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我们要不要去一趟长安,到那也就两天的路程。”
      
      陈衍捧着手中地图,开始一顿瞎指挥。
      
      马车中,就属戏志才说话最没分量了,陈衍再指挥下去,他们何时才能到洛阳。
      
      便只能将求助目光,转向一旁被好些木箱挤在角落里的荀彧身上,“文若,他这再随地乱捡东西,就算是两辆马车,都不够他装啊!”
      
      “啊!有,有吗?”陈衍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一路虽然有时会露宿在外,但是每次开挖,不都是他自己在动手。
      
      “就装了点石头,以及各地粟米和小麦的种子,到洛阳衍会让人转送回去,就算遇上打劫,这车人家也看不上,放宽心!”
      
      戏志才就感觉陈衍这话非常不妙,等他自己一开口,想怼回去时,意思上就更不对劲了。
      
      冷哼一声,开始自己预言,“信你才有鬼,这可是满满当当的一辆马车,忠把这一路的吉凶,都给占卜好了,前方必定破财。”
      
      陈衍也不退让,该心疼明明是他,“谁要信你那鬼玄学,科学点不好吗?这一车破费肯定不是你们的财。”
      
      “荀公子天快黑了。”车夫的话极为配合在车外响起。
      
      陈衍撩开车帘,额头上就接触点点冰凉湿冷,赶忙缩回脑袋,“好像下雨了。”
      
      并打开天气预测,下到后半夜雨就停了。
      
      荀彧看了看窗外附近的地势情况后,才开口道:“前面可有人家,看看是否能借宿一宿。”
      
      “能看见一些灯火,前面不远处应该有人住。”
      
      “那便先过去看看。”
      
      既然是要借宿,陈衍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起一些材料,不过手肘戳了戳戏志才,“哎!你那个卦象后面怎么说?”
      
      “逢凶化吉,不过卦象指示有贵人相助。”
      
      停下手中的动作,陈衍自己细细一品,觉得情况不太对。
      
      几人下了马车后,荀彧正在同屋主交涉,然而雨越下越大,实在没想再继续赶路。
      
      一张国字脸留着络腮胡,配合拧着的八字眉,与那丝故显亲和,实在不相符。
      
      微动动鼻子嗅了嗅气味,脸上神色不变。
      
      随后与车夫将马车停靠好后,又爬上了马车将一两个箱子搬了出来,顺便抹上一层粉末。
      
      戏志才的玄学就当个工具人使,陈衍是听不太习惯,卦象会随人和事物而被再次改变。
      
      将戏志才拉回屋内,便着手准备自己手中木雕,“你还会这个木雕?”
      
      “个人喜好。”
      
      城防器械改良上,陈衍完全可以自己先弄个模型出来,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多积累,不多学点东西,怎么能去和堪称全能型的荀彧比。
      
      “你那卦象,就没有具体点的解释?”
      
      陈衍老想着能不能从戏志才嘴里,压榨点有用的消息来。
      
      “文若本来没打算同意,现在怕岂不是有点晚了。”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荀彧示意还在说话两人赶紧停下,自己出去看看。
      
      不多时,荀彧端进来一壶热茶。
      
      陈衍再次闻了闻,“没毒。”
      
      “还是有点害怕,第一次出远门时,祖父就派了很多侍从跟着,这次心里没底。”
      
      继续忽悠戏志才,不忘自己最初的目的。
      
      “火卦,之前谁说放宽心,忠卜卦一向很准。”
      
      戏志才颇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找到床榻倒头就要睡。
      
      而荀彧好似知道什么一样,嘱咐车夫自己也安心去睡了。
      
      其他几人都睡下后,陈衍手中动作还未停下。
      
      一直等到入夜,房外传来细微脚步声,房外似乎被落了锁。
      
      陈衍赶忙起身,盘算下时间雨也已经停了。
      
      浓重烟味从外传来,刚下了雨都不知能不能点燃,可见这心思很急啊!
      
      不过到是开始印证所谓火卦,至于贵人吗?陈衍已经把这个名头安排在自己身上。
      
      留在屋外守株待兔的陈七,也适时撞开了门,陈衍转头就见到,荀彧正要回头叫醒其他人。
      
      迷迷糊糊醒来的戏志才,发现房子烧着了后,急得不行,“愣啥神,赶紧跑啊!”
      
      陈衍总感觉荀彧是不是都知道些什么,一开始的打算就想黑吃黑,顺道蹭个地方避雨。
      
      规矩一点他就当无事发生,手脚不干净都不放过。
      
      经戏志才这么一喊,陈衍才恍然回过了神。
      
      跑出门后,便见到旁边被敲晕两夫妇,以及陈七手中还握着那把气味很是熟悉的砍刀,表面还留有铁锈。
      
      手上也有腐蚀后的伤口,不做正确处理会越来越严重,看来都碰过箱子,又是雨天也难怪了。
      
      陈衍一开始就怀疑过那手上的老茧,以及他们穿着走路姿态,不似农夫便是武夫。
      
      不过明明可以提刀砍人,却偏偏选择放火,就更奇怪了,不过目光停留到,他和荀彧腰间玉佩上时,一切又能说得通了。
      
      “去找马车,雨也停了我们赶紧走。”
      
      顺带示意陈七,把那对夫妇事情处理好。
      
      马车还在,但车内箱子被人动过,陈衍之前抹的粉末,遇水则产生腐蚀。
      
      随后挂上两盏灯,扔进一根极细的铜丝后,渐渐转为绿幽幽的光,宛如束束飘忽不定鬼火,盯着看时特别瘆人。
      
      “衍就不信还有人敢半夜追我们。”
      
      陈衍感慨完转头后,就听到几人猛吞口水的声音。
      
      在下过一场雨后,泥路比较坑坑洼洼,走地并不算太快。
      
      夜深人静之下,山路中行驶着一辆吊着鬼灯的马车,看起来非常奇怪且诡异。
      
      车里,几个人正在谈论着事情来龙去脉。
      
      知道自己被当了回工具人,戏志才气得不行。
      
      “知道属火卦后,让陈七在外守着,贵人相助往自己脸上贴金,逢凶化吉弄那鬼火,亏忠之前还安慰你。”
      
      连连摆手指了指荀彧,直接开始赖账,“文若可是什么都知道,荒郊野外出现一户人家,他怎么可能不会怀疑。”
      
      不关他的事,荀彧若是没打算进去,哪来陈衍坑戏志才。“你们都知道,就忠自己蒙在鼓里。”
      
      陈衍可就不服了,没好气嘀咕道:“哼!明明睡得比谁都香,我们还没睡呢?玄学还不是要靠科学。”
      
      揉了揉眼睛,一时哈欠连天,论戏志才的具体作用,现在彻底成为工具人。
      
      他自己向来喜欢物尽其用,没有价值的东西与残次品无异。
      
      然这个神预言,似乎并不是出自于他们,而是远在颍川郭嘉那张乌鸦嘴之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焰色反应是物理变化,金属元素的原子在接受火焰提供能量时,其外层电子将会被激发到能量较高的激发态,并不稳定。
    跃迁到能量较低的基态,就会产生不同的波长的电磁波,如果在可见光波长范围内,就可观察各种颜色出现焰色反应。
    来源百度百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