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与黑时宰HE的可能性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 踩点时间

      
      穿梭过街道的海风里充盈着湿润的味道。
      
      铅灰色的阴云不知何时以异常连贯的密度交织着,迅速占据了整片港口的天空,连一丝喘息的缝隙都不曾放过。在这样的阴天里,整条街道的建筑似乎都笼罩上了一层如旧报纸般偏灰色调的滤镜。
      
      一间咖啡馆的门前挂着正常营业的牌子,里面的灯光明亮,欧式桌椅布置得整洁而高雅,老板站在柜台前手法优雅地冲泡着咖啡,宁静的环境里可以让人清晰听见咖啡机的蒸汽管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气泡的声音。
      
      配合着富有情调的爵士音乐,舒缓柔和的旋律细细流淌在耳边,与门外的街景恍然相隔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逐渐让人遗忘了时间的流失。
      
      可惜由于天气不佳,今日的客源稍微显得有些冷清,没过多久,店里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位客人也拿起了自己随身的公文包,步履匆忙地推门离开了咖啡馆。
      
      男人的神色带着点莫名的焦躁与阴郁,像是有一匹看不见的猛兽在身后驱赶,迫使他不由多想,只知道脚步极快的赶往向下一个目的地。
      
      坐在卡座里的少女透过落地窗注视着男人消逝在这片视野尽头,之后默默掏出了手机,指尖轻点键盘,给某人发了一封‘目标确认’的邮件。
      
      她是一名五官精致、神情略有些平淡的少女,身上穿着一件素白色的风衣,柔顺的黑发垂在胸前,那双无感情的银色眼眸在遥望着窗外的时候,如同在夜空悬挂的孤高的云月,只在虹膜边缘折射出一圈微弱的蓝光。
      
      也许是因为穿搭的风格与自身寡淡的表情,使得她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远与清冷。她此刻安静地坐在靠窗的座位,单手托着下巴,浑身上下的存在感像是被人剥夺了似的稀薄,导致周身形成了一个脱离于源本现实世界、其他人绝对无法踏足的精神领域。
      
      如果她不出声的话,大概连老板也会不知不觉间遗忘掉此人的存在。
      
      不过也幸亏得益于此,才让她无形中隔绝了许多毫无意义的搭讪。
      
      不然,她或许得回答一些诸如‘为什么这个年纪不在学校里上课,跑来咖啡馆坐着’的无聊问题。
      
      说起来,上一个问她这个问题的人恰好是她的目标人物,如今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这个问题其实也并非什么不能提及的禁语或者雷区,单纯只是因为即使作出了回答也不存在任何意义。
      
      她从一开始,就是游走在非日常的世界里的人物。
      每日每夜栖身在光怪陆离的罅隙里索求生存,做的是与所谓光明背道而驰的工作。
      
      以普通人的准则套用在她的身上,从结果上来说,就是个无从求证的荒唐玩笑。
      
      发完邮件以后,她也不管每天都热衷于披马甲泡在聊天室的某人到底收到了没有,就直接把手机丢回了左侧存放着手套的风衣口袋里,低头自娱自乐般的咬着吸管吸咖啡。
      
      卡布奇诺是分别由意式浓缩咖啡与绵密的奶泡两层所结合,并在上面洒下一些小颗粒肉桂粉末的意式咖啡,通常这种奶泡咖啡的正确饮用方法,是需要上下两层同时入口才能体验得到奶泡与咖啡两者的完美结合的。
      
      如果用吸管来喝的话,无异于会糟蹋了它厚重与轻盈并存的独特口感,但即便如此,她也还是选择照做不误。
      
      因为实在抗拒不了喜欢咬吸管的习惯啊。
      
      荻原霜叶,也就是少女她,那与自身外表相迥异的内心世界,目前正相当活跃地闪过了这句话。
      
      几分钟后,一场暴雨最终还是如期而至了。
      
      没有雷声,没有闪电,雨点啪嗒敲打在落地窗上,很快模糊了窗外的街景,远处建筑墙面的斑驳颜色,还有在路边停靠的汽车表面的油漆,一一化作了不甚清晰的色块,倒映在咖啡馆内的玻璃窗前。
      
      霜叶侧头望着窗外朦胧的雨幕,眼底忽然涌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呆滞。
      
      啊,她出门忘了带伞啊。
      
      虽然就这么‘淋着雨’直接走回去也没什么关系,但过程总体来说还是太惹人注目了,说不好还会被人误以为是离家出走的失足少女,然后被好心的路人拉去警察局。
      
      最惨的是,她会被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消息的某名情报贩子前来认领,到时候绝对会被他一路捧着肚子笑到死的,而且等到将她带回他的公寓以后还不会轻易罢休。
      
      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
      以上的情景早已在霜叶的身上经受过一遍,简直是如同人间惨剧一样灰暗的黑历史。
      
      一想到或许会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场景,霜叶就感到了万分的抗拒。
      
      那么要搭计程车回去吗?
      然而这个想法也只在霜叶的脑海停留了一瞬,就飞快地被一枪否决了。
      
      不,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搭计程车的。
      
      留下过心理阴影的霜叶双目放空,盯着映在窗户上的自己的脸庞,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
      
      窗外的大雨愈发滂沱,雨珠弹落在地表上的景象如同连亘的直线,不曾间断过。
      
      原先还坐在这里的客人有些已经离开了,撑开伞行走在雨幕中,沿着归途远去。咖啡馆里因为减少的人声,空气变得更为稀疏冷落。
      
      就在这时,悬挂在咖啡馆门口的铁风铃发出了一串悦耳的响声。
      
      外头吹入了一阵潮湿的水汽,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匆忙走入咖啡馆里避雨的来人一头赤铜色的短发,下巴有着未刮干净的胡茬,看起来只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和霜叶类似的砂色风衣,肩头已经由于雨水洇湿而晕开了一片狼狈的水渍。他站在门口的地毯上停留了一会,随后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衣摆,露出了被罩在风衣底下的,一只略微发胖的三花猫。
      
      与青年先入为主的颓废气质相比,这个动作倒是显得意外的温柔。
      
      他走到了柜台前跟老板点头示意,似乎在协商着什么,然后正在拿着抹布擦拭杯子的老板很愉快的就笑着和他达成了某种协议。
      
      青年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就在他打算抱着猫随便找个地方落座的时候,店内忽然有人呼唤了他的名字。
      
      “作之助。”
      
      这把声音明显来自于一个少女,声线里透着一股干净的质感,像是在无人夜里奏响的小夜曲。织田作之助微微一愣,在店内四处扫视一眼后,终于在一个偏僻角落的卡座里发现了声音的源头。
      
      当看到少女的瞬间,他惊讶的眼神里随即浮现出了些许不可名状的柔和,用怀念的口吻喊出了她的名字——
      
      “霜叶。”
      
      这场大雨所带来的美丽意外,终于在这一刻降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挖下一个宰坑wwww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朋友,mu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