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家有鬼

作者:常陶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尹萱将陶罐的盖子拿开,将鼻子凑近闻了闻,立刻嫌弃地将头缩回,将盖子重新盖上。
      
      “哼,有了这些,姑奶奶我要见鬼杀鬼,哈哈哈。”尹萱看着面前的一陶罐黑狗血和一袋糯米,得意地大笑起来。
      
      原来,尹萱想起之前看的僵尸电影里,那些鬼啊,僵尸啊,似乎很怕黑狗血啊,糯米之类的东西。于是她便去拜托金琉璃帮她收集了一些。
      
      现在自己只要守株待兔,等待那些鬼现身了。
      
      “小蝶妹妹,你说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偷看啊?我们正大光明地下去看不行吗?”老乞丐跟着小蝶趴在房梁上窥视着尹萱的一举一动。
      
      那叫小蝶地白了一眼老乞丐:“老乞丐,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我小蝶姑娘。还有,你说话小声一点,她会听到,她会看到。”
      
      “我们可是鬼呀,那个小妞怎么看得到我们。”老乞丐担忧地伸出头探了探小蝶的额头:“嗯,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冷冰冰。看来没生病。”
      
      小蝶嫌弃地用手拍开老乞丐的手:“又占老娘便宜。”
      
      “我没有。”老乞丐一脸无辜:“我不是看你今天说胡话了吗,担心你病了。你总是误会人家的真心。 ”
      
      小蝶抖了抖身上因为恶心冒起的鸡皮疙瘩说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再这样,我以后不让你跟着我了。”
      
      “小蝶妹妹,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老乞丐撅着嘴巴撒娇道。
      
      “呕。”小蝶郁闷。
      
      “嘘,她往上面看了。”乞丐小声提醒道。
      
      “快跑,不要让她看到我们。”小蝶拉着乞丐瞬间消失在房梁上。
      
      谁在说话?尹萱奇怪地看着屋顶方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肯定是吓坏了,所以产生幻听了。”
      
      “哈欠!”双手支着下巴不知道在桌子旁边坐了多久的尹萱打了个哈欠,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皮自嘲道:“守株待兔果然是傻子才会做的事啊!”
      
      这都多少天了?
      
      自从自己准备了黑狗血和糯米之后,楞是一个鬼影子也看不见。难道那些鬼是知晓了自己要对付他们吗,怕的躲起来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最好不过了,自己也省得对付他们。说真的,如果再撞见鬼,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朝他们泼黑狗血,撒糯米。
      
      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那黑狗血估计都臭了吧?尹萱想着便伸手打开了陶罐的盖子,还将鼻子凑上前去闻了闻。
      
      “呕!”尹萱慌忙盖上盖子,跑出房间到屋角吐了起来。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吐的精疲力竭的尹萱拖着酸软的脚步趴在床上。
      
      “算了,今晚就歇歇吧。估计那鬼早被这散发着恶臭的黑狗血吓跑了。睡了,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尹萱恍恍惚惚中听到刀剑相接乒乒乓乓的声响,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拉长了耳朵细细确认了起来。
      
      果然,乒乒乓乓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尹萱耳中。
      
      看来是那个白衣鬼出现了。
      
      没见过女鬼之前,自己还误以为他是人,害得自己被女鬼吓惨了。
      
      要是自己一早就确信这宅子有鬼,做好了心理准备,估计就不会二愣子一样对莫名出现在大堂里的女鬼那么关心了。
      
      哼,不管白衣鬼还是长舌鬼,反正都是鬼,一个也不能姑息。
      
      尹萱将装着糯米的袋子挂在身上,嫌弃地抱起装着黑狗血的陶罐出了房门。
      
      她顺着声响的方向,趁着月色,出了院门,在湖边看到了白衣鬼。
      
      果然与上次的情形一样,他又是一人立在几个被打倒的黑衣人之间,连身上的喷洒到的血迹都没变化。
      
      根据自己多年的看鬼电影的经验,看来这白衣鬼生前的最后一幕就是这个样子的。可怜的鬼啊,要一遍一遍重复自己死前的场景,也不知道他累不累。
      
      那鬼在尹萱一出现就注意到她了,他如上次一样,看到尹萱后便一直瞪着尹萱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尹萱觉得这次他的眼神没有上次那么可怕了。
      
      不过,尹萱仍然吓得动弹不得。
      
      “上,上啊,尹萱。”尹萱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谁说的要给这些鬼好看,要遇鬼杀鬼的。胆小鬼,到现场了,就吓得动不了了吗?”
      
      尹萱瘪下了嘴角,可是人家真的好怕啊。
      
      尹萱看到那鬼动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他过来了。快晕,快晕,尹萱在心里大喊。
      
      可是尹萱没有如上次那样被吓晕,她眼睁睁地看着白衣鬼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尹萱闭上眼睛快速地拿开陶罐的盖子,然后往快到面前的白衣鬼泼去。
      
      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你朝我泼了什么东西?”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尹萱大着胆子睁开双眼,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院长妈妈呀,为什么黑狗血不管用,这鬼怎么没有消失。
      
      对对,糯米。尹萱将袋子从身上扯了下来。
      
      一阵糯米雨严严实实地将宋时安淋了个透。
      
      他快气死了,这个从父皇遇刺那天开始就、奇奇怪怪疯疯癫癫的丫头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臭,这个糯米又是怎么回事。
      
      “啊!”
      
