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祖宗冲喜

作者:水果吐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入夜时分,林府后门上栓之前的一刻,身穿丫鬟服侍的桃子将手中的一小袋银子塞进了看门小厮赵稼的手里。
      
      赵稼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穿着黑色披风头戴帷帽的女子,小声说:“春枝姐姐可要早些回来,小的两三个时辰之后就要换班了。”
      
      头戴帷帽的女子并不吱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她身边的淳儿上前说道:“赵稼哥哥放心,我陪春枝姐姐见了她娘家姑姑最后一面之后,马上就回。”
      
      赵稼听了淳儿这一声“哥哥”心头微酥,点头道:“好说好说,早去早回就好。”
      
      他说着,回身将后门推开了一道缝隙。
      
      带着帷帽的女子与淳儿出得门来,见街上并无行人来往,便匆匆的往左侧的街巷里拐了进去,一辆马车正稳稳的停在巷子中。
      
      淳儿先是扶了戴帷帽的女子进了车厢,才回身对车夫说道:“要快。”
      
      听车夫应了一声,又见马车沿着城中小路往东边的城门去了,她才坐回到车厢中,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
      
      戴着帷帽的女子轻轻的将帽子取下,露出了一张未施粉黛却容颜倾城的脸庞。
      
      “姑娘。”淳儿看向林蓁蓁,小脸上满是担忧。
      
      林蓁蓁安慰她道:“别慌,桃子已经和东边庄子里的钱妈妈打好了招呼,我们见了王婆子即刻就回。”
      
      夜色茫茫,直至简朴马车出了东门,几条暗黑色的影子从如墨般的阴影中闪出身来。
      
      为首的一人凝视着马车离去的方向,对身边人低声吩咐道:“派人跟上,我随后就来。”说完之后,这几人便再次消失在了无边的夜色之中,犹如鬼魅。
      
      林府在城东的庄子位于城东十五里外,是林允文到潍州上任之后买下的第一处产业。
      
      这庄子上人口不多,其中大部分人皆靠着种玉米为生,因地方不大,故此每年上缴的银钱并不太多。
      
      渐渐的,随着林允文在潍州日久,置办的产业也就愈发多了起来,东边的这处庄子也就渐渐的败落下来,庄上原本的人也走了七七八八,只留下了些上了年纪的仆役在此守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庄子渐渐成了林允文处置犯错仆人的地方,但凡是犯了大错的仆人,丫鬟婆子也好,小厮管事也罢,都会被送到这里来受罚。
      
      而被送到这里来的仆人,从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的,还不止如此,这其中暗藏着的狠毒手段,听说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故此,这庄子对于林府的仆人来说,就如同人间地狱般的存在,人人都避之不及,谈之必胆战心惊。
      
      如今,林蓁蓁就站在这座隐在黑暗中的庄子前,她撩起眼皮瞥了了一眼门前那两盏满是灰尘的灯笼,轻轻的抿了抿唇。
      
      她刚想吩咐淳儿上前叩门,眼前却忽的显现出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
      
      淳儿一怔,被吓得几乎叫出声来。
      
      那人影的动作极快,瞬间在淳儿的后颈处轻轻一切,淳儿顺势两眼一翻便瘫软了下来。
      
      只见那人影她即刻抱住淳儿的身体,对林蓁蓁小声说道:“姑娘莫怕,请随我来。”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林蓁蓁斜睨了一下她蒙着黑色布巾的脸,眼角扫到四周暗影卓卓,心中便知在此处的黑衣人远不止眼前的这个女子。
      
      淳儿已经落在那女子的手里,此时的形势对她可谓是极为不利。
      
      林蓁蓁没有说话,径自跟着那黑衣女子往左手边的树丛走去,她看似神色淡然,可心中此时却转过了无数念头。
      
      黑衣女子走进树丛,轻轻的将淳儿放在了地上,这才回身对林蓁蓁行礼道:“梅儿见过姑娘。”说着,她将脸上的蒙面巾取下。
      
      她的脸上不施粉黛,双眸清亮中透着一丝坚韧,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白皙清秀的脸上却已经略带风霜之色。
      
      林蓁蓁看着她,淡淡的开口问道:“你们的主人出了什么事?”
      
