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法医小姐

作者:酒暖春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解剖

      江城市殡仪馆。

      此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两拨人还在大厅里争执不休,宋余杭甫一踏进去就听见了一个凄厉的女声高呼国骂,夹杂着鞋底摩擦地板和衣物撕扯的声音。

      她心里一紧,生怕林厌因为解剖尸体的原因和家属起了什么冲突,赶紧小跑冲了进去。

      岂料她正完好无损地靠墙站着,甚至还拿手捂住了耳朵。

      方辛和段城正在劝架,两波互相撕扯的妇女终于住了手。

      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些:“我是孩子奶奶,娃就应该我带,姑娘你说是不?!”

      方辛:“……啊?”

      “你胡说什么呢!我女儿躺在里面尸骨未寒,谁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们一家害的!雅雅是我亲外孙女,必须得跟着我!”

      “什么我们害的,她嫁进来我们什么时候少过她吃少过她穿,她说不想和老人一起住,我们二老立马就搬了出去,她说不想要二胎就不要!你说话讲点良心好吧!谁知道你女儿在外面不检点惹了哪个小流氓畜生才招的杀身之祸,别怪到我们头上来!”

      别看这位老太太年龄大,战斗力可一点都不弱,指着对方鼻子骂。

      更何况身后还有七大姑八大姨,齐齐冲了上去唇枪舌战,你来我往好不热闹,期间不知道谁扯了谁的头发,又爆发了肢体冲突,战况进一步升级。

      连段城的脸上都被挠了两道印子,被迫退出了战局。

      而处于风暴最中央的男人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眼眶泛红,垂着头不语。

      他怀里抱了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正睁着懵懂无知的眼睛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

      林厌唇角挑起一个讽笑,看着这场闹剧,没有丝毫前去劝架的意思。

      “哎,闹了这半天,女婿你说句话啊,我女儿到底是咋死的啊……”中年妇女好不容易从包围圈里挣脱出来,眼眶通红,脸上挂着泪水,看起来是悲痛万分。

      “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你们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要什么交代?人又不是我们杀的,是不是啊警察同志。”

      方辛嗯嗯啊啊敷衍着,生怕一个说的不对那巴掌就呼到自己脸上来了。

      “我不管!还我女儿来,我丁家就这一个独女,绝后了绝后了呀!老丁我对不起你在天之灵呀!女儿女儿你死的好冤枉啊!”

      那女人又开始高声地嚎叫,扑上去撕扯坐在椅子上浑浑噩噩的男人。

      男人妈一见打自己儿子更不乐意了,抱腿的抱腿扯头发的扯头发,什么脏字都往出来蹦。

      “你少攀扯我们家!你们一家都晦气!亲家公早死,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不愿意!谁让我儿子瞎了眼喜欢她呢!嫁进来几年男娃也生不出来,不下蛋的母鸡!死了好死了干净!”

      “我艹你妈了……”又是一阵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夹杂着拳打脚踢。

      林厌都看笑了。

      宋余杭摇摇头,准备走过去拉架。

      男人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捏着拳头大吼道:“都别吵了!!!”

      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缓过神来之后,死者家属哭的凄厉,更加变本加厉扑了上去撕打着他:“你还敢吼我?!还敢吼我!给我女儿偿命!偿命!”

      拉扯之中坐在长椅上的小女孩摔到了地下,谁也顾不上她,小女孩张张嘴,茫然地看着她的奶奶推了她的外婆,她的外婆又扇了她的爸爸一巴掌。

      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爸爸,爸爸,我要妈妈,我要回家……”她跌跌撞撞爬起来想要去抱爸爸的腿。

      男人却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脚下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踩到小女孩的手,宋余杭一把把人抱了起来。

      “再吵都跟我回公安局去吵!一人一个治安拘留谁也跑不了!”

      死者妈妈还想再说什么,看了看她制服肩章上的两道杠,以及看在她怀中嚎啕大哭的孩子份上,终是忍了忍。

      这时候才开始默默垂泪。

      接下来就是按照程序走了。

      死者家属挨个进去见死者最后一面,出来的时候死者妈妈几乎瘫软在地,被几个民警七手八脚扶了出来。

      考虑到年龄大的家属的身体状况,粗略了解过情况之后,宋余杭就让人送他们回家了,只留下死者老公一个人去局里做笔录。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一条,我们决定司法解剖您妻子的遗体,请在这里签个字。”

      一份《遗体解剖通知书》放在桌面上缓缓推了过来。

      林厌坐在对面,挺直了脊背看着这个身材矮小,有些寡言少语的男人。

      “你想查明真相的吧?不想让你老婆死的不明不白的吧?赶紧签吧,越早解剖就离真相越近了一步。”

      随着时间的变化,尸体上的一些特征会逐渐消失,这也就是她迫不及待想解剖的原因。

      男人的孩子因为一直哭谁也哄不住便也跟着爸爸到了公安局,宋余杭刚把人哄睡着,从隔壁值班室出来推门而入听见她说这句话,便抛去了一个不赞同的眼神。

      林厌张张嘴,无声: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宋余杭:你可以委婉一点的。

      段城捅了一下郑成睿:“哎,她们说啥呢?”

