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往情深的选择

作者:海蓝蓝的夏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梅竹马娃娃亲

      
      “老公,你在哪?快出来,这里好暗,我看不见你。”秦茉急得大哭。
      
      听到哭声,唐斐赶紧从旁边出来,把她抱怀里,“你这爱哭猫,平时胆子挺大的呀,怎么哭了呢?”
      
      秦茉抬起脸拍着他的胸膛,“要你躲起来吓我,明知道人家怕黑,呜呜...”
      
      “好啦,是我的错,宝贝,对不起,是我错了。”唐斐擦干她的眼泪,亲亲她的额头。
      
      秦茉娇滴滴的看着唐斐,“下次再吓我,我就不理你了。”
      
      唐斐认错的点点头,“好,是老公不好,老公亲亲。”低下头亲吻着秦茉,俩人不停地在唇上蠕动,时而轻轻地咬磨着...
      
      “铃铃铃铃.....”
      
      蓬头散发的秦茉惊醒,按下闹钟铃声,看看时间,六点半。这都回国一年了,时差还是有点没调回来,毕竟在英国生活了五年。
      
      你妹的,这做的是什么梦?秦茉想想都觉得脸红。
      
      唐斐,她的青梅竹马,现役军官,比她大两岁,现在西藏。她是有多久没见他了?
      
      秦茉看着床头柜的相框,里面是她一周岁时和唐斐拍的照片,还有她读大班,上了二年级的唐斐拉着她的小手拍的照片,看着照片她陷入深思中...
      
      ------------------------------------------------------------------------------------------------------------------------------------------------------
      
      秦茉一周岁了,长得粉嫩粉嫩的,一双黑葡萄的大眼睛,水灵水灵的,一岁就看得出来,长大后是个美人胚子。唐斐是跟爸爸妈妈来参加秦茉的周岁生日的,他今年三岁了,读幼儿园小班,身高比普通的小朋友高出许多,剑眉高鼻,一双黑炯炯的大眼睛,小小年纪已经有翩翩少年的影子。
      
      他们是一个大院的,两家爷爷辈就是世交,一个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秦茉刚学会走,摇摇晃晃靠近唐斐,对他笑,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看着这么个奶娃,唐斐有点不知所措,突然,奶娃站不稳要摔下去,唐斐一把抱住她,奶娃不知惊险,嘴里还是咿咿呀呀的,突然一口亲下去了。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大人们都往这边看,看到这两个小可爱竟然亲在一起了,大人们都哈哈大笑。秦爷爷秦山笑着说:“原来我家茉茉喜欢唐斐哥哥。”满脸都是有眼光的表情。
      
      唐爷爷唐中天乐了:“茉茉这孩子看着就喜欢,老秦,要不我们就结为亲家吧。”
      
      秦爷爷:“老唐,我也正有此意,这两孩子看起来太配了。”
      
      秦山和唐中天越看这两娃越觉得这主意好:“你们觉得呢?”唐中天问奶娃的父母们。
      
      唐斐的爸爸唐万景和妈妈李依晓对看了一下,再看看那对还在友爱交流的奶娃:“爸,我们没意见,茉茉这孩子我们也很喜欢,这么可爱漂亮的儿媳妇是我们家的,太好了。”
      
      “你们有什么意见吗?”秦山看向秦茉的父母。
      
      秦茉爸爸秦海看向自己的妻子陈丽:“你觉得呢?”
      
      陈丽:“我也很喜欢斐斐,唐大哥和依晓做我们的亲家,我也放心,这是茉茉的福分。”
      
      “老唐,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喜、大喜。”秦山爷爷爽朗的大笑。
      
      被亲的唐斐小朋友还处于发呆中,这软软糯糯的小东西不仅软绵绵的,还有一股奶香,抱着她,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特别开心。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家小茉茉就交给唐斐了”秦老爷子越说越高兴。“老唐,想不到我们儿辈没配对成,孙辈看上了,这是缘分呀!”
      “谁叫我们都生了男孩,现在多好,成了,成了,来,我们好好喝一杯去。”唐老爷子拉着秦爷爷喝酒去了,留下两个被定娃娃亲的小奶娃各自培养感情中。
      
      ------------------------------------------------------------------------------------------------------------------------------------------------------
      
      秦茉小朋友五岁了,读幼儿园大班了,她读的幼儿园是唐斐哥哥上的幼儿园。茉茉可喜欢和唐斐哥哥玩了,可惜,唐斐哥哥上小学二年级,他们不能一起上学。还好,唐斐哥哥的学校就在幼儿园隔壁,他们这学校是幼儿园、小学、中学一体化。七岁的唐斐,长得更加帅气了,很多小女生会偷偷的给他送礼物,茉茉也喜欢唐斐哥哥。因为住同一大院,上学的地方也近,所以他俩是一起上下学,由家里的警卫员护送,有时候爸爸妈妈不忙,也会接送他们。茉茉可喜欢和唐斐哥哥一起上学了。可是,有时候看到小学的女生围着唐斐哥哥,她就很不开心。
      
