。
      
      都说反派死于话多,她当下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少说话。
      
      楚益芊这个反派就是过于执着,非在韩傥这棵歪脖子上了吊死。平心而论,抢了男主的女配能活过几集?
      
      她面上不显,肚子里把乱七八糟的话滚了一圈又一圈。牵起嘴角极不情愿地朝着眼前的少年笑了一下,苦涩中藏着mmp。
      
      这叫什么,祸从天上来。楚益芊还没有个适应期,就猝不及防地撞上了男二。说来也怪,这个世界仿佛就是接受了她这个样貌,连同她的名字都没有改变,似乎所有人都被刻意篡改了记忆。
      
      男主的西皮现在站在她的面前,显而易见地不高兴,眉头皱了起来,冷着脸看着身着暴露的楚益芊,眼里尽是寒霜。
      
      不待楚益芊开口便一把拽着人进了一家成衣店,随意扯了一件披风拉着人进了换衣室。
      
      “你还要不要脸,说你两句就跑了,然后故意只穿了这么点布料,还在街上乱逛,是在气我?”韩傥手上不停,目光闪躲,刻意避开楚益芊裸露在外的皮肤。指间小心翼翼地捏着披风将人围了一圈,又在胸口紧紧的系了个死结。
      
      楚益芊看着胸口的死结,一言难尽,一口气不上不下。这么好的布料,放在他手里真是可惜了。
      
      要不是她知道她这位大师兄只会打死结,倒要以为这个傲娇鬼是生气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神经病啊。你现在就是祖宗。楚益芊立即开启了反派自救系统,狗腿子一般说一不二,讨好讨好还是讨好。
      
      活着真难,抱紧大佬的金大腿。且阻人爱情,是天打雷劈的事,莫行。
      
      韩傥看她默不作声,以为楚益芊还在生气,只能做小伏低的哄道,“师兄最疼的当然是你”,顺带着威胁了一番,“算了,还好我早点找到你,不然你非得在牢里待上个五六七八天的。”
      
      五六七八天?不是直接鸡笼警告?楚益芊神经大的笑了起来,颇有一种劫后重生的快感。
      
      虽然说这本书她印象深刻,但这一时半刻地谁想的起来细节,而且作者也不一定写了,当然现在是韩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照这剧情走向,看样子穿的时间段还不算太晚,男二还没缺胳膊少腿,被虐得跟菜鸡一样,还有救。只要她这个反派不作死,男二终归会遇到男主,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此后,她就可以深藏功与名了,妙啊。
      
      楚益芊从韩傥絮絮叨叨的一通废话里总算是搞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简而言之,还在书中情节之内。
      
      她老爹收了一朵白莲花,还是一颗黑了心的白莲花。一天到晚嘤嘤嘤,还人见人爱。就算师门女人少,这些少年郎也不至于这么的弱智吧,愣是没看出洛珺珺的本质属性。
      
      楚益芊可是师门里宠大的,看着人畜无害,顶多有点公主病。可实际上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想要的不择手段也要搞到手。实在是得不到了,就直接给他毁了。真正的一不做二不休。
      
      按故事线来讲,这时候的楚益芊还没有那么喜欢韩傥,更多的是不想将自己喜爱的玩具分给别人的自私。韩傥在她眼里也就只是个玩具,打不走骂不走还会哄着她。
      
      偏偏洛珺珺这个不长眼的,直接要上手抢大小姐还没玩腻的玩具,以“小师妹”的身份。
      
      楚益芊想了想当时她好像是在树上听到洛珺珺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半仰倒在韩傥的怀里,娇嗔着问他可不可以以后一直保护着他。
      
      而韩傥也是个实在人,毕竟真正的小姑娘确实没接触过几个。师娘算上一个,温文尔雅,说话都轻声细语的,每次跟他讲个话,韩傥都怪害羞的。小师娘就相对比较泼辣一点,她是大师娘的妹妹,因而做了楚勋的侧室。
      
