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太监她权倾朝野

作者:安二十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女气

      时间又过了一个多月,太傅终于讲完了《郑伯克段于鄢》。此时刚刚入夏,天气还微有凉意,摄政王拟在宫里举办一场酒宴,名义上是再普通不过的节气宴会,宴请了朝中有地位的大臣,可明眼人却从这里面嗅到了粉饰太平的意味。
      这些东西都与小孩子无关,白天还一起上课的同学们,现在正坐在小桌子上吃饭喝酒。他们年纪还小,并不允许喝浓烈的酒,只是给他们喝西域产的葡萄酒,这种酒胜在清凉,有一种独特的西域风味,就算喝个几大杯也不会醉。
      大太子微微挺起身,举起酒杯:“今日入夏,诸位赴宴,共襄此举,当浮一大白。”说完就一口把杯中酒给干了,他如此大人的做派也引其他孩子的关注,也是一饮而尽杯中酒。
      慧静嘻嘻哈哈,故作豪放:“干!”说完也把酒一饮而尽。
      坐在慧静旁边的小安子看着他们喝酒,余光里却在偷偷观望着桌子上的菜,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吃饭,她已经很饿了。
      
      广钰又讲了些话,宴会才在歌声戏曲中开始了。
      小安子一直等啊等,等到慧静起筷子才拿起筷子呼啦呼啦地开吃。
      慧静在旁边看见小安子吃得欢快,有些尴尬地说:“小安子,你,你吃慢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没给你吃饱饭呢!”
      “我中午本来就没吃饱!”小安子咬着食物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说什么?”慧静没听清。
      “我饿了。”小安子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地说。
      慧静的心一下都被萌化了,说:“吃吧吃吧!多吃点。”
      宴会的设计是由近到远排列桌子的,每位宾客都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与桌子距离不太远,这样的排列是按照身份地位来的,地位越高的大臣,则与摄政王坐的越近。当然,他们这些小孩不在此列,是另外坐的。
      
      宴会自然少不得戏曲歌赋,可是小安子在头几轮表演当中都在闷头吃东西,好不容易抬起头,却见一位女子穿着厚重的戏服上了场,她脸上搽着白白的粉,又很精心描绘了淡淡的鹅黄。
      她上来便唱:“啊董郎,你看~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她的戏腔婉转动人,一叹三转,极为抓耳,而她整个人也眼波流转,眉眼之中有种说不出的风情。
      小安子一下愣住了,问慧静:“这个人是谁?是请的宫外的角儿吗?”
      台上唱戏的肯定不是某位妃嫔,虽然她们爱听戏也听得来戏,可是如果让她们上台表演,她们恐怕又觉得这是对她们身份的轻贱了。
      慧静笑了笑:“你没认出来?台上唱戏的正是阮公公呀。”
      
      阮大公?小安子愣住了,想起了那个在太监大院里说他们不懂规矩的阮大公,那个收了小六子做徒儿的阮大公,他竟如此美艳?让人一时误会了他是女儿身。
      慧静看她发愣,笑眯眯道:“我第一次见阮大公这幅打扮也是和你一样的表情。”
      就在这时,台上演董郎的人也咿呀咿呀地唱了起来,只不过他的水平就和阮大公差远了,虽然听起来也是戏腔,也饱含技巧,可是让皇宫里的人一听就知道是太监的嗓子,一点儿董永的阳刚气都没有。
      “阮大公……真的好美啊,完全看不出是他。”小安子感慨道。
      “阮公公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的?”慧静好奇地问道。
      “我与阮公公接触得不多,他给我一种感觉,就很像我以前家附近的那个年轻的寡妇,那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可她却十分泼辣,街上少她一角菜她都要骂,有时候骂的很难听,大多数都是骂别人欺负她是一个寡妇。”小安子说。
      慧静听后也点点头,说:“我娘亲也说,阮公公这个人有股‘女气’。”
      
      “比翼双飞在人间~”随着阮大公和同台人的一句戏文结尾,这首黄梅戏的《天仙配》就算结束了。小安子分明的看见,阮大公在台上的活灵活现,眉眼之中都有一种喜气,举手投足都是戏,含羞得真就像一位姑娘。现在他唱完戏了,也得不到一声好,就在台下观众们的窃窃私语中退了场。
      小安子看见一位小太监迎了上去,似乎是递上了一杯水,对着他说了什么。隔得太远,小安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六子。小安子忽然很想上去打个招呼,问他最近怎么样了,虽然他们在太监大院里不太对付,可那终究是小事,她对阮大公的所有偏见,都在这一出剧里面烟消云散了。
      于是她小声的对慧静说:“慧静,我要去方便。”
      慧静小声回道:“叫你吃这么多,现在肚子受不了了吧!快点去吧。”
      小安子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她才不会告诉慧静,她其实还没吃饱呢。
      
