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救命

作者:高血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013.
      
      高高的落地窗外是繁华城市夜晚的灯红酒绿,配合着屋内现代轻奢的风格,别有一番品质的味道。
      
      屋内没开灯,青岁坐在酒柜旁的吧台前看着夜景,百无聊赖地独酌着。映着灯火的落地窗前,忽然出现了个人影,吓得他一猛子晃出了杯中的酒。
      
      “青岁。”人影唤着他的名字,仅看见轮廓他便认出了是何来者。
      
      他无奈地拿纸巾擦拭着被酒沾湿的手:“我求求你了伯吟,下次能不能礼貌点,移形到我家门外敲个门再进来。”
      
      “你家门外有监控。”
      
      “怕什么?五方神兽的神奉天干地支里,哪个不会点黑客技术?”青岁说起这个就有点生气,“你这近二十年天天给他们增加工作量,还差这点?”
      
      为了维护此世与彼世的秩序,五方神奉不得不身兼数职,其中一项就是将凡人所理解不了的怪象视频记录清除,再将他们的记忆篡改。
      说来也奇怪,从前只要无事,伯吟从不愿踏出仓炎山半步,可近来却频频于凡人堆里使用魄术,毫无预备的五方神奉只得时常为他一人加班。
      
      “青忆姑娘怎么样了?”
      
      “养着呢,还没醒过来。”青岁瘪着嘴,拉起了警戒线,“问这干嘛?你可别打我家神奉的主意。”
      
      “你以为谁都像你,到处拈花惹草。”三步并两步的伯吟走到吧台前坐下,“我找你来是有事。”
      
      青岁有些鄙夷地瘪起嘴:“想你也不是过来跟我对饮的。”
      
      不想再和他闲扯的伯吟直接切入了主题:“你现在还有梦入吗?”
      
      “干什么?”青岁不解地歪头看着他,“你也想把凡人的梦当电视剧看啊?”
      
      “才没你那怪癖,”对于青岁这个话唠,伯吟不想再废话,直截了当地切入了话题,“我有急事。”
      
      青岁见他正经的模样就突然起了玩心,倒了杯酒放在他跟前:“想用我梦入可以,你得先跟我喝一杯。”
      
      受不了青岁散漫的态度,伯吟推开酒杯,不耐烦的情绪贯穿了他接下来说的所有话:“你快点。”
      
      玩心被浇灭的青岁皱起一边的唇角:“切,还想再看看沾一滴酒就喝倒的傻样呢,想当年你才喝了一杯就...”
      
      伯吟打断他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少废话。”
      
      青岁受不了他字如珠玑的命令:“你瞧你这是拜托人的态度吗?”
      
      见他这么磨叽,伯吟只好使出了杀手锏:“上次那笔帐我应该找谁算?应龙大人吗?”
      
      “我这就去给你取。”
      
      青岁立刻收起了逗趣的态度,从椅子上跳起往里屋跑去,片刻便端来了装着水万花瓷盆。
      
      伯吟看着瓷盆:“怎么用?”
      
      “喝一口就行。你先说你要什么样的,噩梦?清醒梦?还是...”说着还顿了一下,挑丨逗似的扬起眉毛,不怀好意地笑着,“春梦?”
      
      “啧。”伯吟咂舌,锋利的眼刀剜向他,“我要找上次救了你我那丫头的梦。”
      
      “就上次那个使出雨神元魄的姑娘?你要窥探人家隐私啊?”
      
      伯吟突然凛冽起了眸子:“你没四处跟人说起吧?”
      
      青岁立即澄清道:“当然没有。”
      
      “那就好,你快点,我很急。”
      
      “你得确定她已经睡了。”
      
      “这么晚了,该睡了。”
      
      “你提前知会那姑娘了吗?”
      
      “没有。”
      
      “那你进去可千万别被梦里的她发现,不然会被‘强退’”
      
      “别废话了。”
      
      “你这急性子怕不是要完蛋哟,”青岁从手边的柜子里取出一张木色的纸,手指沾上水准备往纸上写字,“生辰八字报给我,你进去自己找吧。”
      
      -
      
      在大诏的第一晚,李知夜住进了哥哥李见晨和他兄弟朱颜一起攒钱开的客栈里。对仓炎山莫名其妙的熟悉,在昨晚突然就消失殆尽,可能是攻略上的照片看多了吧。
      
      昨天环漾海可真是累坏了。漾海虽称作海,但其实就是一汪湖。
      
      这一带连妖雾都没有多少,比起妖雾四伏的北和,可真是清净。兴许就是这纯净的漾海,保护着这里不被世俗污染。
      
      “收拾好了吗?”李见晨敲了敲李知夜半敞着的客房门。
      
      李知夜蹬上鞋:“好了,背个包就能出门啦。”
      
      见她往外走着,李见晨转身去了隔壁:“我去叫朱颜。”
      
      李知夜在镜子前整理着仪容,视线撇到垂在胸口的吊坠,便勾起了昨晚的梦,心气不平地将其塞进了领口里。
      
      她昨晚在梦里正和妈妈玩得开心,突然出现了个极速飞奔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跟着身影追了过去,却发现那个人在和经常梦到的女人说着话,她躲在门后看着,最后看到那人转过了脸,是伯吟。而后李见晨的敲门声就惊醒了她。
      
      这可恶的伯吟是给了自己多大的精神压力啊。李知夜愤愤的想到。
      
      外头的天气如昨天下飞机前那般,又开始变得阴郁。
      
      “他怎么比我一个女生还慢啊?”
      
      “老毛病了。”
      
      语毕,李见晨就敲开了朱颜的屋,没一会就揪着他的耳朵出来了。
      
      “哎哎哎,轻点轻点。”朱颜挣脱了李见晨的摆布,看到李知夜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哟小知夜,今天又收拾得这么漂亮是给我看的吗?”
      
