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小娘子有点懵(重生)

作者:草莓酸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杨小雪的心事,小秀半点不知。
      吃过午饭,她就缠着杨有田带着一家人,去山上转悠了。
      她带了一个篮子,里面装了瓜子,烤地瓜,还有水,周家送来的点心还剩下两块,也被她装上啦。
      一切准备妥当,一家人就去“小春游”啦。
      这也是小秀发明的新名词。
      盘龙山上皆是深山老林,里面林深茂密,不见天日,又野兽众多。
      平日里,没有猎户的带领,村民们都只敢在外围转悠。
      附近的村民,都管外围这部份叫小盘龙山。
      小秀和家人一起在小盘龙山上转悠了半天,知道了往年哪里有果树,哪边野菜多,哪边药材多,哪边蘑菇多,哪边山鸡多,这才心满意足的下山啦。
      他们前脚才进院,后脚杨老三一家就来了。
      杨老三一说要请客吃饭表达谢意,杨有田就瞪起了眼睛。
      “老三啊,咱可是亲兄弟,你这谢来谢去的干啥呀?”
      “请客吃饭就更不用了。”
      “这时候青黄不接的,你浪费那钱干啥?”
      “都是一家人,再说我们也没帮上啥忙啊。”
      “就是的,三叔。”
      “咱都是一家人,你可别和我们客气。”
      “要我说,三叔要谢,就谢周家吧。”
      “那天我上门去,人家周老爷可是一点都没犹豫,套上车,就跟着我走了。”
      “那可是秀才老爷呢。”
      “听村长说,放在镇上,那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杨顺子是一个实在人,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周家的人情。
      这会,便有啥说啥了。
      杨有学暗暗点头。
      “二哥,你家里这几个孩子,都是好的。”
      “顺子啊,你放心,三叔已经去过周家了。”
      “周大哥已经答应明天下晌去我家里吃饭了。”
      “我还请了村长,娘和大哥一家,老王家几口人,还有镇上的陈老大夫呢。”
      “所以,二哥,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明天早点来,咱们好好喝上几杯。”
      杨有田听到这里,这才应下。
      “三哥,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事。”
      “这次请客吃饭呢,一是想感谢大家伙上次帮忙救了小平安。”
      “二呢,是我和平安他娘商量过了。”
      “我们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子,全家搬到镇上去住了。”
      杨有田一家听了这话,都有些意外。
      小秀也没想到,这次平安救了回来,三叔家还是做出了搬家的决定。
      “两个孩子太小了。”
      杨有学叹了一口气。
      他做下这个决定,也实属无奈。
      “家里又是地又是菜园子的。”
      “我一个月才休沐两天,这还得是店里不忙的情况下。”
      “哪怕家里没养啥牲畜,孩子他娘也忙不过来嘞。”
      “之前,我们为了节省花销,一直硬撑着。”
      “这次小平安出了事儿,我们两口子也想明白了。”
      “什么也没有孩子平安健康长大重要。”
      “再说,一家人还是生活在一起更好一些。”
      “这才决定,这几年先搬到镇上租房子住。”
      “等过几年孩子大了,再考虑是否搬回来。”
      杨有田和徐氏听了这话,也觉得有道理。
      老三两口子还年轻,总这么分着,也不是事儿。
      “这样也好,你和弟妹能在一块好好过日子,孩子们好好的,就比啥都强。”
      “只是老三啊,你们搬走了,家里的地可得安置好了,别荒废了呀。”
      “那可是咱们农家人的命根子呀。”
      听到杨有田提到地的事,杨老三两口子脸色都有些不好。
      “二哥呀,地的事,我正要和你说呢。”
      “咱们哥仨,你家里过的最困难。”
      “孩子多,地少,粮食上一直紧巴巴的。”
      “我们本来想着,搬去镇上之后,便把家里的地租给你们种。”
      “回头到了秋收的时候,你们给我定量的粮食就行。”
      “这样,一年下来,我家的口粮有了,你们多少也能剩下一些粮食。”
      “可是昨晚上,我们回老宅跟爹娘说这件事儿的时候,不小心被大嫂听到了。”
      “大嫂这好话坏话说尽了,硬是逼着我们答应了把地租给了他家种。”
      “大哥他也是这个意思。”
      “大家都是兄弟,大哥大嫂执意如此,我也实在不好拒绝。”
      “再说,大嫂的脾气你们也知道。”
      “她闹出来这件事,我要是执意把地租给你们,怕是谁也安生不了。”
      “二哥,我和孩子他娘心里过意不去啊。”
      “本来想通过这件事能帮你们一把。”
      “可谁想到,事情出了这样的差错。”
      杨有田一听就愣了。
      “唉,要是你先来我这里说租地的事就好了。”
      “我们把字据签了,那不就……。”
      “大哥家里这几年又添了三亩地呐,怕是种不过来嘞。”
      “唉。”
      杨永田是一个老实人。
      他一听说自己错过了这样一个好机会,面上就露出了难过来。
      他是真的难受啊。
      这要是能租了三弟的地,那一年多打出来的粮食,不但能让家里人吃饱饭,还真能给孩子们割几次肉吃呢。 
      不过他也是一个厚道人,又重感情,难受了一会也就回过神来了。
      “不管咋说,这地在自家兄弟手里种着就行了。”
      “自己家亲兄弟,你一年好歹也能多得几斤粮食。”
      小秀听了她爹的话,也是对自家爹无语了。
      在她爹心中,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坏人。
      他爹从来都是自家吃亏就当占便宜了,就当人人都是如此。
      她大伯一家可正好相反。
      大伯两口子都是那种话说的最是敞亮(大方),东西却从不出一分的人。
      遇到好处,两口子冲的比谁都快。
      尤其是她大伯娘何氏,那是典型的“我没占到便宜就是吃亏了”的性子。
      就这样的人,爹还想着他们能多给三叔些租子?
