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007.
      
      “你个镜妖!”
      
      伯吟和郑漓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两个“李知夜”,二人不仅外貌如出一辙,就连衣服和动作、甚至神态都一模一样,就像她的映像从镜子里走出来了一样。
      
      “她是镜妖!”
      
      “你别学我!”
      
      “我才是李知夜!”
      
      二人同时说出的话甚至比异口同声还一致,简直就是和声。
      
      郑漓的手不自觉的捂住了因惊讶而张开的嘴:“这是哪一出?真假美猴王吗?”
      
      “怎么连妖气都感觉不到了?”郑漓的鼻翼稍稍张缩地嗅着空气,一脸求援地看向伯吟,“伯吟大人您呢?”
      
      伯吟不理会郑漓的求助,定定地保持着刚才的冰冷,凝视着正着急地跳脚的两个李知夜。他也感知不出分毫的差别,刚才打碎方镜的时候,邪道的妖气就已散尽,那么刚才那方镜不是她的本体,竟只是她创造出的空间出入口吗?
      
      “大仙救我,”二人走到伯吟身旁的两侧,拉住他两边的手臂,“我才是知夜!”
      
      伯吟分毫不为所动,只紧锁着双眉,闭上眼沉下一口气。
      
      “伯吟大人,我知道了!”原本惊瘫在沙发上的郑漓眼前闪过一道光,像是明白了什么。而后两腿一收,蓦地一跃来到二人面前,拉住伯吟右边的那个,“知夜是右利手,所以你右边那个是假的!”
      
      “小漓我...我...”二人委屈地抬高眉头看着郑漓,齐声说道,“我写字给你看!”
      
      说罢便挤着进了李知夜的屋子,从屋里拿了纸和笔,齐刷刷的用右手写下“李知夜”三个字:“你看!”
      
      心中无数的郑漓左右飘忽着视线,本耸起的肩耷拉了下来:“怎么连字迹都一样啊...”
      
      他耳边二人的争吵声,窗外小区院子里的谈话声,和电器细微的电流声都渐渐消失,周遭变得安静无比,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透过眼皮的光线逐渐散成点,最后消失成暗黑一片。
      
      黑暗里他看到了面前三人魂的形状,一只垂头丧气的猫,两个来回走动的人,可那东西却不是魂,只是两个空壳。
      
      伯吟合眼上下动着眸子,像在四处探寻着什么。他稍仰起头,忽然鼓起一下的左腮,打破了脸上的波澜不惊。
      
      顶灯镜面的底座上,竟有一副镜子模样的魂。
      
      他挥剑上指着镜妖的魂,却被耳边的话语止住了动作。
      
      “伯吟大人的知夜还关在里头呢,若不想她死,最好就别轻举妄动。”上一秒还在紧张争执的两个“李知夜”,立刻停止了争吵,变脸般狐媚地扬起眼角,二人轻佻地看着伯吟,齐声说道。
      
      伯吟迂缓地睁开眼,怫郁的眸子在平静的脸上显得尤为突出。
      
      “哎,本想整一出‘真假美猴王’的戏码,让你们起码把其中一个信以为真,”二人娇媚地捻起手指,一人半句地说着,“可没成想,伯吟大人果然名不虚传。”
      
      被二人折腾得一头雾水的郑漓正诧异于二人的话,就被二人轻一挥手锁进一个肉眼不可见的四方笼里。郑漓奋力地拍着看不见的壁,努力张合着嘴像在说话,外面的人却什么也听不见。
      
      伯吟挑起一边的眉:“威胁我?”
      
      “这不叫威胁,”二人舒缓着眉毛向上扬,眼皮半吊着,一副遒媚的模样,“是协商。”
      
      他收起刀立在身后,隐忍地长吁着:“协商什么?”
      
      “您可在我二人之中挑选一个陪伴您,”二人眉里眼里含着蛊魅的笑,轻柔地挽上伯吟的两手,“另一个留在这里继续过凡人生活。”
      
      “不错,”伯吟没有抗拒,表情上的温度却继续着零下,“那李知夜呢?”
      