      梅儿呆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有想到林蓁蓁开口所问的第一句话竟是有关于主人的。
      
      她显然有些犹豫,沉吟片刻之后才垂眸答道:“姑娘聪慧,主人昨日夜间离开之后,在路上遇到了太虚教的袭击,如今……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这几话在林蓁蓁听来,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生死不知。
      
      看起来太虚教的报复比她预想中的来得更快,也更狠……否则凭穆晨的本事与手段,总不会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她蹙眉,当隐隐的担忧变成事实,她竟抑制不住心中的担忧,想起穆晨那张俊美清隽的脸庞,还有那双如夜幕般的黑色眼眸,忽有种模糊却又酸涩之感。
      
      见林蓁蓁沉默不语,梅儿开口说道:“姑娘还是回去吧,如今太虚教作乱,姑娘这样贸然出府委实太过冒险。”
      
      “两件事,一、在王婆子还能开口之前,问清她对于我娘的死是否知情。”
      
      “二,明日我会去亲自挑选四个仆从,你来安排。”
      
      林蓁蓁说完之后,梅儿毫不犹豫的答道:“奴婢明白。”
      
      林蓁蓁点了点头,她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对梅儿说道:“若你们主人有了消息……早些告诉我。”
      
      梅儿此时已然扶起了淳儿,她默默的跟在林蓁蓁的身后,答道:“是,姑娘。”
      
      马车调转了方向,往东边的城门去了,梅儿则站在的庄子前,凝望着那辆马车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喃喃道:“有女如此,莫姐姐,你大可以安心了。”
      
      “姑娘,这是、这是怎么了?”马车刚刚进了城门,淳儿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她揉着酸疼的脖颈,瞪大了眼睛看向林蓁蓁。
      
      林蓁蓁安慰似的对她笑笑,“没事,一切回去再说。”
      
      下了马车,后门的赵稼果然等在原地,两人顺利的进入府门,趁着家丁巡视的空档,悄悄的回到了所住的小院,一切都进行得格外顺利。
      
      开门的时候,桃子有些惊诧,不过她并未多问。
      
      换好了衣裳,林蓁蓁吩咐桃子和淳儿回去休息,她自己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她今天之所以冒险出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测,果然……从梅儿的口中得知,穆晨真的出事了!
      
      不过让她最诧异的是,之前的潍州一直风平浪静,太虚教更是难觅踪迹。
      
      可为何太虚教如今却能够在林允文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策划出要火烧集市那么大的事情?
      
      而在穆晨率众将计划破坏之后,竟在离开的时候遭遇了如此大规模的伏击?
      
      也许,潍州并非她所看到的那样平静,反而是暗潮汹涌?
      
      穆晨,能顺利脱险吗?
      
      而这次长平侯回来省亲,所为之事,真的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吗?
      
      风雨欲来风满楼。
      
      林蓁蓁忽然有种感觉,一张隐藏在暗处无比巨大的网已然悄悄在潍州的上方徐徐展开……
      
      ……
      
      “姑娘,新买来的丫鬟婆子已经过府来了。”黄昏十分,桃子掀开门帘走进说道。
      
      “让淳儿到内宅管事刘妈妈那里知会一声,卖身契也抄录一份送过去。”林蓁蓁点头道。
      
      “是,奴婢这就去办。”
      
      “另外,有个叫做寒雪的丫鬟想见见姑娘,说是有事相求。”桃子垂首说道。
      
      “嗯,带她进来吧。”林蓁蓁说道。
      
      不多时,桃子便带了个穿着淡蓝色衣裳的丫鬟走进了厅堂,林蓁蓁凝神看了她片刻,吩咐道:“桃子,你先去忙吧。”
      
      见桃子离开,四周无人之后,那个叫做寒雪的丫鬟才恭敬的行礼道:“梅儿见过姑娘。”
      
      林蓁蓁含笑道:“果然是你。快起来。”
      
