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卖艺

      她们火速退了店,然后当日火速在偏僻地段用极低的价钱租了一间略为破败的房子,租期一个月,然后琢磨着怎么赚钱。
      
      从卖瓜商量到卖膏药,却因为没有地没有货源更没有资产而告终。
      
      最后无疆计上心头,仰头一笑:“有了。”
      
      “什么?”
      
      “卖艺!”
      
      于是他们用仅剩的银子买了二十把飞刀,明天去街头卖艺赚钱。
      
      夜晚小慈入睡,无疆踏着夜色来到刑部李侍郎的宅邸,看看这个仗势欺人的公子哥是怎么长大,顺便摸摸这个宅子的底细。
      
      比将军府还气派的门楣,宅内也是一派金碧辉煌,无疆从下人的口中听得那位李公子的住所,想去看看他此刻是否在筹谋着什么,近的住所,里面亮着灯,却毫无人声。
      
      一个小厮吩咐:“少爷今天早上受了冤枉气,让人去找那人没找到,下午寻了个姑娘泻了火,那小丫头才十一岁,爪子却利得很,少爷下午累得够呛,现在睡着正沉,你们都别去打扰。”
      
      “是。”众人退散。
      
      无疆轻声入门,看到那个纨绔子弟安安稳稳睡在床榻之上,房内点着凝神熏香,目光所及的桌上摆着各种玩乐之物,蛐蛐,骰子,还有头发……
      
      头发用不同颜色的绸缎捆绑,一束束整齐摆放,每个绸缎末尾都写有一个名字:何小菊,兰香,秋霞,关小妹……全部都是女人的名字,字字赤红,隐约间可以闻见血的铁锈味。
      
      “下午寻了个姑娘泻了火,那小丫头才十一岁,爪子利得很,少爷下午累得够呛……”目光往下,桌底一抹红色,是女子的肚兜,桌角红漆脱落,可以想见指甲刮过时的痛楚和挣扎。
      
      有些人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走近床榻,忽然察觉到一丝异样。
      
      床榻之上安静异常,似乎连呼吸之时的胸脯起伏都无。
      
      她伸手探其鼻息。
      
      死了。
      
      脸部却还留着淡淡的温热,并未冷却,说明他死后不久。
      
      谋杀?可是身上找不出任何伤口;中毒?皮肤并没有出现异常的颜色。看起来像是寿终正寝,正常死亡,可是他还不到三十岁,从下人的口中得知他身强力壮,并无疾病,何以突然暴毙身亡?
      
      无疆近身查看,忽然闻到了一丝异香,房屋之中的熏香清雅而静谧,可这位死去的李公子的前襟却沾染着一种很奇怪的味道,虽是极淡,但是这个香味冷冽又霸道,十分奇特。
      
      既然人已死,无疆不做停留,踏着夜色再次离去,可是那股奇特的香味却萦绕在心头……
      
      翌日,西宣最繁华的街头簇拥着一团人,前前后后围绕三圈,比其他摊子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穿过人群,只听得一个小女孩高声呼喊:“各位乡亲父老,我爹爹去西北经商,连月来音信全无,阿姐带着我一起去寻爹爹,可惜路经此地,盘缠用尽,只得在此卖艺,请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我和阿姐在此多谢各位。”
      
      这声音稚气未脱,惹人怜爱,又听得这千里寻爹的感人故事,不免心生恻隐,西宣街头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漂亮的姑娘不少,卖艺的人也不少,可是漂亮的卖艺姑娘就很少了,漂亮的卖艺姑娘带着妹妹千里寻爹就更少之又少了,他们到想看看这个年幼的妹妹和年轻的漂亮姐姐到底要卖什么艺。
      
      只见那姑娘一身青衣,面容宁静淡然,有一种难得的镇定之态,让人心生好感,正当人们捉摸她的穿着神态之时,她忽得双腕一翻,待再看清楚时手中多了十把飞刀,映着阳光,折射出危险凌厉之光,双手前推,十把飞刀齐齐飞出,竟是刀刀正中红心!红心不大,而每把飞刀的刀尖占地位置小,正好十把,连一丝空隙都无。
      
      “好!”
      
      正当观众叫好之时,一个后转,背对靶子,弯腰后仰,双手交叉过头顶,不知何时手又多出来了十把飞刀,十指修长而灵巧,翻转之间十把飞刀一齐飞出,身段窈窕动作干净利索,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当人们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到靶子之时,不由得倒吸一口气,那十把飞刀正击落先前十把,稳稳霸占红心!
      
      “好!”围观群众爆发出如雷掌声,小慈连忙拿起斗笠转了一圈。
      
      无疆取下飞刀,小慈放下斗笠从怀中取出一支圆形木圈,只有小孩手腕大小,仅容一把飞刀通过。
      
      小慈用手捏着边缘,伸直手臂搞搞举过头顶:“这次我们要表演飞刀过环射把心,大家看仔细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把飞刀嗖地一声穿过木环,射中靶心,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把飞刀过环正中靶心,将原先的飞刀击落在地,速度越来越快,一把飞刀接着一把,几乎是首尾相连,连城直线,最后竟像是串成了一根阳光下银光闪闪的绳子,刀刀过环,刀刀过靶心,击落前面的飞刀,直到最后一把飞刀傲然挺立在那红色的中央,而人们几乎没看清她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又太准。
      
      围观群众反应过来后又是一通鼓掌加金钱鼓励。
      
      众人翘首期盼她接下来还会玩什么花样,却见她拿出一方黑布,小慈放下斗笠解释道:“接下来我姐姐要表演蒙眼射人,有没有哪位义士出来挑战一下?”
      
