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你这种泡茶的方式,嘉还是第一次见。”
      
      主要是陈衍追求精细度,随性惯的郭嘉有点点头疼。
      
      陈衍将一边计量时间的沙漏倒转回来,随后揭开茶壶盖伸手探了探水温,皱眉又差了两度。
      
      行云如流水般精确下来的步骤,郭嘉没了泡茶的乐趣,却很纳闷陈衍对时间的把控。
      
      等到陈衍步骤都结束后,沙量正好是对半分开一刻钟,将一杯茶推到郭嘉眼前,“试试,应该比之前好那么一些。”
      
      之前?手上依稀还可看见点点烫伤后留下的水泡,郭嘉有那么一瞬间,不太能看得懂这个与他同岁的陈衍。
      
      郭嘉也挺不喜那种什么都加的茶,所以还是酒水更对他胃口,他们都是不喜欢就换。
      
      陈衍没吊死在一棵树上,却自己改行另一种方式,追求完美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
      
      而这杯茶,更该让那些指指点点的人都尝尝……
      
      送走郭嘉后,陈衍望着院中栽种秧苗有点犯难,磨砂着手中,已经被反复擦拭过很多遍泛白的竹简,微微琢磨着什么。
      
      翌日书院,到是没什么人讨论陈衍昨天去拔草,一个个都被中常侍与荀家结亲的事情,一顿狂轰乱炸。
      
      陈衍将目光从旁边讨论的几个夫子身上收回,其中一位长者,一直是眉头紧锁一语不发,神色格外的凝重,而荀彧亲事苗头来源于荀爽害怕宦官。
      
      “祖父,衍能去见一见荀彧吗?”
      
      被侍从打了小报告,不然今日也不会来面见陈寔,抬头望了望其的神色,似乎也格外关注这件事。
      
      陈寔回神后,看了陈衍一眼,荀彧日后成就恐怕只高不低,“你想帮他?”
      
      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衍只知道,自己现在该为以后打下什么基础。”
      
      一席话直接敲定了陈寔对荀彧认可,也给后面帮忙上加注一层助力。
      
      欲言又止后,吐出干巴巴四个字,“那你去吧!”  
      
      “诺。”
      
      陈衍一路上问了好些人,才知道荀彧长时间都泡在藏书楼内。
      
      穿行而过一排排的书架,要不是多留意过脚下的情况,真差点踩到人。
      
      “你在找什么?” 
      
      “拿到了!”荀彧将竹简够到手中,才从地面爬起来。
      
      见到陈衍时荀彧满脸吃惊,“你,今天没课?”
      
      一脸委屈巴巴,他发现这招荀彧很受用,“被祖父拉出去训了一顿,时间上刚好错开,现在没课。”
      
      陈衍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直都没啥把握,陈寔却想先取信太守,最后希望推行大规模的改良。
      
      一手拿着竹简,另一手摸了摸陈衍的头,入手间很蓬松柔软,这次兄长不在,总算没人能阻拦荀彧。
      
      言语间亦是非常宠溺,他也体验一把当兄长的快乐,浑身一怔开始一本正经说教道:“你的事,彧有听说,不过现在当以学业为重。”
      
      这些人为何都喜欢摸头,托腮了半会,忽然双眼微眯,反手八爪鱼一样上来,就直接捏了捏荀彧的小脸,在其一阵错愕中,陈衍摸了摸被拍红的手。
      
      相比较于面对着耍无赖,还一脸委屈怪罪他,荀彧涨红着脸,又实在说不出啥重话。
      
      好半天后觉得为了自己做为兄长面子,憋出几个字,“不可以!”
      
      歪头半眯着双眼中,溢满逗弄笑意,“为什么?夫子不是常言礼尚往来吗?”
      
      又比划下两人身高的差距,他知道了下次摸头。
      
      这一比划,荀彧有点被吓到,“彧年长七岁为兄,你为弟,礼尚外来以得讲究个礼字,衍的阿兄会让你摸头吗?”
      
      论起强词夺理,现在的荀彧可不是他的对手,又摸了摸被拍掉的手,宛如在控述什么罪大恶极的恶行。
      
      “不会,但兄长可不比阿彧兄长还打阿衍。”
      
      无奈扶额,一番对比下,荀彧觉得自己可比陈衍乖多了。
      
      荀彧产生一丝怀疑,陈衍立马就感受到了不对劲,赶忙换了个话题。
      
      一番打闹后,陈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总得试探下荀彧自己意愿,“阿彧兄长是要结亲吗?但是阿衍听说宦官很可怕!”
      
      “嗯,父母之命不敢不从。”荀彧牵过陈衍的手,把他带往一旁布置读书席字案几前,“可怕的并不一定是宦官,而是充满野心的人。”
      
      荀彧背景,他大多都是从郭嘉嘴里听来八卦,这次好像能派上用场,“听祖父说阿翁就是因为宦官闹出来的祸乱,最后去世了,如今外面正谣传若是娶亲便会于阿彧兄长不利,有害人之心他们便可怕。”
      
      “阿翁!”荀彧垂头有些伤神。
      
      荀绲早亡,他一直被兄长照顾,荀彧更多却想以自己能力保护别人。
      
      陈衍父母双亡,世家子弟大多高傲,被人给黏上时,荀彧是真把陈衍当成个小孩子。
      
      荀绲的死,也是荀彧心里那根刺,他挺能理解陈衍感受。
      
      答复陈衍时更是写尽无奈,“如今宦官专权,多次征辟祖父不就,这次若在忤逆,怕是事情很难平息。”
      
      荀彧眼中挣扎,陈衍都看在眼中,他只知道自己才会心疼自己 ,实验只论数据,礼法也不讲情面,外人眼中看不到过程不会感同身受,你就是畏手畏脚,软柿子任人宰割。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情谊不能成为负担,责任也不能强加于一身,衍就问阿彧兄长你自己愿意吗?”
      
      “……”
      
      长久沉默中,陈衍未能得到答复,挠头气鼓鼓往旁边一坐,托着下巴低垂眼睑,他人微言轻就算真有办法荀彧也不会信。
      
      直接放弃陈衍绝不甘心那一千的积分,再没几个能让他宰肥羊了。
      
      一般学子还会去太学进修一番,他的目的地还想去一趟洛阳,要保下颍川这片四战之地,黄巾之乱时他需要一位将领,以后能立足的诸侯,搞一笔大投资。
      
      “很多时候不是你觉得,就能如何!既为荀家子弟,便该承担责任。”
      
      “最讨厌强行扣上的枷锁,在不伤害任何人情况下,衍让他们主动退婚,阿彧兄长离开颍川时带上衍如何?”
      
      荀彧犯了难,忽然想起之前拉勾时赌约,总觉得是不是早有预谋,“这也要比吗?”
      
      “当然,礼尚往来!”
      
      目光一沉,其中不乏闪过一抹狠厉,他这人向来很讲究礼法,在明知是是深仇情况下,依旧还能看在对方肚子饿时和和气气买枣糕。
      
      勾了勾荀彧的手指尖,他的不伤害别人可是自然有前提条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