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脑袋有着些许的沉重,他之前不是还呆在府衙吗?
      
      如今这是……
      
      博古架上还摆着陈衍整理的卷宗,满屋子的药草味萦绕在鼻尖,喉咙也是干涩中泛着苦味,屋内人影绰绰间,他似乎又见到了那位大夫。
      
      陈衍眨了眨眼,挣扎着正要起身,却是另外一青年伸手过来扶住了他。
      
      “小公子醒了,可喜可贺整整三天人可算醒了。”
      
      大夫就差没蹦蹦跳跳跑出去给陈家担忧的人,报声平安了。
      
      “身体可还无恙,司马先生过些时日来书院讲学,最近时日都有些繁忙,公堂对峙未免为你出一口恶气,世人都说长兄如父,也是为兄不曾保护好你,忠已领下责罚。”
      
      “以后的时日里阿衍可搬到为兄那同住,如今你也算是在颍川小有声名,你一直希望能见一见荀家几位子弟,此番他们也是亲自邀请了阿衍。”
      
      陈衍听着身旁那人,絮絮叨叨诉说自己关切,微歪头瞧了瞧小陈衍记忆里的那位兄长,青年眉目疏朗,眼中是不尽自责。
      
      告诉陈忠一切的事情或许没这么严重,但他能保护小陈衍几时呢?
      
      陈衍了陈忠宽慰一些话,“兄长不必过多愧疚,衍也未曾告诉兄长实情,是衍自己软糯没有主见,至于荀家子弟也总会遇见。”
      
      如今他更希望能和阴家的人打好关系,颍川治下的许县就是不就曹操逢迎天子许都,而陈家是许县最具威望的世家。
      
      摸了摸陈衍的头,这些行为处事的变化慢慢趋于沉稳。
      
      陈忠并不知道陈衍忍受什么样的伤害,才会让一个从小依赖于别人的孩子,六岁已经能够独挡一面。
      
      “祖父说得不错,阿衍确实变得很多,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那么阿衍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陈衍自己的打算,当然是慢慢和阴祁去套近乎,甚至让阴修认可他以后推行一些实验。
      
      最近吃的粟米太糙了,在一些百姓的生活中,目前都还不能成为主食,羊肉和鹿肉少有狗肉什么的陈衍真心吃不习惯。
      
      先是粮食的产量需要马上提升上去,随后是城墙泥土封口,哪有水泥来得更牢固一些。
      
      既然是表达下自己的态度,还是把话说地更冠冕堂皇一些才好,虽然只是陈衍自己嫌弃现在生活的质量。
      
      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看起来气势十足,“积累更多的学识,来日能让自己这一身本事造福百姓,律法能帮衍自己,但也能将其他鸡鸣狗盗之徒绳之以法。”
      
      “志向远大,但人还是得活在当下。”
      
      拐杖敲击在地面上,两人猛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道非常严肃的声音来。
      
      陈衍从第一次见到陈寔起,陈寔每次望向他的目光,总是隐藏在什么,尤其审视的意味特别浓厚。
      
      有些不太敢去同陈寔对视,人老成精他在陈寔面前就像是被拨开一层壳,被人里里外外拿捏在手。
      
      视线中好像扫过一件极为熟悉的东西,再将目光挪动到上面时,仔细一瞧后,那,那是他丢掉的药包。
      
      拐杖在地面猛地一敲,“你先下去吧!吾有话同他说。”
      
      “诺。”
      
      陈忠将盖着陈衍身上的被角掖好后,才转身离开。
      
      彼时屋内便只剩下了陈衍和陈寔,相顾无言中的静默,最后还是陈寔率先问出自己这些天以来的疑问。
      
      长叹了一口气后,陈寔到底还是想寻求个答案来。
      
      “陈衍这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受了些刺激,陈家子弟众多,逐渐不受重视,对外人看法极为敏感,很是胆小怯懦,你不像成长后的他,却像你的阿翁。”
      
      这,陈衍一刹那的惊异后,很快就接受了陈寔的怀疑。
      
      陈衍也将自己对陈谌的猜疑问了出来,“所以是睚眦必报下,所以才招惹到那位夫子吗?”
      
