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切黑女配偏爱我[穿书]

作者:飞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谭一璇!”王洒洒转头一瞧,便见谭一璇精神恍惚,连左侧的‘障碍物’都没避开。
      
      因为是在广场上,到处都是刚学轮滑,磕磕绊绊的小孩。
      
      谭一璇没有注意,竟然被一个穿小学校服的小男孩撞倒了。
      
      王洒洒慌忙跑过去,蹲在地上查看谭一璇的伤口:“没事吧?哪里撞到了?”
      
      小男孩人高马大,高高壮壮。他骂骂咧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给王洒洒两人一个白眼:“你们不看路的吗?”
      
      王洒洒柳眉倒竖,撸袖子就要教训熊孩子,不料谭一璇回过神来,捂住膝盖痛呼出声:“疼……”
      
      听到这声痛呼,王洒洒立时转移注意力,皱眉看着谭一璇磕破的膝盖:“能站起来吗?我扶你到长椅那坐着。”
      
      谭一璇尝试起身,脚踝立刻传来钻心的疼痛,貌似脚也扭到了。
      
      王洒洒长叹口气,无奈转身蹲下道:“算了,我背你去医院吧。”
      
      谭一璇望着对方瘦弱的背影,犹豫了很久,四周都是人,坐在这里也不是事,于是勉强支起身子趴到对方背上。
      
      谭一璇长得跟王洒洒一般高,发育地却比王洒洒要早。平常穿着校服的时候看不出什么,这会儿两人肌肤相贴,温热的躯体挨在一起,王洒洒就感觉到对方柔软的身体曲线。
      
      王洒洒努力忽视因紧挨身体而来带的怪异感,勾起对方的膝弯颠了颠,侧头微笑打趣:“谭一璇,你是不是胖了?”
      
      谭一璇沉默,没有理她。因为趴在王洒洒的背上,胳膊无力支撑,只能抱住对方纤细的脖子。她将脑袋搁在王洒洒一边的肩膀上,说话时气息吞吐:“现在去医院的话,就赶不上比赛了。”
      
      王洒洒不自在地侧了侧脑袋,闻言忍不住在谭一璇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一个白眼,语气却一如既往温柔和缓:“你这就本末倒置了吧?”
      
      谭一璇轻轻阿了一声,奇怪反问:“本末倒置?”
      
      王洒洒微笑解释:“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广场舞比赛啊,你难道不知道吗?”
      
      又来了,那种心脏不受控制的感觉……
      
      谭一璇难受地轻抚胸口,胸口闷闷的,脸上的热度也不断上涨。她的语气不自觉轻柔起来,“是……因为我吗?”
      
      王洒洒挑了挑眉,即使看不到谭一璇的表情,但是她对人语气变化比较敏感,一下子就听到了谭一璇话语中暗藏的些微期待和忐忑。
      
      王洒洒笑了笑,颇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如果谭一璇有好感度的话,想必现在应该闪现出一个红心才对。现在正是乘胜追击,乘热打铁的好机会!
      
      王洒洒清清嗓子,咳嗽一声道:“我是真心想跟你交朋友的,不管你信不信。”
      
      谭一璇沉默不语。
      
      王洒洒再接再厉:“老实说,我并不记得自己过去对你做了什么。只从同学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些过往,你讨厌我,理所当然。”首先先态度良好地承认错误,然后保证改正,她想着,接着道,“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是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王洒洒停在这里,没有继续,给谭一璇缓冲时间。
      
      谭一璇有些发愣,鼻尖又再次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不知名的香水的味道。甜甜的,很好闻……她想着,鼻尖无意识地轻嗅着对方脖颈的气味,轻轻咕哝道:“你用的什么香水?”
      
      话音刚落,谭一璇和王洒洒同时愣住。
      
      谭一璇貌似很执着她的香水?王洒洒无语片刻,随口回了她香水牌子的名字。
      
      谭一璇淡淡嗯了一声,假装刚才那个莫名其妙问出这个问题,甚至宛如痴汉似的去闻人家味道的人不是她。她若无其事转移话题:“你不用跟我道歉。”
      
      王洒洒果然转移了注意力,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伤害你的那个人,所以不用跟你道歉吗?”
      
      王洒洒以为谭一璇会否认,不想对方默了片刻,竟然轻轻嗯了一声。
      
      如果不是她还背着谭一璇,王洒洒觉得自己肯定会高兴地跳起来。不容易啊……终于成功让谭一璇降低了对她的厌恶值,那么下一步,就该努力让俩人成为好朋友,无话不谈的那种。
      
      王洒洒考虑片刻,觉得对谭一璇这种闷骚,绝对不能矜持。于是开门见山道:“一璇,你喜欢我吗?”
      
      王洒洒这一记直球,差点让谭一璇脑子当机。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问了怎样劲爆的问题啊?
      
      谭一璇霎时间小脸涨红,纠结半晌才咬牙吐出三个字:“不喜欢!”
      
