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4

      004.
      落地窗前是把软椅,边上有张及膝的茶台,上头整齐地摆着润白色的茶具,烧水器里滚着水,发出的声响碰在白色墙壁上,返到椅上那人的耳朵里。
      
      伯吟手持茶则,有规律的敲在茶罐上发出闷响,腿搭在小凳上,舒服地望着角度刚好的月亮。
      
      沏茶人将茶倒在伯吟手边的茶碗里:“老爷会带姑娘回来,还真是稀奇,不知是哪位神兽家的神奉?”
      
      “什么神奉,郑璟音你果然钝了。”目光锁在窗外的月亮上,他捏起茶碗在鼻子下面绕了绕,嗅着茶香,“这就是这十八年间次次召唤我的凡人丫头。”
      
      “哦?”沏茶人边托着茶壶摇晃,看了眼躺在后边床上的人,“那老爷何故将她带回宅邸?”
      
      伯吟嫌弃地翘起一边唇角,盯着郑璟音的眼睛里没有了光泽:“别问了...”
      
      他眯起眼睛垂眸一笑:“好,老爷不让问,那我就不问。”
      
      安静片刻,他突然朝郑璟音直起身,手里的茶则指向躺在床里正睡得酣甜的李知夜:“你千年间博览群书,可知道她为何能召唤我?”
      
      他抬起眸子,视线与伯吟接上,缓缓摇头:“许是上天的安排吧。”
      
      “上天的安排?安排我去给这丫头做保镖?”手里的茶则指着李知夜上下晃,难以置信地问,“我可是风神啊。”
      
      他直起身将扫在脸颊的齐耳发勾到耳后,抿了一口茶:“上天的意思岂是你我能猜到的。”
      
      将茶则随意扔到茶台上,撞到茶碗发出清脆的响声,眼睛向上抬起:“这回我可不服。”
      
      “再说...老爷你清醒点,”他将伯吟茶碗里凉了的茶倒进茶海,说话的时候玩味地盯着他,“这‘风神’名号还是凡人封给你的,你怎能瞧不起凡人呢?”
      
      他泄了气的靠回椅子里,视线又飘到窗外的月亮上,眉尾沉下,撇撇嘴角自嘲的冷哼了一声:“哼...是是是,我是人神,那我也不想天天被骚搅。”
      
      “哈哈,老爷您别多想。”郑璟音逗着他笑弯了眼睛,又看了看李知夜,“可我看你这十八年倒是挺乐此不疲。”
      
      “谁乐此不疲了?你可别瞎说。”伯吟循着他的视线迅速瞥了眼李知夜,而后移开,反驳道。
      
      他收拾好茶具起身:“需要给你收拾一下隔壁的客房吗?”
      
      伯吟朝他不耐烦地摆摆手:“不用不用,你赶紧去休息。”
      
      “得嘞,”他看看伯吟又看看李知夜,故作出一副秒懂的表情,关门前还说了句,“那我不打扰老爷的好事了。”
      
      伯吟嗔怒,靠在背后的抱枕精准地砸中郑璟音关上的门。
      
      “你再瞎说我就把你的火锅底料全送给西边的母老虎去!”
      
      听到门外脚步声走远,伯吟起身,起身来到李知夜跟前蹲下。她睡得安稳,睫毛随眸子在眼皮下的轻动而微颤着,眉头微动了两下,似乎在做梦。
      
      “梦见什么了一副苦相?”
      
      因为出汗而黏腻的头发被伯吟不熟练地绑了起来,手里的毛巾沾上温热的水,和缓地挨在她的脸上,为她拂去脸上淡淡的妆。
      
      没了旁人,伯吟不再强控自己的表情,看着她轻笑着弯了眼睛,眸子里都是柔和的光。手指拂过她的眉毛,撇开扫在她眼睛上的额发。
      
      “你这丫头,倒真是有福。”
      
      李知夜手伸出被子哼唧着抓住抚摸着她的手,伯吟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侧身将他的手掌压在脸下抱住,继续酣睡。
      
      伯吟僵直了一刻又放松,浅笑着露出一侧的虎牙。
      
      “得寸进尺。”
      
      -
      
      很久没睡得这么沉了,迷糊间只觉自己被风裹着,暖而轻柔的风。快睡醒的时候还依稀感觉自己的脸压着什么东西,起来以后只觉得左脸有些僵。
      
      做了个很长的梦,可只记得起几处,大海、鲸鱼、妈妈,和一棵开着白色小花的海棠树。
      
      莫名觉得自己睡的这地方有些熟悉,屋子里气氛很平和,原木色与灰白的构成显得别致又温暖,鸟鸣和烧水的咕噜声混在了一起,还能听到楼下有人正在清扫。
      
      “你醒了?”
      
      一个温柔又沉稳的男声从右侧传来,眯着眼看向声音的源头,因逆光而有些看不清楚。
      
      “这是哪儿?”酒醒的李知夜嗓音有些粘连,挤着眼睛看清了坐在窗前茶台边上的人。
      
      郑璟音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伯吟老爷的宅邸。”
      
      她有些费力地坐起身来,耷拉着肩膀继续问:“你是谁?”
      
      他一手把着茶壶,一手按住茶盖,茶水倾倒进白色的茶碗里,发出清脆的声响,说道:“姓郑,名璟音。”
      
      “我好像...”她这才有些想起昨晚的事,惺忪的睡眼瞬时镀上光彩,立刻起身站在了床边看向郑璟音,“伯吟?是那个大仙吗?”
      
