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状元

      无疆一身男装混入柳絮阁,由于今晚云落姑娘要献唱,整个柳絮阁人声鼎沸,她想要去寻那个蒙面女子的线索,但是奈何房间太多,无从查起,柳絮阁又是女子聚居之地,各种香气混合,那种极淡的冷冽甜香会完全被覆盖,若非近距离接触,无法察觉。
      
      转了一遭,查无所获,离云落姑娘的献声时间越来越近,柳絮阁的人越来越多,她下了楼,混入仰首期盼的人群之中,小厮们给等待的客人们端来上好的茶和酒,客人们毫不吝啬地拿出大锭的银子塞到小厮的手中,一杯茶栈端至无疆面前,她接过茶。
      
      小厮笑看着她。
      
      她却完全没有要掏钱的意思。
      
      柳絮阁的小厮受过严苛的训练,即使没拿到赏钱内心不满也绝不会流露在脸上,正欲离开,一锭雪白雪白的银子递到了他的面前。
      
      雪白银子的尽头是一位公子,英挺的面容,一脸阳光味十足的笑。
      
      又是他……
      
      如果说第一次是偶遇,第二次是偶遇,第三次是偶遇,那第四次?
      
      “是偶遇。”他笑着回道。
      
      好犀利的眼神。
      
      “原来小白花也对云落姑娘感兴趣吗?”他问。
      
      无疆道:“西宣第一惊才绝艳的女子,自然是感兴趣的,你不也一样吗?”
      
      他却露出略微无奈的表情:“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只是小武担心我眼界狭窄而误入歧途,觉得我要多见见世面,非得让我来看看这位如今在西宣最负盛名的女子,他说见识过最好的,经历过最极致的诱惑,才能摆脱一些不必要的执念和纠缠,非给我在二楼位置帮我订了一个雅间。”扇尖往上一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那里坐坐?”
      
      无疆顺着扇子看去,的确是个好位置,正对舞台中心,又可将一楼尽收眼底,是个极佳的观察场所,但是总感觉不要跟他靠太近为好,正欲拒绝,却听他说道:“小武他最近正在忙着追查孩子的事,有些了进展,你要不要听听?”
      
      无疆随他来到了二楼……
      
      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视野开阔,关上窗又十分清幽。
      
      “延武将军调查得如何了?”
      
      “自下而上,全部盘查,但是你应当知道,这是棵根深蒂固的大树,盘根错节,并不能一下子将其连根拔起,不过好在各地百姓及各知府县衙积极配合,找到很多窝点,官员腐败受贿的包庇之罪也被揪出,西宣府尹也参与其中,现已被革职查办,全国上下已将这些孩子的消息放出去,希望有走失孩子的家庭来确认领回,若无人认领,王庭会出资妥善安排这些孩子,保他们温饱,教他们谋生本领,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不过,你说的那个朱管家却是毫无头绪。”
      
      无疆有些自责:“我当初太大意了。”
      
      他眼神真挚而温柔:“有得必有失,至少那四个孩子早日脱了苦海,他们会感激你。”
      
      无疆突然觉得他是个很会安慰人的人,自第一次遇见他,他似乎总在为她解围,给她挑了一个瓜,帮她打跑了杀手乌鸦,昨日还在街上为她充当了一回人肉靶子,今天又在青楼仗义疏财,而自己似乎从没给过他什么热情的回应,甚至是过于冷淡,总疑心他的笑和接近是别有目的,许这就是当盗的怕当官的,她多心了。
      
      思索间,对面的帘子微动,露出一个清俊男子的脸。
      
      西流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
      
      “对面坐着的仿佛是沈太尉女婿赵世琛。”
      
      “那又怎样?”
      
      “听小武说他这人清高孤傲,对太尉对掌上明珠赤诚一片,从不来这些地方。”
      
      “所以,道听途说难免不可靠,何况文人最是滥情。”
      
      第一次听她发表论见,他低低而笑:“哦,是么?”
      
      言语间,一阵琵琶声入耳,整个大厅的灯光瞬间暗了下来,大家一下子全都闭了嘴,心照不宣地将目光投向高台,只见一位白纱笼面的女子抱着一把琵琶自帘后走出,无疆原想象过该是如何不同寻常的出场方式,没想到却是这般寻常,可当她看到看到云落姑娘之时,才知道这样的女子不需要任何别出心裁来画蛇添足。
      
      她怀抱琵琶,赤足而来,一步一个摇曳,白纱似烟,眉心朱砂一点,腰肢如柳随风轻摆,弦音起,眼波动,雪白的足尖轻轻一点,翩然而坐,于那高高的木台上,仿佛世间再无他人,独自安静地低吟浅唱。
      
      风情万种。
      
      那声音清澈而温柔,是一个年轻的浣纱女子,在河边旁映出她温柔的容颜,铮然一声风云乍起,歌声高亢而嘹亮,家国山河,铁马兵戈,踏破甘甜美梦,是一个硝烟弥漫血染的战场,最后又转为一个女子的低哑的呢喃之声,飘飘渺渺,枫叶红了,大雪落了,茫茫天地间唯有一个女子在踽踽独行。
      
