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太监她权倾朝野

作者:安二十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天人

      摄政王没有实实在在的回答慧静的问题,而是话锋一转,说:
      “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十五年前狼图国使者之死一事,是怎么一回事吗?”
      广钰忍不住了,搭话道:“其实我们老早就想问了,可是皇叔你没透露的意思,我们也就没问。”
      摄政王回过头,看见慧静和广钰殷切的目光,温和道:
      “之前不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年岁太小,如今,你们要承担社稷的大任了,恰好这事有了新的进展,索性一并告诉你们吧。”
      
      他手中把玩着一个梭子,将整件事情娓娓道来。
      “大约是五年前,朝廷在各地安插的密线传来一则消息:退隐江湖多年的第一高手顾三娘疑似重出江湖,重新在各地有所活动。”
      慧静常年待在宫中,对江湖没有概念,却是好奇了:“江湖第一高手竟是个女子?”
      摄政王说:“是。是不是真的第一高手有待商榷,可是江湖里排在前列的高手都认这个第一高手,那就自然说得上第一高手了。”
      小安子听后也是暗自惊奇,她对自己的姓氏格外敏感,眼下这位天下第一高手居然和她同姓。小安子在心里板着手指头算,五年,恰好是她进宫那年。
      广钰问:“这顾三娘有何厉害之处,竟称得上第一?”
      他这几年帮着摄政王处理公务,对朝廷、江湖,乃至整个世界都有着一些了解,这江湖上的草莽汉子,称得上武林中人的,对付起未习武的地痞流氓,仅靠双拳便能打趴下十来个。若是对上服役多年的甲兵,双方各有武器的情况下也能以一敌三不落下风。武林中人如此,其他武林高手就更不用说了,那第一高手该厉害到什么程度?
      
      朝廷和武林形成了对立和统一,一方面朝廷也有大内高手坐镇,另一方面武林自有武林的规矩。在一些穷乡僻壤,朝廷管不了的地方,武林的规矩好使。再加之武林的活动范围永远都远离朝廷,武林中人亦不常与朝廷中人打交道,这股民间力量的固有存在也影响不了大凉朝廷的统治,更何况武林中人也不会治国,双方就这么奇妙的共存了。
      摄政王此刻却又说起了其他:“你们可知,大凉乃以剑为尊。”
      广钰颔首道:“剑乃君子之器,百兵之王,攻守兼备,为武林中人所喜亦很正常。寻常君子亦会佩剑,以彰显其翩翩气概。”
      摄政王突然说道:“然而这位第一高手却是用刀的好手。传闻她的刀式只有一招,名唤‘咫尺天涯’,刀既出,无迹可寻,无处可挡,不知多少英雄豪客败在这一招之下。”
      慧静咋舌:“这么厉害?不过这位顾三娘难道年岁颇大?竟能打败老一辈的高手成为天下第一?”
      摄政王笑道:“非也,五年前她也只是三十多岁,不比我大。”
      慧静叫奇:“那她难道是自娘胎里开始修炼的武功?怎会如此厉害?”
      
      摄政王:“虽则不是,可是倒也差不多。江湖中盛传有一种奇药,此药唤作‘苍生’,只能由未习武之人服用,若是修炼出一丝内力,服用此药亦会经脉寸断、骨骼全废,成为一个废人。”
      慧静第一次听这种带有传奇性质的传说,很兴奋的搭话道:“这药有如此严重的副作用,那是不是很厉害,吃一颗就能抵得上别人十年苦修?”
      摄政王回道:“那倒不至于,不过这药说起来比抵十年苦修要厉害得多,但也可能一点儿用也没有。这药只有一颗,乃是世代相传,吃了此药就好比师傅为徒儿施加了灌顶大法,功力全在这颗药里,不仅是师傅的苦修,甚至连历代师傅的苦修都在里面。
      若顾三娘真的服用了此药,那她的内力至少以几十、几百年计算,自然是无人能敌。最起码也是内力无人能敌。”
      慧静一脸纠结:“这药若是吃了,又怎么给下一个徒儿吃呢?难道像是妖怪那样结出内丹么?”
      
