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

      020.
      
      睡了一上午的郑漓终于觉得精神头来了,见李知夜还没回宿舍,便回了府邸。
      
      刚进屋,就看到李知夜在庭院里张着手,眼罩蒙着眼睛瞎踅摸,郑璟音笑着躲在了躺椅后面,伯吟不停地突然出现又消失,看起来像在玩捉迷藏。
      
      刚踏进庭院一脚的郑漓,就被李知夜扑了个满怀。
      
      李知夜扶住她的肩,将眼罩提到自己额头上,满心欢喜地看了看她,又回头大声对伯吟说道:“抓到一只小猫咪,大仙,给我加分。”
      
      玩疯了的伯吟蹲在二楼月台的栏杆上,冲底下的李知夜说:“这可不算数。”
      
      感觉自己被耍了的李知夜,叉着腰昂起头,冲耍赖的伯吟喊道:“你赖皮!”
      
      伯吟一跃而下,在李知夜跟前站定,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我这叫开挂。”
      
      “切。”李知夜翻了这个幼稚鬼一眼,反应有延迟似的才想起刚才看到的异样,“诶?等等,我刚好像看到小漓手腕上...”
      
      郑漓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她拉起袖子:“啊...这就是个手链。”
      
      “我知道是手链,可它怎么也能被魂眼看到啊?”李知夜歪头,疑惑地盯着手链。
      
      “嗯...”郑漓抿了抿嘴,看起来像是要隐瞒什么,“是一位故友留给我的一件信物。”
      
      郑璟音装作无心地瞥着郑漓,听到她的话后垂眸笑得深沉。
      
      “这你就不懂了吧?”伯吟马上摆出一副意气洋洋的表情,“物能吸魄,但一点都不会对主人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你郑老师这个千年玉妖,就是这么来的。”
      
      李知夜困惑得脸都快皱在一起:“啊?这么说,郑老师就是个镯子啊?”
      
      “哈哈,我只是块未琢之玉。”郑璟音被李知夜惊人的联想力逗笑,随后转着眼珠子向上看,思考片刻后说道,“硬要说打磨的话,我应该算是被历代主人的精神与思想打磨了吧?哈哈。”
      
      “又来了。”伯吟最受不了听郑璟音的“谦虚”的自诩,“不过就是被些王侯将相把玩的一枚玉石,有什么好神气的。”
      
      莞尔一笑的郑璟音,看了看伯吟,又看了看李知夜:“最让我得意的主人,还是乐啸。”
      
      伯吟咂舌:“我看你不是玉妖,就是个马屁精,你绝对是知道乐啸现在一定在听。”
      
      郑璟音笑着眼睛都弯了:“哈哈,被看出来了。”
      
      “小漓你都不知道...”
      
      正想跟郑漓说说今天遭遇的李知夜,习惯性地抓住了郑漓的手。
      
      恍惚间,伯吟和郑璟音的交谈声、树叶之间的拍打声、林间的鸟鸣声都渐渐消失,周遭开始变得安静无比,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一时间,视线内所有的光都聚向面前的郑漓,她费劲地眯起眼睛才得以看清。
      
      是通了魂眼的缘故吗?她问道。
      
      阳光下有一只晒着太阳的三花猫,看起来惬意的很。一个身姿挺拔、身穿白大褂的短发女医生,挺着微微凸起的孕肚从医院的门厅里走出来,来到了猫咪身后。
      
      猫和女医生像是按了同步键似的,一起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他俩似乎是用余光发现了彼此的神同步,随后对视了一眼,似乎已经是非常熟识的关系了。
      
      女医生一手揣进口袋摸索着,而后掏出手摊在了三花猫面前。
      
      三花猫凑上前闻了闻女医生手掌上放的一捧小鱼干,又警惕地看了看她,假装没看到似的迈着猫步走到了阴凉处,蹲在那里舔爪。
      
      而后女医生跟了过去,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拿出一条猫脖链,艰难地蹲下身,眼疾手快地套在了三花猫脖子上。
      
      因为三花猫的反抗,女医生手上还被抓出了几道血痕。
      
      三花猫已经炸了毛,两只后腿拼命蹬着脖链,她扶着腰起来,满意地笑着说了什么。
      
      李知夜用力地眯着眼睛对焦才读懂女医生的唇语,还看清了她的脸。
      
      “好好戴着,以后有用。”
      
      随后眼前的画面成了一片白芒,刺眼的光亮使李知夜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她撑着眼皮,可酸胀的眼睛只能勉强地眯着,依稀看到了地上如白盐一样的颗粒,耀眼的白色天空,和跟前蹲着仰头看她的一个小身影。
      
      “知夜姐姐?”
      