      陈衍一言一行陈寔都看在眼中,也更好奇现在陈衍的来历。
      
      “是,亦不是,律法本身不是用来规劝而是警戒,这是他一直奉行的理念,就好比你那日对那群孩子最后判决,世人重孝道,他们若敢逾矩,几年后待他们成人,这将是死罪,不过吾观察你几日的行事作风,你并不是陈衍。”
      
      这一刻被人拆穿,陈衍反到更加轻松了一些,他能从陈寔眼中发现,陈寔只是想知道一个真相。
      
      陈寔虽白发送黑发人,却不值得原谅,他的疏忽造成小陈衍死亡,送走儿子又送走孙子。
      
      “那,那位夫子你们如何处置?”
      
      “进了大牢,有为师德之人,没人会敬重。”
      
      陈衍总算能放心些许,直接直言道:“我确实不是你们眼中的陈衍,而是从将近两千年后而来的陈衍。”
      
      “这原来就是大夫所说,魂体不稳的原因。”陈寔心中震惊更是无以复加。
      
      陈寔说完一瞬间,陈衍也是眸色一冷,在陈寔回过神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陈寔不纠结于现在陈衍的过往,也是之前的事,让他打消了自己的疑虑。
      
      “汉室百年基业可还依旧存续当年繁盛的光景。”
      
      陈衍摇了摇头,骨子里已经烂了的东西,如今看到也只是平静的表象,“群雄四起,百年乱世。”
      
      这番谈话,陈寔心里那块积压的大石头又重了几分。
      
      汉室不复,陈寔却还得考虑陈氏一脉的去处,而陈衍就是他们要抓紧的一根树干,虽有亲情在,但终究眼前的人不是他孙子陈衍。
      
      在沉默了好半天后,陈寔很快做出最利于陈家的决定,“之前的话可还作数。”
      
      之前的哪句?
      
      不绝思索一番目前自己的处境,他本来应该庆幸陈寔的取舍,但是心里却特别的不舒服。
      
      汉室不复,立马考虑陈家的将来,小陈衍不在,当即思索陈衍能带来的利益,这就是世家吗?
      
      在很早之前陈衍就已经见识过,陈寔想要什么,陈衍几乎一清二楚。
      
      陈衍也总能根据这些人的行为举止,说出他们最符合他们心意的话。
      
      “他的想法就是将来的打算,解决那群欺辱他的人,解决本不可能逾越的荀家子弟,不辱谌公一世声名,陈家予以陈衍一份庇护和信任,来日必定还陈家第一世家的声名,衍今才六岁,你们还有很多的时间,来考量这个决定到底值不值得。”
      
      这些话本是作为颍川陈氏族长最想听的话,却不是作为祖父的陈寔最想看到的结果。
      
      外热内冷,只从最理智的角度出发,从不牵扯上情感。
      
      陈寔微微伸出去的手,最后还是默默收了回来。
      
      不问过去如何,乃至在所有人面前陈衍也只是个孩子,陈寔心中愧疚更盛。
      
      陈寔并未直面陈衍的问题,临走时提了一嘴书院那边的情况。
      
      “过些时日颍川书院,司马徽先生会来此讲学,听说许绍两兄弟最近也游历到了阳翟,他们两人声名大造,你或许听说过!”
      
      走出几步后,陈寔忽然停下,望向陈衍目光极为复杂,“凡家族子嗣陈家都会尽其所能庇护他们,那位夫子既然刚伤老夫孙子,自该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默默歪头思索一番话里意思,陈寔有些把对小陈衍愧疚转移到陈衍身上,最后确定夫子该死时,更像是一种安抚。
      
      在房内继续休息了好些时日,陈衍才被准许能够出外行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