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曹家府邸在城南,宦官之后阉党遗丑,汉室养吃白饭的一群闲人……”
      
      祢衡不是特别清楚,陈衍为何突然提起这个人。
      
      前半句还能好好说话,后半句怎么又绕到上面去了,赶紧打住在洛阳直接向宦官开骂,这已经不是胆子大了。
      
      “再此谢过,城南衍一人去即可。”
      
      他们才出了太学不远,周围依旧不乏稀稀拉拉一些学子从旁经过,或是对着祢衡指指点点,或是干脆直接避而远之。
      
      避免祢衡的嘴里又骂出什么话来,陈衍打算赶紧避开,太学也在城南外,如今他回到城内也顺路。
      
      陈衍才跑没多远,祢衡抬头看了看天色,城中有宵禁,曹操与袁家两兄弟的名声,又不是啥正经人,此去曹府人家未必会在。
      
      一来一回再转道回陈家,若是被抓,没事也得脱层皮。
      
      祢衡本身是想借之前的话告诫陈衍,却突然被打断,反正他是很不爽。
      
      陈衍此去,正如祢衡所预料的那样,没进门就被管事告知,曹操压根就没回府。
      
      “听人传话,公子今日遇上一好友,现在或许还在哪处酒馆喝酒。”
      
      陈衍赶忙谢过府内的管事,看了眼再次关上的府门,默默叹了一口气,来得依旧不是时候。
      
      之前也是因为想到曹操广交各路豪杰,才敢亲自上门拜访,不然他就得测算一次偶遇。
      
      为了能够避开祢衡,这时跑来找曹操,真觉得自己是不是秀逗了。
      
      抬头看看天色,心中估算着回去这一路所要花费的时间,如何才能赶在宵禁前回到陈家。
      
      夕阳已经西下,城中青石板路上,都是来往行色匆匆的人马,摊贩收拾着自己的摊位,路边店面皆已打烊闭门谢客。
      
      那么管事口中所谓的酒馆,引人深思啊!
      
      步履匆忙往回赶,有时候越是期盼一样东西,越是不会出现,越是希望时间再慢一点,但它总能想办法溜走。
      
      街道上巡视的兵卒,皆已整装待发。
      
      尽量避开人多的大道,跑去街边小巷中,一眼能望到的路,小心为妙。
      
      撒腿就跑的同时一边伸手摸进腰间的布包,一颗两颗…五颗烟雾/弹,不能被抓住,更不能给兄长添麻烦。
      
      天色越来越黑,城中各处好似都能听见步伐整齐的脚步声,越是如此越能给暗处的人压迫感。
      
      忽然肩膀处被人摁住,口中大呼声也被一手捂住,拉进墙角后,惊魂未定之下陈衍机械般转过头,“祢衡,你怎么在这?”
      
      “刚来洛阳,这地方你熟吗?像你都能被夫子抓住,看起来脑子就不大聪明。”
      
      祢衡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陈衍头疼得厉害,把手甩开非常嫌弃似在衣袖上擦了又擦,“衍还怕多了个拖油瓶!”两人谁也不让谁,就差直接吵起来。
      
      “那边什么声音?”巡视兵卒里其中一人怀疑喊道。
      
      随后一队的兵卒,也听到细细碎碎吵闹声,察觉到不对劲,在墙角外街道上停下。
      
      “过去看看。”
      
      领头者指了指墙角处,希望有谁过去查探一下。
      
      直接暴露目标,头疼地抚了抚额,祢衡看了看围墙的高度,“你踩衡肩膀先进去,躲一躲再说。”
      
      却半天不见陈衍的反应,这都什么时候了。
      
      方圆几百米的人,心中若有不畅快,都将显示在陈衍打开帖子上。
      
      定位的功能,是陈衍最近才解锁的小惊喜。
      
      拍开祢衡正拽他的手,他们还可以再观察观察,“一,二…三,有人了!”
      
      “醒醒,就算是之前曾做官洛阳北部尉,都过去几年了,谁还会再卖个面子。”
      
      戏志才觉得自己就不该相信酒鬼的话,这一路拖死狗样想把人弄回曹府,然他身形哪能和曹操比。
      
      街上一晃悠,正好撞在人跟前。
      
      “你们是何人,此时已到宵禁,禁止城内走动,把他们带回去。”
      
      领头人忽然注意到戏志才这边的动静,立马转移所有注意力。
      
      陈衍这边来探查人被撤离,两人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戏志才那边问题就大发了,伸手在布包中摸了又摸,才掏出一枚羊皮包裹烟雾/弹来。
      
      探出个头,瞧了眼外面的情况,确定好位置不会伤人,随手便扔了出去。
      
      “嘭~”还来不急观察究竟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面前忽然涌出一道模糊视线的白雾,伴随着些许奇怪味道。
      
      初次接触的人,完全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拉过祢衡没管隔离在烟雾区域外的戏志才和曹操,率先拔腿就跑,只要戏志才能快速冷静下来,就该清楚必须把握最佳的时机。
      