      这孩童的声音十分的耳熟,她快速转动大脑在记忆库里搜寻着,将这声音匹配上了面容。
      
      不知是光亮变暗了,还是眼睛适应了强光,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小身影:“小宇?”
      
      小宇起身,昂着头目光澄清地看着李知夜:“我在这等知夜姐姐好久了。”
      
      “小宇你怎么...这是哪?”她环顾着四周的白芒一片,转身的时候,脚下的白沙被踩得咯吱作响。
      
      他指了指身后的远处,却只有无尽的白色沙漠:“这是转世的入口。”
      
      “转世?那我这是...”李知夜惊惶地向后退了两步,在身上摸索着确认温度。
      
      “姐姐没死,”小宇摇摇头,眸子里是孩子特有的清澈,“只不过魂通到了这里。”
      
      “这样啊...”听到小宇的话,她心里那块悬着的石头才放下,而后担心地问道,“既然这里是转世的入口,那你怎么不赶紧去投胎?”
      
      “我在这里等姐姐啊。”他龇开牙灿烂地笑着,“妈妈告诉人要知恩图报,所以我一定要报恩。”
      
      李知夜蹲下平视着他:“等我?”
      
      “是啊,等了好久呢。有个穿白衣裳的阿姨告诉我,你一定会来这里的,然后我等啊等,你果然就来了。”小宇笑着,小脸蛋上的梨涡深陷下去,向李知夜伸出了小手。
      
      脸上呈出窘态的李知夜,看了看他的手,眼神里含着抱歉地对上小宇纯净的眼睛。
      
      看出了她的忌惮,小宇还是粲笑着:“姐姐别怕,在这里牵我的手也不会被带走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牵起了面前的小手。
      
      果然还是小孩子,拉上她的手之后,小宇边高兴地咯咯笑着,边领着李知夜向前跑。
      
      被小宇牵着,只能弯腰跑的李知夜,疑惑地看着周围没什么变化的景色:“你要带我去哪?”
      
      “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他回头,天真烂漫的笑挂在他脸上,那是李知夜见过的最纯净的脸。
      
      跑得开始有点气喘,李知夜松开了小宇的手,撑着腿调整着气息。
      
      小宇手指着前面远处一棵湖水边的枯树,欣然地叫着:“姐姐你看,那就是白衣裳阿姨跟我说的,你想见的人。”
      
      李知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又看向开始离她远去的小宇。
      
      “姐姐你快去吧,我要赶紧去投胎做妈妈的孩子了!”小宇开心地转着圈蹦跳,朝她烂漫地笑着挥挥手,便扬长远去,“姐姐再见!”
      
      看着小宇带着期待跑向远方,李知夜欣慰地笑了。
      
      能把小宇教导的这么懂事,阿姨可是个好妈妈。李知夜这么想着。
      
      转头朝向刚才小宇指的地方,看见一个短发的女人,正拿脚戏着水,抬头望着那棵枯树。
      
      李知夜提起一口气,握紧垂在裤边的手,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期待。犹豫地迈出了紧张的步子。
      
      短发女人听到了来自后方的脚步声,回头与来人接上视线,张大的眼睛里,瞳孔急速紧缩着。
      
      与李知夜预想的一样,虽然已是十五年未见,但记忆里那张模糊不清的脸,与面前的短发女人重合了起来。
      
      “妈妈?”对于这许久未喊出的称呼,李知夜都觉得有些生疏了。
      
      听见这称呼,短发女人心切地起身,脚边溅起的水都透着急切的意味。她有些难以置信地快速走到李知夜面前,愣了一会,便开始上下打量着李知夜,随后带着激动地抬起颤颤巍巍的手,抚在李知夜的脸上。
      
