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本该扒拉在门边探头探脑看戏的郭嘉,此时转回身正在和阴祁讨论着事情。
      
      “前一秒就陈衍把荀彧给带偏了,后一面就想着要去摸头安慰,啧!真是看不出来呀!”
      
      阴祁关注点在另外一人身上,“相比较于荀谌的态度,祁到感觉荀彧似乎挺吃陈衍这一套,我们所见到一直以来,在荀家只有别人宠他的份。”
      
      陈衍一出门,就见到这三人缩在门外,嘀嘀咕咕讨论着什么,没怎么参与的戏忠在见到陈衍出来后,立马摊手与他无关。
      
      拔高音量咳嗽一声,并出言提醒道:“你们说什么呢?不是都先走了吗?”
      
      郭嘉扭头一见陈衍正好就站在旁边,说起话也磕磕巴巴点,“这,这个!这不正好在等你。”  
      
      “那走吧!”
      
      陈衍心情极好,之前考虑粟米改良实验,最近应该也能提上进程。
      
      天下十三州,其中以徐州荆州益州人口积聚,粮食产量也比其他州郡好上很多。
      
      颍川隶属豫州的中原地带,山水相交,位处黄河中下游颍河的上游,地势平坦四通八达。
      
      其他人皆在岔路上分道扬镳,唯独郭嘉跟在陈衍身边,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越是人群密集的地方,一堆堆的难题更是接踵而至,自然灾害不断,不少百姓都还在苦恼秋耕的收成的问题。
      
      郭嘉还挺好奇陈衍的去处,不过他们这好像是出城的路,满是疑惑问道:“你不回去吗?”
      
      休息的那些时日,陈衍大倒苦水不吐不快,“一堆比我还高的卷宗,不想看不想记,劝人学法简直就是罪恶。”
      
      用手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两手张开就是这么多,希望郭嘉能代入下他的痛苦。
      
      陈衍行事都有很强的目的性,一般郭嘉挺难见到他真性情一面。
      
      “你不喜欢,之前公堂对峙上,都能学以致用了,且颍川陈氏不都以礼法为主吗?”
      
      摇摇头,一时眼中神色莫名,“屠夫不会希望刀子砍在自己身上,也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
      
      拍拍陈衍的肩膀,郭嘉总能在他身上看到很多矛盾的地方,有时他并不觉得面前这人与他同岁。
      
      “你就是一天天想太多,不喜欢就不学,嘉还逃了不少课,有能力承担后果,就别顾虑这些。”
      
      正说着,陈衍刚到城门口,就被一劲装侍从拦住了去路。
      
      完全是下意识之间,陈衍挡在郭嘉身前,一脸警惕看着男子。
      
      侍从抱拳行了一礼后简明来意道:“在下听从陈老族长安排,奉命保护小公子的安危,还请尽快回去,不要出城。”
      
      歪头打量男子几眼,笑容慢慢冷淡几分,现在跟他提安危,医馆的人早就有传过信,怎么不见陈寔派人保护。
      
      既然谈不上亲情,那就聊利益。
      
      “祖父可有叮嘱过不得擅自干涉衍的任何行动,甚至是非常理一些举措。”
      
      侍从回想一遍,陈寔在最后多提出一个条件,慢慢让开了路,“是。”
      
      拉过郭嘉,两人在前侍从在后跟随,三人出了城。
      
      出了城后,走在官道上,远远还可望见不少百姓正在耕作。
      
      望了望云层格外厚实的天空,又看了看已经种下的粟米。
      
      此时这些景观,在陈衍眼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空气湿润度只占七层,一整天气温温差,甚至降雨量,都被一一分析出来,提供非常准确外部环境数据。
      
      在田埂上停下后,陈衍倒腾出了一堆测量用具,不过没有透明玻璃材质,细微的变化都有一些反差。
      
      挖了挖田里的泥土,确定没太多杂质后,又没有试管情况下,不得不抓了把泥土,混在刚装满水小碗中。
      
      随着泥土缓缓沉淀,陈衍目光定格在水面上那刻,在遮掩擦拭眼睛瞬间,一键点击搜索。
      
      电子屏慢慢暗淡下去,只跳出一行读条分析中……
      
      头瞄了眼周围百姓不少鄙夷之色,郭嘉小声提醒蹲在地上陈衍道:“你这是?嘉一岁都不玩这个!”
      
      旁边还有一堆百姓围观他们这几个傻子,郭嘉抚额真心觉得他就不该跟着陈衍出城。
      
      全程一脸懵逼,他不是很能理解,陈衍出来只是为了拔草玩泥巴,这什么迷惑行为。
      
      挥了挥一只手,他现在六岁就大了五岁,完全忘了他现在一身贵公子装扮,着实引人关注。
      
      陈衍没直接解释什么,向田地里耕作百姓讨要一点粟米秧苗,买了一些种子,才罢休。
      
      基本上也没什么人理会他,唯独静坐下来休息的老者,没介意太多。
      
      陈衍扯了扯一边草藤,打算把秧苗绑成一团,好提溜回去。
      
      或许是太过于认真,耳边却传来老者的声音,“你这孩子,看着也是大富人家子弟,怎么想到跑城外来了?”
      
      歪头思索了一小会,做实验上,他只是干回了老本行,但偏科太远成了农业,“衍有一个不太能实现的目标,就想着凭时间积累能慢慢去靠近它。”
      
      仔细想想,郭嘉隐约能够猜到陈衍想干什么,但仅凭一己之力完全不可能,世家大族绝对不会让他往这方面发展。
      
      直接当头给陈衍倒了一盆冷水,“嘉到感觉你提着这一堆东西回去,别说目标了他们会骂你不务正业。”
      
      绑好草藤,陈衍起身给郭嘉抛下个诱饵,“这样才有意思呀!酒也需要好的谷物来酿造,你就不心动?”
      
      连连摆手大可不必,“不心动,嘉哪敢喝,不想再被追上好几条街骂了。”
      
      正要离开时,陈衍不经意间瞟了眼分析出来的结果,以及突然变化天气,“老伯觉得明日会下雨吗?”  
      
      “下雨?”
      
      老者听后抬头望了望依旧晴朗的天空,紧接着笑道:“最近格外闷热,又是秋耕之时,怕是有大雨。”
      
      百姓靠天吃饭,这些变化多少知道一些,陈衍也没打算班门弄斧,“若仅仅不只是一场大雨,或许还会有水灾呢?”
      
      长者本因劳作休息时,格外懒散,在听完陈衍的话后,立马就被吓地精神了。
      
      左顾右盼之间,四处打量其他人的神色,“你这孩子从哪听来谣传,虽闷热这都干旱不少时日,大家可都打算趁着不久后的大雨,种下秧苗。”  
      
      “秋冬季气温低,河流也有汛期,且……”
      
      哪怕陈衍的说辞句句在理,但在抬头望去老伯更像是被人踩了什么痛脚一样,脸色十分难看。
      
      同时也让一旁的百姓,不停朝这边探头探脑,“水灾,哪来的水灾!”
      
      “他一个六岁孩子懂什么,过些时日会下一场大雨,赶紧都种上吧!”
      
      老伯起身后,挡了下敌视过来的目光,随及就要继续下地。
      
      然而陈衍却一直没什么动静,又是一句轻飘飘的满带讽刺传入了耳中,“世家子弟哪能知道寻常百姓的疾苦,这里可不适合你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2 15:54:51~2020-06-26 15:0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忆缘 5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