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014.
      
      青岁用手边的舀了一点万花盆里的水递给伯吟,可那酒杯里还装着烈酒:“来吧。”
      
      接过酒杯的伯吟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青岁期待地看着他:“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话还没说完,伯吟就向后昏了过去。
      
      “哎哟,”眼疾手快的青岁接住了如烂泥般瘫倒的伯吟,“怎么见效这么快?”
      
      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刚才给伯吟喝的那杯子里还装着酒:“哎嘿,失误失误。”
      
      -
      
      伯吟在一片漆黑中睁开眼,眼前是一个半地下的楼。他将楼里看了个遍,却没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楼里很宽阔,一共有六层。前两层是她人生经历的组合,比如她家所在的小区和她上过的学校接在一起。中间两层是她曾去过却记不太清的一些地方。第五层是一汪无境的水,里面游着一条巨大的鲸鱼。最后一层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清晰,是一个纯白色的空间。
      
      走到第四层的时候,他看见一棵开着白花的海棠树,海棠树下有一个带着孩子的短发女人,围绕在她们周围的是几只白色蝴蝶,和几只蓝色的蝴蝶妖雾。
      女人蹲在孩子旁边,指着蝴蝶妖雾与孩子嬉笑着。
      伯吟还有些记得,那就是李知夜的妈妈。
      
      什么也没找到的他站在白色空间的走廊中央,长叹出一口气。
      
      “这千年间,怎么你也渐失了少年气息呢?”
      
      这熟谙的声音忽然在伯吟的脑内响起,他四处张望,却不见有任何人的踪影。
      
      “可别学郑璟音成了少年老成。”
      
      他在白色空间里奔跑着搜寻,却始终什么也没见到。
      
      “不注意保持少年感的话,当心变成应容老儿那副老态龙钟。”
      
      正是乐啸的声音,从她说第一句话开始,伯吟千年间的思念和埋怨就涌至身体的各处。
      
      原来李知夜真的是乐啸的有缘人,原来应龙不是在糊弄自己,原来对乐啸元魂的噩梦之刑已经终结。
      
      已四处寻遍的伯吟,深吸一口气大声呼喊着,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姐姐!”
      
      回声骤停,他嗅到背后传来了熟悉的桂花香。
      
      “终于不再直呼我大名了?”
      
      这次的声音终于不是来自脑内,而是真实地传进了耳朵。
      
      似是故人归,伯吟有些莫名的紧张,迟缓地向后转了过去,终于见到了那千年间的思念。
      
      “是不是太久没见,像见到了新人啊?”
      
      面前的人,将及腰长发以一根细绳绑着,垂在右侧的肩上,不施粉黛的她依旧朱唇点颜,一副恬静安好的模样。
      
      乐啸歪着头看向眼神直了的伯吟,甜笑着向他张开双手:“嗯?是要来个久别的拥抱吗?”
      
      “谁要你抱啊,”被环抱住脖子的伯吟,额头抵在她的肩上,语气听起来就像个叛逆时期的少年,“又不是小孩。”
      
      “是啊,你不是小孩,是姐姐永远的少年。”说着又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有些依依不舍地挣脱了她的怀抱,伯吟嗔怒地抱怨着:“你是最不称职的姐姐。”
      
      乐啸温柔地抚上他的脸,细细打量着:“是啊,所以才成就了一个最称职的弟弟。”
      
      “这千年间,就为了赎回你的魂魄,我都已经成那五只猛兽的刽子手了。”
      
      “辛苦了。”拇指拂平他眉上的山峰,乐啸认真听着他的埋怨,她知道这千年间伯吟替她受的委屈,也知道他已经历过几次等待无望。
      
      “你是怎么从魇君那里逃出来的?”
      
      “见我出现在这里你还不明白吗?知夜就是我的有缘人,她在娘胎里做了个纯净之梦,这才将我救了出来。”
      
      伯吟不敢想象整整千年都活在噩梦里的滋味,问道:“那这千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还有什么比遭信赖之人背叛更痛苦的吗?”
      乐啸笑着,眼睛里却找不到分毫的欢欣。她曾为翎启点魂,教他魄术,带他游遍四海,与他互生情愫,对他的信任非同一般,可谁曾想他那时的背叛却来得如此突然。
      对于重情重义的乐啸来说,比起噩梦之刑,被心爱之人辜负才是更可怕的酷刑。
      
      “我带你逃出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乐啸否定着他的想法,轻缓地摇了摇头。
      
      伯吟微张着嘴,难以置信地降低了眉毛:“那你就要将元魂一直藏在这丫头的梦里吗?”
      
      “知夜是你我的有缘人,现下我的天地魂还未被赎回,躲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乐啸微颔着下巴,向上仰看的目光里是温柔的请求,“你千万对她温柔点,她可是我的宿主。”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说这话的时候,伯吟向一边轻摆了下脑袋,是埋怨的含义。
      
      “我的傻弟弟,千年不见,竟连你姐姐的元魄都不认得了。”她苦笑着敲了下他的脑袋,“你这榆木脑袋,一点长进都没有。”
      
      “璟音都猜不透,我又能猜透几分?”
      
      “谁告诉你郑璟音没猜透了?他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伯吟忽然想起以前,自己被乐啸和郑璟音耍的团团转的时候:“你与他也并无区别。”
      
      乐啸安抚似的摸着他的头发,笑得宠溺。
      
      他想起了另一件正事,立刻焦急地抓住乐啸的手:“你一定知道,怎么才能从应龙大人那里夺回你的天地魂?”
      
      “现在...”
      
