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前

      人,总渴望踏上归途。
      尤其是在行将离去,生命无多的时候。
      
      无疆渴望踏上归途,她知道自己快死了,在她过往的刺杀生涯中,曾有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但是从没有这种感觉。
      这次,她觉得真是要交代在这个地方。
      西疆,这个离东朝最远的国家。
      
      扯掉黑色的夜行衣,露出内里月白的衫子,一头黑色的发裹进同样月白的风帽中,隐入这茫茫雪海里。
      风雪很大,她受了伤,胸口赫然绽放一朵血色牡丹,悄然蔓延,左脚在地上微微拖着,一深一浅,雪地上留下一条鲜红血迹,美得像是月老手中的一线牵,而此刻,它更像是黑白无常前来索命的追魂链。
      幸好,风雪真的很大,瞬间就淹没了所有痕迹。
      包括归途。
      
      三个月前,她接到命令。
      西疆王西炎。
      这五个字便足以让她夜出东朝,奔赴这片从未踏足的国土。
      费时两月,混入西疆王宫,摸清王宫地形,熟悉西炎夜宿规律,掌握护卫队巡逻时间,寻找最完美的刺杀方式和时机。
      
      投毒。
      西炎的一切饮食皆有银针和专门的人来试毒,一招致命的毒药往往容易被检验出来,而无色无味不被银针验出又不会导致试毒者立马死亡的毒药往往需要时间。
      一年,两年,甚至是十年,她要耗费漫长的时光在这异国王宫中,才能使药性积累到足以使人致死,看起来像是日渐虚弱,久病难医。
      而时间,往往是最宝贵的东西。
      就算她等得,那人也等不得。
      
      近身刺杀。
      她可以制造近身接触西炎的机会,趁其不备,但是西疆的每个皇子从小习武,各个武艺精湛,大皇子西炎更是擅长近身搏斗,恐不能一击得手,即便她一击得手,近身行刺往往难以脱身,容易玉石俱焚,杀手抱有会死的觉悟,但是不能有必死的决心。
      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最终,她选定远程射杀。
      在一个隐蔽的地点,用一支毒针结束他的生命。
      然后用最擅长的伪装遁入夜色,消逝无踪。
      
      是夜,她完美避开护卫队的巡逻路线,匍匐在早就勘查好的地点。
      烛火在远处的窗台上剪出西炎的身影,她屏息吹针。
      
      “铮”地一声,箭羽刺透黑夜,破风而来。
      她还未出手!
      
      即使是全神贯注于目标,从小的训练让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无疆一个利索侧身,箭钉在她身侧的假山上,连尾羽都没入石中。
      再慢一点点,这箭就会贯穿她的心脏。
      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一箭的声响惊动了巡逻的护卫队,训练有素的护卫队立马循声赶来。
      事已败露,无疆无心恋战,一个转身隐入黑暗之中,在回身的瞬间她瞥了一眼箭羽疾射而来的方向,不知何时,远处的屋檐之上立着一个黑色的身影,衣角翻飞,周身散发着凌厉无匹的气息。
      她眼力极好,因择了一个无月之夜,看不清身型相貌。
      但她知道他正要搭弓拉弦射出第二箭。
      
      这是她与他第一次相见。
      兵戎相见。
      
      打不过,跑!
      杀不死,也跑!
      女子报仇,三十年也不晚!
      
      无疆杀人快,跑得也快。
      但是那人的箭似乎更快,紧随其后。
      她不知道这宫里还藏着这样的高手。
      他射不中她,但是他的箭为护卫队指明了方向。
      西疆尚武,护卫队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围剿未来,无疆身手再好,也抵不过那么多人的围剿。
      
      “捉活的。”
      屋檐上的声音透过狂风清晰地传进每个护卫队的耳里,清俊中夹杂着刀锋。
      “遵命!”
      
      家养的杀手从没有被活捉的,要么生逃,要么死。
      
      无疆顺着声音头也不回甩出一枚暗器,铮”的一声,暗器侧面击中箭头,箭矢擦着发丝射向远方 。
      她扔出一枚烟·雾·弹,与此同时周身暗器齐发,在惨叫声中跃入竹林,隐入后山。
      追的人越来越多,呈包围之势,无疆来到悬崖边,护卫队逐渐逼近,她一个转身,面朝着竹林,足间一点,跃入身后悬崖。
      
      杀手守则之一:不把后背留给敌人。
      
      黑色面巾之下,她嘴角带笑。
      就算是悬崖峭壁,她也能贴壁而走,万丈深渊也奈何她不了。
      
      转身的瞬间,“铮”又一支箭羽破空而来,无疆翻手,短匕乍现,横空斩落。力道未竟,斩断的箭后还紧跟一箭,首尾相接,竟是连绵双羽箭! 出手太快!竟只有一声!
      