      躁动的观众瞬间安静了下来。
      
      什么?蒙眼拿飞刀射人?开什么玩笑?虽然从刚才的表演来看,这姑娘的飞刀的确不错,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更何况蒙上眼睛,我们就是图个乐子,没必要把性命搭进去,即使无性命之忧,万一被射中个手或腿,这不得落个残废?
      
      小慈看众人面露忧色,无人自告奋勇挺身而出,加以安慰:“大家不用担心,家姐自小练飞刀,师从名家,从未失手,尽管放宽了心。”
      
      可是这刀剑不长眼,怎么能放宽了心,我家婆娘睁着眼切菜都是切到自己的手指,不行不行。
      
      小慈见众人一副退缩神情,眼中充满抗拒和怀疑,左看看右看看,乌泱泱一大片人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若再这样僵持下去,他们失了兴趣,人就得散了,小慈正打算自己去做人肉靶子,却听见一个声音响起,不急不缓,自人群后方传来。
      
      围观群众纷纷向声音方向投去目光,尽头是一个英挺的年轻公子,手中纸扇轻轻敲击掌心,头微微侧着,蓝色发带自风中微微飞扬,眉目皆笑:“我来。”
      
      说的云淡风轻,跟春日去踏青一般的轻松自然,仿佛并不是去给人当人肉靶子。
      
      周遭瞬间议论纷纷。
      
      “这个年轻公子胆子还挺大,就不怕被扎成个筛子吗?”
      
      “这种江湖把戏看看就得了,还当真去配合,有个万一呢?”
      
      另一个人倒是看得更长远:“也许他就盼个万一,你看看,这公子气宇轩昂的,这风度气质肯定是好人家出生,没事跑这来瞎凑什么热闹,照我说啊,可能是看上这姑娘了。”
      
      另一人转头附和:“有道理有道理,这姑娘长得漂亮,身段身手也好,带着小妹千里寻爹,这魄力和孝心,也是少有。”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挺配的,如果万幸没事的话,这公子此时挺身而出为其解围,这姑娘他乡遇温暖肯定感动,搞不好情愫暗生,如果一不小心伤了手脚,这姑娘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肯定得心生愧疚,得照顾人家吧,你看,这一来二去不就可以日久生情了不是。”
      
      “可是,刀剑无眼,这万一……戳中要害部分可咋整?”
      
      一人摸了摸下巴:“这个……这个嘛……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想收获得先付出啊,难道泡妞没成本?”
      
      “可是,这成本不可估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虽然人群嘈杂,街市喧嚣,但是这些小声的议论还是入了某些灵敏的耳朵,其中一位依旧面容淡然,心里却想着西疆果真民风开放,另一位摇了摇扇子,轻轻道:“小白花可要手下留情。”
      
      无疆闻言定定地看他,嘴角乍现笑意:“那是自然。”
      
      西流陡然看到她的笑容,那带点恶作剧的俏皮,让他微微一怔,收起纸扇于腰侧,走到木板前,就那么随意一站,却成了西宣街头难得一见的风景。
      
      无疆见他站定,抖开手中的黑布,附上双眼,系于脑后,她每做完一个动作,周围人群就安静一分,仿佛比当事的两人更紧张,直到无疆所有动作完成,手中又现飞刀之时,众人更是目不转睛,仿佛这飞刀之上系着的不仅是这位年轻公子的生命,更是他的爱情啊!
      
      “嗦”地一声,飞刀出手,其实围观群众根本就没看清她怎么出手的,然后就听到“叮”的一声,才看到飞刀贴着年轻公子的耳侧,钉在木板之上。
      
      “呼”,众人吐出一口气,作为旁观者一颗心七上八下,而那位像是砧板上的鱼一样的公子却依旧面不改色,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专注地看着眼前手持飞刀的女子。
      
      “好!”这回群众口中的好似乎多了几层含义,不知是为漂亮姑娘的刀法,还是为年轻公子的淡定,或是不顾一切。
      
      众人的叫好之声还未落幕,飞刀又嗖嗖出手,而且不止一把,众人的一口气又提到了胸口,只见阳光下白光闪了一闪,其实什么都没看清,就看到五把飞刀分别紧贴着头皮,手臂,腰侧插在木板之上,还有一把竟然盯在指缝之间。
      
      “哈?这也太冒险了吧,万一一不小心给切断了手指可怎么办,能以身相许不?”
      
      调笑之声入耳,无疆突然移动身形,往后走了几步,飞刀再次出手,而一向淡然而立未见丝毫动静的年轻公子突然把头往左一偏,一偏过后一把飞刀正明晃晃地盯在原先他脑门位置,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呼声未歇,只见姑娘出手如风,白光一闪再闪,而那位公子骤然间也出手如风,众人张着嘴巴看得目瞪口呆,其实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清,只如一阵大风刮过。
      
      风停了,身止了,青衣姑娘两手空空颀然而立,年轻公子指间夹着十三把飞刀,把他年少的眼睛衬得生机勃勃闪闪发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揪婆儿 3瓶;橙子味果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