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陈衍本以为过午时就能吃上一顿饭,然而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完全卡在申时这个点。
      
      最后还是荀攸看不下去,将两人请到一旁客房中,摆上棋盘,让陈衍先选,“你很想去洛阳?”
      
      “想去见一个人。”
      
      陈衍在选择黑子和白子上有些许的犹豫,他自认自己的棋力肯定比不上荀攸,但按照一贯的行事作风,他不适合打头阵。
      
      也只信奉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花招都是无用之功。
      
      顺手拿过装白子的棋罐,同时示意荀攸的黑子先行。
      
      郭嘉见到两人要对弈,赶忙溜到陈衍身旁,拿的居然还是白子,“可以啊!你还会下棋?”
      
      以为是个惊喜,陈衍却老实承认道:“不会,不过衍玩术数就行。”
      
      荀攸虽不是很懂,只当是小孩子狂妄,到也不甚在意,布下一子后,陈衍当即想也没想紧跟其后,毫无一点思考的空隙。
      
      以至于后面郭嘉是越看越心慌,但秉承观棋不语的规矩,只能是干着急了。
      
      荀攸只是打算给个教训,但太轻松的局势,会很没意思,希望陈衍自己认输,“再下下去,你的白子都会被吃掉。”
      
      然头也没抬继续下,“才刚开始不碍事,输了衍又不会赖在荀家不走。”
      
      只要一子未败,陈衍就能继续滚雪球到后面会越滚越大。
      
      陈衍追棋追得特别急,那么留给对方的时间也不多,荀攸若是做长久的思考,反而会显得自己比不上一个孩子
      
      “别太急躁,这可不适合你。”
      
      荀彧于一旁观望了一下棋局,赶忙伸手拍了拍荀攸肩膀。
      
      饭菜皆已上齐,荀彧本是过来叫人去用膳,不曾想几人早就已经摆好棋局。
      
      郭嘉不甘其后,事情闹大点才有意思,“陈衍赶紧的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陈衍继续不急不慢连追,脑海中则是开始进行大量的计算。
      
      围棋中所谓的气是棋子在棋盘上生存条件,而棋谚的多子围空方胜扁,就是如今陈衍引导出来的一场局。
      
      用最少的棋子围出最大的空,当棋子数量趋于一致时,围出空越大越好,陈衍所设的是拉格朗日函数。
      
      荀攸若是没有在一定的时间段,吃掉布下的白子,那么叠加起来的雪球,最后会变成不可估量庞大,棋子的气相互连通。
      
      额前已开始冒出冷汗,荀攸落棋的速度慢慢变久了,不过也是在意识到被受影响时,立即调整自己的态度。
      
      能当谋主的人就是不简单,陈衍渐渐开始放水,毕竟他是只略懂围棋的规则,真称不上是个合格的棋手。
      
      一直支持陈衍的郭嘉,心情可谓是惊心动魄,明明最后关头就快赢了,突然半路出差错,怎么看都不像是精益求精的作风。
      
      荀攸落下最后一子,白子已为死棋,险胜于陈衍。
      
      局势落定起身后,躬身拜了一礼,以表敬意。
      
      “衍输了,棋局犹如战场,但求格物致知衍还是喜欢实在点的东西,至于战事谋略不敢班门弄斧。”
      
      “不敢当,攸只是有些好奇,你其实并不太熟悉下棋,却宛如步步算尽。”
      
      不能光凭逻辑和思维,下笔才能见真章。
      
      陈衍完全是模棱两可地回复道:“靠术数进行计算,答案是结果步骤是过程。”
      
      摸了摸有些闹腾的肚子,径直走向门外,屋内其他几人没点动静,赶忙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你们都不饿吗?距申时还差半刻钟,够我们过去了。
      
      申时还差半刻钟,荀彧再次望了眼棋局,细微分析后,便能发现白子最后还留了下手,执棋者只是因为肚子饿了,而特意掐准的时间。
      
      招呼有些丧气的荀攸去用膳,至于屋内郭嘉早跑没影了。
      
      陈衍向上位荀爽行完礼后,才回了自己的位置,虽说是十八道鱼,既是待客素菜必然少不了。
      
      至于佐料类花椒八角找到一些,辣椒最后是用茱萸代替。
      
      调料一类油盐酱醋,还得花些时间再提炼,没锅没铲就算是吃着炒菜,也不是很习惯。
      
      偷瞄了周围的人,似乎都沉浸在刚出炉菜肴中,唯独陈衍挑了挑去,最后没得选。
      
      郭嘉吃得很欢,但是有陈衍在他可没敢喝酒,“你这个菜谱把那鱼到是安排得明明白白,鱼肉能煮,鱼头能蒸,鱼骨粉中有那什么磷。”
      
      “等下吃完我们赶紧跑路,一回新鲜二回就腻了,就是没想到荀先生也会回来。”
      
      两人一顿耳语,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食不言寝不语,碍于荀爽的面子,其他人都没说话。
      
      只顾着赶紧吃完跑路,就怕被人拽住问东问西,确认郭嘉也吃饱后,赶忙向一旁荀彧找各种借口辞行。
      
      就等荀彧松口,他就能开跑了,丝毫没感受到周围聚集过来的目光。
      
      走在后面的郭嘉,适时提醒道:“陈衍,荀先生叫你呢?”
      
