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戏忠没什么心思放在自己的算筹上,总会时不时望一眼门外,有没有人进来。
      
      不期然课堂都过了,才见到两个猫着身子偷溜进来两人。
      
      “都下课你们俩才回来,夫子这次又气了老半天,陈老夫子还等着陈衍去训话。”
      
      被人抓个正着,陈衍有那么些许的尴尬,扬了杨嘴角指了指自己,确定吗?
      
      戏忠点头那刻,陈衍心里拔凉拔凉地,“明明是郭嘉逃课,每次去训话却不包括他。”
      
      特郁闷走出草堂,然陈衍才走远几步,郭嘉也走了出来,大庭广众之下面壁罚站。
      
      默默转回头,好像发现了那么点的差别。
      
      反思一番,他去研究粟米改良的事情,长者中除了陈寔和阴修,几乎没人知道,相当于也是在逃课。
      
      敲了敲门,半会后才听到一声,“进来。”
      
      “衍拜见祖父!”弯腰向上方的人行了一礼。
      
      陈寔招招手,又指了指对面的蒲团,“先坐下吧!太守府刚来信,粟米苗出了问题是吗?”
      
      提起这事,他还是非常自责,“是衍自己疏忽,忘了一开始种下秧苗时,是百姓自己的经验,且农田应该轮作。”
      
      “颍川郡内其余各地情况更严重,你可想到方法治理?”
      
      “暂时不能直接拿出药物来,陈家最近能买些兽骨吗?”
      
      “这个作何用处?”陈寔不解地抚了下自己胡须。
      
      陈衍使用的东西,最近是越来越奇怪,若非他知道具体情况,必然以为是某种巫术。
      
      “具体是将它们研磨成粉末,提取里面的磷,红磷制农药和火柴。”
      
      “火柴?”
      
      “比火折子更方便,经摩擦生火,人们常说鬼火,就是因为尸体腐烂后白骨中所含的磷。”
      
      陈寔好似被刷新三观,好半天没开口说话,一顿沉默冒出一句,“买兽骨可以,但吾可不听空口白话。”
      
      “衍,明白!”
      
      粟米改良上,陈衍若摆不出事实,第一关连阴修的面都不一定能见上。
      
      陈衍来这也快有半年时间,颍川一偶终究困不住池中金鳞,陈寔本该更加高兴,但心中惆怅之气与日俱增。
      
      “听说中常待给你留了封信,愿帮你打点一番好入洛阳太学,你的想法呢?”
      
      陈衍有仔细考虑过时间,公元184年将会爆发大规模黄巾之乱,那时他尚不足十五。
      
      “若是等到及冠之年,恐怕已经晚了,衍心中有自己看中明主,可他过于多疑,祖父早些时候恐怕也怀疑过这到底是不是妖术吧!”
      
      陈衍心里很明白乱世一来,他就不仅仅只是把精力投放在农事上。
      
      “如今他还寄希望在洛阳,心有一腔热血,虽然不能使其改变,但还是多少能影响一些。”
      
      都撑不到陈衍及冠,陈寔暗自叹息了一声,国若乱遭殃的是百姓。
      
      这次提醒让本来掩耳盗铃的陈寔,一心的忧思更加苍老不少。 
      
      “粟米还需选育良种,凡种植粟米的地方,希望能亲自去看看,近几年大部分地域会遭遇饥荒,希望祖父转告太守早做打算,高筑墙广积粮。”
      
      讨论到未来的事情,陈衍绝对有一定的话语权,该说的不该说的,陈衍都说了。
      
      陈寔一手捋着胡须,陷入在自己的思绪中,拱手行礼后退出房内。
      
      继续回了草堂内,一直等到上完今天的课。
      
      才赶忙跑了回去,郭嘉唤了几声陈衍都没听见,他还得熬夜手抄一份菜谱。
      
      乃至第二天,赶至书院几人见面时,陈衍完全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手里抱着布包,听见有人叫他后,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郭嘉好奇指了指那个布包,按陈衍脾性他若是热情,帮人绝对帮到底,就因为猜到才更惊讶,“你不会把佐料都给备上了吧!”
      
      “陈七准备的东西,衍在抄菜谱,只是想着很多佐料你们不一定找的到。”
      
      一边语气闷闷地说着话,一边解开布包,掏出数卷木简递向郭嘉。
      
      然郭嘉当时都只以为陈衍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一切弄地如此周到。
      
      “荀彧好像过来了,要不你这个直接给他。”郭嘉眼神示意着陈衍他身后有人。
      
      一手揽着布包,另一手捧着木简,转过身时荀彧就在他面前。
      
      张了张嘴惊讶声还没喊出来,就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到荀彧手中。
      
      不明所以的荀彧,压根来不及思考,只能被动接受。
      
      后面郭嘉则非常期待看着这场,打个巴掌给甜枣的戏码,恐怕连续就算被坑,都不会长记性吧!
      
      随手翻了翻后,荀彧发现很多叫不上名的佐料,“这些,都是你昨晚准备的吗?”
      
