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太监她权倾朝野

作者:安二十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入宫

      漫天大雪飒飒地下,天空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皇宫静静守卫着这片土地,已经许多年,或许它还要继续见证下去。
      
      在大地的另一边,有一个黑点缓缓出现。待小黑点缓缓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老一少两个人。
      老的牵着小孩的手,小孩很乖,他们静静地走,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没留下任何话语。
      老人牵着小孩的手来到皇宫的一扇偏门,他推开了这扇沉重的大门,站在门口。
      
      小孩抬头看着那高高的门楣。
      “我们要进去了。”老人和蔼的说。
      小孩点点头,又回头看那漫天的大雪。
      “进去了,何时再能出来?”小孩一说话,竟是稚嫩的姑娘音。
      
      “若是运气好,十四五岁就能出来。”老人说。
      小孩又点点头,说:
      “走吧。”
      
      老人牵着她的手,跨进了那高高的门槛,朱红色的大门在她身后关闭,发出历史的叹息。
      他们走着,这偏门本来就偏,再加上大雪的缘故,路上自然是没有什么人的,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一栋低矮的建筑物前。
      
      “海公公。”有人在这里恭候多时了,见到老人忙走过来福礼。
      “这孩子命苦,家里人感染瘟疫,死了个干净。我见他底子也好,索性带他进宫,日后也算有了个着落。”海公公说道。
      那人仔细打量了下小孩,见她确实眉清目秀,眉眼之间竟然难得有一股英气,也是暗暗认同这是一个好苗子,最起码用来服侍主子们,外貌挑不出毛病来。
      
      “若是瘟疫之地来的,恐怕……”那人有点担忧地说道。
      “他在我身边已经半个多月,若是真的感染瘟疫,也早已暴毙。我办事,你难道还不放心?”海公公虽然是平易近人的解释道,可是话语却有一种问责的意味。
      “不敢。”那人连忙把头伏了下去。
      “海公公是在外行走的大监,操办小太监的事,已是极为费心的了,又哪里轮到奴婢说话呢。”
      
      海公公点点头,说:
      “他就进你们大院了,他是全切的,我已安排妥当,日后也无须照料。他今年八岁,在外的名字勿用多说,从今开始,就叫小安子吧。”
      海公公看着小安子,对她施以眼神的安慰,又对她说:
      “这是小金公公,你以后就归他管,你要好生听他的话。”
      
      小金公公闻言也看着小安子,他觉得这个孩子实在长得精致极了,玲珑剔透得像个瓷娃娃。
      他既替小安子觉得心酸替他觉得可怜,做太监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小太监在小的时候还好办一些,系一根红绳儿将那活儿坏死就成。再长大些这样就不成了,得像阉猪一样将两颗“俗物”切去,但这样仍然会有荷尔蒙的残留;全切是最残酷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切完后将人扔进全黑的房间里熬个几天,这个过程其实就是怕他感染细菌而死,若是侥幸没死,就在血肉模糊的□□插上一根鹅毛,用以排泄。
      “小金公公。”小安子细声细气的叫了他一声。
      “哎,这孩子真乖。”小金公公眉开眼笑地说道。
      他摸了摸小安子的头。
      
      海公公又对小金公公交代了一番,这才急匆匆的走了。
      他一走,小安子明显感到身旁的小金公公松了一口气。她这时也有些迷糊了,娘亲在她出门的时候说过,凡事多听海公公的,事情若是到了最后一刻,也可以去找海公公,但平时是要等海公公来找她的。
      海公公就这么放心把她留在这里吗?
      海公公说我以后就要当小太监了?可我明明是个姑娘啊。小安子迷糊的想着。
      
      “走吧。”小金公公摸着她的头温和的说道。
      小安子不言语,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一个小孩子来到陌生的环境总是慌张害怕的,她什么也不懂,娘亲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要她听海公公的话,要她做大人了。
      做大人,大人们总是要我做大人,娘亲也告诉我要做大人了,海公公来接我的时候也告诉我今后要做大人了,可是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孩啊。小安子踩着厚厚的雪,心里很是惆怅的想到。
      
      “小安子,你家住哪里?”小金公公问她。
      “北平。”小安子想了想说道。
      “那离这好远,我还没去过这么远的地方。”小金公公喃喃道。
      “那里也下雪吗?”小金公公又说。
      “下,有时候比这里下的雪还大,铺天盖地的雪,见不着人的雪。”小安子伸手描述了下,她比划了下,示意雪真的很大很大。
      小金公公露出了一丝很复杂的神色,既像是在羡慕,又像是在幻想这么大的雪是怎么样的。
      “真想去看看啊。”他感叹道。
      说来也奇怪,他看起来也只不过是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语气竟像垂暮之年的老人一样充满着无限的怀念与得不到的向往。
      
