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一边随郭嘉前往荀彧所在的地方,两人嘴里也是不停搭着话。
      
      “你说荀家人会给取啥字?”
      
      字一般会跟名有所关联,彧,有文采的意思,文若的话也差不多。
      
      陈衍到是不太关心这个,主要是荀彧即将入仕,他们等商量什么时候去洛阳。
      
      “友若、休若,荀家三若也不是不行,司马还有八达。”
      
      “常听你叨唠洛阳,这次你们是要一起去?”
      
      “还有志才,衍去洛阳只是想见一人,后面的时间会游学北方。”
      
      陈衍一直以来都有着极为明确的目标,熟悉下自己心中那张地图,清楚矿场具体地点,等着以后能直接挖。
      
      他们中属陈衍心思最多,偏偏谁都猜不透,郭嘉不自觉挑了挑眉,“嘉才不信你只是想游学,这天下的局势很快会变,想早点做准备吧!”
      
      陈衍不置可否,虽然他确实就是这么个想法。
      
      两人继续走着,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一处客房,“就知道这次又是刚从城外回来赶得急,你这身衣物还是赶紧换换。”
      
      一顿推搡中,陈衍被郭嘉推进屋内,换好早已备上衣物才出来。
      
      再去到大堂内,此时荀爽正在招待一些来客,顺便吩咐事情,随后陆续准备后,冠礼才缓缓进行。
      
      主,一般皆有冠者父亲接手,荀彧父亲不在,荀爽声名德高望重,他加冠确实最为合适。
      
      加缁布冠,次授皮弁,后授爵弁,每至冠毕,大宾再对受冠者诵读祝辞。[1]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字,顺尔成德……”大宾贺词罢。[2]
      
      荀彧再拜礼,大宾即道:“今汝加行冠礼,彧,好文采,亦取表字文若。”
      
      一堆极为繁琐礼节,陈衍看得很是头痛,送大宾后若父亲殁再祭祀。
      
      两人退出人潮涌动包围圈,只等着荀彧自己空闲下来。
      
      “公子礼物已经拿来了。”
      
      陈七找了好些时候,才见到陈衍和郭嘉两人。
      
      陈衍从陈七手中接过包装精致的木盒,然而空气中隐约还能闻到淡淡清香。
      
      郭嘉好奇往一旁又凑了凑,“香味很浓,这也是熏香,不过嘉看今日送这个礼物人应该很多哦!”
      
      郭嘉本以为陈衍出手的东西,一般都格外奇怪,礼物准备上,怎么也要独特点,没想到有点失望很没新意啊!
      
      “不,是香水可以直接喷洒,更方便使用。”
      
      为了找材料,陈衍特地出了趟远门,找的是各种植物,本想选香料型,荀彧或许用得会更习惯点,但寓意不太合适。
      
      “那文若以后用香得多挑啊!出远门就没找到其他酿酒的吃食。”
      
      仿佛还是不太死心,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郭嘉一酸,陈衍暗觉好笑,“奉孝冠礼衍好歹也送了你几坛酒,南方香醇米酒,北方醇厚高粱酒。”
      
      送完后陈衍就后悔了,郭嘉酒量现在是越喝越来劲,高浓度酒一喝,现在碰上其他酒不来个几坛,压根就不撒手。
      
      画风一转,脸色就冷了下来,吓得郭嘉赶紧跳开好几步远。
      
      “别提这事,一天就给喝光了,大晚上还得背着你去找大夫。”
      
      一说这个陈衍就来气,他当时都快吓傻了好吗?
      
      两人之间气氛非常尴尬,陈七到是闭紧自己嘴巴,完全呈无视的状态。
      
      两人在等到飨食过后,陈衍才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朝他们这走来。
      
      陈衍是被人给推醒的,茫茫然睁眼后,看了看周围。
      
      他们从大堂内出来后,就去了荀彧院落内,后来有侍从奉上茶水,便在石桌前休息等候。
      
      “阿彧兄长。”顿觉不妥后又再次改口唤道:“文若!”
      
      然见眼前之人,服深衣,发饰冠,腰侧佩剑,貌似端庄颜如舜华,比之往日所见更为沉稳许多,如今更像一块不曾崭露头角璞玉。
      
      见到荀彧时,陈衍脑袋还有点迷糊,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将石桌上的木盒,递了过去。
      
      荀彧从陈衍手中将木盒接过,极为细微的香气,从中飘散出来,再望向陈衍时脸上表情逐渐转暖,“是熏香吗?”
      
      摇摇头,陈衍再次解释道:“是香水,衍不知道文若喜欢清淡点还是浓厚点的香气,所以就特意备了很多,雪松、紫檀、银丹草……”
      
      还在两眼期待等着夸赞时,再次被人摸了摸头,“不论是熏香还是你这个香水,不要随意乱送人。”
      
      “啊,哦!”陈衍只顾着荀彧喜欢焚香,找到资料后也是一心扑在研究制作上,哪有时间关注其他东西。
      
      他可是跑了好多的地方,几日前才匆忙赶回来,有些委屈,“文若若是不喜欢香水,衍还是可以再制熏香,不用委婉拒绝。”
      
      立即伸手去拿荀彧手中的木盒,却不见人松手,歪了歪头,顶着个问号脸,这又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郭嘉丝毫不顾及,于一旁无情嘲笑着还没明白过来的陈衍。
      
      为了缓解下荀彧一脸尴尬,郭嘉立即伸出援助之手,径直将依旧不知所以然陈衍拉开。
      
      过后还不忘戳了戳陈衍那颗榆木脑袋,“平日不是很聪明,怎么现在缺根弦呢?”
      
