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6

      016.
      
      给李见晨发了条信息,说晚上她要和郑漓吃饭。李见晨表示同意地回了两个字:“嗯,好。”
      
      李见晨短信里说好,其实还是有点小失落的,他恐怕李知夜真的是因为他的呵斥太重,而不想跟他吃饭了。他早就找好了一大堆美食店写在备忘录里,准备趁李知夜还没开学的这几天带她吃个遍。但无奈,他并不是个会表达的人,便只能顺了妹妹的意。
      
      上午还被阴云压着的仓炎山,在傍晚黄昏将至的时候,终于放了晴。
      
      整个学校就在半山腰上,景点就在学校附近不远。跟着郑漓往山里走了一会便到了,没想到伯吟的别墅居然离学校那么近。
      
      李知夜这时才想通,原来这山上半个妖雾都没有,是因为伯吟的结界。
      
      路上李知夜还在学校里看到了熟悉的路灯和垃圾箱,不就是她喝多那晚,伯吟带她来的地方嘛。
      
      这怕是牛轧糖粘出来的缘分吧?李知夜不禁自问。
      
      到达伯吟宅邸的时候,李知夜在庭院门口,嗅到了浓郁的木质香,跟之前扑进他怀里那次一模一样。
      
      二楼月台上的郑璟音,看着李知夜现在站立的位置,正好是伯吟下午来回踱步的地方。
      
      虽不能说对这里有多熟悉,毕竟连位置都是刚晓得,但这里也是李知夜目前为止的人生里,少有的避风塘了。
      
      那回在铁塔上,李知夜是因为不想失去伯吟才爆发的。也是因为那次爆发,她莫名其妙地被劈头盖脸侮辱了一番,还被强制“逐客”,那会的她心里全是委屈和不解。
      
      若是没有那“抱歉”二字,以自己的性格,是绝不会妥协的,如果他今天还和往常一样对自己呼来喝去,一定不会再顺着他。
      
      她也就只能这么想想了。事实上,如果伯吟真的使出强硬手段,她这个怂包是一定会认怂的。
      
      弥漫在客厅的水煮肉片香味吸引了她,当中还混着些土腥味,这李知夜可不会闻错,一定是她最喜欢的蘑菇。
      
      循着味道往厨房走的李知夜,险些撞上在拐角处端着托盘的伯吟,二人见是对方,立刻各自向后退了一步。
      
      “可真香啊。”李知夜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随口夸了一句。刚才在路上下的决心,现在已全然无影。
      
      被夸赞的伯吟为了掩盖自己的欣喜,便摆出一副高傲的态度:“是吗?随便做的。”
      
      “哇,放了好多蘑菇啊,哈哈,真好。”李知夜机械地拍着手,语气里一丁点的灵魂都没有。
      
      “不就是点蘑菇。”嘴上这么说的伯吟其实一直都记得,她小时候经常和父亲去山里采蘑菇,也记得每回她抱着一满筐蘑菇时,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的欢喜。
      
      “哦,我都快不记得了。”李知夜这个机灵鬼,怎么会看不出他放这么多蘑菇的用意,“谢谢大仙。”
      
      伯吟垂眼一瞥,看到了挂在她脖子上的吊坠,是自己给她的,嘴角抹过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谢我干什么,”久违的见到了她的笑眼,伯吟立刻撇过头,些许的粉红爬上了耳尖,“又不是专门做给你的。”
      
      “哦,这样啊。”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李知夜已经了解了他那傲娇又不直率的性格,便故意装作有些失望。
      
      听出她语气里的情绪变化,伯吟怕她真的以为不是做给她的,立刻改了口:“你可得把他吃完。”
      
      也怪不得李知夜能那么快消散心里的阴霾,这么不直爽的风神大人写出的“抱歉”二字,必定是出于真心。
      
      郑璟音手肘撑着月台,望着天上飘来散去的云,若有所思地笑着,并长舒出一口气。
      
      就像之前一样,四人齐聚在餐桌上,只是今天的菜单不太一样,大厨也换了。
      
      郑漓看着一桌子菜,几乎每道菜里都放了蘑菇,还是各式种类的,有些难以下筷地说:“今天这是...菌类全宴?”
      
      “嘻嘻,多好啊。”李知夜把筷子抵在唇边,满心欢喜地瞄着这一桌子好物。
      
      看见她贪食的样子,郑璟音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慈爱地揉了下她的头顶,还往她碗里夹了些杏鲍菇:“知夜爱吃,就多吃点。”
      
      见到他对李知夜如此亲密的动作,连伯吟自己都没注意,他向着郑璟音的视线已变成了刀,还孩子气地将炒杏鲍菇整盘往李知夜那边挪了点。
      
      李知夜受宠若惊地瞄了眼装作无心的伯吟,为了不扫他的兴,战战兢兢地夹了块碗里已经堆满的杏鲍菇。
      
      瞄见她的动作,伯吟尴尬地用清嗓子的方式掩盖自己的得意。
      
      不停往嘴里送菜的郑漓,遮着嘴赞叹道:“我都不知道,原来伯吟大人这么会做菜。”
      
      “想当年,老爷连树皮都能做成美味。”郑璟音故意拍着伯吟的马屁。
      
      听到这种夸赞,李知夜那灵活的小脑瓜只能想起了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怎么感觉吃树皮这事,在小学语文教材上听过?”
      