      他们本来距离宅院就很近,奈何这里实在太大了,小安子也实在太小了,他们走了好一番才走到大院门口。
      才站在门口,小安子就听到了独属于孩子们的吵闹声,尖叫声与嬉戏打闹的声音混在了一起,在这雪地里颇有一丝生气。小安子一下就打起了精神,小孩子心性总是爱玩的。
      小金公公推开门,就有眼见的小太监看到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在玩什么,一个个叠罗汉似的叠在一起,还有人在旁边扔雪球。
      
      “小金公公!”有孩子大喊。
      “小金公公,来陪我们打雪仗~”
      “小金公公,我要听故事~”
      小孩子们的声音叠在一起,镇的人耳膜发颤。
      
      “你们这样成何体统!”小金公公却是板起脸厉声说道。
      小太监们这才从叠罗汉的状态下来,一个个站成一排整理自己的衣衫,他们一下就知道自己干了错事,于是低下头不敢说话。
      “说了多少次,这是在宫里。在宫里就要有在宫里的样子,你们这样毛毛躁躁的,将来冲撞了主子,那可是掉脑袋的事!”
      小太监们噤若寒蝉。
      
      小金公公也知道小孩们玩心大,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训也训过了,于是假意咳了咳,语气稍缓地说道:
      “宫里不比外边,你们刚进宫里,还有许多东西要学。咱家也不是刻意要刁难你们,训你们也是为了你们好,要是换了个眼里的大公公来,轻则处罚,受些皮肉之苦,重则发配去当苦力,倒夜香!”
      小太监们一听倒夜香,顿时打了个寒颤,显然是都不想倒夜香的。
      小金公公见效果很好,也是很满意。
      
      就在这时,有些小太监看见了小安子,顿时又热闹了起来,他们都在嚷嚷:
      “小金公公小金公公,他是谁啊?”
      “小金公公,他好漂亮啊。”
      “你是谁?”
      小金公公见小太监们又有吵起来的架势,顿时很头疼,他用盖过孩子们的声音大叫道:
      “停!”
      小太监们很听话的都停了,纷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小安子。
      
      “他叫小安子,是新来的小太监,以后就和你们一起生活了。你们不许欺负他。”
      有几个小太监看见小安子长得粉嫩可爱,顿时拍着胸脯说绝对不会欺负她,他们明明还是小孩,却在用大人们的方式发出宣言,甚是可爱。
      小安子半个身子躲在小金公公后面,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小太监们。
      一共有十几个小太监,年龄看上去在八岁到十岁不等,再大年龄的就没看到了,可能是去了其他地方。
      
      “好了,小安子你过去吧。”小金公公对小安子说道。
      小安子听话得缓步走了过去,小太监们一下就把小安子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做着自我介绍。
      “我叫小六子。”
      “我叫小叶子!”
      …
      “哇,你好漂亮啊。”
      有小太监伸出手想摸小安子瓷器一般的肌肤,可是却被小安子一下躲开了。
      他们以为小安子害羞,嬉嬉笑笑的也没在意。
      
      “好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快点去睡觉吧。”小金公公赶小太监们进屋。
      小太监们一哄而散,抢也似的争着进屋,小孩子就是这样,做什么都像是在比赛。
      小金公公摸了摸小安子的头,示意她也进去。
      屋子里是一个大通铺,分成了两排,中间是过道。小太监们正趴在通铺上铺床,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干这些家务活自然算不得什么,只是小安子看着他们撅着屁股,忙忙碌碌的忙活着,就觉得有点好笑。
      
      “你身子弱,这天又不好,你就睡在我旁边吧。”小金公公不无怜爱地说道。想必他是想到小安子刚刚“全切”,身子骨肯定还没缓过来,又恐怕这天寒地冻,小安子一病不起。
      小安子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觉得小金公公是她进宫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人好像也不错,很是怜惜她,睡他旁边自无不可,于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也要睡在小安子旁边咯!”原本睡在小金公公旁边的小叶子却是很兴奋,仿佛这是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其他小太监也是很羡慕的看着他。
      
      小金公公就是这群小太监的管事人,管十来个小太监,他本身年龄也不大,只有二十岁左右,叫他管理一群不到十岁的小太监,倒也不算什么。宫里还有些人和他一样,管着不到十岁的小太监,有些太监年岁大了,也要去各个司局办差了。
      小金公公睡在铺头,也就是最靠近屋里的位置,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管事福利吧。
      “都躺好了吗?”小金公公问。
      不管躺好的还是没躺好的,都连忙把被角掖好,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小金公公见小太监们都已躺好,噗的一下就吹熄了灯。
      
      房间里一下就入了夜,但其实窗外还有一些薄暮的色彩。
      小安子盖好被子,睁着眼睛看着房梁。她的手安安分分的放在了被子里,因为她知道,晚上娘亲再也不会帮她把手放进被窝里了,也不会半夜起来帮她把踢开的被子掖好,所有事情都要她一个人做了。
      “娘亲……”小安子呢喃,缓缓闭上了眼睛,她今天走了一天,已经极累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