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3

      023.
      
      “十年辛苦磨一剑,今日学府再钻研。我仅代表所有教师与校领导,在此祝各位大诏大学新生,大学四年光明一片!”
      
      礼堂里响起一片掌声。
      
      终于算是熬到了开学。那晚之后,和伯吟之间的关系突然就尴尬了起来,李知夜只怪自己做事太不过脑子。可懊恼又有什么用...
      
      李见晨站在二层家长席中间,镜头对准站在前排心不在焉却有些雀跃的李知夜,忍不住笑了,欣慰和解脱的意味掺半。镜头中的李知夜回头看向他,一手抱着学校发的入学礼物,另一只竖起五指对准镜头挡住了脸,而后侧头露出一只笑弯的眼睛,弯下中指和无名指。
      
      随着快门声连续响起,定格了这一个个瞬间。
      
      -
      
      入学典礼结束,李知夜的班级被叫去集合拍照,而李见晨早就等在了车上,把早都过时的2048又玩了起来,在破纪录的最后几步,又失败了。车门声略微惊到正低头看手机的李见晨,“怎么样,入学典礼?”
      
      李知夜书包抱在胸前,深深呼出一口气,瘫在副驾驶靠背上:“嗯...有点无聊。”
      
      “哎...”李见晨推了一下眼镜,无奈地摇摇头,发动了车,“那刚才笑开花的人是谁啊?”
      
      她撇头看向窗外,那个离她越来越远的学校,拇指搓着郑漓前些天“归还”给她的脖链:“怎么说呢,气氛太热烈了。”
      
      “哦,这样啊。”他轻轻勾起嘴角,视线朝副驾驶转过去。
      
      “嗯。”压低的声线里混着一些颤抖,脸朝着窗外,看不见表情。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前几天才转生处看到的妈妈,还有一直默默守护她的郑漓。
      
      适时的安静是最好的选择。李见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给予妹妹足够的时间沉浸于自己的情绪,而非过度的关心,也非亲近的嘲讽,是哥哥之于妹妹最擅长的温柔。
      
      李知夜喜欢隐匿情绪,也大概是从她发现没人愿意相信她开始,因为她总爱说些渗人的话。她小时候是个奇怪的孩子,至少街坊四邻和亲戚们都这么觉得,起初她刚会说话那会还算比较客气,经常哭诉桌子会咬人、柜子吞了老鼠、苍蝇要吃她的手指之类的,还经常把身边一些人比成动物和物品,早餐店的叔叔是只麻雀,小卖部的奶奶是根毛笔,旁人还觉得她可爱,也就是个未开化且想象力丰富的小朋友而已。
      
      可等她条理渐渐清晰,说出的话可就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可爱了,家宴上说表姐的男朋友是头猪,在别人家说客厅的盆栽后面站了个人,在婚礼上指着新娘说她是只螳螂,还有个老奶奶一直扯着她的左手,吓得新娘子把刚戴上的戒指甩丢掉了,怎么也找不到。不过说来也奇怪,那新娘子最后被男方发现是个婚姻骗子,差点就骗走了对方的家财。再之后她渐渐变得正常了,应该说是变得没那么奇怪了,按她的说法是,渐渐看不到了。也许是发现不仅没人愿意听她说这些,还认为她是个爱恶作剧、爱扫人兴的熊孩子,就开始学会安静,四邻和亲戚也觉得她终于懂事了,即使偶尔还是会一惊一乍,比如...第一次见到朱颜的时候。
      
      安静过后,她忽然头也不回地抽出纸巾抹掉眼泪,转头朝向车前,深呼出一口气:“哥。”
      
      注意着李知夜所有举动的他悄悄松了一口气:“嗯?”
      
      “今天不请我吃点好的吗?”
      
      “我就不请你了,”说着便点亮手机屏幕,拨出一个电话,“你朱颜哥为了庆祝你入学,说今天怎么也要请你好好搓一顿。”
      
      “朱颜哥?”李知夜原本雾蒙蒙的眸子焕上光泽,展颜调侃道,“这次又要迟到多久啊。”
      
      -
      
      餐厅里不大的饭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肉蟹煲、酒醉鸭胗、烤茄子、烤韭菜和红柳羊肉串,两兄妹面对面坐着,撑着脑袋无聊地划着手机,等着迟迟不见来的另一人。
      
      “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来人嬉皮笑脸地拉开李见晨旁边的椅子坐下,挠了挠潮气未干的脑袋,“今天修图修忘神了,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到这时候了。”
      
      没等来人坐正,李知夜就迫不及待的夹菜往嘴里送:“朱颜哥今儿还挺快,菜都没凉透。”
      
      朱颜眉头凑着,嘴角扯出一个尴尬的弧度:“小知夜,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赶紧吃饭吧,”李见晨往妹妹碗里夹了只螃蟹,往朱颜碗里夹了根香菜,“你再叽叽喳喳,知夜又该说你像只鸟了。”
      
      “我...我总不能顶个油头来吧?这可是为了庆祝小知夜顺利入学啊。”朱颜瘪着嘴将香菜扔进李见晨碗里。
      
      “啧啧,借口收收吧。”李见晨嫌弃地看着香菜来来回回又进了自己碗里,“我们早都习惯了,又不是一次两次。”
      
      对于朱颜的迟到,作为老友的李见晨早都见怪不怪了。早些年第一次见他,直到入学典礼结束他才出现,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侃侃谈着一些荒诞的借口。
      
      “我都忘了问,小知夜学的什么专业呀?”朱颜歪着头问道。
      
      她咽下嘴里咀嚼的东西:“应用心理学。”
      
      “厉害了。”朱颜拿筷子搔了搔额角又问道,“说起来...这几天不上课吧?不无周边玩玩?”
      