      听见朱颜又在调戏自己的妹妹,李见晨平静面容上的额角青筋立刻鼓起一个小包,朝他背上就是一掌,随后朝车边走去。
      
      李知夜跟上前边的李见晨,回头朝朱颜得意地吐了下舌头:“略。”
      
      朱颜装作生气的样子跟着并排的二人:“瞧你们这兄妹俩,一天就会欺负我。”
      
      上了副驾的李知夜不示弱地回应道:“瞧你这个社会人,一天就会嘴贫。”
      
      平常都坐在李见晨副驾的朱颜,现在没了地位只能坐后排,趴在前边两座的中间问着兄妹俩:“今儿去哪儿啊?朗桥?”
      
      李见晨发动了车:“仓炎山。”
      
      一听见仓炎山三个字,朱颜立刻缩回了后边,脸上露出了嫌恶:“天气这么差,咱就别去了吧。”
      
      “马上就晴了。”李见晨指了指天上几处薄云,薄云缝里透着一束束阳光。
      
      “我...我肚子疼,不想去了。李见晨你停下车...”
      
      李知夜转头看着后排有些不情不愿的朱颜,奇怪的问道:“那不是著名景点嘛,而且我学校就那在上头,刚好去熟悉熟悉。”
      
      李见晨瞥了一眼倒车镜里闷闷不乐的朱颜:“不想去就在山下等着。”
      
      朱颜扯过背的抱枕圈在怀里,一脸不情愿地看向远处的仓炎山,深叹了口气。
      
      仓炎山果然是个好地方,爬了一路连半只妖雾都没见到,这应该就是纯净的力量了吧?李知夜这么想着。
      
      深嗅着山里的清新的空气,忽然感觉这里似乎弥漫着某种熟谙的气息,越往山上走越浓。
      
      刚到第一个休息站时,朱颜突然说不想爬了,还满脸的嫌弃。
      
      李见晨看着赖在长椅上的朱颜,命令道:“起来。”
      
      “不起。”朱颜活像个耍赖的学龄前儿童,牢牢抓着长椅背。
      
      看着耍赖的朱颜,李知夜忍不住吐槽道:“敢情朱颜哥你这练得都是观赏型腱子肉啊?”
      
      “身体越强壮的的人越容易缺氧,”朱颜装作很累地喘着粗气,“你俩自己上去吧,陪到这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李知夜对他没了脾气,只得询问李见晨:“要不哥你留这陪会朱颜哥吧,也没多少米了,我去去就来。”
      
      “那...你注意点,”天色还早,李见晨见指示牌上写着只剩几十米的高度,便顺了她的意,“看完了赶紧下来。”
      
      没了朱颜的拖累,李知夜跨着台阶三下五除二地就到了观景台。
      
      拍了好些照片以后,那个夕阳红旅游团已经下山去了,因为已经快到中午,更多的旅游团和游客拥挤着山上的楼梯。
      
      李知夜见挨着山梯边上有条向下的石板小路。她有些奇怪,为什么没人走这条小路。一向讨厌人多的她也没多想,便走了上去。
      
      越走越觉得离刚才上来的山梯越远,那种熟谙的感觉,在吊坠紧挨着的胸口漫开。终于在她觉得自己迷路的时候,看见了被树挡住的一处屋子露出的角,以为那是李见晨和朱颜歇脚的休息站,便快步跑了过去。
      
      被树遮盖的屋子终于露出了全貌,那不是休息站,而是一栋别墅。见到别墅全貌的李知夜,慌张地握拳堵住了嘴。
      
      别墅的庭院里,是那个熟识的身影,躺在阳伞底下,拿摊开的书盖住了脸。
      
      他稍稍起身接住了从他脸上滑落的书,下垂的眼尾透露着些许的急躁。
      
      李知夜从没想到住了几天的别墅居然在仓炎山上,更没想到会再见到伯吟。赶紧放轻了脚步向后退着想逃跑,可手机铃声却在这时不争气地响了。
      
      手机自带的经典机器人铃声,在这寂静的林子里显得尤为突出。
      
      伯吟警惕地站起望向铃声传出的地方,却只看到个举着电话落荒而逃的熟悉背影。
      
      瞬身堵住了来人的去路:“喂。”
      
      没收住速度的李知夜险些撞进他的怀里,她低头不敢看他:“那个...先生,能让让吗。”
      
      “抬头。”他强装着冷漠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欢欣。
      
      她抬起头看到了伯吟的横眉,吓得她立刻迈着最快的速度绕开他,边跑边喊道:“我错了我错了,打扰到您休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伯吟明明就想挽留她,可揣在兜里的手还是没来得及伸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已经跑远的李知夜头也不回:“有...有什么话短信说吧。”
      
      可是伯吟没有手机。
      
      昨晚进入了她梦境的伯吟,已经明白自己错怪了她,也知道了她就是乐啸的有缘人。今早去她家想跟她说清,却发现她不在,没想到中午她却自己送上门了。
      
      -
      
      伯吟曾亲眼看到李知夜出生,自然熟识她的生辰八字:“李知夜,女,己卯,丁丑,乙酉,乙酉。”
      
      青岁纸上写下这八字,轻放在水面上。只过了片刻,那张纸就像有千斤重似的,沉没在了变得深不可测的水里。
      
      水面上跟走马灯似的,快速闪过了她创造的梦境,即使一闪而过伯吟也看到了自己,还有乐啸的模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真羡慕知夜有个话少的哥哥...
    伯吟:那个...知夜...抱歉...
    李知夜:傲娇一时爽的下一句
    伯吟:追妻...
    话说,你里风神要火葬场警告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