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9

      019.
      
      理论课和实践课的区别就在于,理论课坐着不让动,又无聊,还不让人打瞌睡。而实践课确实动了起来,但还是听不进去。
      
      这种情况搁在现在的李知夜身上就更惨了,一对一教学,旁边还有个凑热闹的监督。整得她不仅增加了彼世的知识,还提高了她抵抗睡意的精神力。
      
      中午只给了李知夜半个小时的补觉时间,这哪够一个正常成年人类的休息。挪挪姿势,调整一下被子,再酝酿一会睡意,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计划都是郑璟音安排的,明面上说着时间紧迫、刻不容缓,可在李知夜看来,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抖S,以折磨人为乐,还能早点将布雨的担子甩给她,实为双赢。
      
      离踏出校园至少还有四年的李知夜,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阶级、乃至社会的恶意。
      
      这个“双赢”计划,至少需要三个参与人,制定者身兼引导者,执行者,和李知夜这个受害者。
      
      伯吟就是这个计划的执行者。一边说着寸金光阴,一边要将李知夜从床上拽出来。而李知夜这块磁铁,才不会轻易妥协于想把她和床这块铁分开的外力。
      
      被子被人掀开,李知夜好不容易攒了点的热气就这么被放没了。她拼命拽着被子的一角,含糊着嗓音冲伯吟撒着娇:“再五分钟,求求你了大仙。”
      
      拽着被子另一角的伯吟,开始和李知夜玩起了“拉大锯扯大锯”的游戏。
      
      “刚已经给你五分钟了。”伯吟决绝的语气,听起来是下定了决心要斩断李知夜和被窝的缘。
      
      李知夜摇头否定着现实:“我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吗?”
      
      “你们凡人最优秀的品质不就是坚持的恒心吗?”伯吟松开了拽着被子的手,从床尾向床头迈开步子。
      
      游戏胜利的李知夜,终于放心大胆地任由床吸住她这块强力磁铁:“大仙似乎对我们凡人有什么误解...”
      
      可她在下一秒就被强制割了爱。
      
      伯吟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短暂失去平衡的她,本能地勾上了他的脖子。
      
      瞬间他们就到了下午课程的“教室”,连挣扎的空隙都没留给她。
      
      说是“教室”,其实更像禅家的冥想室。摆着两个竹藤编的坐垫,中间放了个小矮几,四周很宽敞明亮,但没有门窗,也没有灯。
      
      伯吟将她轻放下,脚刚挨地的李知夜,就开始疑惑于光源,他解答道:“这是我制造的空间,整个空间的规则由我说了算。”
      
      刚才的睡意已然全无,她开始在整个空间里来回转悠:“哇,大仙这是什么魄术啊?”
      
      “空间魄术。”伯吟标准地跪坐在了圆垫上,看见她因为好奇而失了睡意的模样,抑制不住地轻笑了一下。
      
      刚才还说要放弃的李知夜,这下看着他的眼睛里都在放着光:“我能学吗?”
      
      “不能,”伯吟摇摇头,“你只有乐啸的时间魄术。”
      
      “时间?听起来好酷。”她被引起了极大地兴趣,立刻凑到他旁边坐下,“大仙现在教我吗?”
      
      “天真,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他咧开的嘴角露出了虎牙的一角,“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开元魂,通魂眼。”
      
      “魂眼?阴阳眼吗?”李知夜听得有些迷糊。
      
      “是能看见生灵魂魄的眼睛。”
      
      “我现在也能看到亡魂啊。”
      
      “那只是已故之人的命魂,”伯吟拿食指亲昵地戳了下她的额头,又解释道,“魂眼不仅能看到亡魂,还能看到在世生灵的魂。”
      
      “这有什么用?”
      
      “开了魂眼才能通天通地,这是掌握魄术的第一步。”
      
      “哦...”
      
      “闭上眼,”伯吟来到李知夜身后,纤长的手绕过她的脖子,遮在她的眼睛上,“你看到了什么?”
      
      “呃...”感受到伯吟的手温,和耳边的呼吸,她回答道,“一片黑。”
      
      他温柔的气音在李知夜耳边指挥着,随即眼上的温热撤开:
      “现在开始放松你的感官,将注意力都放到眼睛上。”
      “呼吸放慢,把耳朵和脑子里的声音都清空。”
      “看到什么了吗?”
      
      李知夜低着头,神奇的事情展现在了她眼前,她将自己的手翻来覆去地细细打量着:“我的手在发光。”
      
      “那我呢?”伯吟将她的身子扭向自己。
      
      她直感到神奇,即使闭着眼也看到了伯吟的模样,一边说着一边想睁开眼:“哇,大仙你的光好强啊,还是蓝色的。”
      
      见她激动地不自觉要睁眼,伯吟立刻抬手捂住:“先别睁开眼。”
      
      她还从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做到这么神奇的事情,立刻上下打量着自己:“哇,大仙你给我的这个吊坠怎么也在发光啊?”
      