      一开始制作时,陈衍所幻想是遇到山贼和土匪,迷惑人的视线,没想到会用在这种时刻。
      
      直到跑出很远的距离,两人才因呼吸不畅,渐渐停下脚步,再次躲进一处深巷。
      
      毕竟城中各处都有来回巡视的兵马,想要一路跑回去实在有点不太现实。
      
      从陈衍丢出烟雾/弹那一刻,祢衡的目光就再也没离开过那个布包。
      
      好似里面还会有各种神奇的东西,等着再次被扔出来,刷新祢衡内心的认知。
      
      确定他们两人都躲藏好后,陈衍再次观察起戏志才那边吐槽,一顿惊心动魄下曹操好像酒也醒了不少。
      
      逃跑计划在脑海中慢慢成型,虽然与曹操第一次碰面并不太美好,这面目前还是不要见了,陈家没曹操家底,他若被抓可能直接玩完。
      
      在保证曹操能靠面子解决事情的前提下,他们能顺利回到陈家,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一步步确定那两人的方位,静等时机的出现。
      
      甩了甩晕晕乎乎的脑袋,曹操才抬起头,又脱离戏志才搀扶,站直了身。
      
      拧着眉神色极为严肃,额前束着幅巾,细眼长髯,不过身高上有点不太敢恭维。
      
      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抬起手闻了闻衣袖上的气味,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这除了酒味,怎么还有种其他气味,志才我们不是还在酒馆中喝酒闲谈吗?”
      
      曹操虽有疑惑,但是步伐整齐的脚步声,仿佛就在耳边,想不忽视也难。
      
      戏志才捏了捏一路生拉硬拽下酸痛的手臂,才回复道:“曹府已派人来催促过几次,孟德还是早些回去。”
      
      “刚才那阵白雾是怎么回事?”曹操整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知道,正好那个时候能助我们摆脱追兵。”
      
      戏志才有怀疑过,他们曾在一个人身上见过各种古古怪怪的东西。
      
      说起那种独特的气味,戏志才想不到还会有其他人,有如此奇思妙想。
      
      戏志才说完后的迟疑,甚至陷入自己的沉思中,到是引起曹操格外关注。
      
      目前而言他们关系并不熟捻,曹操也不能强迫戏志才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脑海中应对之策,迫使曹操敏感察觉事情不对劲,“把之前的情况,再详细说一遍。”
      
      他们来时的地方,可不像是有哪个世家子弟,能忽然想到要来帮忙。
      
      两人已经露面,想要摆脱嫌疑,第二天完全能够亲自找上门。
      
      戏志才再次回想刚才的情况,那个角落一定还有别人,会不会是陈衍,他不敢妄自下定夺。
      
      简单向曹操解释了一通,戏志才在迫使自己镇定下来时,听到脚步声从墙角处传来,随后越来越远,过于紧张下没多想。
      
      “肯定还有人,洛阳是都城,夜里巡视防范上,街道各处都有布置,他们恐怕也没跑远,等着我们的下一步行动。”
      
      如此人才,必须得抓出来好好盘问盘问。
      
      曹操几番思索之下,几乎将陈衍心思摸得非常透彻。
      
      然而陈衍也在帖子上见证曹操内心戏,一路刷屏挤掉原本戏志才的位置。
      
      忽然轻笑声,让旁边祢衡看傻子似的眼神瞪了过来。
      
      “咳~”曹操清了清嗓子,打算出去刷一波当年洛阳北部尉的面子。
      
      然人算哪有窥屏的陈衍算得快,巡视兵卒走过这条街后,“跑!”
      
      这边脱缰的野马一跑,曹操心里还想把陈衍等抓出来计策,彻底泡汤。
      
      “追!”
      
      边跑边扔下烟雾/弹,引起洛阳南部不小的轰动,究竟追的人是不是曹操,其实也没人知道。
      
      周围兵马被引开,曹操和戏志才出来时,有点傻眼。
      
      疑心病一犯,经过之前做官洛阳北部尉的经历,曹操已经不再相信这大好机会。
      
      兜兜转转好半圈,当再次看到前面的曹府时,祢衡有些明白陈衍的计划,“你不会是想祸水东引吧!”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曹府不会不知道,我们进去,曹操马上会赶回来,只要曹嵩出面,多大事都不是事。”
      
      正如陈衍所预料到那样,曹操疑心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陈衍本身就是在坑他,何来好事。
      
      以为回了家就万事大吉,却不想人家就在家门口等着。
      
      “人好像不见了,前面好像正是曹太尉府邸。”
      
      突然追丢了人,大家都急得慌。
      
      “前面是曹府,曹太尉的府邸,志才放……”心。
      
      心字还没说完,曹操见着曹府的大门被打开,曹嵩亲自走了出来。
      
      引燃炸弹的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陈衍继续默默窥屏。
      
      街道上巡视兵卒,被陈衍骚操作狂轰乱炸下,已经清空,但是他们惹了个更大的麻烦。
      
      “靠!惨了。”
      
      贴子上曹操的难题,一笔一画显示了出来。
      
      今日之坑,来日若是遇上先痛扁一顿……
      
      然后***,然后因过于暴力言辞已被屏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