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庶女奸商养成手册

作者:倦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日入十六金

      钱满江虽是骑马而来,但还是很有远虑地叫小厮备了马车候在宫墙外。
      
      现下他抱着赵惜月跳出皇宫,立刻进入马车。
      
      怀中女子似睡得很沉,这样一番折腾也没有丝毫反应。
      
      她如今浑身冰冷,自是十分向往温暖,一颗小脑袋在钱满江胸前拱了拱,寻了个最暖和的地方停下。
      
      而钱满江此刻的神情有些复杂,他沉默地看着怀里的娇小女子,似有些怒意,“蠢顿不堪。”
      
      闻言,小女子并没太多反应,只是环着他腰的手又紧了紧。
      
      钱满江面色一僵,有些不自然地轻咳。
      
      反观赵惜月却一脸适然,翘着嘴角仿佛正在做什么好梦。
      
      ·
      
      “惜儿。”
      
      “娘!”
      
      赵惜月看着眼前妇人,扑了过去,欧阳氏将她拥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头。
      
      “惜儿,不要胡闹,大家闺秀怎能如此!”
      
      怀中的欧阳氏陡然消失,站在她面前的变成了严厉的武阳侯。
      
      “爹……”
      
      “惜儿,做姑母的儿媳如何啊?”皇后出现在她身侧。
      
      未等她回答,她的右手被人牵起,“惜儿,嫁于我吧,我可许你金殿宝座,一世荣华。”沈恪温柔地望着她,一双眼里尽是她的倒影。
      
      “表哥……我……”
      
      “你试试!”
      
      左手被人蛮横拽过,她惊慌转头,见到的竟是钱满江的脸。
      
      “金殿宝座,一世荣华,你以为,我给不了吗?”
      
      “呲!”刀光闪过,赵惜月惊慌闭上眼,待再睁开时,四周已是一片漆黑。
      
      “唰!”地一声,她忽然看见两个黑衣人以剑搏斗,其中一人快速解决对方向她走来。
      
      “你要干什么?!”她声线颤抖,向后挪动。
      
      那黑衣人慢慢举起手中的剑,阴冷的剑色映入她的瞳孔,她还来不及尖叫,那柄剑已向她劈来。
      
      “啊!”赵惜月惊慌失措地坐了起来,满头淋漓大汗,喘着粗气。
      
      “醒了?”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赵惜月抬头,正好对上那双深邃的眼。
      
      钱满江靠着架子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你……”
      
      “松手。”他冷淡的说。
      
      “啊?”赵惜月这才发现,自己手心正紧紧握着什么,此刻正烫如炭火。
      
      她浑身一激灵,丢似地松开手。
      
      钱满江睨她一眼,迈步离开。
      
      “小姐,你可醒了,昨天少爷抱你回来的时候,脸黑的和碳一样呢!您怎么没事喝那么多酒?”钱满江走后,墨香端着水盆子走了进来。
      
      “喝酒?”
      
      “对啊,少爷说,您在宴会上喝多了。”
      
      “等等,他把我带回来的?”赵惜月挠了挠头,露出错愕神情。
      
      “对啊,大少爷把您抱回来的啊。”
      
      “怎么可能?他又进不了皇宫,况且,喝酒,我哪有啊……我分明在姑母的寝宫……啊……头好疼……”
      
      “小姐,这是大少爷叫熬的汤药,他说你喝完就没事了。”
      
      墨香端来一碗黑乎乎的药水,热腾腾的白气混着有些难闻的草药味。
      
      赵惜月牙槽都酸了,抵着牙齿说道:“不了不了,我缓缓就没事了。”
      
      “要喝的,不然大少爷哪儿没法交代呀,再说了这对您身子好……”
      
      “唉呀好了好了,你先放这儿吧我一会儿喝,你先出去吧,聒噪地我头疼。”赵惜月扶额,头疼闭眼。
      
      墨香即刻噤了声,欲言又止地看着赵惜月,终是放下汤药退了出去。待她关上门的那一刻,赵惜月倏地睁开眼,悄声下床,将那碗药倒进门侧的盆栽里。
      
      那药一看就苦,她才不喝呢!
      
      小计得逞,她有一次躺会床上,还有些眩晕。
      
      “哎,怎么回事呢?为什么除了在姑母哪儿,就没有别的记忆了?我真的喝酒了吗?不应该啊……”
      
      ·
      
      “回到钱府了?”
      
      “是的,娘娘。”
      
      “钱满江,哼,一个小小商子,居然有能耐避开大内逻卫,公然从我翊坤宫带走人,真是能耐啊!”
      
      皇后红唇上扬,却不是在笑。原本那张娴淡的脸变得有些狰狞凶恶。
      
      “不简单呢,既然如此,就好好查查吧,这个钱满江,想来会有有意思的东西呢。”她修长精细的指尖敲击着鎏金扶手,眉眼一弯,一声嗤笑。
      
      “是,娘娘。”九儿跪在座下,始终不敢抬起头,“那,七皇子那边……”
      
      “哼,没出息的东西,管他干嘛!”
      
      “我乏了,你下去吧。”
      
      “是,娘娘。”九儿躬身站起来,小心翼翼退了出去。
      
      ·
      
      “文书,可以给他了。”
      
      城外白马寺内,钱满江与卢空择对坐饮茶。
      
      “你改变主意了?”
      
      “云霄来了。”钱满江淡淡道。
      
      “那个三公主?!”卢空择唇角向下一耷拉。
      
      “她来凑什么热闹?”
      
      “她在皇后寿辰上献舞了。”
      
      “脑子有病?北荒和大魏如今这么紧张,来送死吗?!”卢空择眦目。
      
      “你很紧张?”
      
      “紧张个屁,她爱死死,与我无关。”
      
      “她不会死。陛下不会让她死的。”钱满江抬首,眼中深意。
      
      “你什么意思?”
      
      “三公主明明是侧妃所出,却最为受宠,你可知为何?”
      
      “为何?”
      
      “云霄,是众公主中,长相最像先皇后的。”
      
      “先皇后?北荒来的那个先皇后?”
      
      钱满江勾了勾唇角,答非所问,“云霄从小所受的教育便与先皇后如出一辙,就连身边之人,都一模一样。”
      
      “在那样生长环境中的她,生活习性甚至小动作,都与先皇后无差。”
      
      “你们……北荒……是想……”
      
      “她是最好的棋子不是吗?”钱满江赞许道。
      
      “她从一出生,就是棋子。”
      
      “怎么?你刚刚不是还说不在意吗?为何现在神色如此气愤?”
      
      “这就是她的人生,无法选择的人生。”
      
      这是钱满江第一次对卢空择说这么多话,不过,与其说他是再和他说话,比如说是在和他心中的另一个人对话。
      
      “北荒王想让云霄取代赵后?”良久,卢空择问道。
      
      “能否取代,且看她本事。但她的出现,足以让赵家,乃至林家慌乱了。”
      
      “啊……你还,真是狠心呢。”卢空择紧紧盯着钱满江的脸,却依旧看不出他情绪上的丝毫波动。
      
      “知道了,我知道了。文书,明日早朝我会呈给陛下,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雨来。”钱满江突然唤了他的字,“她不需要你的同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瞧瞧这男人只顾利益的丑恶嘴脸噢
    大家还记得林家是谁吗?嘿嘿温馨提示一下
    是武阳侯夫人,林氏的母家哦,那个将军之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