      “缺什么弦?”想了又想,陈衍感觉自己再次被人给内涵了。
      
      “自己想!”郭嘉随后将自己备好的礼物送上,半拉半推把人弄出了荀家。
      
      在陈衍和郭嘉两人走后,庭院中,忽然冒出两个人,荀衍走近时,围着荀彧转了好几圈,仔细瞧了瞧那个木盒。
      
      半响后才感慨道:“檀香木他到是有心。”
      
      木盒盖打开后,便可见盒中摆放着好几瓶透明材质瓶瓶罐罐。
      
      有的或被扣上木塞,有的则是摁压后可喷洒,瓶身标签上的字体,是荀家几人都没见过瘦金体。
      
      “文若打算何时去洛阳?中常侍虽已逝,但征避的诏令,叔父半月前已经收到。”
      
      正说着荀衍望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荀攸,这次荀彧若出仕,荀攸则留在宗族内。
      
      “等他把事情都与太守说好交代后,我们再去洛阳。”
      
      荀彧将木盒重新盖上,有些东西过于弥足珍贵。
      
      “那便随文若自己安排,不过公达这次会回宗族颖阴。”
      
      荀彧也看了眼荀攸,没再说什么,宗族安排他们也只能是听从,“彧,明白。”
      
      随郭嘉回去的一路上,陈衍暗觉情况有点偏离他一开始的想法,赶紧将资料再次仔仔细细看了又看。
      
      这无论古今寓意,他都想去撞一撞墙,敲醒这颗不审题的脑袋。
      
      在郭嘉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下,陈衍总算到家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衍将城墙加固的事情,交托给了阴祁和陈群两人,材料使用比例上,都有特意进行嘱托。
      
      “兵犬训练一定要跟上。”
      
      阴祁本身也是想去,但太学管得严,哪有自己家这舒服,“虽然不太清楚你在着急什么,但多年默契祁都信。”
      
      “这是水泥和粟米改良的记录,兄长可得都收好了,希望衍再次回来时,不会见到阳翟大量百姓流落街头。”
      
      陈群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清楚为何这个任务最后落在他身上,但既然是为了阳翟,也没拒绝。
      
      最后去见一次太守,尤其注意颍川附近闹饥荒的地方,不然阳翟这块肥肉,就成了别人口中的美食。
      
      确定自己都交代清楚后,陈衍才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自己的行礼。
      
      实验台上工具就不带去洛阳了,由于长期时间不在,陈衍将东西通通装进大木箱中。
      
      一般打扫上,都是陈衍自己解决,走后也不愿去麻烦其他人。
      
      往腰侧小布包中塞上一卷地图,另外背在身上的包裹,装了不少五铢钱以及换洗衣物以及一柄匕首,就可直接上路了。
      
      搭上荀家的顺风车,陈衍和戏志才早就等在马车外。
      
      对于郭嘉的拒绝,陈衍还有些可惜,“奉孝真不去?”
      
      “你什么时候去游学了叫上嘉,那样才有点意思。”
      
      “衍游学才不是去玩,可别想的太轻松。”
      
      “没事,嘉自己愿意,文若好像来了。”并伸手指了指已经出门的荀彧。
      
      陈衍带着陈七,加上戏志才共三人,荀彧则领着一车夫朝他们这处而来。
      
      拍了拍郭嘉的肩膀,两人相互行了一礼,“奉孝,后会有期!”
      
      “你们路上多注意一下,最近似乎都不太平的样子,多保重。”郭嘉第一次发挥了自己乌鸦嘴的本领。
      
      “明白,明白。”这种话一出,陈衍心里总是有种毛毛的感觉。
      
      荀彧向郭嘉道别后,才上了马车,顺便吩咐车夫一声,可以出发了。
      
      陈七留在马车外,车内只有他们三人,论拳脚的功夫,听陈寔有说过陈七都不差。
      
      至少这个时代的文人,可不全是手无缚鸡之力。
      
      君子通六艺,荀彧及冠后也是常有配剑的习惯,就是不知底子到底如何?
      
      陈衍自己的小布包中,有特意准备一些密封的烟/雾/弹,以备不时之需。
      
      单论在这个时候装神弄鬼,可没人有陈衍这么在行了,尤其这时鬼神世人都很敬重,不然黄巾军为何能发展出一批非常可观的人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古有男女之间心有爱慕就会送香包香囊,然而查完资料后才清楚送香水也有寓意,但是一开始文里真的没啥含意,你们要信我呀!
    薄荷,土名银丹草。
    [1]行礼时,主人(一般是受冠者之父)、大宾及受冠者都穿礼服。
    先加缁布冠,次授以皮弁,最后授以爵弁,每次加冠毕,皆由大宾对受冠者读祝辞。
    来源百度百科……
    [2]《左传》云:‘冠而生子,礼也。’
    又《仪礼·士冠礼》始加(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三加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老无疆,受天之庆。’
    马上就要去见一只,惨遭社会毒打的曹老板了!!
    感谢在2020-07-12 17:53:52~2020-07-13 16:2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月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