      摄政王哈哈大笑:“妖怪自然是不曾有的,这‘药’自然也只是个说明,他们以何种方式传承,具体以什么传承,甚至有无这个传承,都只有他们知道。传闻这种传承一生只能传承一人,并且也只能由‘苍生’的持有人主动传与下一代徒儿。
      江湖当中自然对这种说法半信半疑,还有些不入流的蟊贼想要杀死顾三娘,以此获得‘苍生’,从此一步登天。”
      慧静有些不解道:“顾三娘有常人修炼几甲子的内力,朝廷难道不怕她做出对朝廷不利的事情来么?”
      广钰却突然搭话道:“这顾三娘难道和十五年前狼图国使者之死有莫大的关联?”
      摄政王抚掌颔首:“是也,狼图国使者十有八九是顾三娘杀的。她当时是天下第一高手,杀个人不留痕迹也是想当然的事情。”
      慧静恍然大悟:“是了!我们之前就猜测这事是高手所为,可是顾三娘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她不是中原高手么?”
      
      摄政王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开了话头: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大凉与狼图的矛盾便有了苗头。”
      广钰和慧静闻言多多少少有些惊讶,在他们的想象之中,狼图国使者之死之前两国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虽说不上蜜里调油,可总算得上友邦。
      “狼图若有了些实力,便觊觎中原,他们的先祖也曾挥鞭南下,试图征服整个大凉当做他们的牧马场。然后就是战争,把这只狼打怕了,打伤了,它就会自己回去舔舐伤口。你们的父亲,也就是先帝,生前正面临着狼图强大的这一周期。”
      慧静忍不住问:“那为什么不干脆灭掉狼图呢?”
      摄政王淡淡的回道:“一个民族可以被征服,但不能被磨灭。马背上的狼图更是如此,大凉难以征服草原上的狼图,就算征服了也难以统治,就算统治也难以磨灭他们民族的特性。只要他们在草原一天,他们就是狼图。”
      
      顿了顿,他的语调高昂了些:“你们的父亲想改变这一切,战争是永无止境的,这些对于大凉来说也毫无意义。如果能和狼图达到一种相对和平的关系,联姻、和亲、两国称兄道弟似乎也并无不可。
      但狼图的野心也是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在狼图国使者之死一事发生后,其实局势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直到他去世了,这件事才变得不可控起来。”
      慧静他们默然,摄政王显然在怀缅他们的父亲,而父亲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唯独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认识这个符号,却不懂他的意义。
      摄政王轻笑:“所以说,狼图意图染指中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中原高手杀了狼图国使者也不是一件坏事。”
      慧静有些急了:“这怎么不是一件坏事呢,本来两国还能缓和几年,可是现在就将开战了呀!”
      摄政王反问:“难道维持虚假的关系狼图就不会开战了吗?狼图国使者之死一事已经过去五年了,你可见狼图有什么大动作?慧静,你要知道,国家的和平靠的是自身的实力,而非外交。”
      
      慧静若有所思:“若狼图国使者真是顾三娘所杀,那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又为何一声也不说就此离去?她能在京城杀人不着痕迹,朝廷就真的不怕她偷偷潜入宫么?”
      慧静又问出了这个疑惑,这次是广钰回答的,他轻咳两声,说:
      “慧静,可能你对于武林中人有这么一些误解。毫不客气的说,天下高手,朝廷独占一半,这一半还只是朝廷的粗略估算,实际情况可能更多。我上次翻卷宗就看到一件事情,说京城有一捕快赶赴江南办案,途中在酒楼遇见五个人,双方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他把这五个人抓了起来,后来才知道这五个人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江南五怪’。”
      广钰一脸忍俊不禁的笑意。
      慧静呆了呆,想象这个奇怪的画面:京城捕快去江南办案,路遇一家酒楼就进去吃饭,隔壁桌的五个中年大爷打扮奇怪,一见来了个穿捕快飞鱼官服的人,自然少不得调笑一番,这京城捕快在京城活动哪里受到过这种消遣,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五个老怪打趴下了,押送到地方衙门才知道是什么络子“江南五怪”,那京城捕快也是讶异得很。
      整个场面滑稽又可笑,却又真实的反映起所谓江湖的真实状况。
      
      广钰说:“这下你知道了吧,顾三娘若是来宫里,绝对有来无回!”
      这一下就把慧静对于江湖的幻想击破了,他恹恹的应了声“哦”。
      摄政王把慧静和广钰叫来当然不止是为了说这个事,剩下还有一些事情还需要他们配合,而且,这个帝国也将交给这逐渐成年的两兄弟了,现在铺垫,也正是时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