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法医小姐

作者:酒暖春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学生

      “不是对破案不感兴趣吗?”宋余杭偏头给自己系上安全带,林厌也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她眼睛生得漂亮,弯起唇角笑的时候眉峰上挑便有几分玩世不恭。

      “可是我对宋队感兴趣呀,您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宋余杭挂挡出发,显然没把她的玩笑话放在心上:“哦,我还以为林法医只对钱和男人感兴趣呢。”

      林厌摇着脑袋,明明出身豪门却偶然也会流露出市井街巷里的风流气。

      “非也非也,我欣赏一切美的事物,和是男是女无关。”

      车开出不远,正值早高峰堵在了十字路口,林厌撑着脑袋数红绿灯,下意识说了一句:“左拐走长城路,有条小道可以直接到江城市一中。”

      宋余杭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那条路去年街道改造的时候给封上了。”

      “哦,是吗。”她换了个姿势让自己靠得更舒服一点,微微阖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也因此错过了宋余杭一闪而过的犀利眸光。

      刚下早自习,校园里一片生机勃勃,正值盛夏,阳光从香樟树间隙里投下斑驳的光影,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少年少女或并肩走在一起,或站在走廊上背单词,或者三三两两打打闹闹跑过她们身边。

      “喂,中午吃什么,校门口刚开了一家云南米线,要不要去试试?”

      “好啊好啊,我要吃香辣味的!”

      “我说这才刚吃完早饭,你们就开始惦记着午饭了。”

      “哎呦,这不就和某人上课铃声刚响就期待着下课一样吗?”

      “好哇敢说我,你给我站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清凉的风涌过她身边,她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恍惚听见谁在耳边喊“林厌”。

      她猛地回过头去,以为能看见朝思暮念的人,却看见宋余杭站在走廊尽头,一身普通的白衬衫,袖口微微挽了起来,露出白皙的手腕,黑色西装裤笔挺,阳光洒落在她身上,轮廓分明。

      “这边。”

      那声略带亲昵的“林厌”仿佛也只是她神思恍惚的错觉。

      林厌定了定神,抬脚跟上。

      “你好,警察。”宋余杭亮出警官证:“想找您了解一下丁雪是个什么样的人。”

      接待她们的是高三年级主任,一个头发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听见这个名字就开始叹气,带着她们在沙发上坐下了。

      “人挺好的,虽然年轻但也算是我们一中的教学骨干了,要是不出这档子事再熬两年教学组长不出意外就是她的,前途无量啊。”

      “平时性格如何,和学生家长同事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

      “矛盾?”他愣了一下,随即苦笑开:“要说矛盾的话,哪个老师和学生、学生家长之间没什么矛盾,大部分都是恨铁不成钢或者教育理念不同罢了,这些都能理解,可要是为了这些就杀人的话那也未免太……”

      林厌“呵呵”冷笑了两声:“我还见过为了一块钱当街砍了对方十几刀,刀刀正中要害,我光是缝尸体都缝了半天呢。”

      “这……”

      年级主任被噎了一下,明显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宋余杭理都没理她,继续问:“案发当天晚上,也就是周五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死者的丈夫说死者接到了学校打来的电话,说是有几个孩子打架斗殴,需要她前去处理一下,情况是否属实?”

      老年级主任带上了老花镜翻着自己的手机,然后给她们递过去:“属实,属实,电话就是我打的。”

      宋余杭在纸上记下了通话时间:九点十分,共三十秒左右。

      “麻烦您把那天的情况详细跟我们说一下。”

      “好,好。”男人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茶水,慢慢回忆了起来。

      “你们骗人!不许胡说!丁老师不是那样的人!”瘦弱的男孩子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头发理得很短,攥紧了拳头从地上爬起来一拳就冲着说话的人砸了过去。

      对方人多势众,他偷袭得手后很快被人掀翻在了地下,一帮人冲着他拳打脚踢。

      男孩子用手护住了头,咬着牙一声不吭,直到走廊尽头传来一声厉喝。

      “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

      众人哄笑一声如鸟兽散,丁雪跑过去把倒在地上的男孩子扶了起来。

      “没事吧,他们又打你了?不是上次刚叫过家长吗?我去找——”

      “丁老师。”少年叫住了她,黑夜里眼眸漆黑,隐约有水光,擦去唇角的血迹勉强笑了笑。

      “没事,这么晚了还麻烦您跑一趟。”

      “不麻烦,你这孩子,作为你的班主任,保护你是应该的。”女人说着从兜里翻出纸巾递了过去,想要扶他起来。

      少年有些拘谨地拒绝了她的接触,自己把纸巾拿了过来,攥着却也不开口说话,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怎么了,小周?”