      关于昨晚的模糊记忆里,原来那些动作的对象是伯吟。
      
      “大仙?哈哈,原来你管老爷叫大仙啊?”他被李知夜的话逗得咯咯笑,伸出手掌指向对面的椅子,“来,请坐。”
      
      “不了不了,”她快速的摇头拒绝,转来转去四处寻找着什么,“那大仙人呢?”
      
      他不急不躁地把茶点和木夹放在了茶碗边:“在院子里呢。”
      
      李知夜紧紧盯着他的脸,觉得他有些眼熟,可完全想不起起在哪见过他。
      
      “肚子饿了吧?过来吃点儿茶点。”
      
      她看向窗外,伯吟果真在外头庭院的中央,拿着把大扫帚扫着看起来已经很干净的石板道,这才放心地坐在了郑璟音的对面,他右边耳垂上戴着一只泛着青光的银色耳钉,吸引了李知夜的注意。
      
      他看出了李知夜的防备,带着微笑问她:“敢问小姐芳名?”
      
      她还是有些警惕,盯着他咬了一口茶点,咀嚼、咽下后,才拿木夹夹起一块送进嘴里,回答道:“李知夜。”
      
      “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
      
      “嗯?”这句诗配上这幅嗓音和这张容貌,李知夜终于被唤醒了儿时的记忆。
      
      郑璟音稍歪着头有些期待地看向她。“想起了?”
      
      “郑老师?”
      
      面前坐着斟茶的人正是她的小学语文老师,可只带了她所在的班一年就走了,也再没有谁见过他。当时他那张俊俏的脸可是让不少女老师都春心荡漾,突然离职后那些老师别提多消沉了。当时关于他走后的传闻很多,大部分都是说他转行做职业模特去了。
      
      他故意佯装着失望:“哎,枉我还做了你一年的恩师呢。”
      
      “您换了发型我有点认不出...”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谄笑着,无奈地搔着脑袋,忽然反应过来,“您怎么会在这?”
      
      楼下扫地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急促,颇有些不耐烦的意味。
      
      她和郑璟音闻声望去,那把大扫帚被扔在一边,伯吟挥挥手扬起了一阵风,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和灰尘,随着他的手移动到了垃圾桶上方,稍动了下手指,那些东西就落了进去。
      
      “老爷真是的,这点小事也要大动干戈。”郑璟音说着叹了口气,手边的茶碗瞬间就裹上了一层冰霜。
      
      他的动作被李知夜净收眼底,惊讶地捂住嘴:“老师您也是大仙?”
      
      “我可不敢和老爷用同一名讳,”他食指抵在鼻上挡住嘴,“在下仅是一介玉妖罢了。”
      
      “妖?”李知夜怔住,惊恐中不自觉地张了张嘴,而后松了手上拿着的糕点,迅速冲出房门,惊慌地向楼下的庭院跑去,嘴里喊着,“大仙救命!”
      
      到了庭院的她忽然感觉有风悄悄环住了她的腰,将慌神的她拖在原地。
      
      “大仙大仙!”她看向此时手里提着浇花壶的伯吟,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楼上,“楼上有妖!”
      
      伯吟的眼睛朝她的方向动了动,摇摇头,不知说什么好。
      
      刚才还在浇花的伯吟慢步走到她跟前,浇水壶被风举在半空继续浇着花,他抬起一边眉毛居高看着她:“我知道。”
      
      李知夜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你快去...”
      
      “璟音是我养的座下御奉,”他打断李知夜的话,“别这么小题大做。”
      
      “大仙还养妖啊?”
      
      他弯下身用手抬了下李知夜的下巴,邪笑着露出左侧的虎牙:“我不仅养妖,还吃人精元。”
      
      此时一只长着血红色眼睛的乌鸦朝李知夜的后背俯冲下来,伯吟一抬手,一股气流就将乌鸦撞飞到了庭院外头,一股细风捆住了它,发出尖锐的嗖嗖声。
      
      这山上的结界是破了吗?他这么想。
      
      目光如刀剑般剜着结界碎开的地方,他动了动手指,像绳一样的细风迅速开始散布包裹住妖鸟,在李知夜看不到的地方将其碾碎。
      
      见他抬手以为他要对付自己,立刻双手挡在面前护住了自己:“大仙饶命!”
      
      伯吟放下抬起的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吓唬你的。”
      
      “我还以为大仙要揍我,”李知夜这才看向发出风声的地方,明白了他说的话,被按着的脑袋垂得更低了:“谢大仙...”
      
      他忍俊不禁,本来按着她脑袋的手放松了劲,揉了揉她没多干净的头发又赶紧松开:“赶紧洗个澡去,你都快臭死了。”
      
      她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是有些酒臭味。
      
      还在她腰间的风圈渐渐散入周围,伯吟上前一步将她按进怀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和他在浴室里了。
      
      “洗干净点。”
      
      只留下一句话就消失,使重心贴在他身上的李知夜踉跄了一下。
      
      “什么嘛......”
      
      -
      
      移形到郑璟音面前的伯吟抱着胸,垂眼俯看着他,眉头耸起两座山包。
      
      “郑老师?”
      
      他摊摊手,笑眼里全是玩味:“老爷的顺风耳果然好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糖分需要各位仙女看官老爷的支持,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