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大夫伸手卷起陈衍的衣袖,猛地一瞧,顿时两眼都快瞪直了。
      
      在陈衍正要抽回手时,一把将人拽紧不让其逃避。
      
      并极为严肃的追问,完全不容许陈衍有一丝欺瞒道:“这不是摔伤,看你这衣着恐怕还是哪家小公子?”
      
      “陈家,现在已经很晚了,衍该回去了,不知还需要抓什么药?”
      
      陈衍整个人看似慌里慌张回答着大夫的问题,眼神闪躲之下一看就觉得有情况。
      
      “陈家,哪个陈家?”
      
      然而大夫却像是根本就没听到陈衍的话一样,喃喃自语着什么。
      
      “大夫若是不打算开出药方抓药,衍就先回去了。”
      
      陈衍直接转移话题,此时欲盖弥彰的做法,在大夫眼中,这完全只是个根本就不懂说谎的孩子。
      
      也正是买枣糕那段时间里,陈衍发现原来只是小陈衍正好有钱又好欺负,完美弥补上了那个之前被受打骂的漏洞。
      
      那位夫子是陈衍的父亲是同窗学子,去了洛阳一同出仕。
      
      但据陈衍自己所知,陈谌官拜司空掾,多次受到朝廷的召辟,难道是官场上一些原因吗?
      
      “你,等等,我给你抓一些内服外敷的伤药,记得一定要喝,你这小身板可经不起折腾了。”
      
      大夫嘱咐了陈衍几句后,就要起身去抓药。
      
      陈衍也在随后跟着起身,并出手拽住大夫的衣角,“衍需要一份关于自己伤势的病例描述,可以吗?”
      
      “你要这个做什么?”
      
      伤者病例,医馆内都会有严谨的记录,而且一般也没人来问这个问题。
      
      陈衍在其注视下只是暗自摇了摇头,他不会去欺骗,但也绝不说出自己的计划。
      
      “私情不能解决问题,衍不能说,不过最多两日,陈家一直以来祖辈都长于律法政务,可以相信我,但你们能信任陈家。”
      
      与其让自己在时间流逝下,去适应他们眼中所给予的人设,不如运用这次机会,让别人来适应他的改变,毕竟打骂和挫折使人成长。
      
      总算是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陈衍吹了吹竹简上未干的墨渍。
      
      忽然想起一事又催促道:“盖上医馆印章,或者手印也行。”
      
      非常严密警惕的手段,真的很难让人意识到陈衍还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唉!问什么也不说。”可惜地摇了摇头喃喃道。
      
      大夫已经盘算好了,待陈衍一走,他就一封书信送去书院里陈寔的手上。
      
      陈衍从医馆出来后,并未就直接就回去。
      
      毕竟他也是给这个大夫出了点小难题,既然是难题,就会在论坛上有记录。
      
      果然不到片刻钟的时间里,从医馆里跑出个药童,怀揣着一卷竹简,赶往的方向,正是陈衍来时的路。
      
      陈衍再次迈步离开,陈家在阳翟置办的宅院,他们本是许县人。
      
      一些南北各地学子奔赴颍川,书院是有借宿的地方,不过哪有住在家里好。
      
      看看手中的五铢钱,他今天可破费不少,陈家可不缺钱。
      
      还未回去陈衍就手中打包好的药包,随手就给扔了。
      
      他现在不太需要,神魂不契合之下,并不是吃吃药就能有所好转,同时陈衍提着个药包,也不好进门。
      
      敲开陈家宅院紧闭的大门,同时随同开门仆役走进了院内。
      
      “伯父可曾在屋内?”陈衍随口问着仆役一些问题。
      
      并一边观察着陈家的情况,一边了解最近陈家人的动向。
      
      “不曾出门,若是小公子回来,便让公子先去用膳,不用等他。”
      
      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餮而始。[1]
      
      汉时一般只用两顿饭,第一顿称朝食或饔,第二顿称铺食,在申时用膳。[2]
      
      午时三刻还早得很,申时是下午三点至五点,不过他到是忘了陈家非一般家族,吃个三顿也很正常。
      
      陈衍回到自己房间内,不多时就有侍女端上几碟小菜苜蓿、菠菜、芸苔,以及一份叫不上名的肉。
      
      羌煮貊炙也是现下最流行的烹饪方式,煮或者涮着羊肉和鹿肉。
      
      不过还想要这些蔬菜炒着吃,是不太可能了。
      
      扒拉着另外一个碗中粟米,吃起来有点糙。
      
      就是这肉,味道有点奇怪,在意识到是鹿肉,尝了第一口后,陈衍就没再动过。
      
      现代除了一般有试验的时候,陈衍都有自己作息时间规律。
      
      甚至是顿顿规定饭量,一天摄食蛋白质还是维生素,会精确到百分之几上的个人习惯。
      
      如今他现在这身体状况,要不是为了后面两天的事情,才不会让自己受罪。
      
      在行动上不会直接因为体虚晕倒的前提下,陈衍没有过多食用。
      
      饭食被撤下,陈衍便开始考虑着后面他所要做好哪些准备。
      
      仔细翻找一遍博古架上摆放的竹简,都未曾看到关于汉朝各种律法卷宗。
      
      小陈衍觉得比不过陈家那几位常年专研的长辈,到是很自觉没有去触碰过关于这方面的古籍。
      
      不学律法,陈寔等人便布置了关于文学政事方面的任务加以引导,只是不去同陈群陈忠比,却和荀家的人比,这也没什么差别不是。
      
      陈纪唤来几个仆从,嘱咐着一些事情,“你们几个去伯父那取一份汉律,汉室百年来律法变迁,民法和刑法这一类,衍都需要。”
      
      “公子不是不看这方面的卷宗吗?”一人大着胆子,问起陈衍反常的举动来。
      
      “你们去拿便是,伯父若有疑问会亲自过来问。”或者来的是陈寔也不一定。
      
      “诺。”
      
      他该庆幸小陈衍认字比较早,不然现在绝逼是个大字不识的文盲。
      
      其用心之处也是能见到成果,陈衍自己六岁的时候,字还不一定认得全。
      
      过了些许时刻后,陈衍让搬书仆从把竹简都放到一处,自己亲手翻阅过后,再进行一顿分门别类的整理。
      
      忽然想起医馆童子去给陈寔报了信,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才对。
      
      便询问一旁候着的仆从道:“祖父,可曾回来?”
      