      “姑娘猜到了。”梅儿起身,她仰起头,赫然与林蓁蓁之前见过的梅儿长得完全不同。
      
      如今的她,大概十五六岁的模样,圆圆的脸颊,略黑的皮肤,配上一双细长的眼眸,竟是毫无之前梅儿的半分影子。
      
      “寒梅望雪,多亏了你这名字,我才能认得出。”说道这里,林蓁蓁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她一番,赞道:“你这是易容术吗?当真厉害。”
      
      梅儿谦虚的笑道:“雕虫小技而已,姑娘谬赞了。”
      
      “以后你就是寒雪了,留在我身边近身伺候,桃子和淳儿都很衷心,我对她们还算放心。”
      
      听林蓁蓁如此说,寒雪答道:“寒雪明白,奴婢带来的这几个人姑娘也请放心用着。”
      
      “嗯,昨夜可问出些什么来?”林蓁蓁挑了挑眉尖儿,问道。
      
      寒雪蹙眉摇头道:“奴婢用了些手段,那王婆子只承认了是受陆大娘子指派到院中监视姑娘的一举一动。”
      
      “而后,她又暗中收了林婉琰的好处,在前些日子曾里应外合放了个叫做胡权的人进来,打算借此辱了姑娘的清白,可却没有想到那人进了院中便忽然消失不见了。”
      
      “林婉琰怪她办事不利,王婆子无奈只好搬出陆大娘子自保,后来……陆大娘子暗中吩咐她借由林婉琰被掳走一事攀诬姑娘,她也只能照做。”
      
      “至于莫小娘的死,她确实毫不知情。”
      
      说道这里,寒雪犹豫着没有再继续下去,林蓁蓁看她一眼,“有话不妨直说。”
      
      寒雪蹙了蹙眉,这才说道:“奴婢以为若要问出实话,还是应找陆大娘子身边的那个管事的王妈妈。”
      
      “这个人是陆大娘子家中陪嫁过来的,也是王婆子同宗的表姐,这次的事也是由她安排传话,可见她知道的内情不少。”
      
      林蓁蓁点了点头,这与她之前的猜测并无二致,只是王婆子对莫小娘的死竟是一无所知,她难免还是有些失望。
      
      “那王婆子……”
      
      “姑娘放心,奴婢并未留下后患。’
      
      “很好。”林蓁蓁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算王婆子与娘亲的死没有关系,可她与陆大娘子和林婉琰勾结,三翻四次的害她入险地,这样的人,决不能轻饶!
      
      至于莫小娘的死因,来日方长,只要她处处留心,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到时候冤有头,债有主,是谁做下的孽障,总要讨回来才行!
      
      时日匆匆而过,长平侯在三日之前到了潍州,林允文自是在府中设宴款待,而陆大娘子更是忙个不停,借由府中的茶会与长平侯的夫人打得火热。
      
      这几日,相比林馨宁在茶会上的风光无限,林婉琰则一味的深居简出,据说就连林允文也极少能与她见面。
      
      林蓁蓁自是不愿去茶会应酬,反正她也是的个不受宠的庶女,去或是不去均没有人在意。
      
      唯一让她有些忧心的是,十日早已过去,却还没有穆晨的消息传来,有时候林蓁蓁甚至会想,没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说来也怪,她之前可是巴不得这家伙早些死,可如今却觉得,若是他真死了,倒也有些可惜。
      
      这日,林蓁蓁正在百般无聊的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乘凉,却见寒雪急匆匆的由外间进来,脸色竟是格外的苍白。
      
      “姑娘,出事了。”她这样说着,声音低沉凝重。
      
      林蓁蓁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的一揪,反问道:“是……你主人有消息了?”
      
      寒雪摇头道:“不是,是、是奴婢刚刚得了消息,长平侯要为他的长子小侯爷薛楚宁提亲,而那小侯爷看中的人正是姑娘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小可爱们一定要继续追下去,吐司会在每一章后面为留言的小可爱们送上红包,划重点:每一章后面留言都能得到红包呦,小可爱们绝对不会亏的,请留下你的爪印儿,红包就是你的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