      其他都是一些关系不大的师妹,韩傥是楚勋的第一个弟子,自然是师门的大师兄。对谁都颇为照顾,比中央空调还暖。
      
      楚益芊气得直接蹦到了两人面前,指着洛珺珺的鼻子骂她,什么肮脏不堪的话都往外蹦,骂完又含着泪光幽怨的看着韩傥。眨巴眨巴得到眼泪直往下掉,在韩傥哄人之前就跑了。
      
      现在想起来,楚益芊一个脑袋两个大,给自己安排的什么人设啊。会搞死人的,她想,必须要自救了,再这么下去就玩完了。
      
      最好给自己来场“意外”,从此性情大变,走上人生巅峰。
      
      系好了披风,韩傥又给她理了理衣服上几乎看不到的褶皱,贴着楚益芊的耳朵低声说,“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别生气了。”韩傥也不知道自己错哪了,可是这么多年的习惯使他,碰上楚益芊的事,他都会是主动认错的那一方。
      
      “哎呀,我没生气,你呢,喜欢谁就去找谁,千万不要管我。真的,你这么大个人了,没个喜欢的人也说不过去。”楚益芊想的是千万莫毁一桩婚,想想被做成人彘,削成了人棍,就一阵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两条胳膊。
      
      这声音,不太对。这个想法只一瞬又跑出了韩傥的脑子,下一秒又觉得小师妹的声音本该如此。再细想这话的意思,在韩傥听来就是我吃醋了,我不高兴了,我生气了,你要是不哄我,你就完蛋了。
      
      虽然楚益芊脸上确实洋溢着喜不自禁的笑容,但是韩傥就是觉得她不高兴。没有理由,多年来的直觉。然而可悲的是韩傥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小师妹已经换了个芯。
      
      韩傥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表情管理系统差点崩溃,硬是端着师兄的架子开口道,“不要闹了,师父待会儿回来看到你这样要生气的,还是快回去把衣服换掉吧。你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可成何体统。”
      
      可爱,怎么这么可爱。韩傥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一米八的大高个明明一副憋屈的样子,却还要撑着面子。脸上五颜六色的表情比染料铺还热闹,楚益芊的心里都快憋炸了,愣是没忍住,拽着韩傥的衣角摇了摇。
      
      摇完才发觉自己做了蠢事,只好开口道,“那快点回去吧。”悻悻然松了手,一步一步跟着人回了山。
      
      韩傥心里一阵古怪,小师妹这一趟下山总有些不对的地方。要说哪里不对劲,除了那一身怪异的衣服又没其他不同之处。
      
      “洛珺珺在你走了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出来,也跟人说话。”韩傥瞅着楚益芊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把话说出口,意思是让大小姐屈尊去哄一哄。
      
      按年龄来讲,楚益芊确实是最小的,可是辈分上洛珺珺才是真正的小师妹。师姐让着点师妹总是没错的,想着洛珺珺在楚益芊跑掉之后脸上又羞又躁的红了起来,复一跺脚也缀泣了起来,抽抽噎噎的我见犹怜啊。
      
      楚益芊一听这话就愣住了,他们不知道洛珺珺是个什么货色,她这亲妈能不了解?要说楚益芊的反派养成还少不了洛珺珺的“协助”。
      
      “我……”凭什么,楚益芊差点开始跳脚,我一大小姐去哄一小白莲?连韩傥这个最亲近的大师兄都没这待遇,洛珺珺是仗着自己脸大吗?
      
      “芊芊,你不能这么耍小性子,她好歹是你的同门师妹。”韩傥以为楚益芊是不乐意了,还真就是。可是楚益芊生生的刹住了车,现在这位可是大佬,大佬的话能不听吗?不能够啊。
      
      不就是哄人吗,哄。咱二十一世纪的放养少女,虽说没正经哄过人,但演戏谁不会啊。
      
      楚益芊一咬牙,也拿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无辜的看着韩傥,“那我哄她就是了,可是我不知道哪错了啊。”还真不知道,楚益芊是跑了,可是她啥也没说啊。这古代的女子就是脸皮薄,她腹诽着。
      
      “你那眼神跟吃人似的,哪个女孩子受得了,都是未出阁的姑娘,你照顾着点人家的脸面。”韩傥现在都不偏心了,楚益芊有点气愤,又有点难过。她还没搞清楚这丝情绪从何而来的时候又溜走了。
      
      “好,我的错,我回去就哄,一定让珺珺满意。”满意个鬼,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就把你卖掉。
      
      韩傥欣慰的摸了摸楚益芊的脑袋,孩子长大了。这么多年的努力没白费,孺子还有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