      IT直男从电脑里抬起头来:“谁?谁说话了?”

      段城:“……”

      是没人说话,全靠眼神交流了。

      宋余杭轻咳了一声:“是这样,解剖过程我们会全程录音录像,按照规定您也可以到场……”

      What?

      林厌一个眼刀扫过去,她可没有让不相干的人旁观她的解剖过程的习惯。

      男人听到这里,才动了动唇,声音沙哑,满脸颓废:“不……不了……”

      刚吐出两个字又红了眼眶:“警察同志,拜托你们了。”

      他把纸抽过来,打开笔帽,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边写边抹眼泪。

      林厌伸了个懒腰起身,拿着这张纸换衣服准备解剖去了。

      法医解剖室里光线很充足,换气扇开始工作了。

      林厌穿着白色防护服,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脸上没什么表情地从托盘里拿过手术刀。

      段城上解剖台的机会不多,有些跃跃欲试,也去摸了一把手术刀在手里:“我来给您打下手,切皮割骨这些小事就交给我来吧。”

      “你干什么?”就在他即将划下去的那一刻,林厌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语气微冷。

      “我的解剖台轮不到别人插手,一边扛机器录像去。”

      “喔……”段城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术刀走到一旁默默拿起了相机。

      “林……”

      他刚想出声却看见她把手术刀垂直放于胸前,微微低头,算是默哀。

      “死者丁雪,2008年5月17日晚零点四十五分,第一次尸体解剖,现在开始。”

      那是他第一次从林法医脸上看见类似于虔诚的表情。

      和医生做手术不同,解剖台就有些血腥和大开大阖了。

      一字从头拉到尾划开了胸腹部,林厌的手很稳,拿纱布擦干净渗出来的血迹后,一手看也不看就从托盘里抄起了弯头组织剪分离着肌肉,沿着肋骨平行切过去,很是干净利落。

      几个帮忙的法医看着她的眼神真真切切地有些正色起来。

      “咬骨钳。”

      她一手不空,开口要了器械。

      一个法医赶忙递给了她。

      剪断死者肋骨的时候用了些力,林厌微微踮起了脚,只听得“咔嚓”几声脆响。

      她把沾满血迹的器械放在了无菌布上。

      “来,帮忙,取骨。”

      一根根肋骨从胸腔里被拿了出来放上计量器称重。

      闪光灯闪个不停,段城在拍照,林厌一边说数据负责记录的警员在白板上不住写着。

      打开的胸腔肉眼可见的两肺膨大,林厌指尖轻轻压了上去有凹陷感,换了一把直头组织剪小心翼翼剥离着。

      肿胀的两肺最终被成功取出,重量大约是正常肺的两倍。

      密不透风的环境里即使空调开的很低,数十斤的防护服穿在身上也闷出了一身臭汗,再加上剧烈的尸臭在所有器官拿出来的那一刻愈发浓烈了。

      发酵半个月的臭鸡蛋腐肉臭豆腐粪坑味混在一起都没这个恶心。

      它不光恶心,它还辣眼睛。

      刺激气味冲进眼睛的时候一阵刺痛,他忍不住拿肩膀以上干净的部位去揉眼睛擦得一片通红。

      再加上拍照总是要离尸体特别近,视觉刺激加上感官刺激,段城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林厌头也没抬,拿脏器刀划下了肺部组织切片:“滚出去吐,别污染环境。”

      切开的肺部组织流出了大量血色泡沫状液体,段城再也扛不住了,扔了机器跑出去干呕。

      林厌面色如常说着解剖结果:“水性肺气肿。”

      她看着负责记录的警员在白板上写了下来,目光再转回到死者脸上的时候,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水性肺气肿是一种生活反应,换而言之就是生前溺水而亡,而不是死后抛尸入水的。

      难道真像那个警察说的那样是套着塑料袋自杀的?

      她微微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那厢宋余杭的笔录也做到了一半。

      男人名叫孙向明,三十二岁,是本地一家银行的职工,与死者丁雪结婚七年,育有一女。

      死者现年三十岁,江城市一中的普通教职工,孙向明从手机里翻出来了一张照片,含着泪推到了她面前。

      “这……就是我妻子。”照片上的女人容貌普通,穿素雅的格子毛衣,看上去是挺温和知性的一个女人。

      “结婚快十年,我们很少吵架,也没听她对谁大声说过话,和亲戚朋友也没有结怨,我想不通……谁会害她……”

      宋余杭避开了这个话题:“说一下你妻子失踪当天的情况。”

      孙向明想了想,回忆起当天的情形。

      “没什么异常,早上起来她做了早餐,我吃完后送雅雅去幼儿园,她也准备去上班。”

      “平时都是谁送孩子?”

