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宽阔的官道上,见到不到来往马车,只稀稀拉拉见到几位踩点的兵卒,头戴头盔似面罩,手戴手套。
      
      陈衍猫着身子躲在农田外围草堆中,郭嘉和阴祁则丝毫没什么顾忌,之前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这事,现在好不容易等到机会。
      
      “他们手中那个形似弓箭,但又叫不上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阴祁看哪都觉得新奇,嘴里砸吧砸吧一直没完没了。
      
      郭嘉伸手拍了拍阴祁,“别吵,先看看。”
      
      这时候别打断陈衍的思绪,面前这几亩地都只是试验田,哪怕是阳翟内,都还没有全部施行。
      
      他想得更加远,陈衍一开始打算就是减少人力使用,完全不是精耕细作的方式,可人人都能吃饱的天下,这条路何其艰难。
      
      陈衍仿佛压根就没有听到一样,根据之前百姓所反馈的意见,他后面有继续改良过。
      
      肥料中最常使用是氮肥,是因为它适应于更多土壤,但是外物的促进,远远没有自身优良效果更好。
      
      羊毛出在羊身上,好比天分不能与勤奋同日而语。
      
      粟米后世一般常说成小米,不过大家吃的却是大米,小米颜色多样黑黄白褐都有,形状似圆形禾本科植物。
      
      打开眼前的电子板后,陈衍开始翻阅粟米中植物常出现的病症,至于改良粟米本身,这需要大量的样本。
      
      “嗖!”
      
      一道水柱斜喷上几米的高空后,瞬间炸裂开成一滴滴的小雨点。
      
      星星点点水珠,或落在植株叶子上,或落在田间泥地里,嗅嗅鼻尖空气中刺鼻气味有点浓厚。
      
      阴祁一蹦蹿得老高了兴奋不行,“哇!那什么,是不是做把这种弓箭,箭射出去后就会幻化成无数箭矢。”
      
      郭嘉赶紧把人摁住,捂住嘴拖到一边,尴尬朝陈衍摆了摆手,他已经把人搞定。
      
      田间撒农药时,身后背的那个水箱喷出来成了水雾状,运用便是伯努利原理,而摁下开关可加压强。
      
      若要高空喷洒,陈衍还参照烟花喷射原理,但箭矢属于实物。
      
      陈衍摇了摇头,“实物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做不到,炸开就成木屑了。”
      
      阴祁瞬间有点气馁,忙帮不上也就算了,想法都不实际。
      
      很便于携带,郭嘉脑海中当即灵光一闪,“行军途中密探报信过于麻烦,烽火需要时间,嘉想能不能更简单些,晚上还能见到火光那种。”
      
      谋士眼光就是足够敏锐,陈衍到是特别欣赏,“可以,不同光代表不同的消息。”
      
      扭头用对植株土壤扫描方式,观察着一些细微的变化。
      
      望着陈衍的背影,郭嘉挑了挑眉,一手握拳抵住下巴,似乎下了个很大的决定。
      
      以后郭嘉入仕绝对要把陈衍捎上,这要是落到别人手里多亏呀!
      
      阴祁非常不死心,又凑了过来,瞟了眼陈衍笔记上的记录,很多专有词句一字未懂。
      
      “你看出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吗?他们好像要收工了,我们不如过去看看。”
      
      郭嘉赶忙将人拉住,这次可不光只撒肥料还要农药残留,“别去,药性没完全挥发还有毒性,明天再来。”
      
      陈衍扫视了四周一圈,附近特地调遣过来一支兵马驻守,就是为了防止人或其他动物偷溜进来。
      
      且很快就要搜查到他们这了,拉上两人赶紧跑。
      
      同两人道别,陈衍赶回自己房内,将做好记录的竹简铺张开来。
      
      粟米栽种时不宜重茬,尤其是连作连种,杂草若是过多,土壤中营养会造成产生损耗,引发歇地现象。
      
      而歇地现象却在北方普遍常见,土壤也有自己的寿命,不种水稻还能栽油菜棉花,但他连□□花生都很少见到。
      
      周而复始之下,土地荒废的状况会越来越严重。
      
      倒茬前最适宜的农作物玉米、小麦、甘薯及荞麦等,目前已经过了适宜的时节,再想也是无济于事。
      
      秋深耕深度为二十厘米以上,才好施基肥,整地时做好深翻和保墒等工作。
      
      而肥料上,基肥为磷,种肥和追肥为氮,皆是以公斤计数。
      
      一翻资料整理下来,陈衍推翻之前理论,明年才是最为辛苦的时候,磷肥的话有点头痛。
      
      翌日,陈衍直接又去了太守府,将系统培育资料,亲手交到阴修的手上。
      
      “除了粟米本身品质和病害的问题,这上面都有非常详细记录,百姓或许自认内行没人听,这点只能太守自己想办法了。”
      
      阴修极为宝贝捧着数卷竹简,爱不释手摸了又摸。
      
      这些天粟米涨势,比以往都要好,他是彻底心服口服了,更庆幸陈寔当初把陈衍推了出来。
      
      “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去了田间等下似乎还有课。”
      
      陈衍眼底余留着淡淡青黑之色,回去后怕是整理一宿没睡。
      
      “不碍事,粮食最紧迫。”
      
      陈衍可实在不太想继续去听课,明明学理工天天听着文言文。
      
      最近那边勘察严谨,想溜过去会很艰难。
      
      “不用去了,东西都已经备好,泥土和刚送来的粟苗,就放在后院。”
      
      “劳烦太守带路了。”陈衍恭敬拱手行了一礼。
      
      阴修步伐特别快,陈衍也是才看出粟米一事,牵动很多人的心神。
      
      从袖口内掏出时刻准备的手套,先看了看根茎上沾染的泥土,面板扫描后直接开始检测,微量元素缺失过多。
      
      随后集中注意力查看麦穗,叶片、茎秆等部位,伸手掰开后面板直接黑屏,“嘀,嘀~”
      
      刺耳警告声,陈衍皱着眉头不禁挪开了视线,随后黑屏下蹦出一串红字,‘麦穗部位检测出黑穗病,请尽快处理!’
      
