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公子前面就是洛阳城了!”马车外忽然传来陈七的声音。
      
      这么快,陈衍赶紧掀开车帘朝外望了望,此时的官道上人来人往,比之阳翟城外更是热闹非凡。
      
      甚至可见前方矗立一座高大巍峨的城墙,城楼之上十步一岗哨的兵卒,正俯瞰着下方平和与喧闹,来往排队入城的商贾、百姓、车马,更是络绎不绝。
      
      荀家和陈家在洛阳置办的宅院,并不在一个地方,陈衍到是率先下了马车。
      
      将几个大木箱搬出来后,确实空出了老大的地方。
      
      被两人直接怒目一瞪,后知后觉下挠挠头非常不好意思,顿觉惭愧。陈忠早年就来了洛阳,在大理司当值,具体职务并没有明确说清楚,也是怕得罪人。
      
      同陈七将木箱里的东西都整理好,“等会你再请人把这些直接送回许县,不用转道阳翟。”
      
      “诺。”陈七有点不明所以然,但没敢多问。
      
      进了屋后,便可发现那间书房卷宗,更是堆得满满当当,桌案上还留存着各种抄录公文。
      
      本打算伸手整理一番,给自己腾个位置,但实在无从下手,公文没敢动,只能先将堆放卷宗罗列好,只等陈七回来再备一张案几。
      
      随后找了找之前唐府派人送过来的信,简略看了眼后,意思是让他拿着这封推荐信去太学报到。
      
      而至于有没有夫子肯收他,就是个人的能力问题。
      
      将信收好后,陈衍就急着出门了。
      
      一国的都城,远远比地方州郡,更为热闹和繁华。
      
      心中也在估摸着此时曹操任何职,岁数又几何?
      
      光和三年公元180年,曹操在有了第一次担任洛阳北部尉的经历后,依旧未能学乖些许。
      
      洛阳高官多如狗,为人处事不够圆滑,将会得罪很多人,受各种腐朽事态打磨,未来才会铸就那位睥睨的枭雄。
      
      问了不少过路来往者,才打听到太学治下在何处。
      
      举荐信类似世家间一种吹捧,一般通过察举制举孝廉,拿到入仕做官一块敲门砖。
      
      进入太学内后,可见各处相连的屋舍,各处植被错落有致,营造着一种幽静之所。
      
      学官好似百无聊赖捧着竹简研读,有时会望一望外面几日是否有人来报到。
      
      “名号?”
      
      打量几眼跟前这位文士,知天命的年岁,稀稀疏疏胡须参杂几分花白,递上竹简后才开口道:“陈衍,颍川人,虚岁十三。”
      
      “颍川陈氏?”文士又多审视了陈衍几眼,“确有几分相似,老夫在这等上好些时日。”
      
      等他?什么情况,陈衍出发洛阳时,陈寔有专门找过他谈话,语气中满是各种意味深长。
      
      “仲躬到是极为看重你,但邕并不是太学内的夫子,你的夫子另有其人,至于能否让老夫收为弟子,现在而言并不满意。”
      
      蔡邕本来还等着陈衍自行辩解,或者好奇心驱使问问他是谁。
      
      然只见其毕恭毕敬行了一礼,就去找他的那位夫子了。
      
      一顿吹胡子瞪眼下,蔡邕被气到了,陈衍要是敢回来找他,必须准备大堆难题。
      
      自称邕,这年纪还和陈寔关系不错,陈衍找不到第二人,他来洛阳可不是为了混个好学历,仅此对算学感兴趣。
      
      蔡邕当世一代大儒,后世的文学大家,又不著书实在不适合陈衍。
      
      敲了敲门推开半扇门,然过于的安静,里面所有人似乎都在认真书写。
      
      略微探头看了看一下情况,但是好像被人抓个现行。
      
      “何人在此?”夫子率先察觉不太对劲。
      
      “不懂勿视勿听,不知其礼仪廉耻?”
      
      这哪跑来的喷子,怎么每次到一处就有人怼他。
      
      但又自知自己确实不对,当场向教学夫子道歉。
      
      “咳!今日刚入学,不知规矩多有打扰,夫子可一视同仁,衍也能参考。”
      
      出门前应该让戏志才给他算一卦,还没上课就开考,运气很逆天。
      
      凭着这放荡形骸的装束,以及一身喷子气质,陈衍想不认出来都难。
      
      陈衍挖了个坑,就等着祢衡往里跳,“若是应考,不知祢衡兄觉得自己能否争得榜首。”
      
      “衡才不入你的圈套,天下有才之士不知凡几,大有高人在,怎么你是吗?”
      
      “衍,不是!”
      
      祢衡人家能被称为狂士,肚子的墨水绝对有个几斤几两,他之前做足的准备,可没把考试算进去。
      
      陈衍同祢衡这一争辩,其他人就更加吵吵嚷嚷闹成一团,夫子不得不马上站出来维持秩序。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不过你确定要参考?”
      
      夫子并不见陈衍有丝毫的慌乱,世家子弟到是一个比一个狂傲。
      
      “是,衍打扰在前,如今又耽搁了他们的时间,其一是想警醒自己,其二希望能更快适应太学的严格要求。”
      
      反正来了还能让他走吗?看着被人考试,自己呆在一边玩,太遭人嫉妒了。
      
      古代的考试,从未亲自见过,很是新奇。
      
      再次搬来一张桌案,陈衍入座后便发现眼前的题目让人摸不着头脑,经文论典中四书五经他知道,但是《尔雅》《公羊传》不太熟。
      
      通三经者,大中小经各一,通五经者,大经皆通,余经各一。[1]
      
      在所有人做文章上顺手拈来的时候,陈衍还在抓耳挠腮,君子六艺中礼、乐、射、御、书、数,这回偏科非常严重。
      
      考完后,陈衍依旧满脑子的大片文言文挥之不去,一手撑着头好似还没缓过来。
      
      房内已有不少学子或相互比对的答案,或是沮丧无精打采,唯独陈衍考完后有点茫然。
      
      本是打算一路晃荡回陈家的宅院,半路却被祢衡拦下,“听说你们颍川郡粮草是其余州郡的十倍产量。”
      
      “嗯。”回复得非常敷衍完全没想多说些什么。
      
      “不过谣传的神水,衡猜测是出自于你的手笔吧!数算上特地留意过从不见你思考,荀彧等人会治理但不会从根本上改良。”
      
      听惯祢衡刺耳的话,如今平和谈论,陈衍不太适应,“衍不认,谁又知道。”
      
      “就凭这一点,衡到是对你极为钦佩,现在不喷你了,以后的话再看看,你是不是要找什么人?”
      
      不喷他,只是改良粟米,根本问题还没解决呢?
      
      陈衍这时还没意识到十倍的产量,具体是什么概念。
      
      “曹操,你知道他在哪任职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