      “啊!”尴尬笑了笑,随后转过身行礼,“小子陈衍拜见先生。”
      
      荀爽仔细将人打量了一番,别以为他不清楚最近怎么突然准备一次家宴,“听说你们之前在下棋,不如与老夫也来一局。”
      
      特么就更尴尬了,陈衍连连摆手,“这,衍棋品不好。”
      
      “偌大荀家老夫还怕你赖账吗?陈家棋品老夫早见识过了,不差你这么个后生。”
      
      再次被人赶鸭子上架,陈衍真急了,把求救目光投到荀彧身上,这烂摊子肯定要赖回去。
      
      “陈家家学严谨,耽搁些时间回去,陈家就得来寻人了,陈老先生怕是也得来走一遭,彧可陪叔父来一局。”
      
      之前的话虽说得极是自在,但陈寔棋品荀爽每次都会特地躲开。
      
      陈家人一个个一板一眼,明明比谁都懂规矩,但甩起无赖来他还是少见为妙,迫于无奈,荀爽只能答应,“好吧!那你先送他们离开。”
      
      “诺。”
      
      陈衍一听能走,拉上郭嘉,跟在荀彧身后,赶紧开溜。
      
      在荀家大门外,几人停下后,荀彧向陈衍却率先开口道:“记得你欠彧一局棋。”
      
      一脸懵逼的陈衍,烂摊子是甩了,但那个坑他也跳了。
      
      回去后,陈衍就等着荀彧将东西送来,而陈家备好的兽骨,会尽快送到他手上。
      
      不过这次不只是磷肥,火柴也得赶紧弄出来。
      
      荀彧及冠时去洛阳,出仕的话是时任守宫令,六年的时间线一拉,他们在洛阳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随后就会爆发黄巾之乱。
      
      陈衍给自己定的计划,还想去北方各地走一走,结交众名士。
      
      但论曹营五大谋士中,陈衍最喜欢的还是贾诩。
      
      在把磷肥弄出来后,给颍川郡制定未来发展计划是高筑墙广积粮,陈衍已经开始实验水泥中沙和粘土、石灰石的比例了,配合泥砖的使用效果会更好。
      
      可是很多的东西又不太敢直接拿出来,只能是慢慢等待着时间沉淀,积攒自己在颍川郡的名气。
      
      本就不该是个孩子能考虑的东西,却在一时引起各种的轰动,难保不会有人盯上他。
      
      然陈衍循序渐进地等待,便是六年缓缓而过……
      
      如今的他已经能直接走在田间进行巡视,三年轮种倒茬已过了两回,如今的农田几经辗转,粮食的收成也在逐步提高。
      
      “陈公子今日又来巡视?”
      
      农田中一位老者同陈衍搭着话。陈衍点点头,“不太放心,就亲自过来看看,最近事情也不太多。”
      
      随后又帮老者看了看田地里秧苗的涨势,顺便提一提自己的建议。
      
      一路从城外走回到城内,便见到陈七小跑而来,“荀家及冠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公子我们快过去吧!”
      
      “这么快!”一阵诧异后正要跑开,却想起总不能两手空空过去,“书房内有一份备好的礼品,你快去取来。”
      
      “诺。”
      
      荀彧的及冠礼,外传是最近几日,具体的时间怎么都没人同他说啊!
      
      整理好自己身上的穿着,才赶忙朝着荀家跑去。
      
      还未曾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喧闹声。
      
      不过来往的人过于多,陈衍根本没见到荀彧的身影,还被人撞了好几下,忽然被人拽住手把他从影影绰绰的人流中拉了出来。
      
      六年时间中,他们慢慢推行出来粟米改良之法,在整个北方闹出轰动都不小,很多人皆是慕名而来。
      
      “奉孝!你有见到公达和阿彧兄长他们吗?”
      
      看到郭嘉时,陈衍还是有些高兴,在一堆人中他是真不认识谁。
      
      眼前同他一般大的孩子,也已经成长为眉目疏朗的少年,身形单薄却肩负一个家的重任,一袭青衫松松垮垮耷拉在身上,胸前的衣襟微微斜敞开来,毫不受拘束。
      
      本就对各种化学药剂气味极其敏感,鼻尖传来酒香不会有假,眼睛半眯危险目光将郭嘉整个人好好扫描一遍。
      
      “你又跑去喝酒了!”
      
      郭嘉赶忙拽住又想扒拉他的陈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嘉知道荀彧他们在哪。”
      
      陈衍常常需要实验,路上碰到一些奇怪的物什会通通收集在他右侧腰间小布包中,缥色宽大袖袍衣角处依稀可见点点泥印。
      
      剑眉下半眯的双眼,因脸上笑容弯成月牙状,不过此时望着郭嘉时,却透着一股凶巴巴的气息。
      
      他们几个中荀彧身上是熏香,陈衍自己身上实验后是一股消毒水味,准备阶段时因大量资料整理则是墨香气。
      
      “在哪?”等下在再计较,现在陈衍更关心是荀彧在哪。
      
      郭嘉的字,是其阿翁逝世后,希望他能照顾郭母好好敬孝道。
      
      他们这几些人中,也就他和陈群还没自己的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气:围棋中的气简单的说就是棋子在棋盘上生存的条件,当棋子落在棋盘上,离它最近的有线相连的空交叉点就叫做这个棋子的气,一个棋子在边线上有3口气,在顶角只有2口气,除了边线和顶角,都有4口气。
    吃子:当一个棋子在棋盘上的气都被对方棋子占满的时候,这个棋子变成没有气的状态,就要迅速从棋盘上拿掉,这个子就被对方吃掉了。
    多子围空方胜扁:用多颗棋子围空的时候,棋型要尽量走成方形,也就是要有立体感,要把棋子的效率最大化,这样能围城大空,扁的棋型所占目数少,子效很低,弹性小。
    资料来源百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