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家有鬼

作者:常陶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一回宫宋时安就看到父亲身边的贴身侍臣卫海站在殿中等自己。
      
      “殿下,陛下让你去见下他。”
      
      “好,我换身衣服就去。”
      
      宋时安看到卫海带着自己绕过父亲寝殿往偏殿去了。他低垂下眼帘,默默地走了进去,果然看到父亲正静静地站在一个无字牌位前。
      
      从记事起,父亲就供着这个无子牌位,没有人知道这个牌位是属于谁的,因为只要有人问,一向温和的父亲就会勃然大怒。这应该是父亲非常在乎但是却只能自己默默缅怀的人。不过,谁心底没有点秘密呢。
      
      他默默走的牌位前,拿起香点上。
      
      “听启儿说,你昨夜一夜没回来。”
      
      “我昨晚去那了。最近那边的鬼来的越来越频繁了,为了更好的调查,孩儿可能以后得找个机会住进那里。”宋时安朝那排位鞠了三个恭,将香插进了香炉里。“不过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在鸟笼里到处乱转,而是目标明确,直指云雀,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嗯。”宋玉点点头:“看来我们之前将云雀关到笼子里的做法是正确的。”
      
      “是啊,而且这鸟笼一直关着总不好抓鬼,还不如放个诱饵,将笼门打开,引鬼入瓮的好。还是父亲您英明。”
      
      “你啊,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哄我开心了。不过既然他们的行动有变化,你们还是要努力点找出他们行为变化的原因。还有,如果可以尽可能保护好云雀。”皇帝宋玉对着排位深深地鞠了一躬。“已经死了太多人了,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再让无辜的人牺牲了。”
      
      “我知道了父亲。”
      
      “去吧,我再在这里呆一会 。”
      
      “是,父亲。那儿臣走了。”
      
      “嗯。”
      
      “孟允,你跟底下的兄弟说要好好盯着笼,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云雀不能有事。”
      
      “是,殿下。”
      
      “对了,殿下,赤炼来信了。”孟允拿出一封信交给宋时安。
      
      宋时安疑惑地将信打开。这个赤炼,自己也直在暗部里年长的人口中听说过,是个厉害的女人。已经十几年没有过她的消息了,大家都以为她已经死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收到她的消息。
      
      “她请求我们帮忙,将李天月借给她,越快越好。具体的都写在信上了。”孟允看到宋时安紧紧皱着的眉头补充道。
      
      宋时安一目十行地将信看了一遍:“她说要李天月去废太子府抓鬼?她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孟伯,我年纪还小,对这个人不是十分了解,你觉得她这信里所说的事,是确有其事还是在故弄玄虚?”
      
      宋时安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她十几年来没有跟部里联系,究竟对暗部是否还忠心?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属下认为她还是可信的。况且那地方也在我们严密的监控下,不妨卖她个人情,派李天月过去看看。”孟允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不敢卖老,恭敬地说。
      
      “是吗?”宋时安紧紧地注视着孟允,孟允默默垂下了头:“你们是老交情了,肯定比我熟悉她的为人。既然孟伯这么说了,那我这个晚辈就信了。不过这个李天月还在达剌国做事,一时半会还回不来,你跟她说,天月办完事回来了就会去找她。”
      
      “谢殿下。”孟允感激地看了宋时安一眼,便离开了。
      
      宋时安坐着,目光灼灼地看着平铺在桌面上的那封信。
      
      赤炼此人,曾经是暗部里的两大统领之一,与废太子宋炽曾是上下关系。传闻赤炼对废太子忠心耿耿,根本不相信废太子会谋反,所以废太子死后便在人前消失了。
      
      有人说她跟废太子一起死了,有人说她是废太子谋反的知情人,可能隐藏在某处准备找时机为废太子报仇。总之,在大家印象里,她是一个忠于宋炽更甚于暗部的暗部异类。
      
      不过,身为暗部现任大统领,他对出身暗部的人的忠诚还是有一定自信的。更重要的是,如孟允这样的人都深深相信赤炼不会叛变。所以更多的人都倾向于她已经死了。
      
      但是,一个大家都认为应该死了十几年的人突然出现了,不但没死,还向老东家暗部求助,事情的地点更是敏感的废太子府。
      
      宋时安不禁想到了第二种说法,赤炼这十几年肯定没白呆着,肯定蛰伏在某处,为了某种目的而做努力。
      
      现在,她不准备隐藏起来了。
      
      不管是赤炼的突然出现,还是敏感的废太子府,抑或是似有所隐情的孟允,都让宋时安不得不更加严肃起来。
      
      可能,平静了十几年的大周要不平静了。
      
      “殿下,殿下,您快去劝劝大皇子吧,他说要住在您那里,不回去了。这不是在为难奴才们嘛?”卓木看到宋时安跟看到大救星一样,顾不得礼节,急冲冲迎了上去求救道。
      
      宋时安哑然失笑:“大哥现在在我这里?他真的这么说?”
      
      卓木着急上火:“奴才可没有胡说八道,您快去看看吧。”
      
      宋时安跨进寝殿,便看到自己宫中的文恩正对自己使眼色。他摇摇头,走到床边,果然看到自家兄长正四仰八叉地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
      
      “哥,醒醒,醒醒。”宋时安看卓木着急上火的样子,便帮忙叫唤道。
      
      “不要,你这床好好睡,枕头好舒服,我以后要天天在这呆在。”宋时启翻了个身嘟囔道。
      
      “你说真的?那我去跟母后说说,就说你不好好帮父皇处理政务,老是跟着我跑出宫,你说母后会怎么样?”宋时安轻声温柔地在宋时启耳边说道。
      
      “母后!母后!”宋时启立刻一骨碌爬了起来,抱着宋时安的棉枕头站在床边,一脸谄媚:“好弟弟,哥哥开玩笑呢。呵呵,我现在就回去。不过这个奇怪的枕头我就带走了,这个可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瓷枕头舒服多了,呵呵。卓木,我们走。”
      
      卓木感激地对宋时安行了个礼,赶忙跟上宋时启。
      
      宋时安看着落荒而逃还不忘顺东西走的哥哥哭笑不得。
      
      “等等。这个你不能带走,这是我的。”宋时安一把将枕头夺过,不看自家兄长讶异的样子,说道:“这个东西不难弄,我到时候让文恩让侍女弄几个给你送去,这个还是留给我吧。”
      
      “安安现在是不爱哥哥了吗?以前哥哥喜欢什么安安都二话不说就送给哥哥的。”宋时启瘪起了嘴巴。
      
      又来!宋时安头疼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哥,你快回吧,不然我真的去找母后了。而且这个枕头做的不好看,还是我用过的。你看这样,到时候我让那些手艺好的侍女给你弄几个比这个更好看的给你,你看成吗?”
      
      “这还差不多,那为兄我走了,记得快点给我送过来啊。”
      
      这个枕头啊,居然还成了香饽饽了。
      
      宋时安抱着枕头坐在床边,默默想着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到尹萱身边,可以让她不对自己产生怀疑呢?
      
      对了,抓鬼!
      
      反正李天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如就冒充一下抓鬼的人,这样尹萱就不会怀疑了。到时候李天月回来了,就让他扮自己的助手好了。
      
      就这样决定了。
      
      躺在床上数棉羊给自己催眠的尹萱连打了两个喷嚏。她拉了拉滑落到一边的被子:“人家说打一个喷嚏是有人骂,打两个喷嚏是有人想,打三个喷嚏就是感冒了。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肯定没人想我,看来可能是快感冒了。这破地方,没有抗生素,可是得个感冒都会死的。还是要盖好被子,保重身体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