      王洒洒听到这个答案,毫无沮丧之情,反而感觉好笑地勾了勾唇,“这次不喜欢就算了,那我下次再问好了。”
      
      什么这次下次的,王洒洒的脑子一天到晚到底想些什么?谭一璇有时候很想敲开对方的脑袋看看,对方的脑子构造是否和常人不同。
      
      王洒洒一边背着谭一璇,一边絮絮叨叨嘀咕着:“既然你不讨厌我了,那我们是朋友了吗?”然后不等谭一璇回答,她又自顾自道,“好歹是同桌呢,如果连朋友都不是,我也太惨了吧!”
      
      谭一璇沉默以对,嘴角却悄悄勾起。
      
      喜欢王洒洒?这种事,她永远都不会承认的。
      
      王洒洒背着谭一璇出了公园,直接打车去附近医院。车上,谭一璇给广场舞负责人还有谭奶奶都打了电话,听说空出来的两个成员将由替补补上,不由松了口气。
      
      王洒洒安慰她:“没事,替补的两位阿姨跳得也挺好的,虽然我们不能亲自去比赛有些遗憾,但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更何况比赛注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王洒洒的鸡汤不要钱地朝着谭一璇倾倒着,听着谭一璇一个头两个大,她不得不出声制止她:“停!我知道了,你可以闭嘴吗?”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王洒洒是个话痨?还是个尽说废话的话痨。
      
      王洒洒转头看着窗外的月色,想着一个月的努力付之东流,罕见多愁善感起来:“不过不能让大家欣赏到我的舞姿,对于他们来说恐怕是件比较遗憾的事情吧……”
      
      看,还是个自恋的话痨。
      
      心中这么想着,谭一璇却垂下眼眸,掩饰眸中闪过的那一丝笑意。
      
      谭一璇不胖,甚至可以说是瘦弱,但是王洒洒也不强壮,刚才背着谭一璇出公园,已经到了她的极限。下车时,王洒洒背着谭一璇走了一百来米,就再也走不动了。
      
      无可奈何,王洒洒只好扶着谭一璇走进医院。她们运气比较好,今天的病人不多,等谭一璇拍完片子包扎完出了医院,差不多晚上十点了。这个点回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比赛落幕。
      
      两人打车回去时,人群已经散场,只有零星几个人在整理着现场的桌椅。王洒洒搜寻着熟人的身影,身边忽然听到有人叫她名字,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她怀疑自己幻听了,皱眉环顾四周。然后就见纪依然一脸震惊地望着她,视线在她和谭一璇身上转来转去,宛如看到了什么奇景。
      
      王洒洒挑了挑眉,用得着这么震惊吗?难道她在学校时对谭一璇释放的善意还不够明显?电光火石之间,她忽然想起,四人马仔好像一直怀疑她接近谭一璇的动机不纯,以为她在学校的作为大部分都在做戏。
      
      所以纪依然在这种状况中看到她,才会这么吃惊?王洒洒猜测着,意外道:“纪依然,你怎么在这?”
      
      纪依然有些精神恍惚,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和王莎莎在广场舞比赛中相遇。话说,王莎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视线忍不住落在她身旁的谭一璇身上,是因为她吗?
      
      纪依然心不在焉回答:“我陪奶奶来参加比赛……”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纪依然住的离谭一璇比较近。这两人也是有缘,后来谭一璇去打工,还和纪依然是同事呢。
      
      “老、老大……”纪依然结结巴巴道,“这么晚了,你在这里……”
      
      在王洒洒的印象里,纪依然总是沉默寡言,几乎不怎么说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对方正面交流。
      
      王洒洒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根据她的称呼一本正经纠正道:“别叫我老大,影响不好。”顿了顿,才回答她刚才提的问题,“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那当然是因为来参加比赛了。”
      
      比赛?王莎莎能参加什么比赛?舞蹈?主持?总不可能是广场舞吧!
      
      王洒洒不管纪依然在想什么,略带遗憾道:“可惜刚才一璇的脚扭伤了,所以我们俩只能弃赛……少了我们两个大杀器,也不知道是第几名呢,谭奶奶她们录像了吗?”说着,她就催促谭一璇拿手机给第二负责人打电话。
      
      第一负责人是王洒洒自己,第二负责人是负责教舞的老师。这么晚了,谭一璇自然不会听王洒洒的,打电话骚扰人家。
      
      纪依然上下打量互动的两人,不可置信,是她想的那样吗?
      
      王洒洒毫无自觉:“我们的曲目是《两只蝴蝶》,你听过吗?很好听的那首……”
      
      纪依然:“……”
      
      她一定在做梦……因为太过震惊,她连王洒洒身边的谭一璇都给忽略了。
      
      刚上五年级的小堂弟气呼呼地揪她的辫子:“姐!就是她撞的我!两人还没跟我道歉呢!”
      
      纪依然回神,四处一望,哪里还有王洒洒她们的身影。
      
      王洒洒送谭一璇回家后,意外留了下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