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太监她权倾朝野

作者:安二十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五年

      风从门廊外吹进来,门廊上挂着的红灯笼被吹得摇摇晃晃,磕磕碰碰敲在墙上。小安子一手扶着帽檐,忽的有些愣神。她的面容大了五岁,五年的时光像是催熟剂,她的脸蛋像一颗毛桃,她的眼睛像葡萄,她的嘴唇像樱桃。宫里相熟的姐姐经常会抱着她,摸着她的脸蛋说,好俊俏的人儿啊。
      五年过去了,小安子今年十三岁了。
      朝廷依旧没发生什么大事,昔时公子哥那句“不知朝廷想法”放在如今也很合适。有关于狼图国的消息也好像自那天宴会之后就如烟一般散了,宫里又回到以往那般世事无可撼动的模样。
      只有贴近皇权的中心,又能出去采办的小安子,才能从和平的气氛当中,察觉到一丝诡谲。
      
      “安公公?安公公?”眼前的侍卫连连呼唤好几声,这才把愣神中的小安子给唤醒。如今能叫她小安子的人也不多了。
      小安子回过神来,连忙说:“昨日没睡好,今日竟是有些走神。”
      侍卫满面笑容:“不打紧不打紧,这你可收好。”说罢递过去一个小牌子,银灰色,铁质。
      “谢谢则个了。”小安子伸手去接牌子,手里多了一张粉白色的小手帕。
      侍卫喜笑颜开的接过手帕,小安子又说道:“香姐姐托我交给你的。”
      “她还说了什么?”侍卫喜不自胜。
      “香姐姐呀?哎呦,起初什么也不肯说,待我再三确认没有话要带给你了吗?香姐姐才羞答答的用手帕遮住脸,你是没看见,她脸红的呀……”小安子使坏故意吊起侍卫的胃口,引得侍卫连连追问:“她说什么了?她说什么了?”
      “‘等我’”
      侍卫听完一颗心都醉了,他仿佛看见心爱的女子站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用手绢遮住害羞的脸庞,用柔的能把铁化成水、把情郎化成水又化成铁的声音说道:“等我”。这哪里是叫他等她呀,她这样说只会教人恨不得马上去见她好吗。
      小安子捂着嘴偷笑,正好衣服就出宫门了。香姐姐的限期今年就要到了,限期到了就能出宫正常嫁人了,一般来说宫女离开宫归回原籍也不是每年都会有的政策,通常都是作为仁政和恩赐实施的。摄政王如今每年都会裁减一部分适婚的宫女,使她们归回原籍,可纵然如此,宫女们嫁人依然还是一个大问题,一般人怕招惹宫中辛密,也不敢娶。
      香姐姐机缘巧合下与侍卫相识,互相也有了好感,双方都只差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而现在,就由小安子代劳了。
      
      走出宫门,随着宫门缓缓合上,小安子来到了墙外的世界。墙里墙外也许是两个世界,墙里的世界自然不必多说,墙外的世界多少多了几分生气。
      这是小安子第十几次出来采办了,说是采办其实也不属实,她根本不属于采办司,也无需向采办司交差,她出宫游玩一番,然后带点什物,只要不是太多太可疑,侍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小安子拿着一张清单向着大街走去,整个京城的格局当然是以皇宫为中心的了,皇宫附近就是京城最繁华的那条街道,那里有最热门的小说铺子,有不远万里穿过沙漠的西域商人,有时下最新的款式布铺,有名气最大的酒楼。
      小安子这次出宫,除了来游玩一番之外,其实也是为了给相熟的几位宫女姐姐带上一些小物件。
      
      时值春日,小安子散漫地在街道上走着,她不急着去采办。
      街上,各式各样的吆喝声不断,你可以看到升腾的热气和人们随之而来的笑脸,这是一种皇宫所没有的生活的气息。
      小安子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对所有事物都觉得很新奇。
      忽的,旁边传来一声呵斥:“哪来的小酒鬼?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没钱还来喝酒?快滚!”
      一个青年男子扑通一声被人抛到在地,一旁像是掌柜又像是打手的魁梧汉子正是说话者。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酒!酒啊!”那个青年男子嚷嚷道,一边拿起已经空了的酒瓶试图往嘴里倒进几滴没喝完的酒。
      “呸!也不知从哪里逃亡过来的酒鬼,真是晦气。”魁梧汉子不满道,说完就走回店里了。这里是京城,他也不能当街就打人,只能怪自己运气太差,看这个少年郎衣服整齐,没想到兜里竟一文钱都没有,真是稀奇。
      “酒,酒啊!”那个青年男子还在嚷嚷,小安子好奇的打量着他。他脸上有淡淡的青白胡须,但脸蛋却是极为稚嫩,面容秀气,身穿青衣,乍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位邻家的哥哥,这位哥哥做什么都不稀奇,他可以是书生,也可以是铺子里的小帮工,甚至可以是码头上卖力气的小力工。
      可唯独不像是一个醉得躺倒在地的人,而现在,这个人正躺在小安子面前。
      
