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将军当上驸马了吗

作者:吃火锅的土拨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未来驸马

      “老夫一把年纪了,就这么点儿家当,全被偷了当真是惨啊。”
      
      户部尚书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霍远山好心的递了块手帕,尚书大人也不拘谨接过来就是用力一擤,霍远山尴尬的手足无措。
      
      他的本意是让这位擦擦眼泪,毕竟一把年纪了,哭的也不好看。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偷了我的东西,我一定活剐了他。”
      
      霍青山听的头疼,走访了这么多家,放豪言壮语的多的是,能提供一点儿线索的都没有。各位大人都是嘴上表决心,真让他们查案的时候无人出头,如今有了霍青山这傻鸟,大家放狠话倒是一个不输一个。
      
      霍远山拿着小本本一本正经的问道,“事发是什么时候,丢失的财物主要有什么,平时存放在哪儿,仆人之中有没有可疑人员。”
      
      尚书大人一愣,随后一脸的惶恐,“这偷东西的不是人。”
      
      霍青山敷衍的点点头,霍远山皱着眉,一脸的严肃,“这位大人,我能理解你对于盗贼的愤恨……”
      
      眼见他误会了,尚书大人有些绝望,“我说的是真的,这偷东西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脸惶恐的看着四周,“那真的不是人。”
      
      看样子是有什么线索了,至少和之前各位大人的“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没有人注意”的说法有了改变。
      
      霍远山有些兴奋,“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尚书大人想起来还有些慎得慌,“因为……”
      
      他的话还不待说完,四周顿时产生异变,数百只蝙蝠蜂拥而出,之前还未见身影,仿佛凭空冒出来一般,虽说是活物但如此庞大的数量搞得人心惶惶。
      
      婢女们惊声尖叫,尚书大人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脸的惊恐,“大人饶命,小人无意冒犯,小人无意冒犯呐。”
      
      霍青山提剑斩杀了两个飞到面前来的蝙蝠,一脸无奈的看着尚书大人,“只是蝙蝠罢了。”
      
      尚书大人惊魂未定,等到那些蝙蝠都飞走了,尚书大人才在霍远山的搀扶下站起来,再问什么也不说了。
      
      霍远山气的不行,“几只蝙蝠罢了,跟你说那盗贼的消息有什么关系,堂堂尚书大人就这点儿胆子。”
      
      任凭霍远山冷嘲热讽尚书大人就是不开口,霍青山把玩着自己的佩剑,轻轻笑了一声,“莫非尚书大人见过这场面,联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尚书大人面皮一紧,瞪着眼睛又愤愤的转过头去,想要做个哑巴。
      
      霍青山觉得自己是猜对了,他便自顾自的往下说,“刚才大人还说那盗贼不是人,如今又吓成这样,怕不是府中失窃当日也有这么一群蝙蝠飞过,大人才会出此言论?”
      
      霍青山虽是在笑可尚书大人也是老人精了,怎能看不出他眼中的讥讽,毛头小子,当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简直可笑。
      
      尚书大人只道是霍青山故作淡定,心里对着他平生出几分不屑,“霍世侄故作聪明,那大可不必调查,尽情凭借你的猜测去查案。”
      
      尚书大人与霍老将军平辈,如此称呼倒也不为过,只是话里话外摆明了不配合的意思。霍青山也不恼,“啊,尚书大人说的是。”
      
      “圣上既然许我查案之权,那其中自然由我发挥,既然大人不肯说那晚辈只能自己猜测了,只是这准不准的……”
      
      “你待如何?”
      
      霍青山笑了笑了,显得十分人畜无害,“还能如何,这盗贼线索全无。待到皇上问起来时,晚辈只能如实禀告喽。”
      
      霍青山在战场居多,平日里在京城里的时日甚少,尚书大人也曾与他接触过,只当他是个没脑子的傻子,他又说这么一通话,尚书大人登时端起了长辈的架子,对着霍青山说教,“年轻人,不要想着一步登天。你当真以为这抚远大将军之位如此好当,当真以为圣上是器重你吗?”
      
      “往日你父亲活着的时候还要唤我一声老弟,如今我便摆摆长辈的谱,告诫你一句,别拿着鸡毛当令箭,等你办案不力之时说不定还得靠我这把老骨头拉你一把。”
      
      “你也别以为这人人都好拿捏,说白了都是你的长辈,多出来的这几十年可不是白活的。”
      
      霍青山连连点头称是,并带着霍远山往外面走。
      
      霍远山跟不上兄长的步伐三两步一小跑,还是远远落了一截,“兄长,等等我啊。咱们就这么走了?线索还没问出来呢。”
      
      尚书大人听着嗤笑一声,霍家两个儿子,一个暴一个傻,皆不成大器。
      
      “不必问了。”霍青山说话还注入几分内力,让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哥哥我无能查不出什么来,等到圣上问起也只能照实说,尚书大人似乎是识得盗贼又故意包庇,哥哥问不出便由圣上亲自问吧,到那时关个五六日,打个三五天,说不定还得靠我这小骨头拉一把。”
      
      尚书大人脸色铁青,霍远山憋着笑,没成想兄长也是如此会噎人。刚才还高高在上的尚书大人瞬间变脸,高声道,“贤侄留步。”
      