      见他没抵触,二人的手又隔着棉麻衬衣攀上他的胸口,嘴差些就贴上他的耳朵:“在我那镜魂里,待我家大人来将她取走。”
      
      “很好,”伯吟垂眸,咧开一边嘴角露出虎牙,“谢谢你们告诉我知夜在哪。”
      
      听完这话的二人只觉手里一空,伯吟就已消失在其中间。
      
      -
      
      刚才是乌漆抹黑什么也看不到,现在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眼睛猛地睁开,周围看起来像裹着一层绿调的滤镜,刚才身处黑暗的李知夜有些适应不了光的刺痛。
      
      原来镜壁后竟还不是自己的家,但脚下是,却隔了一层透明,像一块巨大的高塔景点特设的透明玻璃。她从没感觉过自己家这么高,甚至看不清底下人的表情。
      
      奇怪的是,她居然看到了两个自己,还同时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郑漓被吓得倒在沙发里,伯吟那家伙竟一动不动。
      
      这一定是那镜妖在作怪,是想夺走她的存在?李知夜这么想着,赶紧趴下看着家里的情况,用力锤着镜面喊道:
      “大仙!小漓!我在上面!”
      “喂!能听到吗!我在上面!”
      “喂!我在......”
      
      他们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难道自己就要被困在这里了吗?
      
      这么想着李知夜开始有些丧气地垂下头,锤在镜面上的手也停下,无力地耷拉在一边。
      
      或许刚才逃出黑暗的那种方法可以?她学着刚才,一手推着另一手,已经有些胀痛的手肘垂直对准镜面,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镜面没有丝毫的损破,反倒是手肘的疼痛加剧了。
      
      跪坐着捂住痛处,鼻子忽然一酸,害怕和恐惧疯狂地涌进飞速运转过度的大脑。闭着的眼前闪过几个影像,哥哥的嘱咐、妈妈的哭泣、小漓的甜笑,还有......
      
      “伯吟...”
      
      “竟敢直呼我的大名?”
      
      出现在后方的声音瞬间让李知夜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说是幻觉未免也太过于真实了。将信将疑地转过头,看到了终于来到自己身边的伯吟。
      
      “大仙?”刚才从泪腺挤到眼眶边的泪水,又重新被吞了回去。
      
      伯吟不自觉地吁出一口气,终于见到真正的李知夜。将跌坐在镜面上的她扶起,一手从她的右边腋下伸到左边肩膀,弯下腰一手提着木刀抬起她的双腿,将她打横抱起。
      
      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李知夜,怕自己掉下来似的勾住他的后颈,还没吐出一个字,近距离下的他向她侧过头,露出虎牙笑着沉下温柔的嗓音:
      
      “走,回家。”
      
      语罢,绕着些蓝色光绪的木刀尖对准脚下,一发力将镜面刺出一道裂缝,随即崩塌。
      
      失重的感觉贯穿了李知夜的身体,使她不自觉搂紧了伯吟的脖子。环绕在周围的气味和事物开始变得熟悉,是她的家。
      
      他放松了抬着她腿的手,木刀一挥将锁住郑漓的四方镜笼打破,玻璃破碎的声音响彻屋内,却不见玻璃碎片。
      
      见此状的郑漓怕镜妖又要做什么,立刻冲向被救出的李知夜,背过身把她护在身后。
      
      “说,”木刀挥向对面合二为一的镜妖,“‘你家大人’是何方妖魔?”
      
      镜妖娇媚如常的脸上开始出现裂痕,镜面般的皮肤一片片地碎裂,掉在地上发出噼啪的响声:“伯吟大人过些时日便会知晓。”
      
      他警告着镜妖:“别再让我看到你。”
      
      语毕,身上的碎片便如雪崩般坍塌,直至最后不见。
      
      李知夜急促的呼吸终于开始舒缓,顺出一口长叹,绕至郑漓前面:“小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告诉我。”
      
      突然脚软的郑漓瘫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眼眶还微微泛红的她:“你要相信我绝没有恶意,天地为证,我只是想保护你。”
      
