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这得骂成啥样,才会被屏蔽,不过为什么关于曹操任务的积分是一万,想不动心也难啊!
      
      难道要他把自己给痛扁一顿,还是去负荆请罪,不过一万的悬赏积分,实在令人心动。
      
      反正陈衍想见曹操那点心思,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彻底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凡是戏志才呆在曹操身边的时候,陈衍一定退避三舍,社会毒打不知是给陈衍开了玩笑,还是给天降横祸的曹操。
      
      将祢衡打发回去后,陈衍正偷偷摸摸翻墙回陈家。
      
      借助跑的冲力,几步跃上围墙,猛然往内一瞧,陈家这灯怎么还没灭。
      
      算算时间,这都快六七点了,陈忠处理公文所以熬夜。
      
      摸不着头脑,踩不着到底,一脚抵在围墙上,另一只脚正试探着地面还有多高,结果很失望。
      
      两米多高的围墙,陈衍不太敢跳,境地非常尴尬整个人都有些无处安放。
      
      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跳的时候,脚下似乎垫到什么东西,终于踩实地。
      
      刚要放下另外一只脚时,直接摔在泥地里,灰头土脸爬起身,下意识就要跑。
      
      “又要去哪?”怎么也并不会想到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回头却见,荀彧正伸手抚弄掉衣物上的泥土,仔细一看摔得比陈衍自己还惨。
      
      “文若怎么在这?”
      
      “孝先回来找不到你,以为去了彧那。”
      
      论时间观念陈衍这方面一直都很强,实验上分分秒秒都是不允许出现差错。
      
      然今夜,却留在外面,极有可能被巡视兵卒追了一路。
      
      所以荀彧是因为担心来了陈家,“文若别担心,这不是没事,衍从不会让自己置于险境。”
      
      不管多大的仇怨,陈衍表面都能乐呵面对,反手却能把人脖子拧下来那种。
      
      听到围墙这边动静,陈七立马赶了过来,“公子,长公子他……”
      
      “先去打盆水来。”
      
      陈衍则拉着荀彧回到屋内,顺便将常备的医药箱,从带来小木箱中拿出。
      
      实验的意外谁也无法意料,尤其是试验阶段。
      
      随后才不急不徐处理荀彧手上擦伤,有点破了皮,“下次这事不用帮忙,摔不死得!”
      
      便见陈衍精细处理荀彧手上的伤口,半蹲着趋势荀彧完全能够将陈衍整个人尽扫眼底。
      
      伸手抚上陈衍的头墨发半扎半束,好像眼前还是那个满身是刺的孩子,“这不也没事,不用担心。”
      
      歪了歪头,这不是刚才他回复荀彧的话吗?
      
      忽然听见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陈忠也在嚷嚷着不停,“文若,文若,城内好像发生了些事情,曹太尉哪处,好像就在处理曹公子晚归被抓一事。”
      
      陈忠推门后,陈衍正裹上最后一层纱布,帮亲自把伤口处理好。
      
      “文若这是?忠在大门等了大半时辰,到是没见一点踪迹。”
      
      哪怕陈忠已经有所怀疑,陈衍依旧不着痕迹转移开话题,“破了点皮,兄长刚才说曹公子,那边怎么了?”
      
      面对的都是聪明人时,陈衍突然翻墙回来,实在是惹人怀疑。
      
      本来还没想到这茬,经此再此一提,陈忠就感觉不对劲,“阿衍回来时,没遇上巡视兵将吗?”
      
      搬起石头砸在自己的脚上,暗自镇定神色不变,“有啊!不过兄长下次碰到曹孟德时,一定要赶紧避开。”
      
      再次给人下套,那可是一万的积分,陈衍觉得很值钱。
      
      “好好交代,这一路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听,似乎还有大事。虽然小时候的陈衍就很规矩听着陈忠的话,后来也极为自律,不过今夜之事,他们从不曾预料到。
      
      “祸水东引,衍是觉得曹太尉能摆平这事。”
      
      所以陈衍压根就不想给陈家添麻烦,或者说他在陈家并没什么归属感,陈寔看重他能创造多大价值,陈衍自己需要陈家名气立足。
      
      若非有个曹嵩,不然他也不会想着去坑曹操,做事没能留一线,日后绕道见。
      
      荀彧到是听出陈衍自己的话外音,与陈家的关系,完全不是大家表面所看到的那样,“这事曹家可知道?” 
      
      不适宜打了哈欠,按理说这事荀彧的意见很大,过于平静让人不太适应,“曹太尉出来时就与两方直接对上,也是曹孟德那边先露面,衍便乘机混淆了视听。”
      
      “原来如此,来洛阳找地不会也是曹孟德吧!”随后荀彧有个大大胆的猜测。
      
      陈衍语气中到是不见半点欣喜或者幸灾乐祸,反到是愁眉不展,苦恼着自己是不是会大祸临头。
      
      越是被屏蔽的言辞,陈衍越是想看一眼,一惊一乍之下,反而更为苦恼。
      
      “是啊!刚好遇上曹孟德不在曹府,还是同志才出去喝酒了,这笔帐想赖也赖不掉!”
      
      陈忠本身是想问问陈衍为什么要找曹操,但陈衍已有主见,陈忠不太想再束缚于他。
      
      随后便缓缓起身,向陈衍叮嘱道:“天色已晚,都先去休息吧!曹孟德本身也是遇上宵禁,这笔帐还赖不到你头上,文若今夜就睡你这。”
      
      “什么?为什么?”
      
