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陈衍,陈衍!”
      
      喊了几声不见回应后,嘀嘀咕咕着,走了过去。
      
      “怎么还坐在这呢?讲学快开始了!”
      
      肩膀被人拍了拍,陈衍才缓缓回过神来。
      
      扭头间眼前正好是郭嘉无限放大的脸,仔仔细细将其检查一番,顺带伸手捏了捏。
      
      “手感不错!”
      
      “……”
      
      郭嘉刚才一脸探究的意味,陈衍被吓得不轻。
      
      起身跟随几人离开,目光偶有落到郭嘉身上时,不见平日所表现的和善,到多几分耐人寻味。
      
      敏锐的察觉如郭嘉,却并没有直接回过头。
      
      司马徽的讲学,早在书院内就传地沸沸扬扬,荀家几位学子,这次也不例外几乎都到了场。
      
      陈衍目光在一群世家子弟身上移动,他还是挺好奇荀彧究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从未见过,就被拿来一起比较,何其心有不甘。
      
      若是他没有估算错误,自己与郭嘉是同岁,戏志才与阴祁略大他们一两岁,荀彧不才十三,荀攸马上就要加冠礼。
      
      十三岁的少年,陈衍根据自己身高比划下,便在茫茫人海里摸索着。
      
      郭嘉似乎很清楚陈衍的想法一般,随手指了指左边的几步远方向。
      
      “你找荀彧,他不是在那吗?”
      
      顺着郭嘉所指的方向,一弱冠年青年也正伸手指了指陈衍这个方向,转头询问另一个少年询问着,“你要找的人是他吗!”
      
      陈衍扭头望了过去,而这时少年也望了过来。
      
      少年极为规正落座于一旁,与喧闹氛围格格不入,面容虽略带些许稚气未脱,气质非凡清俊通雅,荀有仪容其人伟美。
      
      而伸手指向陈衍这边的文雅青年,稍显几分阴柔,之前询视时陈衍可见其谈吐不俗博览群书,荀家似乎都是天生一副好相貌。
      
      然而此时陈衍却是眉眼弯弯如一道月牙,嘴角带起一抹上扬的弧度,笑起来时因几日修养下来圆滚脸上还有浅浅酒窝,或许是这份笑容总能让遇上他的人如沐暖阳。
      
      荀彧不自觉会勾起唇角会以浅笑,两人简单打了个招呼。
      
      荀彧在书院也是出了名性情温和有礼,但真没人见他笑过,郭嘉伸手在陈衍面前挥了挥,调侃道:“怎么了吗?我还以为你俩是不是看对眼了呢!”
      
      陈衍回神后摇了摇头,“没有,只不过更肯定那些人对衍的要求。”
      
      荀彧这种或许从小都生活在众人的赞美中,他若真能把这种人给拉下水,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眸中清澈如许,但谁也没发现一闪而过的算计,他盯上了一头猎物。
      
      “要求,什么要求,把他们通通踩在脚底下,有志向啊!”
      
      敲了敲陈衍的头,郭嘉可是万般不会去相信陈衍是只纯善可欺小狐狸,但陈衍身上却又不止表象的狡诈。
      
      “没有人会愿意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影子下。”
      
      朝郭嘉跳了挑眉,随后又道:“你们这种大佬永远也不可能理解,司马先生好像快到了。”
      
      屋内渐渐安静,到是屋外一长者在众学子的拥促下走了进来。在讲学中,依旧是关于四书五经的一些死板的内容。
      
      若非自身足够自律的情况,陈衍或许就与旁边丝毫不给面子的郭嘉,一起打瞌睡了。
      
      陈衍在搜索器上查找着关于司马徽的个人资料,但事必认真,一动不动看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人精的夫子,怎会不知道底下人一堆小动作。
      
      “你,如此虚心静听,也来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司马徽随手一指,前排的人纷纷闪开自己的脑袋让出一条路。
      
      前有荀彧刚表达完司马徽赞不绝口,这时候没人硬着脑袋往上撞。
      
      通通闪开的人群,暴露了正经危坐的陈衍,敏锐察觉到不对劲,视线慢慢聚焦。
      
      懵逼的陈衍在一堆不屑看好戏的目光中站起了身,看了眼司马徽,又扭头看了眼同样立于人群中的荀彧。
      
      突如其来的安静,也让郭嘉非常不适应。
      
      这时陈衍感觉自己衣角被人拽了拽,好事者呐喊助威的声音传入耳中,“好机会,陈衍怼他,让他们也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周围愤愤不平目光,让他们一时成为焦点,实在看不下去的戏志才,立马将人拉了回去,捂住了嘴。
      
      弯腰拱手朝两人作揖,荀彧也是立即回礼,陈衍脸上永远也挂着淡淡的笑意,丝毫不受旁人影响。
      
      一言一行皆谦卑谨慎,甚至以表面弱小,降低防备,“衍不过六岁黄口小儿,未能有荀师兄高见,荀子儒学集大成者,衍之家学尚礼法,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司马徽对于陈衍的态度很挺意外,认同点了下头,但似乎也是铁了心让陈衍表达自己看法。
      
      “治学之道一直是亘古不变师者学生相互讨论的问题,不必拘泥一处,大可畅所欲言,才好扩宽这条道路。”
      
      陈衍微垂了下眼睑,再抬头时面容皆严肃几分,瞬间将在座的人拉入一场讨论气息氛围下。
      
      开口却是出言否定道:“荀师兄之前回答,衍不与认可。”
      
      此话一出,周围都快要炸开了锅。
      
      过激之人比在场的荀彧自己还要气愤,起身直接开喷,“小儿就是小儿,不就之前闹大点事情,之前谁认识你啊!”
      
      “这话就说错了,认识怎么不认识,谁不知道荀家三位麒麟儿陈家一傻。”
      
      伤人之语,不在于多少只在于麻木。
      
      很多时候陈衍以为自己,以后不再会听到,却不曾想穿越一次,一切从头来时,还是会经历这些。
      
      歪头漠然看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本是外露的笑意慢慢收敛,眯眼淡笑。
      
      “喂!你们过分了,本是学识的讨论,怎么还带攻击人。”
      
      戏忠当场起身就要骂回去,一个个就这素养,都让外人看了笑话。
      
      “蠢不自知,还不让人说了,天天跟在自己兄长身边,本来就是私交的朋友,连别人的不喜都看不出来。”
      
      戏忠的帮忙,情况是愈演愈烈,但两个当事人里,荀彧很是焦急,却插不上话,而陈衍游离在人群外,看着一场闹剧。
      
      郭嘉踹了下还想替陈衍辩驳的戏忠,胳膊肘也顶了顶陈衍的方向。
      
      劝慰开口道:“他都不急你急什么,先生都没来圆场,来嘉教你怎么看戏吃瓜。”
      
      随后又索然无味撇了撇嘴,“可惜没酒相配,实乃无趣了些。”
      
      郭嘉还不忘给个好自为之的眼神,主角闹事配角遭殃,“陈衍自己顶上,我们刚不过他们。”
      
      陈衍回头挑了挑眉,不帮忙还想看戏,“六岁就想着喝酒,是你郭嘉有胆,还是令堂根本不知道,要不衍去说上一说。”
      
      郭嘉赶紧叫苦不依,“你这人到底是黑的还是白的呀!”这性格怎么随便切。
      
      陈衍不置可否,仿佛没听到郭嘉的抱怨,将目光落回众人身上,“就凭衍能带动你们讨论的氛围,治学不是死板一教一学,更不只是纸上谈兵,现在不止衍一人发表意见,大家也在畅所欲言,先生意下如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