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男配总想虐我

作者:南方菜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八月天,正是全年最热的时候。
      
      凌淼淼更加不愿意出门了,每天等到琳儿去领了冰过来,屋子里才稍微凉快一点。
      
      她庆幸这凌府好歹也算是个富商之家,平常百姓还用不起这冰的。
      
      凌筱筱与宋千越的婚事已经订下来,婚期定在十月初八,比她预计的要更提前。
      
      她凌淼淼在京城里果然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妹妹被退婚了,姐姐顶替她的位子,又与她前未婚夫订婚,这可不让人津津乐道吗?
      
      除非必要的应酬,即凌夫人说对她前途有好处的那种,其他的她一概推却。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还有陈玉燕。这大大咧咧的小姑娘,没有半点儿心计,叫她十分欢喜。相处久了,就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自从凌筱筱订婚之后,就很少来这院子找她说话。
      
      不知是因为尴尬避嫌,还是因为她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不用再来讨好她这个嫡女。
      
      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凌淼淼都欣然受之。
      
      远离了主角线,凌淼淼感觉自己这条小命越来越安全,只不过日子有些无聊罢了。
      
      “小姐,今天的冰块奴婢刚刚取来了,份量比往日少了许多,你说会不会是管家匀了些到别处去?”
      
      琳儿将领来的冰块放入几个盆内,再分别将几个盆放在凌淼淼身边不远的位置。
      
      “你这丫头,咱们这府上当家的是我母亲,就算二姐姐风头再盛,管家也不敢怠慢了我的。”
      
      琳儿心情不美丽,刚领完冰过来时,被二小姐身边的那个冬儿缠着说了好一会儿话。
      
      那话里话外都是在炫耀,她家小姐昨个儿收了什么礼物,不喜欢就转送她了,她家小姐今个儿要去量身做嫁衣,张姨娘找了京城最好的一家嫁衣铺子,八拉八拉说个没完,烦死了。
      
      瞧着琳儿撅起个嘴,不甚烦恼的样子,凌淼淼已经能猜到几分。
      
      虽说她是府上的嫡女,可到底还是有很多人势利眼,这主子春风得意,下边的奴婢也跟着水涨船高,而她这种甘愿宅在自己院里发霉的主子么,若不是有凌夫人在,怕也是要叫人欺负的。
      
      琳儿跟着她,兴许平时确实会受些委屈。
      
      可是她真的不喜欢去搭理内宅这些女人啊,吵吵架她还可能吵得过,宅斗什么的,她压根和她们不是一个段位的。
      
      “琳儿,今天可是受委屈了?”
      
      琳儿嘴巴一瘪,口不对心的否认道,“没有,谁敢欺负奴婢呀,奴婢可是小姐的人。”
      
      凌淼淼被她这倔强的模样给逗乐了。
      
      琳儿悄悄的观察着她家小姐,总觉得自从那宋万君走了以后,她家小姐就变得不一样了。
      
      整天宅在院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凌夫人替小姐看了好几门亲事,小姐都以不合适为由给推掉。
      
      再这么蹉跎下去,年岁大了可就真成了城里传言的那样,嫁不出去没有人要呢。
      
      琳儿心里担忧,却不敢在凌淼淼面前提起,怕她伤心难过。
      
      殊不知……凌淼淼压根就没在乎过宋千越。
      
      是的,动不动就要杀她的忠犬男配走了,而且是在深夜里不辞而别。
      
      对于这,凌淼淼很不开心。难道是她这心灵鸡汤灌错了?
      
      宋万君在她身边,她还可以稍加掌控,这离开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突然回来一刀把她给砍了。
      
      况且她对他关怀倍至,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把她当什么了?
      
      若是换了是她二姐姐,他定然做不出这等事。
      
      “淼淼,快打扮打扮,跟母亲出去一趟。”
      
      凌夫人一进门就将她从桌边拉起来,按坐在镜子前边,叫琳儿过来为她重新梳妆。
      
      这突然来的哪一出,凌淼淼表示有些惊恐。
      
      “你就别问了,母亲还会害你不成?”
      
      凌淼淼抿了抿嘴,乖巧的像个宝宝。
      
      脑袋上被好一番折腾,琳儿替她重新梳了个当下京城少女时兴的发髻,脸上略施粉黛,轻点朱红,这整个人瞧着都精神不少。
      
      凌淼淼和凌夫人一起上了马车,摇摇晃晃间,她压根不知道前方目的地是哪里。
      
      直到临下马车时,她听到陈玉燕的嘻笑声,她下马车一瞧,陈夫人和陈玉燕都在那等着她们。
      
      她们身后的宅子,匾额上写着‘陈府’。
      
      原来是带她来串门子的,刚刚瞧凌夫人那紧张劲儿,还以为是带她来相看的呢。
      
      凌淼淼瞬间自在不少,走过去向陈夫人行礼,陈玉燕也规规矩矩的向凌夫人行礼,正经的样子维持不到三秒,之后就像脱缰的野马,拉着凌淼淼蹿进了陈府。
      
      陈玉燕与宋丞相的弟弟订了婚,只不过成婚的日子还未定。
      
      陈夫人有意把闺女留在身边再多养几年,足以见得她对陈玉燕的喜欢。
      
      “玉燕,你也是定了婚的姑娘了,怎么还这么大大咧咧的,这丞相夫人也不说你呐?”
      