      贤侄耳朵不好使,还在大步流星的走着。急得尚书大人一通跑,拽住霍青山衣袖时气都喘不匀,“贤侄刚才说的是什么话!哪儿能这么冤枉我,我何时包庇那盗贼了。”
      
      霍青山一脸的无辜,细看眼神之中还有几丝委屈,“大人先前一刻还在说那盗贼的事,后一刻便什么也不肯说了。晚辈再问,您也只说是让晚辈尽凭猜想断案。晚辈想这或许是您几十年的经验之谈,只是晚辈愚钝,想来想去觉得您这样的原因除了包庇盗贼别无他说,且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您不是在包庇那人。”
      
      “既然如此想了,到时也该如此跟圣上说,总不能欺君吧。”
      
      尚书大人气的吹胡子瞪眼,霍青山给他顺了顺气,“您也别怕,说不定是晚辈当真猜错了,到时候皇上打您几鞭子觉得您是无辜的,这事儿也就罢了。”
      
      原本以为这是无能的,只是个愣头青,没想到却是扮猪吃老虎。尚书大人吃了个哑巴亏,又无法反驳,霍青山嘴里说的这气人的话,分明都是自己前一刻说的。
      
      如今只能觍着脸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尚书大人脸上带笑,一幅“好贤侄你在说什么玩笑”的样子,拉着霍青山非得让他用过饭再走。
      
      此前已经去过很多家了,天色如今已经大黑,霍家两兄弟的确是连午饭也没吃,看尚书大人有软化的迹象,霍青山就顺水推舟留了下来。
      
      席间尚书大人推杯换盏想把霍青山灌倒,可霍青山酒量甚好,千杯不倒。霍远山又因为身体原因不能饮酒,一顿饭下来,喝的不清醒的只有尚书大人一人。
      
      “老弟,再喝一杯。”酒是个好东西,一醉解千愁,尚书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立马能飞上天空的小鸟儿。
      
      小鸟试图拉着旁边的家雀儿,却不料那是个秃鹰。霍青山故意装的一幅醉酒模样,和尚书大人称兄道弟,对着尚书夫人道,“婶婶,我和我老哥还有要事商榷,书房在哪儿?”
      
      尚书夫人不忍直视,“你这孩子都喝成什么样了,还商量什么。”
      
      尚书大人在一旁挥舞着手臂,五指在虚空中画圈,“要谈,妇人之见!你不懂男人的事。”
      
      尚书大人酒气熏天,凑到霍青山面前,全然不复刚才的模样,“老弟,我们去……嗝……”
      
      尽管霍远山坐的远远的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为兄长皱眉,实在太不容易了。
      
      “嘿嘿……”尚书大人红着一张老脸,显然是上头了,“我们去书房谈要事。”
      
      尚书夫人看着两人踉踉跄跄相扶而去一脸的嫌弃,连带着看向霍远山也有些脸色不好,这两个小辈也太不知礼数了。
      
      霍远山装傻般的陪着笑脸,饶是谁也拿他没办法。
      
      一路上倒是没有闲杂人等跟着,等到了书房尚书大人已经不知自己是为何而来的了,瘫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霍青山的眼神瞬间由迷离变得清明,酒鬼嘟囔着旁人听不懂的话。霍青山有些嫌弃的皱眉,这身酒臭味当真臭出二里路去。
      
      书房的烛光在摇曳着,灯点的不多,书房里还有些昏暗。
      
      霍青山跑了一天也有些乏了,抬手按了按鼻梁骨。
      
      尚书大人一抬胳膊,手中举着不存在的杯子,“接着喝。”
      
      霍青山在他对面摇头,“喝不下了。”
      
      “不!接着喝!!!”
      
      “接着喝也好,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件事。”
      
      “不!”尚书大人梗着脖子,“我要告诉你十件事!”
      
      醉鬼不愧是醉鬼,霍青山不愿和他闲扯,“你到底知道那盗贼的什么事?”
      
      看来的确是影响颇深,即使是神志不清尚书大人还是吓得缩了缩脖子。瞬间就降低了音量,“不说,我害怕。”
      
      霍青山无可奈何,只能安慰道,“不要怕,我在这儿。”
      
      尚书大人眯着眼去看,“你是谁?你能保护我吗?”
      
      “自然。”
      
      尚书大人看起来执念颇深,自顾自的摇摇头,“骗子,你不行。”
      
      霍青山也不知该如何和醉鬼交谈,一时还有些无奈,“我是未来的抚远大将军,我自然能护你。”
      
      这下尚书大人是认认真真的睁开眼睛打量了霍青山一遍,仿佛从未见过他一样,“大将军也不行,有鬼,鬼不怕大将军。”
      
      是人是鬼谁也说不准,霍青山战场上没少杀过人,最不信的就是鬼神只说,“那你说,怎样你才能告诉我关于那盗贼的事。”
      
      尚书大人认真的想了想,“如果你是神仙就好了,鬼都怕神仙。”
      
      霍青山也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自己勾起了嘴角有些开心,他在尚书大人耳边道,“我是未来永乐公主的驸马,半个皇室中人,皇室有龙气庇佑,这下你肯说了?”
      
      尚书大人眼睛一亮,“驸马?”
      
      霍青山厚脸皮的点点头。
      
      “我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