      陈衍脸色不太对,阴修马上发现不对劲,心都提到嗓子口了。
      
      “出什么事了吗?后面施肥完全定量而来。”
      
      “百姓应该常见这种现象,一开始都发觉不了,需要等到抽穗才显露,不及时处理病症会蔓延。”
      
      “染病都得砍了吗?”
      
      “是我疏忽,肥料虽定量,但是基肥最好是磷肥,保持三年以上轮作整地时晒田,但这是耕作前的准备。”
      
      “现在如何挽救?”
      
      “立刻杀菌,砍倒严重情况病种销毁。”
      
      陈衍说完后,阴修率先去招呼自己属下,赶紧去抢救。
      
      在阴修走后,却觉得松了一口气,肥料和农药本身没问题,农田粟米百姓栽种好几个月后被征用,根基没打好。
      
      将粟米秸秆处理掉,才起身走回书院中,不宜氮肥过多,磷肥中磷的成分总占比又非常大,且多采用红磷。
      
      挠挠头低头冥思苦想中,差点就撞伤了人,荀彧本来正要上前同陈衍打个招呼。
      
      不曾想陈衍一直嘴里念叨着什么磷,丝毫没打算停下脚步。
      
      连忙闪躲开来,急呼道:“陈衍!”
      
      “啊!”恍然间回神,扭头茫然看了眼荀彧,“最近有什么事吗?”
      
      荀彧望着陈衍凝重神色,以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疲惫不堪。
      
      到了嘴边想要关心的话,却急时换成另外一句:“你们最近似乎都神出鬼没,是在忙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想挖矿。”
      
      一提起这个,陈衍还有点愤愤不平。
      
      明明只会冶铁炼钢都不成熟,非得占着其他矿产不放手。
      
      挖矿,荀彧脸色一僵,还好附近学子不太多,不然就算有他保守秘密,陈衍都会被叫走训一顿。
      
      祸害太守一家,陈衍是没敢再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荀彧送上门来,岂能直接放过。
      
      一扫之前的凝重,扬了扬嘴角换上寻常笑脸,“对了荀家人多吗?最好准确些。”
      
      陈衍忽然高兴,荀彧悬着的担忧也算放下心来,伸手摸了摸陈衍头,“还是笑起来好看。”
      
      陈衍莫名看了眼荀彧,这是颜控吗?
      
      掰了掰手指,荀彧认认真真数了数,就他阿翁那一辈都可数出八龙,一人一子都少了,“加上仆役四十多口。”
      
      “那,你们吃鱼吗?”
      
      荀彧有些疑惑,他满心想帮忙,陈衍开口却是让他吃,“不多,之前听闻太守府上送进好多鱼,怎么到彧这不是养而是吃了。”
      
      “需要鱼骨,当然兽骨也行,不过你确定荀家会去吃大虫,不吃的话就养海鸟,只是时间不太够了。”
      
      “还有多久?”
      
      “一天都不能延误,很紧急。”
      
      荀彧见陈衍好似非常为难,本来笑脸立马垮了下来,心一软就劲直点了点头,“好吧!”
      
      “太好了!”
      
      这次不用摸头,陈衍到是非常高兴,伸出小拇指勾了勾荀彧的手,这是他们之间的承诺。
      
      然而才刚跑远了些,就遇上逃课的郭嘉,从后面被拽住衣角,“你还真是时刻不忘去坑他一把,是不是粟米那出了问题?”
      
      “一种肥料不能使用过多,现在已经有不少出现病症。”
      
      “鱼骨就有你需要的东西,那得一天吃多少啊!”郭嘉一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具体点是鱼骨粉,要不你也来点。”
      
      郭嘉连连摆手,“天天煮鱼还是算了,嘉其实可以陪你一起坑他。”
      
      “这怎么能叫坑,是改善物质生活,明天我们去给荀家送本菜谱,能蒸能炸还能炒,上十八道鱼都没问题。”
      
      郭嘉真被陈衍这架势给吓到了,十八道菜它也全是鱼啊!
      
      “那,十八种不同的酒喝吗?”
      
      “喝!”
      
      郭嘉立马脱口而出回应陈衍调侃,察觉不对劲赶忙捂住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然磷肥:海鸟粪、兽骨粉和鱼骨粉
    化学磷肥:过磷酸钙、重过磷酸钙、钙镁磷肥、磷矿粉
    白磷有剧毒,用于制造磷酸、□□和□□,红磷几乎无毒,用于制造农药和安全火柴
    黑穗病主要通过种子和土壤传病,病菌在种子表面越冬,为翌年春季的初侵染源。
    伯努利原理:在流质里,流速大,压强小,流速小,压强大流体会自动从高压流向低压,在通过三叉管时,低速流动的水流向高速的流动的空气,水被高速空气撕成一小滴一小滴。
    来源百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