      作为她的好姐妹,凌淼淼觉得她有必要提点她两句。
      
      奈何两人之所以能成为好姐妹,正是因为臭味相投,都不为世俗所束缚的性格。
      
      凌淼淼的话直接被陈玉燕给忽视了,她拉着凌淼淼一路走到自家后院,那里有个人工湖,湖中心建着六角亭供人歇息。
      
      这样的景致,凌淼淼很是喜欢,没等陈玉燕邀请,就直接往那亭子走去。
      
      走近了,才发现亭子里已经有名男子端坐在内。
      
      这古代男女授受不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真的会被人说三道四的,这湖心亭总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一同在内更是不妥。
      
      凌淼淼忙退了出来,正要回头去找陈玉燕。男子刚巧转过头来,“是你呀?”
      
      这话说的,还是个认识的?
      
      凌淼淼回过头,在看清男子相貌之后,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那个……确实是个认识的……可是……还不如不认识为好……
      
      段御林隔着石桌,观察着眼前姑娘的反应,她到底是有多讨厌他?明明之前给她带路时,还很友好的样子。
      
      既然讨厌,为什么还会出席这样的场面?
      
      陈玉燕慢一步走来,远远冲男子叫了声‘表哥’,很快也走到凌淼淼身边,“怎么站这儿呀,进去坐嘛。”
      
      表、表哥!
      
      那个未来的段亲王,居然是陈玉燕的表哥,她好像傍上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呢。
      
      凌淼淼依着陈玉燕在石桌旁坐下,眼睛仍然心虚的看向别处。
      
      “你们认识呀?”
      
      察觉到凌淼淼的反应不太对劲,陈玉燕后知后觉的问道。
      
      段御林摇头,“算不上认识,只是那日在丞相府里时见过。”
      
      凌淼淼抬起头,鼓起勇气正视着对面的段御林,“上次多谢段公子带路,不然我恐怕还得在那府里绕好些冤枉路。”
      
      “没什么,本就顺路。”
      
      几句话下来,凌淼淼渐渐发觉,这年轻时的段亲王也不像书中写的那么变态啊。
      
      加上是陈玉燕的表哥,这让凌淼淼对他的排斥少了几分。
      
      虽然同属于女主的男配,但她好歹也是他表妹的好姐妹,就算看在这层关系,他应该不会对她怎样吧。
      
      陈玉燕依旧是喜欢爽朗大笑,远远都能听见她的笑声,陈夫人和凌夫人在一旁稍看了眼,很快离开。
      
      两人一起走到正厅,双双落座。
      
      “我这外甥呀,人长得那是真的俊,人品也好,淼淼以后要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妹妹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陈夫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向凌夫人介绍着自家外甥的优点。
      
      对于京中传言的那些,却是只字不提。
      
      凌夫人心中顾虑重重,当着自己这老姐妹的面,也就不再遮掩。
      
      “要不是你一直劝我,我对那小子还真没看上。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淼淼就是我的心头肉。她的将来,我怎么也得替她好好筹谋。”凌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之前看了那么些公子哥,你家淼淼不也没看上吗?只是给她多一个选择,又不是叫你把女儿卖给我。我瞧着呀,他们三个处的还不错,兴许真有戏。”陈夫人眼里透着商人的精明,她和凌夫人的关系固然很好,那只是限于妇人之间的交往。
      
      生意人哪个没有有难处的时候,而在低谷时能在雪中送炭的人是少之又少。如果他们陈凌两家能联上姻亲,万一有什么事,两家还能互相帮衬下。
      
      要不是之前被丞相家抢了先,她还真有意想把淼淼这丫头收到自己身边。而现如今,她儿子已经成婚,是再没机会了。
      
      这不瞧着妹妹家这儿子年岁相当,长得也不错,不过是家世背景略差一些,可万一两人就相互看对了眼呢,陈夫人多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去促的。
      
      湖心亭里的,凌淼淼和陈玉燕聊得正欢,对面的段御林偶尔说上几句,多数时候还是保持沉默,静静的望着凌淼淼。
      
      她之前明明对他那般排斥,忽的却又转变了态度,看来她对他的惧怕,并不是因为有关于他的传言。
      
      在旁听了许久,段御林发觉她与他了解的京城女子截然不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