      “那是我的海蓝,里头装着些我的元魄。”伯吟看着她激动又新奇的模样,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轻声问道,“还看到什么了?”
      
      “没了。”她摇摇头。
      
      早就预料到现状的伯吟歪着头,坏笑着扯开嘴角露出虎牙:“看来你的魂眼还没全开。”
      
      “嗯?”她灵敏的直觉告诉她,似乎就要大事不妙。
      
      一副不怀好意模样的伯吟,挑着眉看着将手向前伸着摸索的李知夜:“我在这个空间里,设置了两个只有全开魂眼才能看到的门。”
      
      “大仙你要去哪儿?”李知夜见他一步步向后退着,立刻睁开了眼睛。
      
      “我创造的空间很多,经常忘记哪个是哪个,甚至有些都被我遗忘了,如果你找不到门,兴许得等个几天我才能将你带回去。”伯吟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站定,瞬身走之前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好好努力。”
      
      “大仙别走!”
      
      李知夜彻底慌了,这种关系到生存的魔鬼式激发训练,她只在一部英雄题材电影里看过。可她既不是英雄,也不是在电影里。
      
      门...门,门在哪啊?李知夜一边在墙壁上摸索,一边在内心绝喊道。
      
      心绪杂乱的她闭上眼之后,甚至连刚才的那些都看不到了。
      
      无独有偶,连空间里的光亮都尽数不见了,就连温度都急转直下,整个空间活像个冰窖。
      
      现在的她甚至都想说,让自己再多跑几个三千米都行。现在这种关系到温饱和生存的状况,才是最可怕的。
      
      逼人跑步和听课的郑璟音根本不算什么,使得自己陷入这般境地的伯吟,才是真正的抖S魔鬼教练。
      
      她闭上眼,努力使自己静下心,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放弃式的找退路思想,灌满了她的脑子。
      
      就算找不到门大仙也会来救我的,大仙才不会忍心看我饿死呢,对吧?她这么安慰着自己。
      
      “不对...”她终于开始承认现状了,伯吟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认识到只有自己赶紧全开魂眼,才能逃出去的李知夜,以瑜伽坐姿坐在了地上,两只手搭在一起。
      
      能让她身心放松的想象空间,似乎只有大海和那条鲸。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妈妈的某位朋友给她讲了52赫兹鲸鱼的故事,她就开始喜欢鲸这种生物。孤独却从不放弃。
      
      在人生这汪无际的大海里,李知夜就是那只小小的鲸,总爱形单影只地自言自语,妄想着有一天谁能听到。
      
      小时候她很愿意拉着别人,手舞足蹈地说着自己能看到神奇世界。可后来她再也不敢了,因为没人愿意相信她,爸爸和亲戚当她是童言无忌,同学们说她撒谎,老师们因为这个专门给她开了一次□□会,甚至是哥哥李见晨,对她的话都是将信将疑的附和。
      
      因此李知夜很少有真心朋友,直到遇到了郑漓。郑漓告诉她,她的一切自己都能接受,包括她的奇怪。即使后来发现她是一只妖猫,也是李知夜打从心里认定的第一个真心朋友。
      
      安静下来的李知夜,将视觉以外的五感全都放慢。她站起身,四处环顾着整个空间,终于在脚下发现了伯吟说的那个门。
      
      她甚至连欣喜和激动的情绪都不敢有,缓缓地蹲下身,打开了这个难关的门。
      
      -
      
      守在一间房门口的二人,看起来似乎很是着急。
      
      “老爷,知夜现在更需要的是指引,您这方法会不会太...”一向镇定的郑璟音,现在也像是个烫锅上的蚂蚁,来回再门前踱来踱去。
      
      伯吟双手背在身后,手指却不停地敲着空气:“怕什么,要相信她,你不是也说她天资甚优吗?”
      
      郑璟音停下步子:“那您刚才为什么还带了块巧克力进去?”
      
      “我...”伯吟本看向门的视线绕至别处,“我那是随手拿的,才不是给她的。”
      
      “要不老爷还是去看看吧,免得知夜在里头害怕。”郑璟音时常笑着的脸,此刻满是担忧。
      
      “再等等。”淡定的脸上已然爬上些许慌张,“李知夜不是那么胆小的丫头。”
      
      “要不还是...”
      
      郑璟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李知夜常住的那间房门发出咔哒一声。
      
      将门大敞开的李知夜,跑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些许寒冷的雾气。出来时脸上还满是淡然,见到门口二人后,立刻又成了撒娇耍赖的小孩子。
      
      “额啊啊,你们两个魔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