      五岁的茉茉皮肤雪白,像个洋娃娃一样。唐斐从小把她护在手心。坐在车上,看到小沫沫满脸的不开心,笑着问:“我的小沫沫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五岁的小奶娃,奶声奶气的说:“唐斐哥哥,那些小姐姐都好喜欢你,茉茉不喜欢她们围着你。”
      
      “我的小沫沫吃醋了。”唐斐笑着说。
      
      “唐斐哥哥,你不要喜欢她们,好不好”小沫沫的眼泪都在眼眶打转了。
      
      “好好好,唐斐哥哥只喜欢茉茉。”看到小东西的眼泪快要流出来,唐斐心疼不已。
      
      “那我们拉钩钩。”秦茉破涕为笑,拉起唐斐的手拉钩钩。
      
      “好,我们拉钩,我只喜欢秦茉。”
      
      “我也只喜欢唐斐哥哥。”两人拉钩印章,都笑了。
      
      破涕为笑的秦茉欢喜地靠近唐斐:“斐斐哥哥,谢谢你哦,茉茉好喜欢你哦”说完,两手抱着唐斐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那个小脑袋还在唐斐胸口转来转去的。
      
      唐斐满脸爱惜地抚摸着秦茉的头发,两手也紧紧的抱着这软软糯糯的奶娃,看着靠在他胸口秦茉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唐斐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被亲的小茉茉害羞的一直笑,轻轻地抬起头看向唐斐,突然红扑扑的小脸迎上去亲上了他的唇。
      
      ------------------------------------------------------------------------------------------------------------------------------------------------------
      
      周末的夜晚,ktv、酒吧、电影院,年轻人都在用力的张扬着自己的青春,只有秦茉还在电脑前滴滴哒哒的敲着,编辑珍姐已经在催稿了,今晚再不搞定,明天就要提头去见主编了。秦茉学的是心理学,大学毕业后,在A大教学,是位心理学老师,可她喜欢写小说,这个爱好就成了她的副业。看了看时间,九点半,革命还没成功,同志需要再努力,为了颈上的小脑袋,今晚要挑灯夜战,拼了。
      
      “拜拜 甜甜圈珍珠奶茶方便面,火锅米饭大盘鸡拿走拿走别客气...”
      
      “谁?谁?”已经走火入魔的秦茉吓了一跳,早上的梦让她整天上班都病恹恹的,没精打采,这会被吓一下,都快崩溃了。
      
      看了下四周,原来是自己的手机响了,铃声是夏天帮她设置的,说是时下最火的神曲。看到手机来电正是神曲的设置人。
      
      秦茉:“软妹子,干嘛呢?”
      
      夏天:“茉茉,你在干嘛呢?这么美好的周末,你不会在写稿吧?”听到敲键盘的声音,“你还真的在写稿呀,出来嘛,我们去K歌。”
      
      “谢谢,不送,今晚没写完,明天珍姐提刀来见,她已经催我好多次了。”秦茉一边码字,一边说。
      
      “你这码字狗,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呀?”夏天取笑道。
      
      秦茉悲伤地叹气:“之前学校搞了个心理方面的课题研究,累死狗,我都没时间码字,欠下的债,今日要还,自己的坑,跪着也要填满。”
      
      秦茉的话逗乐了夏天,她止不住的在电话另一头大笑。
      
      “你笑,你笑,不用客气,下次你忙得像狗的时候,请接下我的复仇刀。”秦茉暗拽拽地切齿咬牙。
      
      “茉,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可爱美丽、肤白貌美地小仙女茉茉,我不该取笑你,请你收下我的膝盖。”夏天狗腿地说。
      
      “好啦,别来浪费我时间,我要继续码字了,再不写,今晚就真的不用睡了。”秦茉着急地催着夏天赶紧退朝,不要废话了。
      
      “茉。”夏天急忙喊住,真怕她挂电话。
      
      一听这样喊她名字,秦茉知道夏天肯定是有事。秦茉逗趣:“今晚你奇奇怪怪,到底是想找我干嘛?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给我招来。”
      
      夏天吞吞吐吐:“那个...那个...”
      
      “不要吞吞吐吐的,给我爽快些。”秦茉果断地叫她回神。
      
      夏天深吸了一口气:“张超告诉我,唐斐要回来了。”
      
      唐斐,茉茉的青梅竹马,他们有多久没联系了,自从他们决裂后。
      
      “他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就不要来打扰我写稿了,我真的赶不及了”秦茉故作镇定,可是手却出卖了她,一个字也敲不出来。
      
      电话那头,夏天也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茉认输了:“真是日了狗了。”
      
      夏天担心:“茉茉...”
      
