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魁

      “啊!”众人惊呼出声,看到年轻公子手中十三把明晃晃的飞刀一时没反应过来,懵了好一会儿才响起如雷掌声。
      
      “原来公子才是高手啊!”
      
      “我看这千里寻爹变成比武招亲了,要不先把亲给结了,让这位武功高强的年轻公子陪着一起去还更稳妥安全些。”
      
      “哎呦,你们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要看人间姑娘愿不愿意啊,是不,姑娘,哈哈~”
      
      众人调笑之间,小慈迅速拿起斗笠递到闲心大起高谈阔论的西宣群众面前,甜甜而笑:“那见证这一切的各位是不是该意思意思,说不定也许以后还能请各位喝喜酒呢。”
      
      围观群众看着这机灵可爱知情识趣的小妹妹,甚是喜爱,不由得伸手从兜里掏钱。
      
      无疆取下黑巾,对那些闲言碎语置若罔闻,仿佛并未听到一般,她的视线落于那修长手指的光影之中,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西流转身拔下木板上的七把飞刀,连着手上的十三把,齐齐奉于无疆面前,笑得似乎异常恭敬谦和:“多谢小白花手下留情。”
      
      面对这个总是意外出现而且莫名其妙不依不挠叫她小白花的男人,无疆有些看不透,他对她似乎没有敌意,他总是对她笑,可那样的笑同样叫人捉摸不透。
      
      笑容易迷惑人,是极好的掩饰方式,小时候因一个男子温柔可亲的笑而着了道,开始了被拐卖的生涯,这次呢?难道是自己身上的某些不同寻常引起了他的注意和调查,才这样以巧遇的方式三番五次的靠近和试探?
      
      她的思索被突如其来的骚动打断,围观的众人也都纷纷转移注意力向街尾看去,一群身穿官官服的人似乎正在搜寻着什么,身后抓着的几个人大声叫嚷着:“冤枉,冤枉!”
      
      “发生什么事了?”围观的群众逮着一个从那边跑过来的人问。
      
      “哎呀,听说刑部李侍郎的独子李敬宇昨晚突然死了,现在正抓凶手呢,凡是跟他接触过的人通通抓回去严刑拷打,没事就别在外边晃荡了,都赶紧回家吧。”
      
      “小慈,我们走。”无疆转身收拾东西。
      
      “回去了?是否介意去贵社讨杯茶喝?”他笑得礼貌得体,温文尔雅,似乎提出的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小要求。
      
      可还是遭到了无疆的无情拒绝:“敝舍简陋,恐不适合公子身份,就此别过。”
      
      西流隔着仓皇人群,看着那个远去的清瘦背影,纸扇轻敲额头,喃喃自语:“为什么要这么抗拒呢?”
      
      无疆和小慈避开官差,往人群僻静之处行走。
      
      正走着,小慈脚步一缓,抬头,一双眼睛清澈而明亮:“炊烟,我昨晚睡到一半醒了,发现你没在屋里。”
      
      “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无疆知道她要问什么,并不隐瞒。
      
      听到这句话,她一直紧绷的小身体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怎么,怕我杀人?”
      
      “我是怕你惹上麻烦,那个李敬宇是个大坏人,死有余辜,早就该死了,但是据说刑部查人很厉害,我担心……”
      
      “很多麻烦都会自动找上门,想避也避不了,担心也无用,这次的事情也难说。”蓦然觉得气氛过于凝重,她笑了笑,“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怕。”
      
      她的笑从来都不是阳光明媚的灿烂之笑,却总是能抚慰人心。
      
      两人从僻静街道绕道另一条人多的大道之后就不再谈论此事,混入人群,人声嚣嚣,五色陈杂,充斥着世间的各种味道,包子热腾腾的肉味,女子袅娜的脂粉味,在这各式香味之间陡然飘入一丝异香,极淡极淡,却是冷冽又霸道,无疆骤然回首,一个女子与她擦肩而过,袅娜多姿的身段,黑如鸦羽的长发,白如飘雪的白纱,遮掩了大半张脸,虽看不清相貌,可那双眼就让人觉得这该是个极美极美的女子。
      
      “小慈,你先回去,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你路上小心。”
      
      跟着蒙纱女子,直到她消失在一所高雅的楼宇之间,精致的飞檐,镂花的窗台,阁楼中流泻出令人悠然神往的琴音,被琴音缭绕的楼宇中间高悬着三个金色大字。
      
      柳絮阁。
      
      身段柔韧若柳,身世飘零如絮。
      
      西宣第一青楼。
      
      青楼不同妓院,不是简单的皮肉生意,也非凡夫俗子所能涉足的场所。青楼里的雅妓各个能歌善舞,琴棋书画至少精通其一,你要有足够的钱,足够的权,或者足够的才,才能赢得与心仪姑娘一起吟诗品茶听琴看舞的机会,这些人一般是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江湖豪侠。
      
      不经意间,无疆听到路人议论:“听说今晚云落姑娘要台前献歌,再怎么也要去看啊,三个月前云落姑娘以一首‘染云之落’横空出世,一夕之间芳名传遍整个国都,惹得西宣贵公子几乎倾巢而出,不惜砸重金求见,竟全都铩羽而归。”
      