      “知夜?”她的嗓音颤抖着,似乎是迫切地想要确认来人的身份。
      
      贴在李知夜脸上的是安心的温度,悬在喉咙里的气终于长舒了出来。
      
      她点点头,将手附在妈妈的手上,像猫咪一样磨蹭着,回应着妈妈的呼唤:“嗯。”
      
      得到了确认,妈妈也舒出一口长气,温柔地将她这十五年的思念揽进怀里:“你这臭丫头。”
      
      “妈妈。”长压在心里的话,此刻全部揉进这一声呼喊里。
      
      “嗯。”她含在眼里的泪水还是断了线,滴在了李知夜的头发上。
      
      “妈。”李知夜肩膀抽动着,哽咽地呼喊着已在面前的妈妈。
      
      “妈妈在呢。”妈妈环住她的肩,温暖的手抚着她的背,说着她小时候夜里被妖雾吓到时哄她的话,“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儿时关于妈妈的记忆,这一刻在脑海里全部浮现,她泣不成声地将眼泪蹭在了妈妈的肩上,不断地呼喊着十五年未出口的称呼:“妈。”
      
      “你这臭丫头,别哭了。”妈妈将她的身子抬起,手指磨蹭着她哭红的眼眶,“来让妈妈看看你。”
      
      李知夜抽搐着呼吸,鼓起嘴想抑制住情绪,任由妈妈端详着自己。
      
      妈妈笑弯了泪眼,欣慰地看着她:“幸亏不像你爸。”
      
      “要是像我爸还不丑死了。”她破涕为笑,和妈妈打趣着。
      
      妈妈叹了口气,沉下了笑容,心疼地抚着她的脸,“没法参与你的成长,真是太可惜了。”
      
      “妈妈,我好辛苦。”本来眼泪都快止住了,一想到这里,李知夜又开始了孩子般的啼哭,“他们都不相信我,爸爸不相信我,哥哥也不相信我,没人相信我。”
      
      “傻丫头,妈妈相信你,妈妈永远相信你。”妈妈抓着她的手更捏紧了些,似乎想这样把坚强的力量传给她。
      
      “妈妈,对不起。”封存了十五年的遗憾,在这一刻全部倾出。
      
      妈妈将视线绕在李知夜脸上身上的每一部分,想要把她现在的模样深深刻在脑海里,眉开眼笑的脸上划过一滴泪:
      “我在这等了十五年,就是为了告诉你,生下你,妈妈一点都不后悔。”
      “妈妈爱你,爸爸爱你,哥哥也爱你。”
      “所以你也要爱自己,好吗?”
      
      李知夜在脑海里听到了弦崩开的声音,原来妈妈从不后悔,原来她臆想中妈妈会恨自己,全都是她的自以为是。真正爱自己,是她从没做到过的事。深藏了十五年的阴霾,终于因为亲耳听到妈妈的心声,而烟消云散。
      
      她盯着妈妈包含爱意和心疼的眼神,破颜为笑地点点头。
      
      妈妈的音容笑貌开始渐渐隐约不清,仿佛是视线里的光都聚到了眼前。李知夜焦急地伸出双手向前够着,一双温暖的手附在了她手上,妈妈的声音还依稀萦绕在耳畔:
      “时间到了,记得替我向乐啸道谢。”
      “珍惜爱你护你的人,也要珍惜你自己。”
      “妈妈永远爱你。”
      
      -
      
      “妈!”
      
      周围在一瞬间恢复原态,突如其来的音量差使李知夜有些不适应,眼前的光斑渐渐散去,伯吟和郑璟音的拌嘴似乎没有中止。
      
      听见她的喊叫,二人停止了吵闹。
      
      眼前的郑漓担忧地看着她:“怎么了?”
      
      李知夜仔细打量着郑漓的脸,终于明白为何她第一次见郑漓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郑漓的脸,和小时候模糊的记忆里,妈妈的一位朋友对上了号,泪水顷刻间决堤在眼眶。
      
      一脸茫然的郑漓被她揽进了怀里。
      
      她大哭着对郑漓说:“谢谢你,谢谢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