      “我没事,不就是他回来了嘛,我们该干嘛就干嘛。好了,夏天,我真的要写稿了,明天我们再约吧。”挂了电话,秦茉回过神,那个自信冷静girl又回来了。虽然,她的心还是有影响,谁叫唐斐是她的太阳。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唐斐来,秦茉想当个宿头乌龟。想着想着,秦茉把自己逗乐,码字狗还是要好好码字,看看时间,十点了,不能再想了,不别明天真的要把狗头奉上了。
      
      ------------------------------------------------------------------------------------------------------------------------------------------------------
      
      唐斐回来了,军校毕业后,他就服从命令去了西藏,四年了,他整整离开这个城市四年了。四年间,他都没有回过家,铁铮铮的汉子,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屡屡立军功,26岁军衔已经是少校了,在同龄中他绝对是佼佼者。四年间,他想家吗?怎会不想家,他想这里的一切,想家人、想朋友、想秦茉,是的,那时信誓旦旦的说只当她是妹妹,可在西藏的四年,他想的最多的就是秦茉,无数次拿起手机想给她打电话,可就是不敢按下通话键,他害怕,他唐斐竟然会害怕。嘲笑了下自己,唐斐回过神,这次是服从上级安排,调回北京。
      
      “斐哥,你家到了”想入了神,车到了家门口都不知道,道谢了送他回家的战友,唐斐推开门走进了院子。院子还是和他离开时一样,种着妈妈喜欢的花,他妈是个大学教授,最喜欢就是倒弄花花草草,玫瑰、栀子花、百合,随风飘摇,香气飘飘,一院子都是花香。
      
      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张超。接起来还没开口,那边已经迫不及待“斐,你在哪?回来了吗?”张超急切地问。
      
      唐斐笑了笑:“刚到家。”
      
      张超:“那你等着...”
      
      “我们现在就过去”电话的另一边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是李浩天。他和张超在一起,“你这小子,终于肯回来了”李浩天爽朗地笑。
      
      兄弟间的亲密并没有因为分离、时间长久而生疏了,唐斐笑了:“你们跑得掉吗?明天我们组个局,不见不散,不醉不归”。
      
      李浩天:“好,你等着,明天肯定饶不了你”
      
      挂了电话,大门正好从里面推开,“爷爷”唐斐大声喊道。
      
      唐爷爷知道唐斐调回来,可看到他还是惊喜,毕竟四年没见了:“你这小子,可回来了,恩,壮了,结实了。”说完眼眶都红了,看着眼前一身军装帅气的唐斐,那肩膀上的两杠一星在灯光中闪耀,诉说着他这四年的努力,那挺拔的身躯,智慧的目光,都给人一种坚强安定的归属感,他的大孙子长大了,长成了一棵参天的大树,能抵挡任何的风吹雨打,保家卫国,老唐欣慰得笑了。
      
      四年的军校生涯,四年的部队生涯,练就了一个机智、勇敢、出色的唐斐,187的汉子此刻热泪盈眶:“爷爷,我回来了。”双脚立定,向爷爷行了个军礼。
      
      听到声音的唐爸唐妈也出来了,“斐斐”唐妈李依晓欢喜地跑过去抱着他:“你这孩子,这四年都没回过一次家,不知道爸爸妈妈想念吗?”唐妈妈紧紧地抱着唐斐,留下了喜悦的眼泪。
      
      唐爸唐万景站在后面也红了眼眶:“回来就好。”
      
      唐斐走到唐万景面前:“爸,我回来了。”说完,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唐万景看着唐斐,四年的磨练,那个少年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恩,是个好样的孩子。”
      
      洗完澡,唐斐站在,他的房间还是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因为主人离开四年而陌生,秦茉家就在前面,和他家有50米的距离,从他的小阳台望过去,可以看到秦茉的房间。此刻她的房间灯亮着,她知道我回来了吗?唐斐拿起电话,找出了四年间一直想拨通的号码,突然,对面的落地窗打开了,站着的不就是那个软妹子秦茉嘛。
      
      电话响了,秦茉呆呆的接起来,站在另一边的唐斐拿着电话微笑着:“茉茉,我回来了。”
      
      秦茉想过见到唐斐的情景,可没想过这么快就见面了,写稿写得虚脱,想到小阳台透透气,看看星星,星星还没看到,就看到心中的太阳了。四年没见了,对面的人还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令她心动,归来依然是少年,说的不就是唐斐么。
      
      回过神,秦茉望着对面的少年,手里的电话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唐斐,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