      另一个人感叹道:“想见云落姑娘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想见啊,先得到旗楼的影壁墙题诗,下人将诗词给云落姑娘过目,得到肯定之后方可进入下一轮,云落姑娘隔帘赏才,品茶、鉴画、赏花、聊诗词,最终决出一个得胜者,可是你不要以为接下来就能怎样了,只要云落姑娘雨自帘后道一句‘公子夜深,请回罢’你也只能知情识趣,装着极有风度地离开,下次再来。”
      
      “就算铩羽多少次也是值得的,云落姑娘可不止一把琴,以琴技成名的一个月后芙蓉台上一支凌波舞自天而落,似不染纤尘的九天玄女,却如一把热烈的野火瞬间燃烧整座城池,柳絮阁以琴技著称,临花楼以舞姿立世,而云落姑娘的一曲倾城之舞瞬间让临花楼门庭寥落,柳絮阁成为无人能够撼动的西宣第一青楼,从此凌波舞又被叫做倾城舞。”
      
      “可惜啊,云落姑娘两次现身均是以白纱蒙面,难见其真容,至今只有一位画师见过,可是做出来的画后又被其召回,全部销毁,我还没赶上看一眼。”
      
      “怎么说?”
      
      “这个事啊,是这样的,据说那位画师过五关斩六将,斩杀当晚所有竞争者,可云落姑娘却迟迟未有任何声响,正当他准备离去之时,听得身后帘幕微动,转身看到罗云姑娘自帘后翩跹而出,她摘下白纱,对画师微微一笑,画师回去绘了一幅云落姑娘的画像,得见之人无不惊为天人,可画刚流出就被画师全部召回销毁,道是画技拙劣,不能描绘云落姑娘万一之神韵,玷污其美貌,愧疚之下决定隐世,潜心修炼画技,望能有一日可将真正的云落姑娘拓于画上,流于后世……”
      
      无疆听着耳边这个“一琴倾人城,一舞倾人国,微微一笑倾人心”的故事,莫名觉得方才那位面笼白纱消失于此的女子跟这柳絮阁和落云姑娘有着极大的关系。
      
      她打算回去换个男子衣装,夜临柳絮阁,来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云落姑娘。
      
      这片搜查已过去,街道恢复正常,无疆穿梭于群人商铺之间,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本能地想反扣回击,却在那一瞬间忍住了,回头,视线尽头处,是一张略显冷硬却依旧艳丽的容颜,那双眼里流露出难言的兴奋和光芒,看清自己的那一刻,她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欢乐地叫着:“无疆!”
      
      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无疆闪现无数思绪,这女子是谁?从何而来?与她是何关系?她的开心是那样真实而自然,也许曾是极好的朋友,可以告知她缺失的记忆和过去的人生,她本该当场回应的,可是一旦回应她就会被拖回曾经的生活轨道,面对曾经的一切,回去真的好吗,她真的是一个杀手吗,还要继续以前的生活吗?无数的问题盘旋而至,但时间容不得她思索,这个女子的眼睛像鹰一样犀利而深沉,只要有一点点的犹疑就会被窥探到真相,万千思绪这无人察觉的一瞬间化成嘴角的淡淡一笑:“姑娘,你认错人了。”
      
      女子的兴奋和惊喜一瞬间烟消云散,仿佛从未有过一般,眼睛重归于平淡和疏离,她不再追问,不再探究,甚至不再质疑,放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那双手精练而细长,却称不上好看,长着老硬的茧和纵横的疤,她抱以一笑,却没有了温度:“抱歉,打扰了。”
      
      “无妨。”无疆转身离去。
      
      身后那张脸瞬间笑意尽敛,看着那个慢慢走入人群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像是一只追捕猎物的鹰。
      
      苏冕独自坐于室内,一盏烛光如豆,桌上置有一张绢布,他执起狼毫笔,打开一个像是装女子胭脂似的小木盒,笔端轻刷,染其粉末,后扫绢布,绢布被染成淡淡的蓝色,他执绢布两端,于火上微烤,空无一物的绢布渐渐浮现出蓝色的娟秀字迹:
      
      “于西宣遇一女子,与无疆一般模样,却遭其否认,无姬存疑,需查之,延迟归期,归后任公子处罚。”
      
      苏冕读罢,焚毁绢布。
      
      他曾反对无姬去寻无疆,后因在西疆的部署发生突变,无姬请命前去处理,他知道她是为了去打探无疆的消息,他本不打算派她去的。
      
      她该知道世上的确有毫无血缘关系但长相酷似甚至一样的人,曾经为了执行任务,他们花一年时间找到了三对长相一样却没有丝毫关系之人,也许那人也只是跟无疆长得一般模样罢了,无姬该知道的,他也该知道的。
      
      可内心却隐隐的希冀着不是这样。
      
      “无疆。”他不由得脱口而出,这是他为她起的名字,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人,聪慧而体贴,骄傲而强大,会在给他斟茶披衣之时温柔浅笑,也会在咬着滴血的刀尖时肆意而笑,曾是他最好最好的一把利刃,冰冷而锋利。
      
      可惜,真的好可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公瑾何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远去的铃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