      陈衍瞟了眼听从安排的荀彧,一时头更大了。
      
      而陈忠出去时,显然还有些正在气头上,房门一关根本不想听人啰嗦。
      
      “衍睡觉一向不大老实,文若多担待点,还是文若睡里面,衍怕把你踹下去。”
      
      “你安排就好。”
      
      老实说荀彧自已洁癖严重,向来都是一个人睡,但今夜出了曹操那事,看来是回不去了。
      
      陈衍出去让陈七备好热水准备洗洗睡,站在门边等待时,会特意看看里面荀彧的动静。
      
      曾听闻三国时君臣间有抵足而眠的风俗,尤其是蜀国刘备这癖好最严重。
      
      房内忽然的安静,陈衍总会时不时往里面看一眼,荀彧完全不知其所思。
      
      有人屋内月下观人,也有人屋外灯下观人,目光相汇时彼此沉默,各有思索一时心思各异。
      
      陈七热水备好,陈衍率先洗完后爬上了床,那一路的骚操作,还得拉着祢衡跑,实在有些吃不消,揉了揉眼睛,再次打了个哈欠。
      
      直到荀彧过来时,陈衍赶紧让了个位置,继续打了个哈欠,终于是能好好睡觉了。
      
      被子一卷,整个身子一蜷团成个球,老老实实缩在床边睡,给里面的荀彧留了个极大空间。
      
      然正当荀彧觉得陈衍,明明睡觉很规矩的时候,没踢没踹的时候,或许两人睡一床被子,手里抱不到东西,老感觉不踏实。
      
      睡着后陈衍老毛病就犯了,一手扯了扯被子发觉居然扯不动,只得继续伸手胡乱抓弄着,手再次被人摁住不准动弹后,荀彧就被人当抱枕似的黏上来时,也彻底没了睡意。
      
      以至于整个晚上,荀彧是见着陈衍皱着眉头,听着他嘴里喃喃地却是自己的名字,心有疑惑但并没直接把人叫醒。
      
      第二天起来后,陈衍睁眼后便是眼前荀彧放大好几倍的脸,见人还在熟睡,赶忙收回扒拉人家的手和脚。
      
      起身时拍了拍脑袋,他自己怎么会忘了睡觉爱抱东西的习惯。
      
      一番洗漱后,回头便见荀彧好像并没有睡好,“文若入仕不知是何官职?”
      
      “彧为守宫令,伺候笔墨,今日要太学吗?”
      
      不知为何,荀彧在陈衍眼中见到一丝嘲讽,他自己并没觉得这官职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反而能够更近距离接触到天子。
      
      “昨日进门即是开考,还遇见一位迟才傲物的家伙祢衡,早该让志才先算上一卦,不说了文若也赶紧进宫吧!”
      
      陈衍简单用了些面饼,收拾收拾东西率先出了门,劲直赶往太学。
      
      只是才刚进入城南,陈衍眼前的帖子上,出现不少奇奇怪怪的难事。
      
      昨夜可能漏了破绽,今日曹太尉在太学附近派了不少眼线,毕竟两处都在城南,很容易怀疑到一起去。
      
      再次望了眼腰侧布包,烟雾/弹已经用完,但是其余的东西,难保不会有人多心。
      
      主要陈衍还是附近来往人群中,瞟到戏志才和曹操的身影,曹嵩为何还敢让他们继续出门。
      
      确定好两人的方位后,陈衍赶忙绕路走。
      
      作为一个非常不靠谱的人,陈衍早就想过最坏的打算,万一祢衡直接说了出去,该怎么应对。
      
      可直接以开喷的方式,怼了曹操和戏志才两人,只想撒腿就跑,千万不要被祢衡拖进泥坑。
      
      “志才,有人自己撞上门来。”
      
      曹操正说着,特意观察过戏志才由惊讶转为轻松的神情。
      
      主使好像还另有其人,他还不容易从戏志才口中诈出一点消息来。
      
      祢衡身上并没有曹操假设那种奇怪的气味,能制出烟雾/弹,必定需要耗费大量时间。
      
      且长期与之为伍,祢衡看哪都像个躁动狂徒,怕是没这个耐心。
      
      将人一打发离开,曹操赶紧派人去查昨晚关于祢衡的行踪,与谁交好。
      
      而陈衍这边电子屏上显示的悬赏机会却在慢慢锐减,只要受困者解决掉自己的问题,任务将直接作废。
      
      若是任务作废过多,同时陈衍在某方面的权限,将逐渐封锁掉一些范围。
      
      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话,将强制性进行随机领取,碰到危险任务则直接丧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我靠玄学拯救大秦
    一朝穿越成街边饿死的混子,却听说他有个师兄叫徐福,在宫中吃得好喝得好。
    同为同门师兄弟差距怎么那么大,然过于实在的裴冉有三不算,不算命不算财运不算鬼神。
    为了不再次被饿死,裴冉也混进了宫内。
    本来只想当个混子,奈何做为一个脑残粉,怎么能让陛下被骗。
    徐福在算命,陛下这块地掐指一算明年收成有望,基建种地吧!
    徐福继续算命,陛下赵高这个人指一算心眼太坏,宫里该整整了。
    徐福还在算命,陛下这颗丹药不用算了真不能吃,但是丹炉中的东西加以利用,外敌可阻。
    陛下徐福跑了,你真的要信我呀!玄学算出各种科技小知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