      “啊!”
      
      “啊!”
      
      尹萱看到自己的黑狗血和糯米都没有对这个白衣鬼造成伤害,吓得尖叫起来。
      
      宋时安捂住自己的耳朵。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没想到中气这么足,你看这叫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尖利。
      
      “你叫够了没有。”
      
      “厉害的鬼大人啊,放过我吧。我明天给你买香烛纸钱,一定好好感谢您的不杀之恩的。”
      尹萱看到这厉害的鬼说话了,赶紧双手合十,哆哆嗦嗦地说到:“如果您杀了我,我也会变成很厉害的鬼,到时候会找您算账的。您看,杀了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呵呵!”宋时安看着不断作揖求饶的尹萱觉得十分滑稽。“谁说要杀你的?”
      
      尹萱瞪大了眼睛看着宋时安:“咦,不杀我。”原来这鬼不杀人。“多谢鬼大人不杀之恩,我明日一定会准备好香烛纸钱感谢您的。”
      
      宋时安好笑地看着尹萱:“谁说我是鬼的?”
      
      “你不是鬼吗?”尹萱表示不信。
      
      “我真的不是鬼。”宋时安凑近尹萱说到。
      
      “真的不是鬼吗?”尹萱将信将疑地朝白衣人胸口伸出了手。
      
      手被一堵结实的肌肉墙挡住了,没有穿过去。
      
      “真的不是鬼啊!”尹萱惊喜地在宋时安的胸口摸来摸去,开心地大叫道。
      
      宋时安对对自己上下其手的尹萱咬牙切齿地说到:“摸够了没有。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往我身上泼的是什么东西了?”
      
      我对他做了什么?
      
      “哦!对了,是黑狗血和糯米!”尹萱老实回答到。
      
      “呕!”两人同时弯腰呕吐了起来。刚才气氛太过紧张,二人都忽略了黑狗血的臭味。现在缓和过来,他们的身体早一步做出了反应。
      
      宋时安十分庆幸这个小丫头虽然中气足,但是力气却不够大。不然那黑狗血就不止是泼到自己的身上而已,估计自己的脸也得遭殃。
      
      “呕!”宋时安感到更加恶心,他忙不迭地将外衣脱了下来。
      
      尹萱双腿发软地站了起来,看着宋时安还在那里吐得撕心裂肺,有点内疚:“到我住的院子里吧,你洗洗,换换衣服。”
      
      宋时安朝尹萱摆摆手:“我就在这湖边洗洗,你去给我拿换洗的衣服过来。都是你做的好事,这身衣服不能要了。”
      
      尹萱尬笑到:“好,好。你在这等着,我立刻回去拿。”
      
      当尹萱拿着衣服回到湖边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景象。月光如洗,一个如精灵般的男子坦胸站立在水中,长长的黑□□浮在湖水上。
      
      滴答。好像是水滴落的声音。
      
      “你杵在那里做什么啊?快把衣服拿过来,这湖水冷的很。”宋时安冲着尹萱大喊。
      
      “啊?来了,来了。”尹萱抬手摸了摸口边并不存在的口水,一脸谄笑着小跑到宋时安身边,将衣服递给了他。
      
      宋时安穿上衣服,左右打量了一下,问道:“这衣服长的真奇怪,长度倒是还可以,怎么袖子这么短?”
      
      可不是吗?也不看看你自己长的多大个,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家里怎么会有适合你穿的衣服,这还是前日裁缝店刚给自己送来的自己订做的睡袍呢?幸好够宽够长。
      
      “这不是一时之下找不到合适的衣服,你就将就着穿穿吧。”
      
      “那个鬼大人,哦不是。那个大侠您贵姓啊,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总算从刚才的混乱中恢复理智的尹萱,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莫名出现在在废太子府打打杀杀的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每次都不留痕迹。
      
      刚才过来的时候,尹萱可是去看了看那些黑衣人,全都死了。
      
      慢悠悠走着的宋时安打了个哈欠:“好困啊,今天就在你家住一晚吧,快来领路。”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
      
      宋时安不着痕迹地摆动了下手中的利剑,在月光的照射下,光滑的剑身反射出微弱的光芒,然而却已经够尹萱胆战心惊的了。
      
      “咦!”尹萱倒吸一口冷气干笑道:“说起来我也困了,大侠,这边请,这边请。”
      
      尹萱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睡的香喷喷的大侠,气不打一处来。
      
      不但武力威胁自己,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现在还霸占了自己的床,害的自己只能打地铺。
      
      最气人的就是居然抢了自己辛苦做好的棉花枕头。呜呜呜,这个瓷枕头简直是反人类的设计。
      
      尹萱将瓷枕头嫌弃地从脖子底下拿了出来,放到一旁的地上。
      
      宋时安的嘴角不着痕迹地翘了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