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眉软软

作者:茶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似乎,氛围被带动,热闹了许多。邱与娴却唯独没有敬倪婳。
      仿佛,三个人的热闹,与她无关。
      
      倪婳也不掺和,静静的看邱与娴左右逢源,将预备出演的新角色聊的热火朝天。
      
      她维持着淡淡的笑容,专注而认真的吃桌上的菜。
      
      邱与娴笑意明显,余光掠过倪婳,微勾唇。
      结束了话题,她把视线移到徐晏时身上:“晏时哥,您初高中是在本地读书吗?”
      
      他声线清冷:“嗯。”
      
      邱与娴浅笑道:“真有缘分,我也在这边。不过,我猜……你是市一中的?”
      她语音微翘,捋了丝头发,眼睛温柔的直盯着他。
      
      徐晏时敷衍回:“嗯。”
      
      邱与娴染着笑意,声音温柔缠绵:“晏时哥这么优秀的人,履历也让人大开眼界吧?”
      
      他没搭腔,只是不动声色的盯着一直埋头沉默吃饭的认真而一丝不苟的女人,黑眸微眯,没有搭腔。
      
      倪婳觉得这真的太为难邱小姐了。
      毕竟徐晏时高高在上爱答不理的高岭之花,要他开个口实在太难了。
      
      徐美祯似乎注意到了徐晏时有意的疏离,又害怕她这个侄子下一句没分寸伤人,温柔的提醒她:“与娴,松鼠鳜鱼味道不错,你尝尝。”
      
      邱与娴浅笑的点头。
      
      倪婳听见松鼠鳜鱼好吃,蹭的抬起头,暗戳戳吃饭的眼神亮起。
      
      正巧与一直盯着她的漆瞳在空中视线转瞬间倏然相撞,两个人猛地对视了两秒。
      
      倪婳修长的手虚指握了握筷子,微抿唇,措不及防的回避开视线。
      
      就在视线刚收回,倪婳蓦然感觉小腿被触感极佳的材质轻轻一踢了下。
      
      她耳朵一红,小腿肚颤了下,自然地往后一缩。
      
      倪婳匆匆抬眉,秀眉微蹙起,含嗔般瞪了眼面前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正好整以暇的捡了些食料正在吃,一排正经而矜贵,自持有度的姿态,慢条斯理的饮食。
      
      似乎一切与这个斯文有礼的男人毫无关系。
      
      然而,徐晏时却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皮质极好的鞋端若有若无的勾着她。茶色的桌布下,正暗潮翻涌。
      
      她步步退却,而对面斯文败类的男人在寸寸侵袭。
      
      倪婳眸里的怒色未失,纤指拾筷子戳了戳碟里的西米露。
      
      头皮阵阵发麻,她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她忽然站起来,修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勉强而礼貌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徐晏时却似笑非笑,修长的手指耸搭着,一脸意味声长的看着她,姿态从容,自持有度。
      
      倪婳被他盯得更是阵阵热潮涌面,耳朵发烫。左手轻轻摁住桌角才稳住高跟鞋,柔软的眉眼含着怒意。
      
      她移开眼神,然后离开座位,去洗手间。
      
      邱与娴见她自觉离开,心里暗自一喜。以为她掌控全场的气势让她插不上来话,自觉走了。
      
      然后,她移开眼神,忽然发现袖口开了,低呼了一声。
      
      邱与娴露肩裙的袖口有一枚浅白色的纽扣,此时解开了,紧密的袖口顿时松散开,露出了白皙纤瘦的手腕。
      
      她脸色潮红,正夹着筷鱼肉,移不开手。
      
      正巧见徐晏时从容有度的在旁边,她心下一紧。
      
      只能颤了颤睫毛,转向头看徐晏时,看垂眸含羞问:“您能不能,帮我扣一下袖子?不然汤渍等会儿弄脏袖子。”
      
      似乎在腕间滴了丝香水,此时袖子开了,一股女性柔婉而清新的香味悠悠而不明显的传递开。
      配上娇婉的容貌和柔美的声线,略发撩人。
      
      那道动人心魄的声线再婉转的响起
      ——“麻烦您了,可以吗?”
      