      她立马右手反接,蚕丝手套握住箭身,可不想双羽箭去势还能这般急,力道这样猛,三月前受伤的右臂尚未痊愈,一时止不住,箭穿过五指,破胸口铜镜,刺入心脏。
      
      “公子?”黑衣男子身边的一个领头侍卫请示道。
      “下崖。”短短两字,身边人便了然,火速备上崖绳,下崖寻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西疆不是任何人都能随意踏足的地方。
      
      无疆急速下落,甩出腰间勾魂锁钉入崖缝之间,一用力,向崖壁撞去,她折断箭身,箭尖留在肉里,偏离心脏一分。
      幸好没毒。
      借着壁上突出来的怪石和枯枝藤蔓,无疆迅速滑落崖底,像一只狡黠的壁虎。
      
      那人曾夸她,天下没人能追得上她,除非她故意让人追到。
      她轻功极好,若是常人,怕是下不得这断崖。
      十二月的冬天,天空开始飘雪,大雪磅礴,气势汹汹,遮天盖地。
      脚下马上积起厚雪,伴雪而来的还有那一双双在黑夜中发光的绿眼和一声声悲壮凄凉毛骨悚然的狼嚎。
      
      她挑眉,居高临下。
      从七岁起,你们就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如今还想成群结队乘我之危?
      她握紧匕首,眼睛映着雪光,微微发亮。
      
      护卫队下得崖来,雪正下得起劲,覆盖了所有血迹和足印,不知去向。
      远方传来狼嚎。他顺着声音纵身掠去。
      “全部跟上。”身边领头的侍卫振臂一呼。
      地上是狼的尸体,刀锋划破肚皮,割断咽喉,刀法凌厉迅疾,刀刀致命,又快又狠,血还热着,只不过伤口隐隐透露出些许怪异。
      
      “二十四匹。”侍卫报告。
      
      他突然很想跟她正面交交手。
      躲得过他的穿云箭,被西疆最厉害的护卫队围攻还能突围逃到后山,中了他的连绵双羽箭竟安然下崖,紧接着斩杀二十四匹豺狼,最后消失无踪。
      有这样的身手,这样的意志,就足以令人佩服。
      即使是想要行刺他皇兄的杀手。
      
      “公子,不好,要雪崩了。”领头侍卫道,声音中透着担忧。
      话音刚落,脚下开始震动,远处雪山摇晃。
      他们知道雪崩的厉害,地动山摇,铺天盖地,昔年北洲的一整支军队便埋骨于雪山,有去无回。
      
      “回去。”他抬手,风雪灌满衣袖。
      “是。”
      
      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惜,可惜没能正面交手,也可惜没能抓到他问出主谋,更可惜这样一个杀手要葬身于此,尸骨难寻。
      也许这样也好,生比死艰难。
      这世道本就如此,生死不过常事。
      
      身边渐渐安静了,零落的狼尸周围慢慢鼓出一个雪包,里面钻出一个人来。
      她有些艰难地爬起,左脚被狼咬伤,齿深入骨,衣服也因藏身雪地下而全身湿透,结成冰块,凉意沁入肺腑。
      
      杀死最后一头狼后,无疆便听到他们逼近的声音,雪原茫茫,毫无遮挡。她当即劈出一个雪坑,躺了下去,将周围的雪覆盖在身上,大雪纷飞,立马遮盖了原先的痕迹。
      胸口的箭尖因着刚才的激烈搏斗,向着胸口移了一分,堪堪擦着心窝,血大片大片地涌出,雪也被染红了,幸好,他们以为是狼血。
      方才那个追杀她的人,他们称为公子的人,就站在她的身边,发号施令。
      
      他们说,要雪崩了。
      得赶快找一个能抵挡暴雪的地方,她艰难地走着,但是大雪茫茫,一望无际,无从躲避。
      身上的衣服结成了冰块,胸口的箭头抵着心窝,甚至能感觉到它尖锐的冰凉,她很冷,没有力气。
      血开始从口中流出,蜿蜒过嘴角,落到雪地上。
      
      大地又一次剧烈震荡,左脚不稳,摔到了地上,面朝东方。
      她看到了东方的猎猎红火,那是东朝皇子和南国公主的浩大婚礼,火炬燃烧九天九夜,不灭不休。
      
      时间开始回转倒流。
      
      她回到崖上,她身在东朝,她还未收到刺杀的密信,在宣纸上晕开的墨尚凝于笔端狼毫。
      她为他杀的人一个个复活,她的刀一次次回鞘。
      煮沸的水重归于平静,泡开的茶叶收起羽毛。
      胭脂离开双颊,黛墨未染眉梢。
      她还是个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的小雀鸟。
      
      他伸出手,说:跟我回家吧。
      
      回忆如潮。
      
      身后雪海滔滔。
      她笑了笑,眼底映着火光。
      命都还你了,一切就这样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