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神饲养的日常

作者:长安的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千金价(九)

      九青控制住想去揉他头的欲望,笑了一下:“是啊,顾小祖宗要和我一起出门吗?”顾泉宅得很,只想一个人呆着。
      
      没想到顾泉竟然点点头:“要。”
      
      九青一愣,无奈笑了:“我们今天要出去做坏事,你也要跟着吗?”
      
      顾泉低头,手指捻了捻衣服:“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我不会妨碍你的。”
      
      我去!这小子这话说得太窝心了!
      
      九青当机立断锁上门,豪气冲天抱起顾泉:“走!跟着我混!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
      
      九青没发现,她现在抱着抱着都抱习惯了,给顾泉当老妈子顺手得不行。
      
      九青是捏了个诀走的,速度异常快。
      
      九青按着地图快到落雪楼的时候才慢下来,落雪楼虽然只是座酒楼,名字还十分雅致,却建得富丽堂皇,高达五层,气势非凡,整座酒楼从屋顶上的瓦到台阶下的砖都充满了“有钱、很有钱、不差钱”的味道,一瞬间九青的仇富心理让她磨了磨牙。
      
      都说读书人清高,最厌恶阿堵物,萧山云倒是不同,他善赚钱,更爱钱,有些品味,却更像个暴发户。
      
      回过神的九青琢磨出念竹那股别捏劲儿了。
      
      这座楼,很脏。
      
      不是外表的脏,而是充满了扭曲的怨气,落雪楼四周没什么房屋,只是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它建在了一个聚煞之地。四周萦绕着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还有淡淡的说不清的咸湿的气味,令人作呕,风水差到发指,其主人必要受其影响,精气不足,暴躁易怒。
      
      啧啧啧,丰县上空的怨气就是来源于此,看来暴毙事件是和落雪楼脱不开关系了。
      
      不过这样一座酒楼,是怎么聚财聚人的?
      
      九青对顾泉说:“这里很脏,要不你别进去了。”日子久了,九青发觉顾泉洁癖还挺严重的,见不得灰,常把灵力浪费在洁身换衣洒扫房间上。
      
      顾泉摇了摇头。
      
      九青无奈:“到时候别嫌脏。”说着抱着顾泉就进门了。
      
      “抱歉,抱歉,这位客官,我们酒楼只接待已订座的客人,还请您……”
      
      小二话还没说完,九青施了个法,小二眼神茫然起来,然后嘴里说:“这边请,这边请……”把九青领上二楼靠窗的雅间。
      
      九青翻了翻菜单,倒抽一口冷气,一壶最便宜的茶就要二十两!她不要修仙了!她也开个酒楼敛财好了!万恶的资本!这不是刮钱!这是在索命!
      
      “不要破坏人间秩序,不要破坏人间秩序……”九青默念几声,背了两句《静心经》,传音给念竹位置,微笑着点了一壶茶一盘瓜子,微笑着捏紧了干瘪的钱袋,微笑着看着仍旧一脸痴呆的小二送上茶和瓜子,痴呆地下去了。
      
      小二下去走到门口才回过神:“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说着皱眉敲敲脑袋,甩了甩头干活去了。
      
      九青盯着三十两的一点东西,别说吃,看着都犯恶心,想想是自己买的,不吃又不行。
      
      她扭头想了想酒楼的布局,错了,全错了,没有人会这么布置,酒楼门为拱形,状似墓碑;大门正对楼梯,意味钱财流失……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最为诡异的是,从酒楼上面看,是个四四方方的“口”字型,酒楼中心怨气最重,大厅中甚至没有屏风隔断,人在此中,便是“囚”字……
      
      九青手脚有些发凉。
      
      “快滚!”一声怒吼打断了九青的思路。
      
      九青起身站在窗前,竟然是那位赵老伯!他被丢在地上,依旧一身土,头发全花白了,一个五十的老人,像是风烛残年的八十老翁。他瘸着腿爬起来,低着头小心说:“让我见见萧沧吧。”
      
      “你一天天的烦不烦啊!我们家老爷也是你想见就见的?你不打量自己是什么身份!快滚快滚!”周围渐渐聚起来看热闹的人,又发现是赵老头,无聊地散开,只有些小孩子站着看。
      
      赵老伯佝偻着身子,上次见他似乎还是个头脑清楚,脾气硬的人,可没过多久,他已经变得固执而糊涂。
      
      他唠唠叨叨地说:“他以前上京赶考的时候我帮他呢……他是个好孩子,你们为什么不和他讲,一定是你们不和他讲……以前孩子她娘还想和他娘说亲的……他们都是好孩子啊……能不能给我一点钱,我上京去告……”
      
      他以前是个犟得要死的,决绝地把一百两扔回王家大门的老人。现在,他的头因为一点钱卑微得低到土里。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还不滚,就叫护院来打死你!”小二不耐烦了。
      
