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将军当上驸马了吗

作者:吃火锅的土拨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寺庙初见

      皇室有位公主,如今已经到了婚配年纪,却迟迟没人肯迎娶。
      
      公主十五岁那年,老皇帝开始给她挑夫婿,挑来挑去眼睛都花了,挑得太傅家好儿郎。玉树临风,学富五车,公主一看这还得了,如此优秀的男人,不结为异性兄弟简直是亏了。
      
      可怜裴家少爷奉旨进宫和小公主培养感情,不到月余仓皇而逃。
      
      裴公子有言,娶妻娶贤,聪慧温婉。公主虽貌美,但整日拉着裴某喝酒划拳,实在不是良配。
      
      老皇帝不死心,女儿不过活泼了些嘛。可当老皇帝看中的亲事接二连三都黄了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不对。
      
      小女儿窝在自己身边撒着娇,“儿臣不嫁人,一辈子陪着父皇母后好不好。”
      
      小公主就是老皇帝的掌上明珠,她一发话哪儿还有不好,婚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
      
      一来二去,京城里的世家公子都对她失了心思,公主久久不定亲,不是母老虎就是活阎王。
      
      容儿作为姜瑶的侍女整天为了公主操碎了心,闲暇无事就叹气,掰着花瓣数公主今年嫁不嫁的出去。
      
      姜瑶刚随二皇子从马场回来,下摆塞进裤腰中,大大咧咧进了殿,“后日二哥要去平阴寺去给皇祖母上香祈福,本宫说让他带上咱俩,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二哥才答应呢,高不高兴?我们可以出宫玩了!”
      
      容儿将姜瑶的下摆扯出来,“什么时候公主对婚事有出宫玩的一半兴致,奴婢就高兴了。”
      
      “唉,我们江湖儿女岂能被儿女私情所缠绕。”
      
      容儿没说话,偷偷打算着今晚就把公主枕头底下的话本子给收拾干净了。
      
      姜瑶没什么形象的将茶水一饮而尽,“下午还约好了和四哥他们蹴鞠,你要不要一起来。”
      
      容儿苦着一张脸,两人异口同声道,“公主殿下,奴婢求您了……”
      
      “收收心吧,当务之急是招个好夫婿。”容儿的这句话姜瑶都能够背过了,她叹了口气,“不是本宫不找夫婿,实在是世家公子们统统歪瓜裂枣啊。”
      
      姜瑶一脸的愁容,“拿太傅家公子说吧,满嘴之乎者也。一见到本宫就要谈诗词歌赋,听的本宫脑袋都大了啊。”
      
      容儿想反驳,却发现裴公子的确挺话痨的,“那……那张大人家的二儿子,他话可不多。”
      
      “是不多,可他是个结巴。”
      
      容儿一口气堵在胸口,这都是些什么人,“新科状元郎!”
      
      “那叫一个娘啊,给本宫摘朵花还捏兰花指,我俩成亲谁给谁当夫君啊。”
      
      “长得好看的您嫌弃话多,安静的嫌弃他结巴,文雅的嫌弃他娘气。那苏家那个又怎么了!”
      
      姜瑶捂着脸,回想一下都算是暴击,“那日本宫在御花园里远远瞧了他一眼,嚯,哪儿来的熊瞎子。”
      
      苏家公子又高又壮,听闻力能扛鼎,请来修宫殿不错,做夫君还是算了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眼瞅着公主就要嫁不出去了,容儿都急的心揪,“您说您喜欢什么样的,奴婢这儿就去给您找来。”
      
      姜瑶被逗乐了,“好啊,本宫喜欢长得高高瘦瘦的,会武功还不能是大老粗,长得白净但要有男子气概,会骑马会蹴鞠。嗯,在容本宫想想……”
      
      “公主别想了。”容儿简直要被活活气死了,“奴婢现在就去收拾包裹,按照公主这个条件,恐怕奴婢得伴青灯古佛一辈子才能为公主求来。”
      
      “姻缘一事,强求不得。”姜瑶给小丫头宽心,“说不定哪天本宫在大街上看见一人,顿时惊为天人,一见钟情,从此就恩恩爱爱了呢。”
      
      容儿不上钩,不受骗,她吃公主的亏已经够多了,“你为什么会在大街上看见有缘人,你是不是又想偷偷出宫。”
      
      姜瑶吐吐舌头,手指搭在额头上,“哎呀,哎呀,本宫恐怕是中暑了,要去歇息了。”
      
      容儿无法,整理好床铺就退了出去。姜瑶也睡不着躺在床上干瞪眼,找夫君有什么用,在宫中吃吃喝喝的混日子多开心啊。
      
      姜瑶把手伸到枕头底下,半晌没掏到东西霎时变了脸色,呜呜呜呜她的话本儿,一定是刚才容儿趁自己不注意给拿走了。
      
      自己才刚看到大侠下山闯荡江湖,姜瑶躺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这日子没法过了。
      
      二皇子祈福是私人活动,简简单单的,旁人看来就是个普通的富家公子来游玩。
      
      容儿起初不愿前来,后来不知从哪儿听说这里卦象算的灵,瞬间转变了心思,比姜瑶还急切。
      
      “随我去上香?”姜堰看向妹妹,询问着她的意见。
      
      姜瑶的眼珠子一转,“不要,哥哥去上两炷香,把我的份补上。”
      
