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回到官道上后,陈衍和郭嘉都没怎么说话。
      
      两个月就过来秋耕最佳时节,或许宁愿在大难中保存所剩不多的粮草,也不愿就此眼睁睁放弃。
      
      默默搜索关于粟米改良增产的资料上,目前处于灰色未解锁的状态。
      
      权限还只是初级,之前恶犬的积分领取后才一百,帮助阴祁训练的任务,需要长时间积累,但马上到来的水灾,他不能拖。
      
      同样定价一千,怎样才能快速来积分呢?
      
      阴祁是太守之子,与之对等也该名扬四海的大家子弟,陈、钟、韩、荀……
      
      陈衍一路在颍川郡内大世家的帖子内,慢慢锁定荀家,其次再浏览一番荀氏宗族子弟难题……
      
      荀氏的话,就荀彧他了!
      
      还是关于亲事,他好像吃到个大瓜。
      
      只是在刚要从荀彧头像点击进去时,就被一声喊叫唤回专注力,“陈衍!”
      
      此时几人已经在不知不觉走到了陈家宅院外,侍从敲了敲门后,陈纪走出来后就呆在大门旁,目光与周围指指点点的人都聚焦到秧苗上。
      
      “这孩子现在看着也不傻,说是要超过荀家子弟,也不看看人家苦心研读,他自己在干什么?”
      
      “以前看着傻,现在说不定聪明了,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陈家难道都没人管管吗?”
      
      “家族子弟之争,我们平民百姓怎么会知道,不过他父母双亡,还真就没人管教。”
      
      见得多了皆能坦然面对,陈衍走上前向陈纪拜了一礼,“陈衍拜见伯父,近日听闻阴祁叨唠太守正在烦恼灾祸之下,百姓艰难耕种,衍虽不能品茗出大雅之堂,但却知道饿肚子艰难,贤士也是人。”
      
      郭嘉当即上前一拜,直接唱双簧,“学生郭嘉拜见陈夫子,我们虽小或许并不太懂大人贤士的风趣,但却知道梅兰竹菊也没这些粮草更实在。”
      
      “衍曾品读过父亲对礼法感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陈纪正一脸懵,借过去不全是卷宗,扫了眼救场的陈衍,也没当面戳穿。
      
      “难得你们小小年纪还懂这些!何话?”
      
      说起大道理,陈衍现在几乎都能信手拈来,什么人爱听什么话。转身面向围在一边的人,切身体会他们感受后回道:“法由民生,贵为世家子弟却不知百姓疾苦,苦生嫉恶怨憎,不知苦何以辩情理执法!”
      
      眼中不少人已经开始为之前的话,或是辩驳,或是直接心虚夸赞,陈衍走了一条为他们利益而成长的路。
      
      眸光一沉平日挂在嘴边笑容不在,再睁眼时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红着双眼吐露着自己那点卑微的想法。
      
      声音哽咽却又格外倔强,不曾掉下一滴眼泪,“衍想研究粮食增产,或许能力微不足道,但在大家都在为耕种烦恼的时候,衍是否也能做点什么!”
      
      “唉!这都什么事,想想我们自己一个个整天游手好闲怨天怨地,没想到连个孩子都不如。”
      
      “还是世家子弟更明理……”
      
      郭嘉打断后接了另外一翻话,完全不闲事大,“你们谁之前还说人傻子!羞不羞,法家讲究犯事就得罚,也不差钱都道个歉,怎么样?”
      
      本来就担忧陈衍这一路神情不太对劲的郭嘉,第一次体会一把众人指责场面,要不是陈衍紧急救场,真是墙倒众人推。
      
      “不是你们刚还说太热,休息会再去耕种,等下就又得到晚上了,赶紧得啊!”
      
      大家本来就看个热闹,有人起头,还真就有人为了面子敢跑,一窝蜂作鸟兽散去。
      
      伸手在看傻了眼的郭嘉面前晃了晃,“习惯就好,他们说地也只是衍不对,你别放心上。”
      
      还好这次一次性把样本都采集不少,不用再在去人多地方实地调查。
      
      而在士农工商中,陈家站的越高,陈衍摆的态度越低,对比有时候就是让人无法接受。
      
      转身则面向陈纪,诚恳道:“陈衍给伯父添麻烦了。”
      
      陈纪自己都看傻了眼,陈家礼法都是一板一眼,为人处世上,真没那么圆滑世故。
      
      “什么麻烦不麻烦,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解决的问题。”
      
      摸了摸陈衍的头,心里很是欣慰,四弟孩子也总算是长大了。
      
      “陈群那孩子就没你这么机灵,阿翁嘱咐过不得干涉你的任何举措,先进屋吧!”
      
      “诺。”陈衍拜礼,在陈纪走后,望向一边还有些愤愤不平的郭嘉道:“要不一起进去,天色还尚早。”
      
      不知为何这种事情,陈衍总能这么平静去处理,反到是他和荀彧就没淡定过。
      
      到嘴边安慰,最后还是咽回了肚子里,这些于陈衍而言,早就不需要了。
      
      “嘉还想去看看你说的那,一堆比你还高的卷宗,谌公真给你留了关于礼法的感悟?”
      
      郭嘉撇撇嘴他可不信,陈衍那双半笑不笑的眯眯眼,太有迷惑性。
      
      提起小陈衍的事,陈衍呆愣中沉默半刻才道:“没有,以前不看这些,那群人应该不是因为我们,而特地过来看热闹的吧!”
      
      挠挠头,郭嘉是当陈衍不记事,却不曾想什么都知道。
      
      “最近你风头无两,又是书院树敌,又和太守之子阴祁甚至是荀彧关系还不错,有人嫉妒呗!”
      
      陈衍进屋后,直接就自己动手将秧苗栽种,才想起以后培育上,还没有资料,荀彧的难事,还没来得及点进去,详细一观。
      
      “对了,荀家似乎因为党锢之祸,好像要让荀彧订一门亲事是吗?”
      
      正数着茶杯中茶叶,真分毫不差的整数。
      
      听到问话后,郭嘉才抬头望了眼陈衍的方向,“最近是有谣传,还是宦官唐氏,荀家风评也不太行,城内人心惶惶,你不会开始打荀彧的主意吧!”
      
      摊手虽然抹了泥,但不是还没洗证据还在,一脸无所谓,“都拉过钩。”
      
      煮着茶水的茶壶,正咕噜咕噜冒着水汽,郭嘉看着那个特别小炉子犯难,“水开了,这火怎么灭?”
      
      “这个不能吹!”
      
      郭嘉赶忙挪远了几步,什么古怪东西,闻着还有股酒香的气息。
      
      陈衍赶紧把盖子盖上,上面也雕刻醒目的字迹提醒,一般都不让外人随意触碰,身边侍从他都有亲自一一叮嘱过。
      
      再询问过酒精灯的作用后,郭嘉只想吐槽一下,“暴殄天物,你居然拿这个烧水。”
      
      “物尽其用,它目前只能烧水。”何况还是有所缺陷的残次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荀彧娶唐氏时间并没有任何详细时间,两人少时应该就定过亲,三国志中只聊聊带过了几笔,本嫁傅公明,不允后转许荀彧。
    唐衡死时公元164年,荀彧出生时间公元163年,文中时间公元176年,第二次党锢之祸,找不到具体资料,这段时间考据不上。
    感谢在2020-06-26 15:06:15~2020-06-27 22:0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玳弦急曲 60瓶;堃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