      “我,一直是我,她带高三毕业班,比较忙。”

      宋余杭示意旁听的警员把这个记下来。

      “早餐吃了什么还记得吗?”

      孙向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好像是小米粥、包子馒头什么的……”

      “什么时候发现人不见了的?”

      “晚上,晚上。”一说到妻子失踪,他明显有些激动起来。

      宋余杭目光看似温和平静却牢牢锁定住了他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微表情和小动作。

      “说说具体情况。”

      “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在洗碗,她说她要出去。”

      宋余杭打断了他的话:“大概几点?”

      “不记得了,估计是八 | 九点吧。”

      “这么晚了出去干嘛呢?”

      “她说是学校里出了点事,几个孩子打架了,她赶过去处理。”

      “然后就再没回来?”

      “对。”孙向明舔了舔唇,说到这里明显有些哽咽,微微低下了头,一旁的刑侦人员递过去了纸巾。

      “我等到十点多她还没回来,就给她打了电话。”

      “接通了吗?”

      “没有。”

      宋余杭微微挑起了眉头。

      “不过挂了之后,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别担心自己先陪雅雅睡觉。”

      “短信呢,给我们看一下。”

      孙向明赶紧把手机翻了出来,翻到通讯记录给他们看。

      “向明,我可能还要晚点才能回来了,你先睡,不用等我。”

      一句寻常不过的嘱咐,可能是这个女老师留在世上最后的遗言了。

      “抱歉,根据规定,您的手机我们得暂时扣留详细检查一下。”

      男人苦笑了一下,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我知道,我现在也被列为怀疑对象了吧。”

      宋余杭没答,确实是这样,警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作案可能性的人,尤其是近亲属往往是首选的侦查对象。

      “然后呢,你就再没打电话去问?”另一个侦查员开口了。

      说到这里男人脸上溢出痛色:“没……是……是我的错……要是我再打电话给她或者出去找她,说不定就……就不会……”

      “那个时候,你在干嘛?”

      孙向明揪住了自己的头发,脸上有惭愧懊恼之色:“我……我白天上了一天班很累……又要陪女儿……领导又临时布置了工作下来……我在家加班……”

      侦查员止住了他想伤害自己的势头:“事已至此,节哀顺变,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

      孙向明缓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说:“直到第二天早上学校打来电话,说她没来上班,我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立马就报了警……”

      后来就是被警方列为失踪人员,采集了近亲属的DNA,直到三天后在莲池公园里发现了遗体。

      “她走了,留下我和孩子可怎么活……”男人用手捂住了脸,勉强克制住自己不在警察面前呜咽。

      宋余杭扯了一张纸巾给他:“节哀。”

      “谢谢。”男人接过来擦干眼泪:“拜托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还我老婆一个公道。”

      宋余杭点了一下头,从兜里掏出证物袋:“看一下这个,是你老婆的吗?”

      正是那枚她从淤泥里扒出来的戒指。

      男人一看见这个眼神瞬间就亮了:“是……是我老婆的……这是我们的婚戒……她从不离身……”

      他下意识想摸,宋余杭却收了回来:“抱歉,现在还不能还给您,等结案的那天,您妻子的所有遗物都会物归原主。”

      她特意“咬重”了遗物两个字,男人却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波动,眼神茫然而空洞地点了一下头,十分配合警察的询问。

      她见过太多这样一夕之间失去了亲人的人,孙向明表现得十分正常。

      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

      天刚将明,熬夜看了一宿监控的刑侦人员再也支撑不住趴在了桌上小憩一会儿。

      办公室里鼾声四起。

      宋余杭打开了一盒泡面,坐在桌上面朝着白板,那上面有她刚梳理出来的线索。

      以死者丁雪为核心,几道箭头向四周辐射着。

      情杀,财杀,仇杀?

      情杀,到目前为止,孙向明表现一切正常,但不能排除嫌疑,需要进一步侦查。

      财杀,目前为止最大的可能性,这种凶手拿了钱财很大可能性会去二手市场旧货市场出手,还需进一步调查。

      仇杀,大部分的蓄意报复者作案手段都比较残忍,丁雪是个例外,不仅没有受到外力打击的迹象,也没有被xing.侵过的痕迹。

      此条存疑,还需走访死者的人际关系。

      对了,尸检,也许林厌那边会有新的线索。

      宋余杭三两口吃完了泡面,打算去技侦那边看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夸奖,爱你们!
    感谢观阅。
    我会继续加油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亦笒 9个;HssH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亦笒、KoalaLau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LA喔、寒、神奈叽、晴空♀万里、Zowe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Pernod 30瓶;晴空♀万里 10瓶;神奈叽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