      大伯能给够三叔一家人的口粮就不错了。
      前世,小雅不能说话了,三婶又刚生了孩子,一个人顾不过来,三叔一家这才搬去了镇上。
      临走前,三叔来了自己家,说了租地给自家种的事。
      谁知道,还没等下种子,知道信的大伯娘就找到了镇上,硬是磨着三叔,想让他把地租给大伯家种。
      三叔顾忌和自家之前的约定,不肯答应。
      大伯娘那可是毫不客气的找上了自己家呢。
      那时候,自己这一家子的老实人,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当时小秀一心做大堂姐的小跟班,事事巴结她,竟然劝着爹娘去找了三叔,把地退了回去。
      后来,三叔把地租给大伯家之后,两家因为交租子的事,可是闹了不少矛盾,让村里人看了不少笑话呢。
      想不到,小平安的事躲过去了,这件糟心的事,三叔家还是没躲过去。
      小秀看向杨老三的目光,隐隐带了同情。
      杨老三一家起身告辞的时候,刘氏拉着徐氏的手,亲热的邀请道。
      “嫂子,明天下晌你和孩子们早点过来,帮我忙乎忙乎呗。”
      “哎,弟妹,你放心吧。”
      “我们娘仨一准早早就到。”
      杨有学将桌上的篮子向前一推。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给孩子们打个牙祭。”
      “二哥千万要收下。”
      “等我们走了,你再看。”
      他的手,按在篮子上,笑咪咪的一脸神秘。
      三房的人都走了,徐氏还笑的合不拢嘴。
      “小秀,你三婶不嫌弃娘傻呢。”
      “还让咱早点去帮忙呢。”
      “明儿晌午早点做饭,吃完饭就过去。”
      “咱去给你三婶帮忙打下手。”
      徐氏拉着闺女说着说着,就跑到屋里找过年时穿的衣服去了。
      小秀心里酸的厉害。
      自己上辈子真是太不孝顺了,从来没有在意过娘的心情呢。
      在这个村子里,大家都觉得她娘傻,背地里都笑话她娘和她们一家子。
      大伯娘瞧不起娘。
      只有她家里有啥活计了,才想起喊娘。
      三婶那个人,有些冷美人的感觉,又一向不爱与人来往。
      娘往常都不敢主动和三婶说话呢。
      自己从前又是那样的性子,一出门就恨不得不认识娘了。
      娘她其实很伤心很寂寞吧?
      现在想起来,她才发现,自从她奶不在了,她娘好像就不出门了。
      是没人肯听她说话吧?
      想到这些,小秀忍不住躲回屋大哭了一场。
      徐氏不仅自己找了一身最好的衣裳,还给全家人都换上了最干净整齐的衣裳。
      “有外人在呢,咱可不能给老三一家丢脸。”
      “爹,娘,你们快来看啊。”
      “好多肉啊。”
      杨小虎围着篮子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打开看了看。
      这一看,就高兴的大喊了一声。
      篮子里竟然是一大条五花肉,看着得有三四斤。
      “孩他爹,这肉太多了,咱不能收吧?”
      “这太贵了,咱不能收。”
      “你把这肉送回去吧。”
      小秀吓的赶紧起身拦住了她娘。
      “三叔的一片心意,咱就收下吧。”
      “爹,娘。”
      “三叔三婶特意这会才上门,还把篮子遮的严严实实的,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呢。”
      “咱就别声张啦。”
      “日后有来有往就是。”
      小秀一看这肉,就知道肯定是她奶和三叔说了上次自家出东西招待周秀才晚饭的事了,再加上把地租给大伯家的事,三叔这是补偿自家呢。
      “你这孩子。”
      “唉,算了。”
      “孩子们想吃,就留下吧。”
      “等秋收了,给老三家送点粮食过去。”
      小秀倒不是想自己吃。
      不过这会她也不解释,只是笑着看杨小虎高兴的满屋子蹦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