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

作者:冬季的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7

      李氏却是等不及了,“静和,你认不认?”
      
      三番两次,都是李氏,会不会是她?
      
      不,不会是李氏。
      
      但她身边那个嬷嬷,真当是——无处不在!
      
      ——
      
      李氏是一把刀子,祈静顿悟,然后脊背发寒,那持刀的人,只能是帝位上那一个了。
      
      只是,小玉,究竟怎么被收买的?
      
      祈静思绪交杂,站了起来,冷着脸,“娘娘,静和未曾做过。”
      
      她转过身,日光把她的身影勾拉的颀长。
      
      “小玉,你污蔑本宫与人有染,可以。先回答本宫的问题,本宫几时和那人见的?”
      
      殿里,香风暖,祈静心凉。
      
      一片寂静。
      
      伴着抽抽嗒嗒的声音,小玉那张熟悉的脸如今无比令人憎恶,“奴婢撞见是在夜里。”
      
      “那他穿的什么衣裳?”
      
      小玉摇摇头,一副为难,“奴婢只记得是蓝色的,花纹样式记得不大清了。”
      
      祈静心里冷叹,恐怕这个“奸夫”都替她准备好了吧。
      
      “哦,是么?”祈静不再看她,“想必娘娘已经知晓那人是谁?求娘娘殿上一宣。”
      
      李氏也想看看这人能折腾到什么地步,遂了她的意,“宣。”
      
      一个样貌普通的男子远远往殿上来。
      
      祈静扫了眼李氏身上的暗青色外衫,眼底意味不明。
      
      本朝宫制明确,若是皇后在此审问她,祈静或许没了办法,可是天助她也。
      
      祈静站到了李氏身边,“娘娘冒犯了。”她与贵妃分坐在高位上两边。
      
      李氏一声尖叫咽在嗓子眼里,收也不是,出也不是。
      
      末了,她只能怒冲冲的摔了茶盏在桌上,“换茶,茶凉了!”
      
      她倒要看看祈静能捣出些什么名堂。
      
      男子走进了殿中,对先前发生的事情,一无察觉,他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只一眼,便叫人厌恶。
      
      高位上坐着两个人,一人着淡青色,一人着暗青色。一人灵动,一人艳丽。
      
      男子唇角不可见的微微一勾,都是美人。
      
      他跪下,“臣叩见贵妃娘娘,公主殿下。”
      
      祈静抢在李贵妃开口前说道,“起来吧。”
      
      李氏在衣袖的遮掩下瞪了她一眼,真是没礼数!
      
      那男人立起来,“谢娘娘。”
      
      此言一出,全殿寂静。
      
      小玉面色一白。
      
      祈静瞥了她一眼,不理会。
      
      那男人还浑然不觉,“不知娘娘唤臣前来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祈静淡漠的紧,但若是祈七在,定知道自己阿姐是气到了极点才如此平静,“本宫听闻你与静和公主有染?”
      
      那男子面露苦涩,似是不依不舍的看了眼一直坐在一旁,并未言语的李贵妃。
      
      李贵妃险些丢了手里换了新的茶盏,那什么眼神!
      
      男子眉头微锁,眼神黯然,“不,臣与静和公主清清白白。”
      
      他这一番表现,谁还相信呢?
      
      假如他没说先前那一句话时,确实会是这个样子。
      
      祈静心放下来,为了避免帝王厌恶,她鲜少出玉明宫,识得她的人,也不算太多。
      
      显然,这“奸夫”是不识得她了。
      
      她不紧不慢的抿了口茶,“是吗?可本宫听说,你送了静和玉佩,静和赠了你贴身小物。”
      
      那男子做戏全套,身子猛的一抖,“求娘娘饶了静和罢,臣与殿下真心相爱。”
      
      李氏再也忍不住,直接捡起茶盏往男子头上丢,“饶了你?做梦!”
      
      那男子呆滞,这和预想的可一点也不一样,“不,静和你....”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李氏更气。
      
      小玉整张脸都白了,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
      
      祈静慢悠悠的加了句,“你唤谁呢,本宫是静和公主,当今圣上亲封的。”
      
      男子傻眼,淡青色是静和?
      
      那,暗青色的是....
      
      小玉眼底一片灰败,她垂着头,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死。
      
      李氏艳红的唇轻勾,“嬷嬷,去把这污蔑主子的贱奴给我拖出去,还有这不清不楚的男人,都废了吧!”
      
      她身后,嬷嬷眸光暗沉,这男子真是个不争气的!白花了她这么一番好布置。
      
      粗使婢女和内侍很快就进了殿,准备把这两人拖了出去。
      
      男子还在哀嚎挣扎,“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
      
      小玉心死,连挣扎也不带着,任凭粗使婢女拽着她的胳膊,把她带下去。
      
      “等等!”祈静开口,“娘娘,小玉就让静和先带回去吧,定会给娘娘一个交代的。”
      
      李氏眼底满是讽刺,今日这一出就像个笑话,“允了。”
      
      拽着小玉的力道一松,小玉瘫软在地上。
      
      “冒犯娘娘了,”祈静福身,“静和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娘娘谅解。”
      
      李氏眼里带着未散的火气,听见她也是嫌烦的,“本宫不和你计较,今日就这样吧,本宫乏了,尔等且退下。”
      
      男子的哀嚎惨呼从殿前方传来,声音逐渐微弱。
      
      祈静笑笑,“谢过娘娘,那静和先行告退。”
      
      李氏扫了眼她的背影,冷冷一笑,“真是像。”她低声喃喃,消散在风中,连挨得极近的嬷嬷也没有听到。
      
      祈静带着小玉回了玉明宫。迈出宫门口的时候,一队宫人提着水带着布巾训练有素的走了进去。
      
      祈静听到身后的呼吸一紧,她抬眼看了眼白亮的日头,继续领着小玉回去。
      
      点香已经做好了去找三皇子的准备,猛地看到她们回来了,心里又惊又喜。
      
      “殿下,怎么了?”
      
      点香斟了茶水,才发现异样,主子的表情...似乎不大好,小玉一直在抖,眼神躲闪。
      
      祈静也不喝,只是指尖点在桌面上,敲了又敲,腰间的玉佩缀着青缨微微一晃。
      
      小玉难捱的紧。
      
      冷汗顺着脊背,密密麻麻,一滴一滴慢慢滚落。
      
      夏日里轻薄的粉色宫装濡湿,她挪挪麻动的膝盖,发丝凌乱,哪里有平日里的样子?
      
      点香屏声敛气。
      
      她是个机灵的,否则,也不会是她进宫了。
      
      尽管和祈静相处时日不长,她也知道,这位主子向来不是太在意计较那些细枝末节,小玉今日如此,恐怕...是犯了大错。
      
      她心底微微一沉。
      
      “本宫允你动了么?”祈静终是开了口。
      
      檀红的唇抿了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小可爱加一下收藏呀。
    另外,可能最近两天会梳理一下,不一定会更文,等我调整好大纲,就爆更一小下。
    捂嘴笑,你真的,不加个收藏吗?
    看文更方便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