      “小学语文教材里,”伯吟以为是他的事迹传到了凡人那里,还被编写进了教材,“还有我的故事?”
      
      看着他摇头的郑璟音,深觉自家主人的脑子已经没救了:“老爷,多看点书吧。”
      
      伯吟平常看的书也不少,只是不如郑璟音多,他立刻反击道:“看书多有什么用,连智能手机都不会使。”
      
      “也不知道是谁连手写输入法都找不到。”
      
      “闭嘴。”伯吟拿筷子尾指着郑璟音警告着,“那也比你关不掉音乐强。”
      
      郑璟音不怀好意地笑着问李知夜:“知夜,你今天是不是收到了条彩信啊?”
      
      很久没听到“彩信”这种说法的李知夜,瞧了眼伯吟的眼色,回答道:“...是。”
      
      发觉自己被窥探到隐私的伯吟,立刻瞪大眼睛,提高了音量:“你偷看我手机!”
      
      郑璟音摊摊手:“老爷连锁屏密码都不设,那不是摆着让我看的吗?”
      
      “锁屏密码?那是何物?”
      
      “连这都不知道,老爷还嘲笑我关不掉音乐。”
      
      “你这老古董,平常连电视都不会开。”
      
      “老爷您也彼此彼此,去年刚买回来智能冰箱的时候,您不是还以为冰箱都成精了吗?”
      
      “谁知道现在的凡人怎么想的,连冰箱都制造的要会说话。”
      
      “也不怪您,您就喜欢与世隔绝,自然不懂现代人的生活方式。”
      
      “我与世隔绝?我还天天上游戏和世界人民交流呢。”
      
      听着两个老古董的互相拔高个,李知夜咂舌,用眼神对郑漓说了句:心疼你。
      
      郑漓摇着头回了句:习惯就好。
      
      暮色已至,“剪刀石头布”输了的郑漓和伯吟,在厨房捯饬着洗碗。没什么事做的李知夜,找到了在二楼月台喝茶的郑璟音。
      
      郑璟音见她来,便给她斟上了一盏茶。
      
      她望着放晴的天,悠悠地来了一句:“希望这段时间都别下雨,留到军训的时候使劲下。”
      
      “求人不如求己。”
      
      “嗯?”她偏了一下头,心想郑老师该不会要教自己那些个跳大神求雨的办法吧?
      
      此刻她已经开始想象郑璟音这个美男,穿上草裙在篝火边张牙舞爪蹦跶的样子了。
      
      “雨神乐啸的事,想必漓儿已经跟你讲了吧?”
      
      “只讲了一些。”李知夜点点头,“可惜雨神已故,我想求也求不着了。”
      
      “所以让你求己啊。”杯子遮住了郑璟音的下半脸,他从杯后抬起丹凤眼看向李知夜,“你就不好奇,上次你是怎么救了老爷的吗?”
      
      “我哪敢好奇啊,别真被发现是那什么鸩鸟信徒的后代。”
      
      “哈哈,你不是。”
      
      “所以说我是神仙附体?”
      
      “可以这么说。”
      
      “那...到底是哪位神仙这么眷顾我啊?雨神吗?”
      
      “正是。”郑璟音欣慰于李知夜的聪慧,又接着说道,“现在因为种种原因,元魂隐匿在了你的梦境里。”
      
      “嗯?梦?”看多了电视剧的李知夜,实在没想到还能有藏在梦境里这一说。
      
      “你且细细想想,梦里有没有什么经常出现的人?”
      
      李知夜思索了片刻,能与之对上号的只有一人,“难道是我梦里那个白衣女?”
      
      “白衣?”听见她的话,郑璟音莞尔一笑,“乐啸是很喜欢白色。”
      
      “你确定?”她不敢相信,平常在梦里随性对待的那个人,竟然就是伯吟的姐姐雨神乐啸。
      
      他合上茶盖,笃定地回答道:“老爷昨天进了你的梦境,确认了我的猜想。”
      
      “原来...”她联系起了昨天的梦,转而又担心起了自己,“雨神那么强大的元魂,躲我梦里会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啊?”
      
      “不必担心,生理上来说,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除非...”郑璟音卖关子似的顿住。
      
      “除非什么?”
      
      郑璟音话锋一转,看似毫无关系,实则是在诱导:“近些天的天气,你可否觉得有些怪异?”
      
      “嗯,一会晴一会雨,一会又阴云密布的。”
      
      “恐怕这怪异,都是依你的心情而定。想必就是那次救人心切,打开了你的梦境和凡身之间的门。”
      
      李知夜慌了神:“打开这门会怎样?”
      
      “喏,就像现在这样。”
      
      他指的天边的远处,正聚着一团越变越大的云,李知夜惊讶地张开了嘴:“这是我造成的?”
      
      “正是。”
      
      “要...要怎么才能控制啊?”
      
      郑璟音的诱导成功切入了正题:“修习魄术,勤加练习,以你那聪慧的小脑瓜,不日便能掌控,到时候老爷施风,你布雨,这块风水宝地又将是一片繁荣。”
      
      “啥?修习?布雨?”
      
      “他的意思是,”用顺风耳偷听二人对话的伯吟,还是忍不住插进了二人的对话,“要你做乐啸的新替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