      “那你为什么骗我这么久?”李知夜少见的正经了一回。
      
      “只是为了能常伴在你左右,所以隐藏了身份。”郑漓隐忍地压抑着自己的嗓音,低下头不敢去看她。
      
      “我不原谅你骗我,”李知夜努起嘴,颇有佯装生气的模样,而后软下语气,“但这也不妨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听见她的话,郑漓抬起头对上李知夜的笑眼。李知夜接着说道:
      
      “妖我见过几个,但愿意护我的你还是第一个。”
      
      “回想了一下,我居然对你一点都不了解,你住哪、父母是谁、我一点都不清楚。”
      
      “以后慢慢告诉我吧。”
      
      郑漓本哭丧着的脸换上些喜色,有些愧疚地抿了下唇:“知夜对不起。”
      
      笑眼里的温柔溢出,李知夜一边说着“乖”,一边弯下腰,像抚摸猫咪一样伸手摸了摸郑漓受伤的耳朵。
      
      一旁的伯吟抱胸,因为方才郑漓紧张于李知夜的那些举动,而重新审视了她。但他还是不明白:“一只妖猫为何会想保护一个凡人?”
      
      “当中缘由太多,我确是一心想保护知夜,但其中最直接的原因还是......”郑漓被问住,被他盯得有些畏头缩脑,“璟音义兄的托付。”
      
      “郑璟音?”没想到竟自己座下的御奉,竟然又和李知夜相关联起来。又想到自己在李知夜家布的结界,“所以你能进这间公寓,也是因为郑璟音给了你破界符吧?”
      
      她不敢再多说,拼命地摇着头:“漓儿多嘴,漓儿不该。”
      
      “他为何会...算了。”他想必郑漓也不会得知郑璟音精明的盘算,便话锋一转,“往后不必再屈膝于那玉妖的托付。”
      
      “伯...伯吟大人?”郑漓瞪圆了双眼,瞳孔和猫遇到好奇之物一样放大。
      
      “妖猫郑漓。”他摊开手鼓起风团从脚往上包裹住郑漓,另一只手从空气里抓出一张白色的弓,“掌风伯吟在此指命汝为我座下御奉,持缜白弓,护我有缘之人李知夜。”
      
      风团从头上散到脚底,郑漓握了握拳,觉得自己的血脉里充满了力量,她左边的耳垂扎上了一颗泛着青光的银色耳坠,和郑璟音的耳钉大同小异。她上前接过缜白弓,再看向伯吟的时候,竟有些不能明喻地开始能感知到他。
      
      郑漓抱拳单膝跪下:“谢大人。”
      
      “这缜白弓可助你凝聚元魄,往后记得勤加练习。”伯吟背过一只手,本看着郑漓的眼睛,严肃地转向李知夜,“此妖猫原形为地灵猫,可常伴你左右,往后你的性命就可交给郑漓了。”
      
      认真听着的李知夜见此状,明白了伯吟的意思,轻摆着头,似乎不愿意接受往后再也无法时常见他的结果。
      
      见他转身要走,扑着从背后环抱住伯吟,像小孩般哇地假哭着:“大仙别抛弃我啊!”
      
      被背后人扑得身子稍向前弯,顷刻惊异过后便轻闭上眼,露出一抹无奈又安心的笑。
      
      “你可太贪了,”伯吟冷静的语气里有一些调侃的意味,“我此后一段日子会很忙,只是想找人分一下担子而已。”
      
      “哇!原来我是负担。”
      
      “你当然是...不是负担。”话音由大变小,最后几个字就快被伯吟吞进喉咙里,耳后肉眼可见的变得通红。
      
      李知夜还是听到了他的回答,眼睛一亮:“嗯?就是说以后还能天天见到您?”
      
      “咳,你还准备拿你的脏手抱我多久?”
      
      有些被扫兴的李知夜不情不愿地松开手,刚准备再说句什么,她的大仙就逃跑似的又移形得无影无踪。
      
      郑漓忍不住在背后轻声笑了一下。听见笑声的李知夜短促地吐出一口气:“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什么想法和评价的仙女看官老爷,请在评论里留下意见~
    点个收藏就最好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