      陈衍却好似特意纠正道:“是熬夜准备。”
      
      “既然都在,彧今日也是来请你们,一同去荀家用膳。”
      
      “好啊!”陈衍好似浑然没怎么在意,仿佛去哪吃都一样的感觉。
      
      以至于在荀彧离开后,郭嘉才将人拽了过去,“你难道想问问荀彧怎么说服荀家的人,最近都天天吃鱼吗?”
      
      歪头说了下自己的理解,“何必纠结这个,他难道不是等着衍去了荀家后,自己解释吗?”
      
      一手握拳撑着下巴,郭嘉沉思片刻后,便想清楚了其中弯弯绕绕,“所以备上这些佐料,是让荀家更关注菜肴的味道,而不是想着你还打着其他主意吧!”
      
      挑了挑眉头,跟太过聪明的人说话,有时还真瞒不住什么东西。两人一路走进书院继续安心上课,等到午时才转身离开。
      
      只是荀家敲完门后,来开门的荀衍特地打量了陈衍一眼,似乎别有深意。
      
      郭嘉呆在陈衍后面,偷笑了好长时间。
      
      有预料过会发生的情况,这个时候陈衍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这次入荀家,陈衍不比第一次来时心情,而是能好好打量一番。
      
      陈家气氛是行事上严谨不能出差错,但荀家却是里外都透着股严肃。
      
      一路除了遇上几个来往仆役,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碰上荀家其他子弟,感觉话都不太多,一个个几乎不苟言笑。
      
      两人随陈衍去了大堂内,两方各设不少案几,其他他们最小,落于后坐。
      
      旁边向来跳脱的郭嘉,偶尔会抿上一口茶水外,受气氛影响除了给陈衍递个眼神,都不开口说话。
      
      仔细打量一番周围几人,顺便将论坛里荀家单独的帖子打开。
      
      顺便根据上面显示的名字,将荀家子弟稍微认识了一下。
      
      唯独一人在他进来时,目光就再没移开过,木讷着一张脸,主要陈衍被这人难题给吓到了。
      
      荀攸:小叔居然会被一个孩子笑迷惑住,是他不会笑,还是荀衍长的不行。
      
      荀攸,曹操的谋主,陈衍是想象不到这人还会笑。
      
      兀自喝茶时,突然冒出的咳嗽声,瞬间就吸引到所有人目光。
      
      “你是陈衍,小叔到是常常提起你。”
      
      陈衍一时被呛到,在聚焦到所有目光后,立马闭上嘴憋住,待稳定好自己情绪,抬头时正主就站在他面前。
      
      “小叔?”表面疑惑询问道。
      
      这论辈份的称呼,荀攸不会觉得尴尬吗?
      
      “在下荀攸,小叔是荀彧。”
      
      有人打破沉闷的气氛,陈衍自来熟又回来了,根据其面相衣着言行举止,自适应荀攸第一印象就好有好感的样子。
      
      “听说你刚游学回来,有没有去过洛阳,衍很想去看看。”
      
      “攸刚从洛阳回来。”
      
      荀攸仔细打量着陈衍,嘴角挂着浅淡笑意,让人有亲近之意,但不会感觉到不舒服。
      
      微微低垂下脑袋,荀攸从表象猜测分析着陈衍内心想法。
      
      话中冷淡陈衍不意外,只是这个转变有些猝不及防,双眼微眯将其整个人再次细究一遍,荀攸的难题他接了。
      
      看似非常不经意提起一件荀攸很痛心的事,嘴里小声嘀嘀咕咕,却又特意让人听见,“感觉好严肃有点不太好说话,似乎都不太爱笑。”
      
      面色一僵,荀攸尴尬看了看陈衍此时神色,可不就是差点被吓哭,赶忙扯了扯嘴角。
      
      做为路过的荀彧,本是发生陈衍居然和不太爱说话荀攸,也能一起闲聊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随后才赶忙走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就见到荀攸难得一遇微表情。
      
      而荀彧长久以来的担忧,少时谣传呆傻现在难相处,心中不畅快瞬间一扫而空,像是被感染般嘴角笑意不断,“你,攸侄是该多笑一笑。”
      
      紧接着陈衍被一连串嗷嗷叫的内心戏刷频,积分是有了,然而在陈衍这的第一印象已是彻底颠覆。
      
      “你一向对事物要求严格,膳房菜肴要不要去看看。”
      
      “不,不用了,衍还想听听阿攸兄长说说洛阳的事。”
      
      起身拉了拉荀攸的衣角,转头时眼睛一睁一闭之间,眨了眨右眼。
      
      迎上荀彧目光,荀攸呆呆点了点头,恢复往日木讷,“好,好啊!”
      
      事情展开,令人万万没想到,荀攸最后还被陈衍帮助了一次。
      
      接下来关于洛阳进行的交谈,非常的顺利,顺利到郭嘉都很不可思议。
      
      默默唏嘘了一顿,荀家这一堆人算是被拿捏地死死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