      “我们去搬书时,正好他们都在,好像在讨论着什么事情,公子需要的卷宗,也是经过太丘的首肯。”
      
      “这样,你们先下去吧!”
      
      “诺。”
      
      陈衍翻看完汉律其中一章后,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脖子。
      
      他是自知自己完全没有看进去,这些都不是他所需要的卷宗。
      
      仅仅只是按照这些枯燥各项罪罚条列来背诵,肯定是只记得住一时,勉强混过陈纪抽查,过个些许时日,就记不全了。
      
      《礼记曲礼上》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耄与悼,虽有罪不加刑焉。
      
      陈衍的穿越,让那些原本害死小陈衍那几个少年,更加肆无忌惮。
      
      毕竟打成那样都没事,不差多一下或者少一下。
      
      律法所载,半大孩子就算是害死人,依旧可以用钱财去赎买,而千钱不过是一人一年内所有的开销。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庶民中也分男女老少。
      
      而且也只是人没死,一点暴力上的伤害,更不可能送人进牢狱。
      
      陈家自己就精于律法,还是以德服人的大世家,陈衍到最后依旧逃不过赔礼道歉。
      
      那么在祸水东引之下,陈衍定下一计,如今只能看看这位颍川太守究竟有多护犊子了。
      
      接下来的两日时间里,陈衍依旧是出手阔错的散财童子。
      
      无形之中的好意上,顺带露出些巴结和狗腿,慢慢稳定人心,宛如温水煮着一锅青蛙。
      
      没了人欺负,这些混混自然会转移注意力。
      
      陈衍在论坛置顶帖子上,时刻关注着天天蹲点那三五个孩子的心理难题,以及估摸着阴祁过来的时间。
      
      “嘿!我刚看到一个世家公子,牵着一条大黑狗往这边过来。”
      
      “他还专门让自己的狗去吓唬吓唬过路的行人,这人简直就是找打。”
      
      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孩子,不停向领头那个白胖圆滚少年,诉说着自己的打探到的消息,好像只有般的殷勤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陈衍适时说起风凉话,“世家公子,你们也敢去,不怕踢到铁板,都能养得起狗,家里不是有钱便是有权。”
      
      几双怒目而视的双眼纷纷瞪向陈衍,讥讽之意尤为刺耳,“你难道不是,我们麻袋一套,谁还知道是我们打地。”
      
      “你胆子小就别去了,免得露馅。”白胖少年指了指陈衍,很是嫌恶扔出了一句话。
      
      陈衍只是面上轻笑的一声,这其中他对几人的计划,可是一清二楚呀!
      
      “好!”
      
      在几人出去后,陈衍转身去了太守府报信。
      
      只是报信,而非直接面见太守,不然事后一查,在明知阴祁会被打的情况下,陈衍却没急时阻拦,少不了也是一顿板子。
      
      无论这位太守信还是不信他所说的话,就算为了自己这个独子,也得马上赶过来。
      
      陈衍报完信后,立马赶了回去,当场上演一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戏,“恶犬怎么在这?你们干什么?”
      
      陈衍将恶犬从阴祁身旁拽了出来,“去,快去找太守。”
      
      他已经报过信,恶犬这个时候立功,太守应该也不会再看它不顺眼了。
      
      或许是陈衍心里念叨真的管用,阴祁这边有人帮忙,恶犬好像也放心了下来,一溜烟在众人围栏之下翻跳出了包围圈。
      
      所有人都懵了,蜷缩在麻袋里的阴祁,在听到陈衍说话的声音,察觉是熟人后,这简直是一场及时雨啊!
      
      “我可是太守之子,你们也敢打,阿衍,快救我!”
      
      陈衍一脸无奈,甚至心里只想当个吃瓜群众,看着这出好戏,但戏要演得逼真一些,还得自己上。
      
      给旁边那位畏畏缩缩躲在所有人后面那个孩子,赶紧递了个眼色,快去报官,这是最后的机会。
      
      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恨铁不成钢道:“都说让你别走这条路,你还非要来。”  
      
      “太守之子又如何?陈家嫡子我们照样揍。”
      
      “大哥,反正事情传出去也是一死,这次不打,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对,太守不会放过我们,打一下是打,多打几下我们心里也畅快些。”
      
      旁边还有人,依旧不怕死地在瞎起哄。
      
      陈衍一扑,本想护住阴祁,却直接连带一起被摁在地上,“你们拦着我做什么,快点住手。” 
      
      “又不是没打过,不帮忙就一起揍。”
      
      陈衍背上忽然被踹了几脚,一时连带之前的伤势复发剧痛难忍。
      
      尤其踹过的地方,如同被烈火烧灼而过,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了位置般。
      
      伸手护住还没挨过暴揍阴祁的脑袋,以至于自己则毫无任何防备暴漏在敌人拳脚之下。
      
      心里也不停呼唤着,这太守什么时候能到,赶紧来,赶紧来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