      每个转折宛若天成,每种嗓音将每一幅画面诠释得恰到好处,最后一个琵琶音落,众人仍沉浸在萧瑟空寂的情绪里,直到灯火渐次亮起,云落抱着琵琶微微欠身,再次隐入帘幕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这一曲竟是终了。
      
      “确是位绝代佳人。”无疆道。
      
      西流颔首:“当之无愧。”
      
      无疆下巴往下一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竞争一下,说不定今晚能得个跟佳人促膝的机会。”
      
      他轻轻摇头:“不了,我觉得这里的更好。”
      
      她眉梢一挑:“你不去,我去。”还没等他回应,无疆一溜烟窜出了房间。
      
      他看着她的背影,站起身来。
      
      影壁墙前人头攒动,墙上已经提了很多诗,无疆抱手看,忽然在一帘下面看到了赵世琛的名字,耳边听到熟悉的声音:“看来传说中冷情冷性的状元郎这次也动心了。”
      
      无疆看他一眼:“不是说那里更好吗?”
      
      他笑得坦荡荡:“所以说人心难测,随时可能变卦。”
      
      她想,脸皮倒是很厚。
      
      说笑间,其他所有人也都看到了注意到了那首诗,以及那首诗下的名字,瞬间哗然。
      
      “赵世琛,是那个状元郎赵世琛吗?”
      
      “肯定是他,不然还有谁能写出那样的诗句,妙不可言,简直妙不可言!”
      
      “怎么,状元郎也来凑热闹,不是说他对太尉独女百依百顺,怎么也会来这里?”
      
      “状元郎文采出众,云落姑娘才艺无双,一个才惊大殿,一个艳冠都城,两个如此惊才绝艳之人自然是该碰面的。”
      
      赵世琛,三年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三年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当年一举进入殿试,大殿之上的对答惊才绝艳,连西王都为之赞叹,后其诗稿全国流行,一时间西宣纸贵,西疆是个重武轻文的国家,但那时状元郎赵世琛的名字比延武将军还响亮。
      
      好多女子想嫁他,好多男子想成为他。
      
      西疆并不是一个重门阀的国家,并不苛求门当户对,靠的是自己的本事。
      
      正如人们预期的一样,他会取一个高官之女,果真他高中后不出一月便娶了太尉之女沈自颜,那也是个德才兼备秀外慧中的女子,男才女貌一时传为佳话。
      
      只是自成婚之后,才高八斗的状元郎却并未再做出如何惊绝文章和风流诗句,而是潜心修善整理国家文库,名声渐渐低了下去,好长时间没听到他的动向,可今日竟在柳絮阁的影壁墙上再次看到他的名字,再次才惊众人。
      
      无疆道:“我看状元郎不太想被关注,为何不随便署个张三李四呢?”
      
      西流解释道:“柳絮阁规定所有题诗者必须用真名,其实无名小卒到无所谓,也没几个人知道你叫什么,不过状元郎赵世琛可不行,他当年娶太尉之女沈自颜时骑着骏马从城西走到城东,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他是何模样,待会儿还得还几个人一起赏识品茶,他想瞒都瞒不住。”
      
      无疆满脸不信地看他:“你确定你是第一次来?”
      
      他一脸真挚而无辜:“确定。”
      
      今晚最后的决胜者豪无悬念,试问放眼整个国都还有谁能比得了状元郎的文才,只是所有人都没走,他们好奇,当年的状元郎是否会被云落姑娘青睐,还是如大多数人一样得到一句“公子夜深请回罢。”
      
      ˙众人翘首期盼,议论纷纷。
      
      “古往今来,几乎所有有名的青楼女子不都是喜欢上有才的文人么,如果说云落姑娘是在找一个知己,等一个人,那非状元郎赵世琛莫属。”
      
      “那可不一定,也许云落姑娘喜欢的是舞刀弄剑的侠士,现在西宣流行延武将军和云落姑娘这样英雄美人的配对,拥护者还不少呢。”
      
      “哈?他们两人八杆子打不到一起,这都行?”
      
      “怎么不行?”
      
      “赌不赌,云落姑娘最后的归宿!”
      
      “来!”
      
      这边正吵嚷着,赵世琛从楼上走了下来,脸色难看。
      
      众人惊讶,连状元郎也……
      
      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们走下来时姑娘会在后面偷偷地看,所以即使是被拒也会表现得无怨无悔,走得从容不迫,风度翩翩,以给美人留下一个极有风度的背影,可是为何……为何状元郎会如此的颓唐,好像被一颗被折弯的枯柳,丝毫不见当年的风华绝胜,相当的落魄不堪。
      
      难道是以为胜券在握必得美人结果打击太大了?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考状元此等考验心理素质之事都挺过来了,这种事情受不了了?
      
      追女子需有耐心,更何况是西宣第一佳人,岂是轻易可得的?
      
      没想到赵世琛竟是这样不堪一击的人,真是错看他了。
      
      哎。
      
      众人正议论纷纷,赵世琛突然停下了脚步,颓唐的眼睛里露出了绝决之态,竟然一个转身,折了回去。
      
      众人:……
      
      众人:!!!
      
      众人: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公瑾何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公瑾何在 6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祆魅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