      “求你……让我见见山云吧……”赵老伯跪在地上,颤抖地说。
      
      “就是我们老爷让我们赶你走的,十几次了,老头子你要不要脸?”小二朝天翻了个白眼。
      
      赵老伯震惊地看着他,嘴唇都抖起来:“你胡说……你胡说!他是我看着长大的……”
      
      “是我。”
      
      赵老伯猛然回过头,萧山云依旧是锦衣华服的打扮,瘦削单薄,阴鸷却俊俏,沉重的衣物盖在他身边像要压垮他,他冷漠地看着从前时常送点粮食给他们娘俩,曾有恩于他的老人。
      
      两个人,一少一老,一站一跪,一贫一富,界限分明。
      
      风卷起地上的小石子,从两人中间滚滚而过,“哗啦啦”地响。
      
      “山云……”赵老伯喃喃。
      
      “别挡我的道。”萧沧像是什么都没看见,往前走。
      
      “山云,求你……”赵老伯抓住萧沧的下摆。
      
      萧沧的眉头紧紧揪了起来,小二见状就要拉开赵老伯。
      
      萧沧挥了挥手,小二垂手退下,他低下头看着赵老伯:“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
      
      “我……”
      
      “你是不是以为有理走遍天下?”
      
      赵老伯愣愣地看着萧沧。
      
      “你是不是觉得你帮过我,我就要帮你?”
      
      赵老伯缓缓松开萧沧的衣摆,看着他口口声声说是“好孩子”的萧沧,觉得无比陌生。
      
      “你是不是愿意为你妻女豁出命去?”萧沧口气显得无比嘲讽。
      
      赵老伯应道:“自然!”
      
      萧沧抬头,看着自己镶金嵌玉的匾额“落雪楼”,笑了一下说:“但命在这世道又算什么?天理算什么?公道算什么?”
      
      他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赵老伯:“我以为你闹了一年多,该明白了。”
      
      他越过赵老伯,目不斜视地吩咐:“赶远点,别让我再见到他。”
      
      小二诚惶诚恐称是,上去骂骂咧咧地踹了赵老伯好几脚:“听见没,没让我在落雪楼见到你!老不死的!”
      
      赵老伯最后一根骨头好像一下子全碎了,他半天没爬起来,小二不耐烦地进门了。
      
      他瘸着脚站起来,看着灰茫茫的天空,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低头求人,还不知道丰县的天,是这样的。
      
      他微微低下头,周围一圈看戏的小孩围上来手拉手绕着他转圈,唱道:
      
      赵老头,赵老头。
      克死爹,克死娘。
      老婆死,女儿没。
      短腿的瘸子没人陪!
      
      赵老头,赵老头。
      克死爹,克死娘。
      老婆死,女儿没。
      短腿的瘸子没人陪!
      
      唱了两遍,赵老伯动了动,这些小孩以为他要上来打,“哄”得散开,边跑边笑。
      
      年岁最小的摔了一跤,看着赵老伯走过来,大喊:“老怪物!老怪物!别打我!”说着坐在地上怕得哭起来。
      
      赵老伯轻轻把他扶起来,小男孩惊慌地看着他,赵老伯拍了拍他身上的土,轻轻说:“快回家找你爹爹妈妈吧。”
      
      小男孩一愣,撒腿就跑:“爹爹妈妈!老怪物和我说话啦!我要被吃掉啦!救命啊!”
      
      赵老伯看着那个孩子越跑越远,愣愣站在那里。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路上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人看他一眼,但有意识地避开他。快吃晚饭了,所有的人都要回家,他踉踉跄跄,逆着人流,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九青,别哭。”不知道何时,顾泉爬到凳子上,站在九青身边,他看着九青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一颗又一颗,她真正哭的时候,是如此安静。
      
      他有点慌张,伸手去替她擦。
      
      九青无知无觉。
      
      她是个自私的人,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生生死死,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悲欢离合,但她在乎一个父亲。
      
      她想到她的师父为了她,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弃儿,殚精竭虑,劳心劳力。
      
      她是个“没娘养的”,她师父是带个“拖油瓶”的,他们相依为命在世上活了十八年。
      
      他是她最最最亲爱的人,这世上最最最挂念的人,对她最最最好的人。
      
      她之所以出手,是因为她和他某种程度上太像了,她控制不住。
      
      她为了父亲去复仇,这个父亲为了女儿去复仇。
      
      一年,两年,三年……
      
      年年复年年,即使千秋万代,波折坎坷,
      
      只要他们活着,
      
      就要仇人血债血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泪流满面,一边挖坑一边填,一定努力完结!
    另外我发现我好像很喜欢写互宠和养成……似乎挖掘了什么奇怪的属性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