      “问这么多干嘛?”李见晨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嫌弃,“我和知夜早都计划好了。”
      
      “准备去哪里?丽水?菩提?版花?”
      
      “丽水。”
      
      “嗯?小丫头还挺有眼光,是看了《咫尺阳光》那部电视剧吧?”
      
      “朱颜哥居然知道?”
      
      “小知夜可太小看我喽,”他把挡在眼尾的发梢向上一撇,轻佻地扬了两下下巴,“我可是古今中外的电视剧都看。”
      
      “嗯,我知道。”李知夜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的眼睛都被润上了光泽。
      
      “丽水离这还是挺远的,开车都要好几个小时呢,你哥可要受罪喽。”
      
      “她自己坐火车去。”
      
      “为什么?”朱颜玩味地歪头看着一脸正色的李见晨。
      
      “我明天要提前去那边,有点事。”李见晨推了下眼镜,轻瞥了一下妹妹,目光里有些无奈的意味。
      
      “真是辛苦小知夜了。”朱颜似乎想到了什么,“要不朱颜哥陪你去?”
      
      知夜嫌弃地摇摇头:“不要。”
      
      “切,多少女孩想让我陪我都不去呢。”
      
      “省省吧啊。”
      
      “正好看看风景。”回答的语气里似乎毫无波澜。
      
      “这想法好,去丽水一路上的风景确实挺不错的。”
      
      李见晨本想带她一起开车去,但她说自己还有事要处理,他知道妹妹有主见,还有些固执,想做到、有能力做到的事一定会去做,所以只要无关原则,大部分时候他都会顺着她,给她充足的空间让她自由发挥。
      
      “啊对了,”朱颜掏了掏牛仔外套口袋,拿出个红褐色的方形绒布盒子,递到知夜跟前,“给,入学礼物。”
      
      她有些惊讶地放下筷子,双手接过:“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瞧你说的...”朱颜有些期待,胳膊撑在桌上托着脸的看她,“打开看看。”
      
      “嗯...”知夜抿紧嘴巴看着他的表情,怕回应不了他的期待,慢吞吞的打开盒子,“玉...镯?”
      
      李见晨的头撑在拿筷子的手上,看到玉镯后瘪着嘴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七老八十的气息...”
      
      “说什么呢你,这镯子可有来头了。”朱颜故意凑近他,反驳道,“知夜,要是以后你哥以后客栈的生意黄了,可千万要把这镯子藏好。”
      
      “嗯...”知夜看了看玉镯,抬眼对朱颜轻轻说道,“谢谢哥哥。”
      
      “给我我都不要。”
      
      知夜拇指摩挲着镯子,冰凉的触感让她有些着迷,看着面前的两人拌嘴,不自觉的笑弯了眼睛。
      
      恍惚间,餐厅里的谈话声、碗筷的碰击声、扬声器里的音乐声都渐渐消失,周遭变得安静无比,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一些视线内的光点聚向面前的两人,她眯着眼睛才得以看清。
      
      是开魂眼的感觉。
      
      披散着长发的男人躺在铺着光滑丝绸的榻上,胸口微弱的起伏着,双眼上盖着一截红布,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却扬起了嘴角,费力地张了两下,似乎在呼唤着谁的名字。他颤颤巍巍地抬起纤细的手朝着那个一身红衣的人。红衣人小心地伸出双手捏住对方的手指,双腿像失去力气一样突地瘫跪在塌前,拉着他的手指抵在额头上,颤抖着双肩,像是在抽泣。躺在榻上的人摸了摸他的眉眼、轮廓和嘴唇,又张了张嘴。
      
      知夜眼睛用力对焦去读他的唇语。
      
      “朱儿,你...又来迟了。”
      
      “真想亲眼看看你。”
      
      周围在一瞬间恢复原态,音量差使知夜有些不适应,围绕在李见晨和朱颜边上的光点也全部消失,两人的吵闹似乎没有中止。
      
      朱颜故作傲气的扭头说道:“以后你想要我都不给你。”
      
      李见晨侧眼看着他,连眉骨都在勾勒着笑意:“那可谢你了,千万别给我。”
      
      知夜轻蹙着眉头,眨了眨眼睛,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最后汇在李见晨身上。
      
      “怎么了知夜,我嘴角有油吗?”边说还拿纸巾边抹了抹嘴角。
      
      她低头看着盒子里的玉镯,有些小心翼翼地拿食指轻触了一下,刚才的景象在她脑海里似乎已经挥之不去了。病榻上那人的轮廓,像极了她哥哥;现在触着的镯子,似乎是那人双腕上的其中一只。想到这里她的视线又朝朱颜转去,意味深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