      门吱呀被推开的声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门后探出一个小女孩的脑袋,是小时候的李知夜。她呆呆地望着二人,似乎是没想到伯吟会出现在这里,惊愕地向后跌坐在了地上。
      
      随即纯白色的空间,和乐啸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伯吟的感知也开始逐渐清明。
      
      还没听完姐姐解答的伯吟,向前伸出手胡乱抓着,却什么也没抓到。
      
      伯吟睁开了双眼,眼前是青岁贴得很近的脸,手里还扬着一根眉笔。
      
      “哎哟,”见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青岁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将手背到了身后,“你醒了啊?”
      
      伯吟没搭理他的话,起身推开了他,头疼欲裂地扶着额头,片刻便瞬身回到了他的宅邸。
      
      天色已然昼亮,他到了府上,将自己锁进了屋里。
      
      没想到李知夜居然真的是他寻了千年未果的有缘人,可现在这个有缘人已被他赶走,说了那么多过分伤人的话还不够,还拿刀指着她、威胁她。
      想到这些,他懊悔地握紧了拳。
      
      没事的,那丫头肯定还会因为有难而召唤自己的。不,这几日她可一次都没再找过自己,兴许是躲在家中的结界里不敢出门?
      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胸口,才想起自己已将可护身的海蓝赠予了李知夜。
      
      懊悔和急躁积在了发干的喉咙里,他急切地需要水来缓解。
      
      刚睡醒的郑漓正在伸懒腰,看到伯吟从楼上下来,打了一半的哈欠被笑意遏制住:“哈哈哈,伯吟大人!”
      
      “你笑什么?”伯吟全然不知自己的脸上被画满了图案,“郑璟音呢?”
      
      “找我?”郑璟音吹了吹提着的汤勺,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却还是被烫到,“见到了?”
      
      听见郑璟音俨然全知的语气,伯吟咬着牙说道:“你果然知道。”
      
      他一口饮尽汤勺里剩下的汤,不知是因为汤不够味,还是因为伯吟不如想象般聪慧,他惆怅地摇着头:“我给过老爷提示了。”
      
      “乐啸说的果然对,你就是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日日都盼望着老爷能快些成为全知全能的风神,”他故作委屈地看向伯吟,谁知他脸上居然全是涂鸦,“噗,可谁想...”
      
      “你嘲笑我?”
      
      他憋不住地爆笑了出来:“哈哈哈,不如老爷先去照照镜子洗把脸?”
      
      伯吟一头雾水地到了浴室,看到镜子里的脸上竟被画满了涂鸦。
      额头上一个大写的“王”,一只画风清奇的乌龟,和一只不知是鸟还是鸡的图案,分别在两边脸颊,空白处还被填满了恶趣味的四芒星和桃心。
      他咬牙切齿地朝东边咒骂了一句脏话。
      
      远在东边的青岁,看着手机上刚才拍下的伯吟,笑着笑着就打了个喷嚏。
      
      洗完脸的伯吟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屁股着火似的瞬移去了李知夜家。可飘在窗户外的他,只见到了她排到夜班的后妈。
      
      又去了几个她常去的地方,却哪里都寻不到她的踪迹。
      
      “你说伯吟大人和知夜闹掰以后的这些天,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郑漓看着躺在庭院里抱着书一页没翻的伯吟,问着一旁的郑璟音,“前些天在家里来来回回走,今天又消失得这么频繁。”
      
      郑璟音瞥了眼强装镇定的伯吟:“知夜不召唤他,心急了吧?”
      
      “所以他去找知夜了啊?”她诧异地抬起眉毛,“可知夜昨晚已经到大诏了啊,她和我考得一个学校,要不要去告诉大人啊?”
      
      他拉住准备从沙发里爬起的郑漓,坏笑着竖起食指抵住嘴唇:“嘘,静观其变吧。”
      
      在庭院的阳伞底,一行字也没看进去的伯吟,将书扣在脸上,降低了对周围的一切感知,脑子里一半是与乐啸重逢的喜悦,一半是不得见李知夜的焦躁。
      
      混着矛盾,他闭上眼浅睡了过去。
      
      隔了不知多久,睡醒的他将滑落的书接住,树林那边出现了熟悉感,这感知都让他怀疑自己是否还没清醒。
      
      不远处灌进他耳朵的怪异铃声,却打破了他这个想法。他警惕地站了起来,那条石板路可不是凡人看得见的。
      
      朝铃声的方向望去,迅速堵住了来者的去路。是那个使他焦虑的李知夜。
      
      李知夜对他的态度里带着惧怕,只说了几句陌生感十足的话后,就一溜烟跑了。
      
      伯吟本想追上去,可脑子里回荡起乐啸告诫他,要他对知夜温柔点的话,就停了下来。
      
      走之前她还说了句,有什么事短信联系。
      
      他愣在原地思考了半响后,快步走向二楼中厅的沙发找到了郑漓。
      
      此时的郑漓正在和李知夜互通消息,相约下午一起去报道。
      见伯吟来了,她赶紧将手机藏到背后,尽管她已经知道伯吟想找李知夜,可毕竟“往后不许再她扯上干系”的命令还未撤回。
      
      畏畏缩缩地看向伯吟:“伯..伯吟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伯吟别扭地将一沓现金递到她面前:“去,下山给我买个手机。”
      
      “啊?”郑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机?”
      
      “就你现在用的这种。”伯吟指了指她背后藏着的手机。
      
      “可是大人...现在都用二维码了。”她恭顺地双手接过现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又立刻改了口,“呃...只要是钱就行。”
      
      “‘二维码’是什么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