      “喂。”小安子想了想,叫了叫他。
      那人飞快的睁开一只眼睛,看见小安子的方向后又飞快的闭上,然后他一下跳着站了起来。有些鬼祟的说:“他走了吧?”
      小安子恍然大悟:“哦~原来你装醉!”
      “嘘~”那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嬉笑道:“好哥哥,别告发我,我是真的没钱了。”
      “你没钱喝什么酒啊?”小安子好奇道。
      “初来贵宝地,荷包却被人偷了,无奈只能来酒家‘化缘’一下,吃顿酒饭了。”他话说的嬉皮笑脸,小安子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是见他穿着打扮也不像如此落魄之人,心里也就信了三分。
      她皱了皱小鼻子:“那你怎么样也是一个酒鬼。”她不了解酒鬼,只是对其莫名没有好感:“我要走了。”
      说完她便转身要走。
      “诶诶,你要去干嘛?我们可以一起去嘛。”那人连忙跟上她。
      
      “我要去买点东西,你跟着干嘛?你又没钱买。”
      那人嘿嘿笑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眼力见还是有的,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小安子打量了他一眼,完全没看出来这竟是个走遍大江南北的人。她半信半疑道:
      “真的?那你去过哪些地方?”
      那人打了个哈哈:“我去的地方可多了,北平、塞北都去过。”
      小安子一听就来了兴致,便与他聊起了北平与塞北的风光,没想到他还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于是他们便一边走一边聊。
      
      “你的家人呢?”小安子好奇问道。
      “我没有家人,就一个师傅,老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就是追着他的消息才来到金陵的。”那人依然是嬉皮笑脸的,可小安子却觉得他的嬉笑更像是一层面具。
      “你叫什么名字?”小安子问。
      “裘北归,北归尘土变衣裘,当中的裘北归。”
      这首诗小安子还记得,恰好诗也与时下有点关系,是张耒的《怀金陵三首》。曾作金陵烂漫游,北归尘土变衣裘。芰荷声里孤舟雨,卧入江南第一州。
      小安子觉得好玩极了,可她的名字却没有什么诗词依据,她扁了扁嘴,说:“我叫顾安喜,平安喜乐的安喜。”
      “好名字!”裘北归抚掌赞叹道。小安子这才想起自己竟然没有夸他的名字,于是连忙说:“你的名字也很好。”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裘北归喜滋滋的说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你说你去过塞北,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吗?”小安子又问。他们走的这条街快要走到尽头了。
      “在我还小的时候那里挺好玩的,那可真是‘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晚上躺在草地上,周围是暖和和的羊堆,天上的星星很大很亮,风也很柔和,一下就能叫你睡个美觉。”
      “哇~”小安子发出赞叹,她能想象草原的风景,广阔无垠的天,与天同高同阔的草原,让人心胸也跟着开阔起来了。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裘北归的声音一下变得冷峻:“现在你再去塞北,只会看见大凉的军队,看不见牛羊了。”
      小安子的心咯噔一下抽了起来,大凉与狼图的关系自然不会悄声无息的和好,只怕是各方都有所动作,只不过瞒着普通百姓罢了。
      “听说狼图国也会入境劫掠粮食。”小安子说。
      “那是自然,不然大凉也不会排遣军队戍守边境了。”裘北归笑了笑。
      
      小安子和他聊了聊,这才发现事情比她想象中严重。狼图国与大凉国的交界处的形势日渐紧张,甚至大凉国边境境内都被下了夜禁和门禁,对于闲杂人士也进行了管制,这已经是备战状态的做法了。
      “我在宫……京城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啊。”小安子感叹道。
      “那可不是,塞北到金陵可得走不短时间,关键也不是谁都能走的。要不是我武功高强,估计路上就被当奸细给抓了。”裘北归洋洋得意道。
      “你?武功高强?”小安子看着他那小胳膊小腿,怀疑道。
      裘北归大感羞耻:“我看着难道不像武功高强的样子吗?”
      小安子先是摇摇头,随后又觉得打击人不好,细声安慰道:“再练练,再练练就像了。”
      裘北归大受打击,嘟囔道:“我真的很厉害好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