      问了两遍,还没有应声,邱与娴笑色略显尴尬。
      
      徐晏时敛眉,寡淡而凉薄眉眼不动声色,修长的手的拾筷子,慢条斯理的进食。
      
      一分一毫都没有受影响。
      
      空气中略显尴尬,气氛也渐渐因此变得僵化起来。
      
      徐美祯微皱眉,抬眉瞧了眼面带羞涩的邱与娴,淡淡而温柔的警告了句:“晏时。”
      示意他不要太过分。
      
      徐晏时慵懒的放下筷子,神色不明,深谙的眸光掠过,暗诲不明。
      
      他瞬间起身,慢条斯理的理了下领带,骨节分明的手指拾起桌上的手机,深邃而沉淡道:“你们自便,去洗手间。”
      
      说完,便面无表情的迈开长腿走开了。
      
      徐美祯这次也没安慰什么,对徐晏时这副淡漠的模样是见惯不怪了。
      
      她温柔的看邱与娴,淡声道:“与娴,继续吃吧,他就是这个样子。”
      
      邱与娴一肚子火,收回直勾勾盯着门口的眼神,也只能憋着。她故作无所谓的淡然一笑,脸色温柔。
      
      洗手间。
      
      倪婳在镜子前理了理略有散乱的鬓角,脸色潮红,她伸手轻轻拍了下脸蛋儿。
      
      当注意到一对红晕的耳垂时,眸色闪过一丝羞意,微微抿唇,心下不易察觉的习惯性的压下了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想到了徐晏时,简直是……有辱斯文。
      
      堂而皇之地在桌肚下调戏她,况且,还是刚刚和邱与娴碰完杯后,就下一秒开始对她这样不可描述起来。
      
      她将手伸到自动感应器下面,任由清水冲洗,眼睛茫然的看着水露般的水珠凝在白皙的手背上,浮起了白色的小气珠,眼睛眨了眨。
      
      然后,仿佛懊恼般猛地把纤手互相蹭洗了般,径直走向烘干机前。
      
      等出来的时候,倏然,一道男音从旁边的男洗手间传来,带着分惊喜:“倪小姐?”
      
      倪婳抬眸,望了眼,带着抹疑惑的痕迹问:“你是?”
      
      一个内穿白衬衫,外面裹着黑色西装,系着条领带的男人,约莫不到一米七的身高,瘦的颧骨外凸,40岁的模样,有点削瘦。
      
      他迈步,走近了两步,介绍道:“奥文集团,崔铭海,有幸见到倪小姐,果然如传闻般貌美惊人。”
      
      他毫不吝啬的夸赞,以礼待人,似乎文质彬彬。
      
      可听到这个介绍,倪婳直觉的头疼,心里冒出来一股警惕的压抑。
      
      一个成年人,第一次见到便毫不隐藏的大肆赞扬对方美貌。不言而喻,在商人之间这番话总存在着或明或暗的深意。
      
      而绅士如君子的一派作风,只是伪装的画皮和猎食的手段罢了。
      
      崔铭海含笑,故意似惊讶:“我特意和贵公司提出要求,想要倪小姐来作为代表商量这次合作,刚才在包厢没见到人,以为你不来了呢。”
      
      话虽如此,但两个人心中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次偶遇。
      
      她淡淡的推诿:“我资质还浅,恐怕和崔总谈不好这个案子。奥文集团是我们公司的贵客,为表示尊敬,自然由老前辈开路比较好。”
      
      崔铭海却笑了,神色不明:“这个案子到底成不成,和他们没关系,还是看倪小姐肯不肯点不点这个头。”
      
      这话意已经挑明,话音也截然而止。
      
      作为资历深厚的资本主义者,当然没必要去强迫或者是利诱。
      他深知任何一桩欲望都建立在交易和买卖上,往往是利益来往,更能够摧毁人的底线,让一个女人心悦诚服的达成他的目的。
      
      确实,他以这样游刃有余的做法已经让无数个女人上当,而他认为眼前这个女人,也毫不例外。
      
      倪婳声音毫无情绪:“市场环境下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崔总还是自己评估这次合作的可取之处再决定比较好。我人微言轻,没有资格替您点这个头。”
      
      她故意曲解他的表面意思,仿佛没听懂他话的含义。
      
      倪婳直觉继续待下去肯定对自己不利,也不理会他还想说什么,只是冰冷的说完话直接转头,响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而下一瞬,一股陌生的触感袭来,她还没反应过来,脚步倏然一僵,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狠狠地拽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加收藏喔!!!
    不能再更新短小了……下章粗长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