      姜堰哭笑不得,“那你要干嘛,说随我来寺庙的可是你。”
      
      “哎呀,你不知道我一听和尚念经就想睡觉,佛祖面前睡觉可是不敬,思来想去问我还是不去讨佛祖嫌了。”
      
      满嘴的歪理,偏生拿她没辙,“你不要到处乱跑,好好等着我。”
      
      “好嘞。”姜瑶把人向前推了推,“快去吧,快去吧。”
      
      二皇子带着几个侍卫往佛殿里去了,姜瑶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人,“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和容儿四处逛逛。”
      
      侍卫面露难色,姜瑶瞬间心软,“好吧,不过你们跟的远点儿。”
      
      姜瑶拉着容儿的手走在前面,几个侍卫隔了三四米不远不近的跟着。
      
      “您要去哪儿啊。”容儿腾出一只手来给姜瑶用帕子捂住鼻子。
      
      “我听说这素斋一绝,我去瞧瞧。”
      
      容儿红着一张脸,“别往前走了,公主您走反了,前面是茅厕。”
      
      姜瑶点了点头,“怪不得这么大的味儿。”
      
      刚巧茅厕里出来了人,正整理着腰带,猝不及防两人对了眼。容儿上前一步挡在姜瑶面前,“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们快走吧。”
      
      那人整理好腰带,弯着眼笑,“两位姑娘可否让让路,这里的味道我实在遭不住了。”
      
      姜瑶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挡了人家离开茅厕的路,话本子里的词儿一秃噜嘴就冒了出来,“您老人家请。”
      
      霍青山低声笑了笑,“多谢。”
      
      随即侧身走过去,姜瑶一愣神那人就走远了,手里还握着刚才那人顺手折了塞过来的桃花枝子。
      
      两人速速离开不可久留之地,容儿气得跳脚,“好一个登徒子。”
      
      姜瑶看着容儿一言难尽,良久拍了拍容儿的肩膀,“本公主单身多年,一直不得其解。如今看来一来是本宫眼光太高,二来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容儿还未解其意,不知道公主说的什么意思。
      
      平阴寺的方丈每逢月初就会选几个有缘人来算一卦,姜堰祈福还未出,姜瑶和容儿就凑到人群里看热闹。
      
      不曾想老方丈伸手一指,“姑娘与佛祖有缘。”
      
      容儿眨巴着眼没成想这等好事落在自己头上,老方丈笑眯眯的,“姑娘可问一事,老衲皆可解答。”
      
      容儿已经痴傻了,她不过是碰碰运气还当真撞上了,“劳烦大师一测,我家姑娘何时碰见有缘人。”
      
      姜瑶不曾想这一卦居然是为自己算的,“不行,不行,这个不算。”
      
      姜瑶摆着手,“千载难逢的机会,大师你给她算算,别给我算。”
      
      容儿十分坚定,下巴一抬,“我就要算这个。”
      
      大师看着姜瑶手中的桃花,“这不是已经开了桃花吗?”
      
      姜堰出来的时候就见妹妹红着脸站在人群中,便走了过去,“怎么了?”
      
      姜瑶摇了摇头,把桃花枝扔进哥哥怀里,自己飞一般的跑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百姓还以为这位公子就是刚才姑娘的相好,纷纷恭喜。
      
      姜堰拿着树枝子一头雾水的说着同喜同喜。
      
      不过上柱香的功夫,这是怎么一回事。
      
      事后姜堰才从侍卫那儿得知桃花的来历和老和尚的卦,于是这桩事就成了用来打趣姜瑶的了。
      
      姜堰特地在妹妹的殿里刨了个坑,把那一枝桃花种了进去,姜瑶来来往往都能看见那只桃花。来而不往非礼也,二皇子的府上第二天就种满了大葱。
      
      容儿照顾桃花十分上心,姜瑶都感觉自己的地位不保,这丫头浇水的时候还念念有词,“桃花快快长,早日把公主嫁出去我也算功德圆满了。日后你说不定还能长成桃花仙。”
      
      姜瑶觉得老和尚就是戏言,偏生容儿这丫头当真,每当容儿浇完水姜瑶就要跑过去警告一番,“你要是敢活过来,我明年就揪了你的桃花做酒。”
      
      霍青山耳力好,远远就听见这么一句威胁,“公主要是做了酒,记得分我一坛。”
      
      姜瑶一转身就看见了害得自己被打趣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你,你果然是认识本公主,还让本宫出丑,还不快把你的破桃花带走。”
      
      霍青山摇摇头,“给了公主,公主也种下了它,臣怎好带走。”
      
      “胡搅蛮缠,这是二哥种的。”
      
      “既然是二皇子种的,臣更不敢动了。”
      
      姜瑶气急伸手抓起土就要扬在霍青山身上,霍青山早有防备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祝公主早日桃花开,觅得好夫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青山:给媳妇儿送花花。
    姜瑶:ojbk,收下了。
    姜堰:ojbk,种好了。
    容.直女.儿:登徒子,耍流氓,居然给我们公主送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