      她离开桌子就往后面跑,旁边站着很多服侍的大小太监,宴会开始的时候是最需要人手的,待会这里人就会变少的了。
      小安子往戏台那边跑,那里似乎正在准备着下一个节目的表演,小安子看见阮大公以一副七仙女的打扮在指挥事务,旁边一个小太监坐在花坛旁边,托着腮看着阮大公。小安子定睛一看,这个小太监不是小六子还有谁?
      于是她悄悄跑到一个树旁边,小声的叫他:“小六子!小六子!”
      也不知道是小六子在发呆还是确实没听见,他一直都没有回应,直到小安子稍微大点声他才回过头看了一眼小安子,很惊奇的跳了起来,说:
      “小安子?你怎么在这里?”
      小安子叉腰:“我刚刚叫了你半天,你都听不到吗?”
      小六子如梦初醒般拍拍脑袋,说:“原来你刚才叫小六子是叫我啊,我早就换名字了,先前那个名字我师父觉得不好听。”他说完憨憨的拍了拍脑袋。
      
      “那你现在叫什么呢?”小安子问。
      “算了吧,你还是叫我小六子吧。”小六子憨笑。
      “咦,你的其他小弟呢?”小安子问。
      小六子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说:“我还想问你有没有见过他们呢,御用司很忙的,师傅天天看着我,我都没有办法去找他们玩。”
      小安子一下来了性子,问:“你在御用司通常做什么的呀?”
      小六子苦着脸说:“我师父想要把我培养成他的接班人,我就天天练嗓子。”
      接班人?是接戏曲的班吗?小安子又想起阮大公白衣粉袍在台上咿咿呀呀的样子——那真是极为美艳,然后她又把小六子代入进去,想象他举着兰花指含羞唱着小曲儿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果然还是无法把以前那个跋扈嚣张、恨不得把鼻子戳上天的小六子和“有女气”的小六子联合起来。
      
      “我觉得我不行的,戏真的好难唱的,特别是还要练打戏,真的好难好难,我每天练得腰都酸死了。”小六子不住的抱怨道。
      小安子又和小六子聊了会御用司的日常,突然,小六子问:“听说你和小叶子当了殿下们的贴身太监是吗?小叶子呢?”
      小安子刚刚在宴会上光顾着吃,根本没注意到小叶子是不是也在那里,于是她有些羞愧地摇摇头。
      好在小六子问起小叶子也不是真的有事要找他,他继续感叹道:“听说你们当了贴身太监还能蒙学,真是好啊。”
      小安子说:“你不也能学唱戏吗?”
      小六子说:“不一样的,我天天被关在大院里,院子里只有师兄和师父,日子很苦闷的。”他说着,又有了抱怨的趋势。
      忽的,他神秘的凑近小安子的耳畔,说:“听说四皇子以后要当皇帝,你是他身边的贴身太监,到时候要多关照关照我啊。”
      
      小安子闻言悚然一惊,忙问:“这是谁告诉你的。”
      小六子看她这么大反应,吓住了,下意识地说:“宫里都是这么说的啊。”
      宫里?小安子皱眉,四皇子殿下明明已经和太子殿下说清楚了啊,为什么还会传这些假消息。她正想问得清楚一点,却一下被旁边的一把声音打断了:
      “小楼,你在干什么?师父叫你去台下看着,多学点东西。”一个青年太监走了过来,充满戒备的看着小安子,他面白无须,长相也颇阴柔,他看了看小安子,又转头对小六子说:“快去!”
      小六子似乎很怕他,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就慌忙的跑开了。
      那个青年太监用探究的眼光看着小安子,似乎没认出她是谁,索性冷哼一声,也走开了。
      
      小楼?这是小六子新的名字吗?小安子默默地想。
      一段时间没见,小六子也变得成熟了很多,这就是娘亲所说的变大人吗?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在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变了大人呢?我还有多久才能变大人呢?小安子苦恼地想,变了大人就能出宫去找娘亲了。
      夜已经黑了,身后的小树林似乎藏着巨大的异兽,可是小安子却毫不犹疑的钻了进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