      他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抬起了头:“高中三年您待我极好,如果不是您,我可能就上不了学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打工,您说过,我们是朋友,那作为朋友的话,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您——”

      他话音未落,背后传来脚步声,年级主任和副校长一起出现在了走廊里。

      “丁老师,没事吧?”

      丁雪回过头去,把男生从地上扶了起来:“没事,那帮孩子,又打人,明天可得叫家长来学校好好谈谈。”

      男生见有人来也缄默地闭了嘴。

      “谢谢老师,那……那我回宿舍休息了。”

      “好,我送你吧。”丁雪见他走路仍是有些一瘸一拐的,主动提议。

      “丁老师,你这是怎么了?”副校长见她脸色也不怎么好,额上有些薄汗,领口也是湿的,出声问道。

      “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安排调休的。”

      这番话是出于上司对同事的关心,不知怎地,丁雪的目光却闪躲了一下。

      “没事,过来的时候有点下雨,带了伞还是被淋湿了。”

      她一只手里拿着一把折叠雨伞,说完之后就捂着唇咳嗽了几声,看上去倒真的像是着了凉的样子。

      年级主任回过神来,把茶杯放在了桌上:“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情形。”

      “我……”

      “我……”

      两个人异口同声,林厌顿了顿:“你说。”

      宋余杭接上:“我们能不能见一见那个孩子?”

      “喔,好,好,没问题,我打个电话去。”他似乎愣了一下,起身去窗边打电话。

      挂了电话走过来眉头却轻轻皱了起来:“代课老师说他今天没来上学,请假了。”

      宋余杭马上要了他的家庭地址,年级主任去翻花名册的间隙,林厌走到外面透气。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想抽不能抽如今倒是无所顾忌了,她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出来叼上,啪地一下按亮了打火机。

      往来学生纷纷侧目,林厌还吐了一口烟圈,挑了一下眉头,抛去一个媚眼。

      有胆子大的学生凑上来,张嘴一口烟味:“姐姐,也给我来一口呗。”

      她眼波轻轻一瞥,油头粉面挂着个金链子,校服拉链也没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最重要的是,那链子是纯金的。

      林厌微微弯起唇角,把烟取下来往他嘴里一送,男生很识趣地叼住了。

      “有意思,弟弟哪个班的啊?”

      烟是好烟,还带着女人唇齿间的香味,男生一下子猛吸了两口:“高三十六班,姐姐,留个联系方式呗。”

      她瞥一眼他校服上的软胸牌,神情带了点儿八卦:“十六班啊,我听说最近死的那个女老师就是……”

      一说到这个,男生夹着烟愣了一下,猛地抽了一口:“就是我们班主任。”

      “挺可惜的,我看报纸上说她是教学能手呢。”林厌自然而然接过话头,砸吧着嘴。

      谁知这男生却哼了一声:“可惜什么,还不是……”

      他说到这里似乎意识到不妥,猛地住了嘴,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厌。

      “不对,上课期间封闭式管理,你是谁,又是怎么进来的?”

      这小子还挺机警,林厌笑靥如花,故意抛媚眼,内心恨得牙痒。

      谁知男生猛地一拍大腿:“喔,我知道了!你是记者!最近好多人来我们学校采访。”

      “咳……”林厌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对对对,我是记者。”

      她点头如捣蒜:“所以你知道什么八卦内情,关于你们老师的,她平时交好的都有哪些人啊,闹过矛盾的同事都有谁啊,和哪个学生关系特别不好或者特别好,以及婚姻关系啊等等都可以告诉我。”

      她这谎言维持还不到一分钟,上课铃声响了,男生把烟三两口吸完摁在栏杆上,转身往教室跑去,一边跑还回头比了一个飞吻。

      “谢谢美女姐姐的烟,下次见。”

      “哎——同学。”林厌一跺脚,妈的,这上课铃声响的真不是时候。

      她话音未落,只见那男生险些在教室门口撞到了来人身上,匆匆稳住了身形赶紧鞠躬:“李老师好。”

      林厌的目光看过去,被称作“李老师”的人穿黑色西装制服裙,一眼看过去架了副无框眼镜,像极了影视剧里刻板的教师形象。

      宋余杭从办公室里推门而出:“走了,林大记者。”

      “……”

      林厌冲着她的背影暗暗竖起了中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对手戏。
    感谢观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HssH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ALA喔、虚无歪理、KoalaLau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Zowen 3个;寒、35805169、若尘、尘埃落定、亦笒、拾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渊十岁 10瓶;Taire 9瓶;一样、江边暮色 5瓶;我要吃土豆、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